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政法杂志 >> 政治学杂志 >> 人大建设杂志 >> 正文

谈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的民主思想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提要】《<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是马克思早期民主思想的重要著作之一。它主要针对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和“人的解放”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马克思的这部著作是马克思完成从唯心主义向唯物主义、从革命民主主义向共产主义转变的标志性著作。在这篇的文章中,马克思不仅总结了黑格尔法哲学研究的重要成果,而且还在批判资产阶级“政治解放”弊端的基础上,开始着手阐发人的解放的思想前提和基础力量,明确了“人的解放”的社会目标。从哲学世界观的高度回答了人类解放何以可能的根本问题。同时,也说明了马克思民主观的归宿,即人的解放。这对于我们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民主思想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关键词】马克思;民主;人的解放

民主问题一直以来都是马克思政治哲学的重要内容,马克思虽然没有一本著作是专门讨论民主问题的,但是在他的很多著作中都散见有他独特而饱满的民主思想。这些不具系统的民主思想在不断的发展和丰富下最终演变成了今天的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马克思的民主思想如他的哲学思想一样即使不具体系,却有着深刻的内涵和宝贵的价值。马克思的民主思想又可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期,其中早期被视为民主思想的奠基时期,《<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就是这一时期的重要著作,标志着马克思从革命民主主义向共产主义的巨大转变。《<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是马克思为他未完成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所写的导言,是对《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的概括和总结。对它们的研究不仅能使我们深刻地理解马克思的民主思想,还能让我们洞察到马克思共产主义理想的重要价值。

一、马克思民主思想的内涵

马克思是德国人,身处于西方文化传统之下,不管是思维方式还是文化背景都独具西方特色。同样的,马克思的民主思想也深深打上了西方传统民主思想的烙印。因此,在探讨马克思民主思想之前,必须明确“民主”这一概念在西方文化中的内涵。首先,什么是民主?追根溯源,如果从词源学的角度考察,“民主”概念形成于公元前5世纪,最早出现于古希腊文中,源自古希腊语demos(人民)和kratos(统治)两个字词的组合,基本含义为“人民的权力”或“人民的统治”。可见,“民主”一词早在古希腊时期就已有人民当家作主之意。纵观西方民主思想发展史,古希腊早期雅典的公民政治无疑是民主思想最初的表现形式,并且中外政治学者普遍认为那是西方民主政体的起源和雏形。在古希腊,雅典公民踊跃参与城邦的政治生活,通过全体公民共同讨论和决策公共事务,这就是西方民主政治的最初形态。只不过这样的民主是少数人的民主,从来不包括女性,奴隶,外邦人等。尽管如此,公民自由参与城邦事物,享有的政治自由也正是民主的一项重要表现。直到柏拉图时期,民主思想才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而那段时期的民主思想又以柏拉图为主要代表。柏拉图的民主思想主要集中在《理想国》一书,柏拉图一开始就正义进行了探讨。他把城邦视作一个道德的共同体,可以凭着个人的善来完成城邦的善,至于如何能使城邦达到善,柏拉图认为只有哲学家成为统治者。因为哲学家是正义的,是善的,所以不会滥用自己的私心谋求利益。显然,柏拉图的正义观构成了其政治哲学的基础。民主包含正义之意早在柏拉图的思想中就已体现。后来,随着社会历史的演进,到欧洲中世纪后期,特别是在启蒙运动时期,以英国的洛克、密尔和法国的孟德斯鸡、卢梭等人为代表的西方思想家,在批判欧洲封建统治阶级册封的神权、王权和等级特权的资产阶级思想启蒙运动中,不仅承袭了古希腊时期的民主观念,而且从抽象的人性论出发,大力宣扬“天赋人权”“个性自由”和“社会契约”等学说,认为政府的权力应当来自人民的授权,并用以反对封建专制和君主政体。在民主思想不断发展的情况下,民主的具体内涵已表现为正义、自由、平等。马克思继承了西方传统民主思想的内核,可以说西方传统民主观是马克思民主思想的基调。马克思的民主除了拥有人民当家作主的含义,也应具有正义、自由、平等的内涵。从这个层面来说,《<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所蕴含的解放思想必定在一定程度上属于民主范畴。

二、民主的前提:思想自由的追寻

在十九世纪以前德国长期处于封建专制之下,政府一直属于政教合一,统治者利用人民群众,而人们则维持着精神依赖。直到十九世纪初期受到英国和法国工业革命的影响,德国正在经历着重要的历史转折,即从封建专制向工业资本主义过渡。资产阶级革命的中心也不断地从法国转向德国。适应当时德国社会变革和发展的需要,在黑格尔哲学解体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德国思想界出现了一批以施特劳斯、鲍威尔、费尔巴哈为主的杰出的知识分子,他们因为不满当局对人们进行的严密控制,所以他们着手起了批判。在他们之中,以费尔巴哈反思想最为彻底。简单来说就是,上帝的本质实质上是人的本质,而上帝是人异化而来。费尔巴哈深刻地把世界归结为世俗世界,把上帝的本质归结为人的本质,打破了神秘。马克思肯定了费尔巴哈在批判上所做的努力,他认为这是人们精神鸦片,不仅使人们精神麻痹,丧失思考的能力,甘于现实的苦难,还长期带给人们一种虚幻的幸福感。这就好比长在锁链上的花,美丽是迷惑人的假象,锁住我们的思想才是其邪恶的目的。费尔巴哈破打破了人们对的幻想,从而把人们从束缚中解放出来,归还人们思想的自由。只有人们的思想自由了,民主的之树才有可能茁壮成长。

三、民主的力量:无产阶级

马克思在吸收了费尔巴哈对批判的有益成果之后,在费尔巴哈成果即把人从彼岸拉回到了尘世的基础上继续探索人异化为的现实根源。除此之外,更多的是抗议这种现实社会中所存在的诸多苦难。但是,资产阶级并不能消除人们苦难的根源。在马克思眼中,资产阶级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维护或者谋求自身利益。对于资产阶级来说,如果宗教可以利用,那么也是他们控制群众的手段。这是资产阶级本身所具有的局限性。此外,马克思还宣称对德国政治解放的不可能性造就了革命的可能性。原因是德国的资产阶级发展不充分,依靠并向封建统治妥协,这也就表明了极端的软弱、昏庸的资产阶级不能承受起政治解放任务艰巨。正如有位学者所说的那样:“在德国并没有形成社会消极的普遍代表与社会积极的普遍代表之间的政治对立。所以完成政治解放的不可能性使德国的解放越过了政治解放而到了人的解放。”因此,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以德国为例分析了人的解放的实现路径和可依靠的社会力量。根据当时的德国现实状况,马克思判断认为德国的社会革命必须依靠无产阶级和哲学来共同完成。至于马克思为什么会断言仍旧处于封建专制且经济政治并不是很好的德国会实现人的解放呢?这是因为马克思所批判的诸如政治问题以及解放无产阶级需要是当时所有私有制国家的都存在的。这也就意味着德国的解放道路是既适用于封建专制的国家,也适用于资本主义国家。这也难怪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最后一段强调“德国人的解放就是人的解放”。不过,马克思强调因为社会的落后、群众的受奴役是由社会的现实和经济体制导致的,所以他通过批判黑格尔法哲学的唯心主义法学观,提出了关于国家由市民社会决定的理论。马克思认为,市民社会真正构成政治国家的基础,是其决定着国家的制度和法律。只有摧毁或者推翻封建专制的私有生产关系以及所有使人被奴役、被剥削和被压迫有关的东西。才能够改变德国的现状,从而解放德国人,解放人类。首先,经过对“民主”这一概念的词源分析,我们确定了马克思民主思想的基本含义,即人民当家做主。再者,通过对西方主要传统民主思想的梳理,明确了马克思民主思想的具体内涵:正义、自由、平等。最后,我们进行了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的民主思想的探讨。马克思吸收了费尔巴哈关于批判的合理因素,在这基础对黑格尔法哲学进行了批判,认为市民社会决定国家,在政治国家中起着基础性作用。然后以德国为例,证明德国政治解放的不可能意味着无产阶级人的解放的可能性,强调解放德国人就是在强调无产阶级人的解放。由此,我们得出结论,对无产阶级阶级对人的解放明显蕴含着深刻的民主思想,真正的民主就如同真正的人的解放一样,是所有人的民主,并且没有压迫,没有剥削,每个人都自由生活。在当今学术界,对马克思民主思想的讨论一直持续不断。面对国际国内民主思想在实践上的窘境,各个研究方向的学者都在试图使劲浑身解数,以求解决这个问题。对马克思各个时期的著作都做了重新解读,尽管效果不是很明显,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学术界普遍承认民主思想与当下实际情况相联系。理论上看似合情合理,但具体情况是民主思想的实践性缺失难以实施,毕竟民主不是小事,如果实践得好,就是民主的一大进步,如果实践得不好或者有诸多弊端,毕竟是会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反而走向民主的反面。那么,如何在实践中发挥民主的效用呢?这也是很多人在思考的问题。在马克思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明显预示着真正实现民主的办法,即无产阶级。马克思的“无产阶级”概念与今天的“无产阶级”不同,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主要指与资产阶级相对的不占有生产资料的劳动者,尤其是工人阶级。随着我国马克思主义的发展以及经济的发展,今天“无产阶级”的内涵有了更多的内容,农民工、工人、农民,甚至所有生活在最底层的普通大众都可称为无产阶级。显然,真正的民主更愿意倾听最底层的无产阶级的声音。只有惠及最底层人民的民主,才是真正的人民当家做主。

参考文献

张志伟2010《西方哲学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2012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古希腊〕柏拉图著,郭斌、张竹明译2015《理想国》,商务印书馆。

〔德〕费尔巴哈著,荣震华译2016《基督教的本质》,商务印书馆。

李雪菁、罗连祥2017《马克思民主观及其当代启示》,《湖北函授大学学报》第22期。

陶林、孙汉侣2019《马克思的民主观及时代价值新探》,《盐城师范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第2期。

马校2019《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的人的解放思想》,《理论研究》第3期。

作者:张祥燕

人大建设杂志责任编辑:宋小艳    阅读:人次
政法杂志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