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饮食文化论文 >> 正文

中医与饮食护理干预癌因性疲乏研究

2019/07/17 阅读:

[摘要目的:观察在常规治疗与护理基础上予中医情志护理和饮食护理干预癌因性疲乏(CRF)患者的临床效果。方法:将130例CRF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各65例。2组均给予贞芪扶正颗粒服用、运动疗法、对症处理等措施治疗,并给予健康教育、心理护理等综合护理措施,观察组加予中医情志护理和饮食护理。治疗前后采用视觉模拟评分法(VAS)和Piper疲乏修订量表(PFS-R)评定疲乏程度,以Karnofsky(KPS)评分评价生活活动能力,统计放射治疗与化学药物治疗的完成情况和患者对护理措施的满意度。结果:治疗后,2组VAS评分、PFS-R评分均较治疗前下降(P<0.01),KPS评分均较治疗前升高(P<0.01),观察组VAS评分、PFS-R评分均低于对照组(P<0.01),KPS评分高于对照组(P<0.01)。观察组疲乏程度轻于对照组(P<0.05),生活活动能力、治疗依从性均优于对照组(P<0.05,P<0.01),护理满意度高于对照组(P<0.05)。结论:在常规治疗与护理基础上加予中医情志护理和饮食护理措施,有助于减轻肿瘤患者的疲乏程度,提高患者的生活活动能力和对治疗的依从性,患者对护理措施认可。

[关键词]癌因性疲乏(CRF);中医护理;情志护理;饮食护理;Piper疲乏修订量表(PFS-R);Karnofsky评分;治疗依从性;护理满意度

癌因性疲乏(Cancer-relatedfatigue,CRF)是一种持续性的主观疲劳感觉,普遍存在于各种肿瘤,与癌症或癌症治疗相关,贯穿于肿瘤的发生、发展、治疗过程及预后,严重影响了癌症治疗效果和患者的生活质量[1]。CRF的影响因素较多,包括了不可控性和可控性影响因素,如肿瘤疼痛、睡眠障碍、营养不良、焦虑、抑郁、放射治疗、化学药物治疗、手术创伤及社会心理影响因素等,临床采用红细胞生成素、教育与咨询、运动疗法等进行干预,但目前尚缺乏有效的治疗手段[2]。从中医学角度分析,对CRF可以“虚劳”论治,该症乃因气血阴阳失调,脏腑元气亏虚而成,采用中医药、针刺、艾灸、耳穴贴压、推拿等方法进行干预,能显著改善症状,且具有个体化治疗、简便易行的优势[2]。现代医学强调饮食调整和心理行为干预对治疗CRF的重要性,而中医学理论认为,膳食具有药食两用的特点,中医情志护理具有自身的特点与优势,均是干预CRF的重要措施[3~4]。本研究观察了中医情志护理和饮食护理干预CRF的效果。现将研究过程与结果报道如下。

1临床资料

1.1一般资料

共纳入130例患者,均来源于2017年2月—2018年4月南阳市中心医院肿瘤内科住院部,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和观察组各65例。对照组男39例,女26例;年龄47~73岁,平均(64.72±8.48)岁;肿瘤类型:结直肠癌15例,肺癌14例,胃癌12例,肝癌15例,其他肿瘤9例;Karnofsky(KPS)评分平均(58.26±11.72)分;疲乏程度:中度41例,重度24例。观察组男35例,女30例;年龄51~75岁,平均(65.18±9.65)岁;肿瘤类型:结直肠癌12例,肺癌19例,胃癌15例,肝癌11例,其他肿瘤8例;KPS评分平均(56.84±10.39)分;疲乏程度:中度37例,重度28例。2组性别、年龄、肿瘤类型、KPS评分和疲乏程度等基线资料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诊断标准

CRF诊断标准[5]:疲乏症状反复出现并持续2周以上,同时伴有以下5个或5个以上的症状:①虚弱感或肢体沉重;②注意力不集中;③缺乏激情、情绪低落、精力不足;④失眠或嗜睡;⑤睡眠好,休息好,但感觉精力不能恢复;⑥活动困难;⑦出现悲伤、易激惹、受挫感等情绪反应;⑧不能胜任日常活动;⑨短期记忆减退;⑩经过休息,疲乏症状持续几个小时不能缓解。

1.3纳入标准

经病理检查或MRI、CT等确诊;符合CRF诊断标准;患者正在接受放射治疗、化学药物治疗措施,或处在放射治疗、化学药物治疗结束4周内的患者,病情基本稳定;KPS评分≥40分,预计生存时间超过3个月者;年龄45~75岁,男女不限;住院患者,配合度好,并取得患者知情同意。

1.4排除标准

其他原因导致的疲乏;合并进食障碍,肠道梗阻者;意识不清,言语表达缺陷,认知障碍者;合并严重精神疾病、心理疾病者;伴有严重心、脑、肝、肾或造血系统等原发性疾病,需要紧急治疗者。

2治疗方法

2组患者均采用:①贞芪扶正颗粒(通化金马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治疗,每次10g,每天3次,温水冲服,连续服用4周。②运动疗法:鼓励患者视身体情况选择适合的有氧运动,如散步、医疗体操、太极拳等,每周4~6次,每次20~30min。③对症支持处理:红细胞、白细胞降低者可采用红细胞生成素和升白细胞药物;及时对症处理严重的恶心呕吐,水、电解质(钠、钾、镁、钙等)紊乱;对症处理因癌症本身或癌症治疗导致的疼痛、并发症;对伴有抑郁者,及时进行抗抑郁治疗;对伴有睡眠障碍者采用行为认知疗法,必要时遵医嘱结合安眠药物进行干预;筛查患者的营养风险,并针对造成营养不良的原因采取相应的措施。

3护理措施

3.1对照组

①评估与管理:加强专科护理人员CRF相关知识的培训,掌握CRF相关量表的使用,熟练掌握常见的疲乏评估工具,对患者进行CRF的筛查、评估。②健康教育:向患者提供CRF相关知识的健康教育和咨询,如疲乏的自评方法、影响因素、防治措施等,并针对患者CRF的个性化问题进行处理。③心理护理:患者往往伴有抑郁、沮丧、害怕、悲伤等负面心理反应。护理人员通过与患者沟通谈话,提高患者表达的欲望,提供成功的案例,增加患者战胜疾病的信心;与患者家属沟通,使患者能寻求到家人、朋友、社会的支持。

3.2观察组

在对照组护理措施基础上给予中医情志护理和饮食护理。①中医情志护理:惊恐多源于患者对肿瘤和治疗的一知半解,恐伤肾气,可采用释疑解惑法向患者讲解疾病的相关知识、治疗的不良反应及防治方法等,以解除患者的疑虑、对疾病与治疗的误解和惊恐的情绪。思则气结、过思伤脾,脾胃损伤,中气不足,食欲下降,更容易发生疲乏,可采用移情易性法,护理人员和家属以患者感兴趣的事物与其交谈,可以通过听音乐、散步、书法绘画等方式转移患者注意力,改善其消极情绪。悲则气消,忧则气闭塞而不行,气机不畅,胃纳不下,可采用以情胜情法,以喜胜悲、以喜胜忧。医护人员营造轻松愉快的医护环境,通过幽默、诙谐的语言与患者交流,鼓励患者看喜剧、相声、小品等幽默、有趣的节目,以缓解患者的悲忧情绪。抑郁、焦虑、烦躁多因肝郁气机不畅,可以采用宣泄解郁、说理开导、顺情从愿等法,引导患者宣泄情绪,缓解心理压力,可采用音乐疗法舒缓患者的抑郁情绪。②饮食护理指导:CRF患者多表现为神疲乏力,少气懒言,头晕目眩,面白无华或萎黄,五心烦热、心悸健忘等气虚、阴虚、血虚的表现,饮食宜注意健脾益气,滋补阴血。可用甲鱼、羊脊骨等与山药、红枣、人参、冬虫夏草、西洋参、枸杞子、核桃仁、当归、黄芪等中药炖汤饮用;可以糯米、黑大豆、藕粉、芝麻、银耳等煮粥食用,也可加入药物一起煮粥,如枸杞山药粥、西洋参燕窝粥、西洋参银耳粥、参脊补虚粥、参苓(茯苓)粥等。2组患者均连续观察4周。

4观察指标与统计学方法

4.1观察指标

①疲乏程度:采用视觉模拟评分法(VAS),分值0~10分,0分为无疲乏,10分表示极度疲乏。Piper疲乏修订量表(PFS-R)[6]包括行为、情感、感觉、认知4个维度共22个条目,每个条目0~10分,计算总分除以22所得的数值,分值越高表明疲乏程度越严重,0~3分即为无疲乏或轻度疲乏,4~6分为中度疲乏,≥7分则为重度疲乏。治疗前后各评价1次。②生活活动能力:通过KPS评分[7]来评定,治疗前后各评价1次。根据患者能否正常活动、生活是否能自理及病情程度分为10个等级,每级10分,得分越高,表示健康状况越良好。提高:KPS评分较治疗前提高≥10分;稳定:KPS评分与治疗前比较,变化未达10分;降低:KPS评分较治疗前降低≥10分。③放射治疗、化学药物治疗完成情况:能配合放射治疗、化学药物治疗方案,完成放射治疗、化学药物治疗率≥90%,视为治疗依从性好,否则为不好。④护理满意度评定:包括服务态度、基础护理的执行、健康教育、解决问题等20个问题,共100分,由患者于出院时评价。不满意:0~59分;满意:60~89分;非常满意:90~100分。

4.2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0.0统计学软件包处理研究所得数据。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等级资料采用秩和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均以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5研究结果

5.12组治疗前后VAS评分、PFS-R评分和KPS评分比较见表1。治疗后,2组VAS评分、PFS-R评分均较治疗前下降(P<0.01),KPS评分均较治疗前升高(P<0.01);观察组VAS评分、PFS-R评分均低于对照组(P<0.01),KPS评分高于对照组(P<0.01)。

5.22组治疗后疲乏程度比较见表2。经秩和检验,观察组疲乏程度轻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Z=2.276,P<0.05)。

5.32组治疗后生活活动能力比较见表3。经秩和检验,观察组生活活动能力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Z=2.053,P<0.05)。

5.42组治疗依从性比较见表4。观察组的治疗依从性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

5.52组护理满意度比较见表5。经秩和检验,观察组的护理满意度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Z=2.065,P<0.05)。

6讨论

CRF发生率为60%~100%,而在接受化学药物治疗或放射治疗的患者疲乏发生率为100%。因该病严重影响了患者的生理、心理和社会功能,降低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和治疗依从性,引起临床医护人员的重视,成为肿瘤治疗领域研究的热点之一[8]。CRF表现出的疲乏、身体虚弱、记忆力减退、情志抑郁以及嗜睡等均可归属于中医学虚劳范畴,病因复杂,可因手术、放射治疗、化学药物治疗等现代医学治疗手段损伤脾胃,气血生化乏源,脏腑气血阴阳虚衰,日久不复,出现气虚、阴虚、血虚之症;久病及肾,肾气不足,也可出现疲乏之症;肝主疏泄,肝喜条达而恶抑郁,久病情志不畅,导致肝气郁结,出现悲伤、易激惹、受挫感等表现。本病以虚为主,虚多实少,以阴虚、阳虚为本,以脾、肝、肾为要[4]。疼痛和睡眠障碍是肿瘤患者普遍存在的问题,均可使患者的活动量减少、食欲缺乏,出现焦虑、抑郁情绪,诱发或加剧疲乏程度,可见心理因素是导致CRF的重要原因。同时,多个研究得出,抑郁症与CRF的关系密切,可互为因果[8]。许虹波等[9]研究得出,存在抑郁情绪的肿瘤患者往往出现感觉疲乏和情感认知疲乏,抑郁这一不良心理反应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CRF。多个研究结果显示,针对性地对CRF患者进行讲解、开导,可使患者的情绪稳定和得到心理安慰,使疲乏和疼痛的程度减轻,躯体、社会功能增加,心理咨询与情感支持是CRF的有效防护措施,但需要长期性、动态性、连续性地干预[3]。中医情志疗法具有丰富的、极具特色的手段,如言语开导法、移情易性法、情志相胜法、情志制约法、顺情解郁法、释疑解惑等,有较强的临床实践性,如王绍彬[10]采用雅乐应脏、交心按摩、药疗冥想和自我表达的情志护理措施,能有效缓解乳腺癌患者的CRF,促进患者身心健康的恢复。在本研究中,笔者针对CRF患者常出现的惊恐、思虑、悲忧、抑郁等负性情绪,给予不同的情志护理措施,如释疑解惑、移情易性、以情胜情、宣泄解郁等方法,大大减轻或消除了这些负性情绪造成的疲乏。中医学理论认为,药食同源,食物和药物同样能够防治疾病。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药膳开胃疗法能起到健脾开胃的作用,适宜的饮食可最大限度地避免治疗所产生的不良反应,补充营养,增强免疫力[11]。因此,笔者针对CRF的病机特点,施以健脾益气、补血养阴的药膳,补脾胃、气血,以改善CRF诸症。如甲鱼滋阴养血,羊脊骨益气养血、益肾,配以黄芪、人参补中益气,红枣、当归养血,山药补肾健脾,枸杞子、西洋参滋阴,冬虫夏草补肾益肺,核桃仁补肾助阳,均药食二用,一可调味,二则进补。本研究结果显示,治疗后,观察组VAS评分、PFS-R评分均低于对照组,KPS评分高于对照组,疲乏程度轻于对照组,生活活动能力与治疗依从性均优于对照组,护理满意度高于对照组。提示在常规治疗与护理基础上加予中医情志护理和饮食护理措施,有助于减轻肿瘤患者的疲乏程度,提高患者的生活活动能力、对治疗的依从性,和患者对护理措施的认可度,值得在临床中使用。

[参考文献]

[1]张建军,张永强,周芳,等.八珍汤加味调节大肠癌术后癌因性疲乏免疫功能[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7,23(11):196-201.

[2]李琛,王笑民.癌因性疲乏治疗研究进展[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5,30(4):1177-1180.

[3]王婷,赵江,张淼,等.癌症患者癌因性疲乏干预策略的研究现状与展望[J].护理学报,2011,18(7):20-23.

[4]林学英,王云启.中医药治疗癌因性疲乏的研究进展[J].中医药导报,2016,22(24):37-40.

[5]卫生部卫生统计信息中心、北京协和医院世界卫生组织疾病分类合作中心.国际疾病分类(ICD-10)应用指导手册[M].北京: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2001:32-38.

[7]樊晓静,史志涛,孙昕.活血健脾中药联合顺铂化疗对直肠癌患者肿瘤相关指标、Karnofsky评分及ECOG评分的影响分析[J].中华中医药学刊,2017,35(11):2969-2972.

[8]张营,张静.癌因性疲乏相关因素与干预措施研究进展[J].护理研究,2014,28(4):392-395.

[9]许虹波,符丽燕,朱聪,等.肺癌化疗患者癌因性疲乏及其与抑郁的相关性[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0,27(16):1226-1228.

[10]王绍彬.中医情志护理对乳腺癌患者癌因性疲乏的干预效果[J].中西医结合护理(中英文),2017,3(9):96-98.

[11]蒋璇.中医饮食调护对胃癌术后化疗患者营养状况的影响[J].安徽医药,2014,18(1):157-159.

作者:张辉 李果 姚金晓 刘扬帆 宋菲 张祎 单位:南阳市中心医院

中医与饮食护理干预癌因性疲乏研究

2019/07/17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