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医学杂志 >> 医疗杂志 >> 上海针灸杂志 >> 正文

温针灸与中成药治疗痛经的临床分析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目的探讨温针灸联合月月舒痛经宝颗粒治疗原发性痛经的方法与临床效果。方法将92例原发性痛经患者按随机数字表法分为观察组与对照组各46例,对照组采用温针灸治疗,观察组在温针灸基础上,联合口服月月舒痛经宝颗粒治疗,2组疗程均为3个月经周期,比较治疗前后2组患者VAS、COX痛经症状评分变化以及综合疗效情况。结果治疗前2组患者VAS、COX痛经症状评分比较无显著差异(P>0.05);治疗后观察组VAS、COX痛经症状评分降低幅度显著优于对照组(P<0.01);综合疗效比较,观察组总有效率95.7%,对照组总有效率76.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结论温针灸联合月月舒痛经宝治疗原发性痛经可提高临床疗效,有效缓解患者痛经症状。

关键词:经行腹痛;原发性痛经;温针灸;痛经宝颗粒

原发性痛经(primarydysmenorrhea,PD)又称功能性痛经,属中医学“经行腹痛”范畴。发病人群以未婚青年女性为主,青春期女性发病率约占50%,患者无生殖系统器质性病变,在月经来潮前后或行经期间出现小腹疼痛、发冷等症状,严重者甚至可出现昏厥,临床治疗方法较多,西医多采用非甾体抗炎类镇痛药物、前列腺素合成酶抑制剂等药物治疗,短期疗效较为肯定,但长期疗效欠佳,且药物长期应用有较明显的不良反应。针灸学具有独特的经络理论及治疗方法,用于治疗原发性痛经患者可达标本兼顾、辨证论治之目的,临床疗效肯定,有较稳定的中长期疗效,温针灸结合了针刺与灸法,以其温而通之、通则不痛,治疗原发性痛经可提高疗效,但相关临床报道及研究尚且有限[1],尤其温针灸联合中成药物治疗原发性痛经报道较少。2016年4月—2018年2月我们采用温针灸联合月月舒痛经宝治疗原发性痛经患者,取得良好的临床效果,报告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92例患者年龄17~29岁,平均(25.3±4.2)岁;病程3~12年,平均(7.4±3.1)年;VSA评分(65.2±9.1)分。患者初潮后月经逐渐转规律,在经期前后或经期出现持续性或阵发性下腹坠痛,伴腰骶部酸、痛不适,经B超及妇科检查排除盆腔器质性病变。92例患者中医辨证分型:寒凝血瘀型61例、气滞血瘀型18例、气虚血亏型13例。经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患者签署知情同意书,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将92例患者分为观察组与对照组各46例,对照组年龄(24.6±3.8)岁,病程(7.6±2.9)年,VSA评分(64.8±10.6)分,其中寒凝血瘀型30例、气虚血亏型10例,气滞血瘀型6例;观察组年龄(25.7±4.1)岁,病程(7.1±3.2)年,VSA评分(65.4±11.1)分,其中寒凝血瘀型31例、气虚血亏型8例,气滞血瘀型7例。2组患者年龄、病程、疼痛程度、辨证分型等一般资料比较无显著差异,具有可比性(P>0.05)。

1.2纳入与排除标准

入选患者均符合《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中原发性痛经的诊断标准[2]:经期或经行前后小腹疼痛,痛及腰骶,甚则昏厥,好发于青年未婚女子,发作呈周期性,排除盆腔其他疾病所致腹痛。患者月经周期规律,近2周内未服用止痛药及激素类药物,排除子宫内膜异位、盆腔炎、肿瘤等引起的下腹疼痛,以及合并妊娠、精神性疾病、重要脏器功能不全、不适于针灸者。

1.3治疗方法

对照组患者采用温针灸治疗,选取关元、气海、三阴交、合谷、足三里等穴位,寒凝血瘀型加阴陵泉、水道,气滞血瘀型加血海、太冲,气虚血亏型加脾腧、胃腧[3]。进针部位经75%酒精消毒后,采用0.30mm×50mm毫针垂直进针,迎随补泻法行针,虚证用补,实证用泻,得气后留针,气海、关元穴以2cm艾段置针柄点燃,进针部位放纸垫防烫伤,1艾段为1壮,共灸3壮,治疗时间30min,以患者下腹部或腰骶部热感、皮肤红润为度,1次/d,连续6d,自月经前1周开始,月经来潮时停止,以1个月经周期为一个疗程。观察组在温针灸治疗基础上,给予月月舒痛经宝颗粒口服,10g/次,2次/d,月经前1周开始,月经来潮3d后停服。2组均连续治疗3个月经周期,治疗期间忌食生冷、油炸、辛辣刺激性食物。

1.4观察指标与疗效标准

1.4.1疼痛评分参照视觉模拟评分法(VAS),VAS卡由中华医学会疼痛学会监制,疼痛程度由无痛至最剧烈疼痛,分别计分0~10分。1.4.2痛经症状评估采用中文版COX痛经症状量表[4],共有18个条目,严重程度与持续时间均采用5级计分法,得分越高者病情越严重。1.4.3疗效标准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2]综合疗效标准,痊愈:腹痛及其他症状消失,随访3个月经周期未复发;显效:腹痛明显减轻,其余症状消失或减轻,不服止痛药能坚持工作,积分低于治疗前的1/2;有效:腹痛减轻,其余症状好转,服止痛药能坚持工作,积分降至治疗前的1/2~3/4;无效:腹痛及其他症状无改变。总有效率=(痊愈例数+显效例数+有效例数)/总例数×100%。比较治疗前后2组VAS疼痛评分、COX痛经症状评分及综合疗效情况。1.5统计学方法采用SPSS17.0软件分析,计量资料以(x珋±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2.12组患者治疗前后VAS、COX痛经症状评分比较

治疗前2组患者VAS、COX痛经症状评分比较无显著差异(P>0.05);治疗后观察组VAS、COX痛经症状评分降低幅度优于对照组,组间比较差异显著(P<0.01)。见表1。

2.22组患者综合疗效情况比较

2组患者综合疗效评价,观察组总有效率95.7%,对照组总有效率76.1%,组间比较有显著差异(P<0.01)。见表2。

3讨论

原发性痛经是年轻女性常见病症,属中医学中“经行腹痛”等范畴,西医学发病机制主要与前列腺素合成与释放异常相关,子宫内膜在孕酮促进下合成前列腺素,异常释放过程中引发子宫平滑肌过度收缩、痉挛、缺血缺氧导致疼痛;中医认为病在冲任、子宫,基本病机为情志所伤,六淫为害,冲任瘀阻,寒凝经脉,气血不畅,胞宫经血阻滞,不通则痛;或素体不足,胞宫失于濡养,不荣则痛,主要辨证分型包括寒凝血瘀、气滞血瘀、湿热瘀阻、气血虚弱、肝肾亏损等,临床以寒凝血瘀型多见。患者行经前后或经期小腹、腰骶部疼痛、坠胀,常伴面色苍白、冷汗、手足厥冷、呕吐等,重者难以忍受,严重影响工作与生活,治疗方法西医多采用前列腺素合成酶抑制剂、非甾体抗炎药物等,长期疗效欠佳,患者乳房胀痛、月经间期阴道出血、恶心等不良反应发生率较高;中医学本病基本治则为温阳散寒、化瘀散结、调经止痛[5],针灸治疗原发性痛经可辨证施治、兼顾标本,有确切的临床疗效。针灸通过影响患者内分泌、微循环、血液流变学、氧自由基等机制,治疗原发性痛经可起到调冲任、通经络、即时减疼的作用。温针灸兼有针刺与艾灸功效,“艾叶纯阳之性,能回垂绝之元阳,通十二经,走三阴、理气血、逐寒湿、暖子宫,以之灸火而除百病”。艾绒燃烧之热能由针体传至穴位,发挥暖宫、促进血液循环、缓解疼痛的作用,燃烧所产生近红外辐射有较高穿透力,发挥温经散寒作用[6],经络传导温经通阳与穴位红外辐射共振,可有效温经通络、散寒驱邪、活血止痛、调和营卫,促进气血畅通,调节脏腑功能,发挥调理冲任、濡养胞宫、通络止痛之功效。本研究所选穴位中关元、气海归任脉,“冲脉起于关元”,关元穴为任脉与足三阴经之交会,是先天之气海,有固本培元、补益下焦之功;气海通胞宫,为先天元气聚会之所,有利下焦、补元气、行气散瘀之功;针灸关元、气海可调理冲任、温经散寒、调经理气、活血止痛。“三阴交滋阴、健脾、助阳”,为足三阴经之交会穴,有活血通络、健脾利水、调节冲任、行气止痛之功,针灸关元、三阴交可调节内分泌,抑制子宫痉挛,改善盆腔血液循环,降低前列腺素水平,针灸三阴交穴的即时止痛效果可能与其改善患者子宫动脉血流有关[7]。合谷通经活经、镇静止痛,足三里燥化脾湿、温经止痛,针灸之可调理冲任、温经散寒。对原发性痛经患者临床辨证施治中,寒湿凝滞型加阴陵泉健脾利水,加水道配三阴交缓解痛经;气滞血瘀型加血海、太冲运化脾血、燥湿生风;气虚血亏型加脾腧、胃腧调理脾胃功能;诸穴相配共奏气顺血和、通瘀祛邪、胞宫濡养、通经消痛之功效,有效缓解患者痛经症状。中成药月月舒痛经宝颗粒主要成分有肉桂、红花、当归、三棱、莪术、丹参、五灵脂、木香、延胡索等,方中肉桂温经散寒、通利血脉,红花通经止痛、活血化瘀,当归、丹参散瘀活血、调经养血,五灵脂、延胡索行血祛瘀、通经止痛,三棱、莪术行气破血、消积止痛,木香行气调中,诸药共奏温经化瘀、理气止痛之功,治疗寒凝气滞血瘀、痛经、月经不调、小腹冷痛临床效果较好,结合温针灸治疗原发性痛经患者有协同作用。本研究结果显示,治疗前2组患者VAS、COX痛经症状评分比较无显著差异(P>0.05),治疗后观察组患者VAS、COX痛经症状评分降低幅度明显优于对照组,组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综合疗效观察组总有效率95.7%,对照组总有效率76.1%,组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综上,温针灸联合月月舒痛经宝治疗原发性痛经,可有效缓解患者痛经症状,明显提高临床治疗效果。

参考文献

[1]宋靖宜,石程,董莉.温针灸治疗原发性痛经研究概况[J].光明中医,2017,32(1):149-151.

[2]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S].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4:234.

[3]曹银香.温针灸治疗原发性痛经65例临床观察[J].江苏中医药,2011,43(7):68.

[4]马玉侠,马海洋,陈少宗,等.中文版COX痛经症状量表的信效度检验[J].山东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39(1):5-7.

[5]王景,宣磊,董振华,等.温清饮加味治疗瘀热型原发性痛经的临床研究[J].中国临床医生杂志,2016,44(12):93-95.

[6]张昶,张怡,徐伟,等.温针灸治疗寒凝血瘀型原发性痛经的临床疗效评价[J].北京中医药,2013,32(4):284-286.

作者:陆明红 单位:固始县中医院外三科

上海针灸杂志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
医学杂志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