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语言文化的论文 >> 正文

一带一路商务英语语言文化服务需求

2019/12/04 阅读:

摘要:语言文化服务是“一带一路”倡议不可或缺的内容。商务英语语言作为中国与沿线各国的交际媒介和文化载体,在语言文化服务实施中有着广阔的用武之地。推动语言文化服务,以商务英语为工具的语言文化类人才、语言文化产品、语言文化学术等需求是必不可少的。商务英语语言文化服务需求研究对于中国文化“走出去”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作用。

关键词:“一带一路”;商务英语;语言文化服务需求

随着“一带一路”进程的加快,中国与沿线国家的经济贸易不断深入发展。经济贸易往来越深入,文化交流就越频繁,文化冲突也就越凸显。“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有着各自悠久的历史、厚重的传统及丰富多样的文化。中国和沿线国家会因文化不同而产生信息理解上的错位,从而影响到国际经贸活动的顺利进行。这不仅会带来经济损失,也会反作用于政治,对政治造成重大影响。因此,“一带一路”不仅仅是一个经济概念,也是一个政治概念,更是一个深厚的文化概念。当不同文化相互碰撞时,只有通过语言,促进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知同、明异、互鉴、共赏的过程中,实现文化融合,才能更好地开展经济贸易活动,为经济发展和政治安全创造有利的条件。语言服务在促进文化融合时,在消除和化解文化冲突过程中,具有无可替代的战略价值。2012年,赵世举指出,语言服务是行为主体以语言文字为内容或手段为他人或社会提供帮助的行为和活动。[1]这一定义涵盖范围较广,“行为主体”既可指国家政府,也可指群体或个人,体现了语言服务的社会性和经济性;“以语言文字为内容或手段”体现了语言服务的知识性和工具性;“为他人或社会提供帮助的行为和活动”体现了语言服务的人文性及传播性。加强语言服务,是“一带一路”建设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基础保障。语言承载着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2015年,李德鹏按服务领域将语言服务分为政治服务、经济服务和文化服务三类。[2]其中文化服务是实现政治服务、经济服务的核心。也门前通信部长、前驻华大使穆阿里米指出:“如今,全球化已成为世界的主旋律,在此背景下,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大国有责任保障世界的贫富均衡,而丝绸之路经济带正是一个良好的范式,是一条真正的‘人文之路’,为发展中国家带来了利益。赚钱并不是国际贸易的唯一目的,各国更应该通过贸易建立一种人文关系,找到利益的契合点,关注不发达国家的关切,而这也恰恰是当前国际贸易中缺乏的人文价值观。”[3]可见,语言文化服务是打通经贸合作渠道的钥匙,也是中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共同期待。借助语言文化服务,让中国文化走出去,向世界传播中国文化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

一、“一带一路”背景下商务英语语言的地位

语言文化服务是以语言为媒介,为传播文化所提供的一种有偿或无偿的活动。由此可见,语言是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重要助推器。据《2016中国语言服务行业发展报告》显示,“一带一路”沿线的众多国家和地区,涉及语言多达2400余种,除了汉语、英语、俄语以及阿拉伯语之外,还有50余种其他官方语言。[4]要让沿线国家民众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认识和理解中国文化,语言互通就是关键所在。

(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外语状况“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外语状况从整体上呈现出两个重要的特点:一是英语已成为少数国家以法律等形式明确规定的官方语言;东南亚的菲律宾和新加坡,南亚的不丹、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都曾经是英国或美国的殖民地。由于历史原因,英语是这6个国家政治、经济、教育、文化等领域的重要官方语言之一。二是英语是大多数国家社会生活中的重要通用语言;沿线大多数国家如马来西亚、尼泊尔、马尔代夫、也门、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等已经把英语作为第二大语言。由于国际交流的发展,英语在商业领域是应用最广的一门语言。此外,在教育领域,英语教育贯穿了一个公民的早期教育、基础教育、高等教育和继续教育,突破了年龄、职业、行业领域、教育背景的限制。2015年,王辉教授在《“一带一路”国家语言状况与语言政策(第一卷)》一书中指出,英语无疑是目前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语言,也是最重要的语言。[5]

(二)商务英语语言的作用由于英语在“一带一路”各国的交流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作为英语的社会功能变体之一,商务英语是商务和英语的结合,其内容更加丰富。所以,商务英语也顺势成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之间商务交流的通用语。一方面,使用商务英语语言进行沟通,能大大地提高交易双方的语言安全感,避免语言危机的发生。对外贸易的语言问题得以有效解决,社会或国家不稳定事件就会大大降低,有利于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另一方面,商务英语语言的经济地位也是其它语言不能及的。在对外经济贸易往来上,人们借助商务英语语言,更好地去表达己方的意愿,去了解交易对方的想法,然后达成合作,产生经济价值,为国家创造可观的经济效益。中国是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蕴含着深厚而优秀的文化。一个国家的优秀文化是值得传播而被世界所共知的。因为每个国家的文化都是不同的,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从事经济贸易活动,从本质意义上来说也是两种文化的交流过程,通过国际通行的话语体系———商务英语语言将中国文化传递给沿线各国,在一定时期内,能够帮助沿线各国民众更好地理解中国文化,能最大程度地降低“中国文化输出折扣”。此外,人们借助沿线各国普遍熟知的语言———商务英语语言传播中国文化,能让沿线各国产生“共同意识”,从而缩短彼此之间的距离,并且还会留下信赖的感觉。这样,中国要想找寻合作伙伴,也就要容易很多。因此,在“一带一路”背景下,商务英语语言理应承担传播中国优秀文化的责任。商务英语语言不仅仅是商业信息传递、实现经济价值的重要方式,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一个潜在因素,更是文化传播的媒介。

二、商务英语语言文化服务需求

(一)语言文化类人才需求人才作为重要的战略资源,直接影响到“一带一路”建设的实施效果。现今,中国英语教育形势严峻。一方面,几十年来,中国培养了大量单一的英语人才。而这种传统的以语言技能为主的纯语言型人才已不能适应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不能更好地服务于“一带一路”建设。另一方面,随着对外贸易的迅速扩大,为了满足社会经济对不同类型和层次的英语人才的需求,中国也加大了对商务英语人才的培养。这类商务英语人才既熟悉国际商贸规则,又能熟练运用英语进行国际商贸交流和商贸业务,受到了社会的普遍认可。然而,中国在培养商务英语人才的过程中,主要聚焦于欧美文化的熏陶,对“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文化关注甚少。因此,了解西方主要发达国家文化和社会制度的人才较多,而了解“一带一路”各国相关文化情况的人才较少。另外,商务英语人才培养中普遍存在着中国文化缺失的现象。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而大多数商务英语人才对中华民族文化理解不深,也不能很好地用英语来表达中国文化,这就使得“一带一路”建设的商务英语语言文化类人才需求变得更为迫切。商务英语语言文化类人才是指“商务英语+文化素养”的复合型人才。“商务英语”是指这类人才要了解国际商务活动规则,能使用英语从事经贸、管理、金融等领域的商务工作。“文化素养”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应该熟悉“一带一路”各国历史文化、社会制度、宗教信仰和风土人情等,具有国际视野和跨文化商务交际能力;二是具有深厚的中国文化底蕴,能正确地用英语来表达中国文化,这样才能更好地传承弘扬中国优秀文化。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历史传统、风俗习惯、语言文字、宗教信仰等不尽相同,对“商务英语+文化素养”的复合型人才的需求也是多元性的,这就决定了这类人才的培养不能单靠学校或政府,企业也要更新观念、增加投入,着力培养商务英语语言文化类人才。只有源源不断地培养和造就商务英语语言文化类人才,才能支撑“一带一路”建设的持续健康发展。

(二)语言文化产品需求继《愿景与行动》发布以后,中视媒资与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达成战略合作,共同成立“一带一路文化传播与经济发展课题组”,沿线国家间将互办文化年、艺术节、电影节、电视周和图书展等活动,合作开展广播影视剧精品创作及翻译,共同开展世界遗产的联合保护工作等。出口语言文化产品是实现中国文化“走出去”的重要途径之一。语言文化产品是以语言为媒介,以文化创意为核心内容,依托现代科技技术生产并制作出来的任何东西,包括有形的物品、无形的服务等,其具有传播思想文化和价值观念的显著优势。近几十年来,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在全球范围内抢占文化产品市场,强势输出西方社会的体制与价值观,以获得经济收益和文化认同,谋求国际话语权。由于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中国文化主权面临着威胁。在中国,对传统文化重视度不够、未对文化元素进行经济化传播、货物贸易没有承担宣传中国文化的责任以及政府的支持措施不具体[6]等因素阻碍了中国文化的输出。随着中国“一带一路”的不断推进,我国的政治、经济等国际地位也得到一定程度的上升,中国迫切需要语言文化产品“走出去”。只有通过语言文化产品,展示中国的优秀文化,才能让沿线各国更好地认识中国。通过商务英语语言,以中国文化产品为载体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传播中国文化,不仅有利于丰富沿线国家人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更能够使受众潜移默化地认同和理解其中蕴含的中国价值观、意识形态和思维模式等。中国文化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文化一样,既具有特殊的民族性文化,也有着普遍的世界性文化。中国文化产品“走出去”,应坚持国际化和本土化相结合的原则。一方面,传达全人类的共识———和平、发展、合作、友情、亲情、爱情等,使得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们产生共鸣,从而接受中国的文化产品,逐步扩大中国的文化影响。另一方面,中国文化产品最大的优势是具有中国自己的特色,坚持生产和制作反映中国民族性、时代风貌的文化产品,中国文化才能大放异彩。

(三)中国文化学术需求2017年,杨义教授自选集《中国文化的精神》一书出版了。此书汇集了作者不同时期具有代表性的研究成果。杨义教授从人文地理学、先秦诸子发生学、叙事学、诗学等角度阐释了中国文化的精神,引发了学界对中国文化学术的思考。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中国文化学术是让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新路径。作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中国有着上下五千年的悠久历史,积淀了丰厚斑斓的传统文化。中国文化学术就是要通过研究中国各种复杂的文化现象以及丰富多彩的文化样式,从中发掘“一带一路”沿线各国都认同的优秀内容和形式,“步步为营地探寻中国文化的本根和精神”,并“为人类贡献博大精深而又美轮美奂的中国智慧”[7]。中国文化的研究成果,可以从另一个视角帮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自己的文化,树立和增强文化自信。反之亦然,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而言,也帮助他们了解中国,汲取中国文化的精华,得出他们自己的结论。在“一带一路”背景下的今天,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与沿线各国友好交往的重要精神资源,为“一带一路”顺利实施提供信任基础。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商务英语语言在“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重要地位,借助商务英语语言来传播中国文化的研究成果,可以更好地将中国文化传递出去,让沿线各国人民真正了解中国,理解中国。

三、结语

中国文化在“一带一路”上的有效传播离不开商务英语语言文化服务。推动商务英语语言文化服务,需要培养大量的“商务英语+文化素养”的复合型人才,输出以商务英语为载体的中国文化产品,进行中国文化学术研究,这样才能扩大中国文化在“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影响力,并潜移默化、润物无声地使中国文化“走出去”。

参考文献:

[1]赵世举.从服务内容看语言服务的界定和类型[J].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13(3):4-6.

[2]李德鹏,窦建民.当前我国语言服务面临的困境及对策[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对外汉语教学与研究版),2015,13(2):63-68.

[3]赵世举.“一带一路”建设的语言需求及服务对策[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47(4):36-42.

[4]中国翻译协会.2016中国语言服务行业发展报告[DB/OL].(2016-12-23).

[5]王辉.“一带一路”国家语言状况与语言政策(第一卷)[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26-28.

[6]赵有广.文化产品生产方式创新研究———基于中国文化产品对外贸易[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13:30-33.

[7]杨义.中国文化的精神[M].上海:上海三联出版社,2017:16-18.

作者:李婉婉 单位:重庆文理学院

一带一路商务英语语言文化服务需求

2019/12/04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