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行政管理 >> 交通管理论文 >> 正文

陆路交通格局下的休闲农业发展

2019/06/27 阅读:

[摘要]休闲农业游客具有中小尺度空间行为特征,陆路交通工具是其重要的出行方式,因此陆路交通格局对休闲农业的布局、规划以及发展方向产生重要的作用。漳州市休闲农业发展与陆路交通网络体系的耦合性降低,出现时空结构性矛盾,需要通过双向优化进而促进休闲农业的可持续性发展。利用漳州市休闲农业点位及交通数据,通过地理信息系统使用区位熵、交通网络密度及最短路径法等空间分析方法,对漳州市休闲农业资源的空间分布态势进行测定,综合空间计量结果对陆路交通格局进行分析,并以陆路交通便利程度分层为基础,根据相应的资源分布情况及区位条件提出漳州市休闲农业发展思路。

[关键词]漳州市;陆路交通格局;休闲农业发展

一、研究区域与数据来源

根据区域产业升级的迫切性与休闲业发展的阶段性确定研究的区域,此外在数据可获取性以及有效性前提下采集样本以确保分析过程的真实性和科学性。

(一)研究区域概况漳州市是福建省较早开发休闲农业的城市,拥有丰富的农业资源及良好的经济及生态环境[1]。全市共有13家福建省级休闲农业示范点,其他八地市示范点数量分别为莆田市4个、龙岩市9个、宁德市9个、南平市9个、三明市10个、厦门市11个、福州市12个、泉州市13个。另一方面,漳州市公路网络不断完善,交通枢纽体系初步形成,为休闲农业的发展提供了有力的发展条件与保障。但是,随着自驾车的兴起,漳州市休闲农业发展与陆路交通网络体系的耦合性降低,出现时空结构性矛盾,需要通过双向优化进而促进休闲农业的可持续性发展[2]。

(二)研究数据来源研究数据提取自2016-2018年漳州市农业局关于省级与市级休闲农业示范点申报材料中的空间信息。漳州市休闲农业点数量除龙文区为0外,具体为芗城区2、漳浦县7、东山县11、龙海市11、华安县12、平和县13、云霄县14、长泰县35、诏安县36、南靖县50,全市总计191个休闲农业点。此外,通过拾取坐标系统对休闲农业示范点进行点位确认。漳州市县乡镇行政区划数据来源于2018年漳州市统计年鉴。

二、研究方法

以区位熵指数反映休闲农业资源的分布状况,并且通过路网密度分析和交通通达度分析来表达交通格局特点,从而对漳州市休闲农业发展进行相应研究。

(一)区位熵区位熵体现某分区中资源数量在整个区域的资源点数量中所占的比值与该分区中乡镇(区)数量占整个区域乡镇(区)总数的比值的比率[3][4]。Hi表示分区i中资源点分布的区位熵,di表示分区i中资源的个数;Di表示该分区内所包含的乡镇的个数;n表示分区的个数。如果Hi>1则表明分区i中资源分布较多;如果Hi<1则表明分区i中资源分布较少。

(二)交通网络密度交通网络密度是评价区域交通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状况的重要指标[5],表明区域内交通网络疏密程度,主要指其基础设施运行空间距离或相关节站点的数量占所在区域面积的比值。为区域交通网络密度,代表该区域内交通网络基础设施运行里程,是该区域的空间面积。

(三)最短路径法交通可达性是衡量交通网络通达便捷程度的重要评价指标,其中最短路径法是交通可达性研究中普遍使用的分析方法[6]。Ai值越小,表明休闲农业点之间的道路网络通达性就越高[7]。Ai表示漳州休闲农业点的交通网络可达性,表示第i个休闲农业点到第j个休闲农业点的最短距离,N为休闲农业点的个数总和Tij。

三、结果与分析

交通网络是衡量交通条件的重要性能指标,而交通网络中对休闲农业起到主要影响因素的是公路路网交通,因此以漳州市休闲农业点所在区域的公路网作为交通网络密度及可达度的分析对象。

(一)休闲农业点分布现状由表1可以见,诏安县、长泰县和南靖县的休闲农业在漳州市具有明显的比较优势,而其余县(区)的休闲农业发展较为滞缓。具体而言,漳州市休闲农业发展形成以西南部诏安县、东北部长泰县以及西北部南靖县三核结构。此结构的形成因素主要是特色农业资源基础以及区位分布状况,其中南靖县是世界文化遗产(福建土楼)所在区域,休闲农业的得益于客源溢出效应;长泰县则位于厦漳泉几何中心,长期以来都被誉为泉州市、厦门市、漳州市区的“后花园”而成为较为成熟的休闲目的地;而诏安县毗邻东山县和广东省潮州市,从而具有较好的跨尺度区域优势。

(二)休闲农业点区域交通网络密度如图2所示,漳州市休闲农业点所在县(区)的公路路网密度区间为72.47-276.64km/100km2,平均密度为122.03km/100km2。公路路网最密集县(区)为芗城区,达到276.64km/100km2;除龙文区外,公路路网密度最低的区域是平和县,为72.47km/100km2。从表2可见漳州市休闲农业点所在区域交通网络密度较为密集,路网密度除城区外,由西向东递增。其中低于路网平均密度的县(区)包含7个,高于平均密度的县(区)有3个。由于西部内陆特别是平和县与诏安县相对于东部及沿海县(区)远离市区并且山地及丘陵较多,因此路网密度最低。

(三)休闲农业点区域交通网络可达度通过Jenks自然间断点分级法将漳州市休闲农业点交通网络通达度分为5个等级。通过进一步统计,78.69km以下休闲农业点共计33个,占到17.28%。100km以下休闲农业点共有149个,占到78%,超过3/4的漳州市休闲农业点的交通网络可通达度低于100km。按照行政区域的通达度分布,除了诏安县、东山县及华安县外,其他县(区)的平均通达度均低于100km。

(四)漳州市休闲农业发展思路通过Jenks自然间断点分级法并综合路网密度与通达度分布状况,可将休闲农业点所在的县(区)交通网络便利程度划分为三个等级。其中,第一级为芗城区,第二级包含漳浦县与龙海市;其余县(区)归为第三级。芗城区虽地处市区,但其城乡结合部拥有丰富的农业资源,可以充分发挥交通网络的优势释放休闲农业的发展潜力。漳浦县与龙海市的区位熵之值不到1,但是地势较为平坦且经济发达,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较好,为休闲农业奠定优良的发展基础。从路网密度而言,东山县虽然路网密度较高但平均通达度较低,因此对于休闲农业的项目类型具有一定的影响,建议充分挖掘海洋农业文化资源,开发具有参与性的文化体验性产品。另一方面,从平均通达度分析,平和县、南靖县、长泰县以及云霄县虽然通达度较高,但受到地形以及区域经济限制以致路网密度较低,因此除了优化交通网络建设外科学引导休闲农业的布局尤为关键。最后,诏安县与华安县的交通便利程度较弱,应该加强交通网络建设以适应休闲农业的发展。

[参考文献]

[1]接栋正,汤小华.区域农业结构的协调优化研究—以福建省漳州市为例[J].聊城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5(2):54-58.

[2]王光辉,刘艺青,陈宏,曾启鸿.漳州市休闲农业空间布局优化研究[J].太原师范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8,17(4):75-81.

[3]黎筱筱,马晓龙,吴必虎.中国优秀旅游城市空间分布及其动力机制研究[J].干旱区资源与环境,2006(5):120-124.

[4]王金凤,张普芳.六盘水市观光农业路线分析与设计[J].六盘水师范学院学报,2017,29(6):7-10.

[6]刘德赢.基于GIS吉林省县域经济发展的空间要素和空间格局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14.

[7]张颖,陈奕捷,王道龙.北京市休闲农业园区空间分布特征研究[J].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2016,37(12):209-219.

作者:王光辉 钟淑丽 陈宏 单位:漳州职业技术学院

陆路交通格局下的休闲农业发展

2019/06/27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