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行政管理 >> 金融法学论文 >> 正文

金融集聚对区域经济的影响分析

2019/06/13 阅读:

摘要:运用区位熵分析法对广西金融集聚水平进行测度,以广西14个地级城市2010—2017年的面板数据为样本,通过构建空间滞后模型、空间误差模型,检验金融集聚对广西区域经济增长的空间溢出效应。结果表明,广西各个城市金融集聚水平在空间上存在差异,但总体呈现出持续上升的趋势,其对广西经济增长也具有明显的正向推动作用,而银行业的促进作用要大于证券业和保险业。

关键词:金融集聚;区域经济;经济增长;空间相关性

广西壮族自治区(以下简称广西地区或广西)地处西南,是华南地区通向西南的枢纽。伴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持续推进,中国与东盟各国的贸易快速增长及广西自贸区金融一体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广西地区的金融集聚水平将进一步提高,区域经济也将进一步发展。因此,本文对广西14个城市的面板数据进行测度分析,希望通过研究广西地区金融集聚对区域经济增长的影响,为广西地区的经济发展提出对策和建议,这也将对广西地区市域经济乃至整个西部地区经济的发展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一、文献综述

目前学者们在金融集聚课题上的研究主要集中在集聚的影响因素、集聚水平的测度分析和集聚与经济的效应分析三个方面。

(一)关于金融集聚的影响因素李红、王彦晓(2014)通过分析全国286个城市1995—2011年的面板数据,认为金融人力资本、金融集聚规模和金融产出密度是城市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并且金融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显著高于城市平均人力资本。[1]房胜飞等(2018)认为劳动力投入、产业结构水平、市场化程度和物质资本投入等指标会对金融集聚水平产生影响,其中物质资本投入和产业结构水平对经济增长具有正向作用,而劳动力投入和市场化程度却对经济增长具有负向作用。[2]杨正荣、席小乔(2017)通过对甘肃省数据的实证分析表明,金融规模、金融运行效率以及政府支持力度对金融产业集聚度具有促进作用,并且对区域经济发展也具有正向促进作用。[3]

(二)集聚水平的测度分析通过对相关文献的梳理可知,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已经有学者进行金融集聚测度方法的相关研究,并且大部分的学者都是运用产业集聚的评价方法对金融集聚进行度量,主要的测度方法有主成分分析法、赫希曼指数法、区位基尼系数法、区位熵等。张世晓(2010)选取能够反映区域金融业发展状况的地区金融业生产总值占全国金融业生产总值的比重来表示某一地区的金融集聚水平。[4]魏玮、马松昌(2013)采用空间集聚指数来计算山东省的制造业集聚水平。[5]张浩然(2014)运用区位熵度量了全国283个城市的金融服务业集聚水平,并用此指标度量了我国东部、中部和西部地区的集聚水平。[6]

(三)集聚与经济的效应分析在对金融集聚效应的相关研究上,大多数学者关注的重点都集中在金融集聚是否对经济增长产生影响。廖皓杰、雷刚(2016)通过耦合度的方法衡量了广西地区金融集聚与区域经济发展之间的关系,并根据计算得出广西地区金融集聚与区域经济发展正处于磨合阶段的论断。[7]孙志红、王亚青(2017)根据西北五省的数据,利用空间计量模型得出了相邻省区之间存在比较明显的空间依赖性和空间溢出效应的结论。[8]

(四)文献评述根据对文献的梳理可以看出,当前金融集聚的研究成果丰富,为后续研究奠定了理论基础,但同时也存在一些不足。从研究对象来看,目前大部分的文献都集中在研究发达地区的金融集聚对区域经济的影响,像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地区等,而对广西等西部地区的研究相较而言较为稀少。同时,从研究方法来看,虽然部分研究已经开始考虑空间因素,但是在空间权重矩阵的构建上基本采用的都是地理空间邻近权重矩阵,忽略了其他空间因素的作用。因此,本文以经济欠发达的广西地区作为研究重点,分析研究金融集聚水平对区域经济增长的空间溢出效应,从而为广西地区合理运用金融支持经济水平建设建言献策。

二、金融集聚对区域经济增长的作用机制

本文在查阅和分析了诸多相关文献之后,主要将金融集聚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机制分为三类:外部规模经济效应、知识溢出效应和创新催化效应。

(一)外部规模经济效应外部规模经济来源于行业内企业数量的增加引起的产业规模的扩大。金融集聚对经济增长带来的外部规模经济效应主要表现为:因为金融集聚现象带来的资金使用效率的提高,为区域内实体产业的发展提供更加便利的融资和投资体系,让各种实体产业享受到金融共享等。金融集聚产生的外部规模经济效应不但能增加金融产业收益和其附属产业收益,而且能促使该地区吸引其他产业的加入,以此带动整个区域的经济增长。

(二)知识溢出效应金融集聚为知识的传播创造了有利条件,金融集聚地区拥有大量金融相关产业和高端金融人才,信息交换体系也非常便利,加快了知识的外溢速度。知识溢出效应的作用机制可分为三部分。第一,相关企业之间的竞争与合作。集聚区域内存在大量金融及金融相关企业,企业与企业间的竞争压力非常大,由于空间限制信任问题等各种原因,企业之间通过结队共建、企业收购等方式不断进行知识的获取,形成知识共享,降低企业运营成本。第二,知识共享通过互联网等非正式方式进行传递。区域内的企业和个人通过人员之间的相互交流获得知识,区域内知识、技术、经验等通过人员之间各种方式的交流,并且和本地文化特色进一步融合交流,逐步形成了溢出效应。第三,人才的流动促进了知识的外溢。随着金融集聚程度的逐步提高,企业间的竞争加剧,人才的流动成为知识溢出的重要途径之一。金融人才由于薪资、个人职业前途等各方面原因不断在集聚中心流动或向周边城市扩散,这使得金融相关知识、经验、方法等不断在区域内交流共享,从而促进了区域间金融发展。

(三)创新催化效应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源泉。金融集聚能降低金融相关企业获取有效信息的成本,提高生产率,促进机构间的信息交换,增加产品附加价值,提高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最后达到整个产业的优化升级。在产业升级过程中面临各种风险,这使得金融机构不断推陈出新,推出新产品,不仅进一步提高了金融集聚水平,还优化了金融结构,促进了金融集聚。

三、金融集聚的测度

本文通过金融业区位熵(LQ)和地区生产总值(GDP)两个指标对广西14个地级市的金融集聚情况进行分析。

(一)金融业区位熵(LQ)参考以往文献中产业集聚的测度方法,结合金融行业的特点,本文选取区位熵指数作为核心解释变量来测度广西的金融业集聚水平。 其中,LQt表示广西地区第t年度金融产业集聚区位熵值;Q1t表示第t年广西地区各市的金融机构的本外币存贷款余额;Q2t表示第t年广西地区各市的地区生产总值;Q3t表示第t年广西地区全区的金融机构本外币存贷款余额;Q4t表示第t年广西全区的地区生产总值。根据金融业区位熵计算结果可知,南宁作为广西经济发展的中心城市,其金融集聚水平在广西一直处于领先位置。柳州和桂林的金融集聚水平在全区也属较高水平。贺州、来宾和河池从2010年起金融集聚水平逐渐提高。总的来说,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广西大部分城市金融业的发展呈现稳步提升的态势。

(二)GDP变化情况根据《广西统计年鉴》数据,2010—2017年广西所有城市的地区生产总值是增长的,但是广西地区各地市之间尚存在较大差异。南宁的地区生产总值在广西地区一直处于领先水平,2017年以4118.83亿元排广西第一,紧随其后的柳州和桂林的GDP总量都是2000多亿元,其中柳州以2755.64亿元位居第二,桂林以2045.18亿元排名第三。从GDP增速来看,北海GDP增速达到10.2%,排名第一。而贺州和来宾的经济总量从2010年以来在全区一直都较为落后,并且截至2017年年底,加上崇左、防城港和河池,广西共有5个城市的GDP总量未达到1000亿元。

四、实证分析

为进一步分析金融集聚水平对区域经济发展是否有促进作用,运用ArcGis软件和OpenGeoda软件对广西金融集聚的空间溢出效应与区域经济发展两者之间的关系进行分析。所选2010—2017年的数据来源于《广西统计年鉴》、各市的国民经济发展统计公报和广西银监局及广西保监局的数据。

(一)研究设计1.空间权重矩阵的设定空间权重矩阵是度量空间相依性和描述空间观测单元相对位置关系的重要指标。通过软件对地区生产总值(GDP)和金融业区位熵(LQ)采用基于地理空间的邻近特征构造的地理空间邻近权重矩阵对变量进行分析。根据空间观测单元i和j之间的邻近特征,对空间权重矩阵中的元素wij赋权0或1。根据Rook赋权法:当相邻空间观测单元i和j之间共享一个边界时,赋权wij=1,否则赋权wij=0。2.空间自相关性检验空间相关性是进行空间分析和空间建模的基础,Moran’sI是检验变量空间相关性最常用的指标。该方法是基于特定位置的观测变量值与其所有邻近观测单元的同一观测值的空间加权平均值之间的相关系数,即空间自相关系数。故在运用空间面板模型进行回归分析前,对金融业的区位熵(LQ)的Moran’sI指数进行空间相关性分析可以得到Moran’sI=-0.1449,说明整个区域为负相关。2017年广西地区LQMoran’sI散点图如图1所示。散点图分为四个象限,将广西地区各市的金融产业集聚的发展程度分为四种集群形式。第一象限(H-H)和第三象限(L-L)为正的空间自相关关系,代表了广西各个区金融集聚的空间依赖性和区域集聚的特性。第二象限(L-H)和第四象限(H-L)为负的空间自相关关系,表明了广西各个地区金融集聚的空间异质性。表1列出了散点图中位于各个象限的城市的集聚情况。从表1可发现,广西14个地级市中,河池、贺州和柳州均位于第一象限,说明这几个城市的金融发展水平表现为高集聚程度地区,被高集聚程度地区包围。结合表1的区位熵来看,它们的金融集聚程度都较高,存在空间上的相互集聚。北海和玉林位于第三象限呈现出低—低集聚的状态,表明这些地区与相邻地区的金融发展水平都比较低。南宁位于第四象限说明高集聚程度地区被较低集聚程度的地区包围。南宁作为广西的省会城市,拥有大量的金融机构及金融相关产业,金融发展水平高;而南宁周边的百色、崇左等,城市经济发展水平普遍较低,金融集聚水平的落差较大,因而符合第四象限的特点,反映了这些地区金融集聚的空间异质性。散点图说明了广西各地区的金融集聚情况差异,存在空间依赖性和空间异质性。3.指标选取(1)银行业、保险业和证券业集聚度指标其中,Ebankt表示广西地区第t年银行业集聚度;s1t表示第t年广西地区各市金融机构的本外币存贷款余额;s2t表示第t年广西地区各市的常住人口;s3t表示第t年广西全区的金融机构本外币存贷款余额;s4t表示第t年广西全区的常住人口。同理可得,保险业集聚度指标:其中,k1t表示第t年广西地区各市的保费收入;k3t表示第t年广西全区的保费收入。z1t表示第t年广西地区各市的上市公司数量;z3t表示第t年广西全区的上市公司数量。(2)其他变量指标本文选取广西地区各城市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代表该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并将该指标作为模型的被解释变量,用PGDP表示。此外,本文还选取金融发展水平和金融发展效率作为解释变量。其中金融发展水平主要以金融机构本外币存贷款余额与地区生产总值的比值来代替,用F表示;金融发展效率用金融机构存贷比代替,用V表示。

(二)模型构建空间计量经济模型的结构根据经济活动的空间相依性和回归模型中误差项的相依性特征分为空间滞后和空间误差两类基本模型,它们在模型设定中主要体现在滞后变量Wy和误差结构E(uiuj)≠0的特征差异。空间滞后模型用于解释空间相互作用的存在和强度,而空间误差模型则用于解释与误差项相关的空间。其中,W为n×n的空间权重矩阵;y为n×1的随机变量,β和θ为待估模型的参数向量;ε为n×1的误差向量,并且服从均值为零和方差为σ2的正态分布;u为具有空间自相关结构的n×1误差向量;ρ和λ分别为空间自回归和空间移动平均的参数。根据空间自相关性检验的结果,进行下一步分析。为了排除数据间的异方差性,对模型中的数据做取对数化处理。模型表达式为:其中,W为n×n的空间权重矩阵;β为待估模型的参数向量;u为具有空间自相关结构的n×1误差向量;ρ和λ分别为空间自回归和空间移动平均参数;W*InPGDP为空间滞后因变量,W*μ为滞后误差项;ε为n×1的误差向量,并且服从均值为零和方差为σ2的正态分布。

(三)模型的回归结果分析以人均GDP(lnPGDP)为因变量,金融发展水平(lnF)、金融发展效率(lnV)、银行业集聚度(lnEbank)、保险业集聚度(lnEinsure)和证券业集聚度(lnEstock)为自变量建立空间计量模型,对模型的回归结果见表2。从表2各变量的显著性水平来看,金融发展水平通过了1%的显著性水平检验,表明金融发展水平对区域经济的增长有显著的影响。银行业集聚水平通过了1%的显著性检验,则说明了银行业的发展和集聚水平对区域经济的增长有正向促进作用。从系数上看,在金融三大行业中银行业的溢出效应是最明显的,证券业的溢出效应最小,这与广西地区的金融发展现状是相符的,目前广西的金融发展水平相对而言较为薄弱,并且金融资源的调配也主要是通过银行来完成,而保险业和证券业对经济的促进作用并不显著,对区域经济增长的溢出效应也不明显。五、结论及建议本文通过对广西地区金融集聚水平的相关指标和经济增长的相关指标的测度分析,运用空间计量模型进行实证研究得出以下主要结论:从分析结果看,Moran’sI=-0.1449表明空间自相关性呈负相关,广西地区各个城市间的金融集聚水平在空间上存在差异。南宁、柳州和桂林作为广西经济的前三名,金融集聚水平在全区处于较高位置,而北海、崇左和钦州等地的金融集聚水平则相对较低。根据研究发现,现阶段广西地区的银行业发展水平在三个产业中是发展最好的,但同时也要认识到目前银行业发展水平同发达地区相比存在较大的差距,还需要继续努力。而证券业和保险业目前发展水平相对较低,需要进一步加大对它们的投入和支持。

基于上述研究结论提出以下建议:

(一)推进金融及相关行业的基础建设金融基础设施的发展能够促进更大规模和更高效率的产业资本的积累,金融基础设施与经济增长两者间有着密切的关系。[9-10]因此,广西应该加大对金融基础设施的投资和建设,不断完善金融法律制度,加强政府对金融市场的监督管理,规范市场行为,防范金融风险。同时,广西应加大对银行业、证券业和保险业的投资力度,平衡三个产业的发展,努力做到银行、保险和证券均衡发展。

(二)加大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力度,优化金融结构水平广西地理位置独特,是中国面向东盟开放的最前沿、合作的最佳平台和窗口,处于“一带一路”交汇对接和陆海统筹的关键区域,边境贸易往来频繁,与东盟国家跨境结算量大,故应立足独特区位,合理布局,加大广西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力度,优化金融的结构水平,降低金融市场的准入门槛,合理吸引外来金融机构与上市公司在广西投资,进一步加快地区中小金融机构的建设,促进经济的发展。

(三)加强金融创新,提高区域金融竞争力创新是推动民族进步和社会发展的不竭动力。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号召下,要实现广西金融业的快速发展,就必须持续提高金融业的创新能力,进一步加强金融机构与高校的产学研结合,不断推动金融人才、金融培训和技术领域的合作,促进金融产品推陈出新,推动金融业多元化发展。

参考文献:

[1]李红,王彦晓.金融集聚、空间溢出与城市经济增长:基于中国286个城市空间面板杜宾模型的经验研究[J].国际金融研究,2014(2):89-95.

[2]房胜飞,徐秋艳,马琳琳.金融集聚的溢出效应及空间异质性:基于我国省级行政区的实证研究[J].南方金融,2018(1):23-31.

[3]杨正荣,席小乔.空间溢出视角下金融产业集聚对区域经济发展的影响研究:基于甘肃省数据的实证分析[J].产业与区域经济,2017(11):57-59.

[4]张世晓.区域金融集聚与区域经济增长[J].湖北经济学院学报,2010(4):41-47.

[5]魏玮,马松昌.基于动态面板GMM分析的产业集聚与经济增长实证研究:以山东半岛城市群为例[J].上海经济研究,2013(6):23-32.

[6]张浩然.空间溢出视角下的金融集聚与城市经济绩效[J].财贸经济,2014(9):51-61.

[7]廖皓杰,雷刚.基于耦合分析的广西金融集聚与区域发展的实证研究[J].时代金融,2016(12):95-96.

[8]孙志红,王亚青.金融集聚对区域经济增长的空间溢出效应研究:基于西北五省数据[J].审计与市场经济研究,2017(2):108-118.

[9]豆晓利.郑州金融产业集聚度量与评价:兼论郑东新区金融集聚核心功能区建设[J].征信,2014(9)76-80.

[10]叶文辉.供给侧改革背景下产业集聚与金融扶持研究:以安徽省铜陵市为例[J].征信,2017(4):91-95.

作者:廖霄梅 林烨 单位:广西科技大学

金融集聚对区域经济的影响分析

2019/06/13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