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艺术语言论文 >> 正文

浅谈版画创作艺术语言延展

2019/08/09 阅读:

摘要:一直以来,有着优良版画艺术传统的安徽版画曾经享誉国内外,版画与安徽有着深厚的文化渊源和千丝万缕的文脉关联,从古代徽州版画到当代版画,安徽版画经历了由复制版画向创作版画的时代转换,数代版画人薪火相传,创作不断,持续生成新的艺术作品。在全国版画作品展览中安徽版画创作在其艺术水平与版画作品入选数量上均创历史新高。从展览作品的整体情况来考察,安徽版画以其新颖和开放的艺术理念和具有时代性的创作手法吸引打动着观者,以其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的艺术视角和质朴的艺术语言来博取观者的关注。延续着安徽版画的优良艺术精髓,对照全国其他地区的版画创作样式,来分析和研究当代安徽版画创作的现状,寻找与发掘新的艺术生命力,继续探索新的具有时代性的艺术创作。

关键词:全国版画展览;版画创作;艺术观念;艺术语言;延展

一当今地域视角与时代观念

安徽版画因为其地域特点而有着与其他地区版画不同的创作体系,也因为古代徽派文化体系的优良传统与艺术精神,产生了有别于其他版画创作的风格面貌。沃尔夫林认为,“每一件艺术品都有形式,都是一个有机体”[1]。版画艺术创作历来强调和重视艺术观念,重视画面视觉形式,讲求画面艺术语言,因此,艺术观念与艺术语言之于版画创作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从版画创作的艺术语言研究入手,从而切近艺术观念使观念物化为艺术作品,进而切入中国当代版画创作的殿堂,由此研究当代安徽版画语言在创作中的视觉呈现与文化意义。这是不可逾越的创作研究方法。近年来,安徽版画界在繁荣社会主义文化的背景下,不断转变艺术观念,积极探索新的创作语言,收获颇丰。如在2013年举办的第二十届全国版画作品展览中,安徽版画仅入选两张,一张是白启忠创作的水印木刻版画《水墨家园之徽州印象》,另一张是李培华创作的黑白木刻版画《新春的里程》。到2015年,第二十一届全国版画作品展览中,安徽版画入选作品骤然上升到了八张,涌现了不少新人新作,进步明显。这说明,安徽版画的创作较快地适应了整个文化环境,艺术家们发挥了各自的主观能动性,为版画创作的进一步发展进行了新的思考与艺术实践,并寻求艺术观念新的突破,探索和创新了版画创作的艺术语言,不断拓宽版画创作的领域。就全国版画作品展览的整体情况来分析,版画创作的艺术观念、创作手法以及艺术语言呈现都蕴含着艺术的时代性、丰富性和独特性。除了具备这些特点外,安徽版画创作则凸显了其独特的地域文化风貌,传统渊源,展现出了安徽的地域文化特点,既有古代徽州文化遗韵,也饱含着对时代精神的追求。其艺术语言明朗而新颖,创作的手法运用传统的阴阳线刻与当代的黑白对比,交错融通,既表达出安徽版画的传统精神品质,也表现了当代安徽版画雅逸质朴的文化诉求和艺术价值取向。“一件艺术品既是物质,又是精神,既是形式,又是内容。”[2]如白启忠的《水墨家园系列》作品中,把传统中国画的水墨语言与黑白木刻版画的形式相结合,把传统的线语言与现代的块面语言相结合,充分表现了安徽南部山水的富丽景象,创造了既有淋漓的水墨意味,又有明快清新的形式美感的画面,探索了新的版画视觉形式,并拓宽了水印木刻版画的表现领域。安徽版画在创作的整体样式上具有地域可识别性,艺术语言的变化具有稳定性、多样性、传统性与时代性,同时具有地域文化的统一整体性特征;艺术观念的表达含有文化思想的深度与艺术思维的宽度;表现题材也呈现出当代生活感受的厚重和艺术想象的广袤,无论是在艺术体验的境界上还是在艺术发掘的深度上,都能够体现出安徽版画创作的传统样式与时代风格相结合的当代艺术发展趋势。

二安徽版画的历史价值与文化向度

安徽版画是作为可视存在的中国艺术样式,其艺术价值具有明显的文化可识别性。安徽版画创作兴盛于明朝中后期的徽州,后逐渐发展为古代版画领域中的一支重要艺术流派,形成了名噪一时的徽派版画体系。古代徽派版画曾以线描的艺术语言为主要视觉样式,用精练柔丽与方折骨力的创作语言,建构起线刻的语言形式画面,风格细密纤巧且概括精简,呈现静穆幽微的精神气息和艺术风格,形成了具有传统的视觉审美效果,并积淀形成完整的徽派版画观念体系与语言程式,确立了独具风格特色的艺术思想与美学风格,成为今天安徽版画创作不断推陈出新的基石。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期兴起的新徽派版画创作,是安徽版画的主要艺术形态,是安徽版画现代观念下的艺术转型与语言嬗变的时代载体。安徽版画创作在传统精神传承的基础上继续拓新变革,持续发展。新徽派版画人在接受与承传上代版画家艺术精髓的同时,开创新的观念并实现了创作手法与语言体系的时代变革。如从老一辈安徽版画艺术家赖少其等人的注重画面内容,到今天的版画家班苓等人在内容与形式兼顾的基础上更注重艺术语言。于是,安徽版画在内在格调和外在格局上都实现了自身的超越和突破,实现了既相对统一又富于个性变化的创作艺术语言,逐步奠定了当代安徽版画的艺术语言风格与文化样式,形成了安徽版画的当代文化效应与艺术框架,即以新的视觉面貌在当代文化境遇中产生独特的地域文化价值与艺术影响,树立作为独立艺术姿态的安徽版画在我国现当代版画史和视觉文化领域中的特殊文化地位与当代艺术风格。

三现当代安徽版画的艺术语言与时代特色

新时代的艺术创作,总是起于艺术观念的不断更新,最终在创作本体语言上得以实现。版画创作的艺术语言是传达艺术作品精神,实现文化视觉价值的基本媒介,并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艺术创作的大众认同度与时代的思想高度。曾经的古代徽派版画是以插图形式展现的,这就决定了其一般只是致力于对文本的视觉再现,版画创作的思维停留在文本上,创作视野局限于文本与客观载体的对应呈现关系上,对版画创作本身的关注是不足的或者是不明显的,或者确切地说,其创作者在主观上无意于对艺术观念和艺术语言等主动地进行开拓。当代安徽版画创作则是从对时代精神的诉求与历史的文化情景再读入手,积淀并形成了当代艺术思想,通过对艺术观念、人文精神、文化元素、地域识别及传统文化基因进行融汇与嬗变,以全新的文化品性,揭示现实语境下版画创作的时代性思考和艺术求索,实现对观念化、人文化、视觉化的多重融合与价值重构,由此产生具有当代精神和文化品格的艺术语言,进而形成当代文化格局和版画创作新气象。于是,安徽版画形成了多样的创作风格,涌现出众多的代表性作品,如《黄山晨曦》(郑震)、《黄山松》(师松龄)、《十二生肖》(班苓)、《残雪》(曹尚松)、《梨园追梦》(郭宗保)、《盼盼》(周路)、《新•自然》(凌云飞程新德)、《出水蛟龙》(程新德)、《水墨家园之故园往事》(白启忠)等。这些作品皆是以安徽的山川景物、神话传说以及风俗民情等喻人示人,体现出安徽版画创作者坚韧向上的内在精神气质与探索品质,以承载安徽传统文化蕴藉与当代人文情怀。“适应、多样、统一、单纯、复杂和尺寸,所有这一切都参加美的创造,互相补充,有时互相制约”[3]。安徽版画善于在创作中植入艺术家的主观探索与时代追求。阐述新的文化思维,把情感昭示和艺术表现紧密连接,从艺术观念形成到艺术语言实现的判断和选择,再到语言与观念的视觉转换,都体现了安徽版画创作对时代文化的现实思索以及对本体语言的真切探究,也体现了创作者力求在艺术观念及精神架构诸方面的文化超越与视觉突破。安徽的版画创作时刻关切文化语境的变迁与个体艺术经验的积累,使安徽版画创作在讲求整体风格的同时让版画创作的地域特点得到释放和显现。正是这样,在安徽版画创作的当代视野中,新的艺术语言不断产生。如白启忠的作品《故园深秋》是以灰色调为主导的语言样式,鲍涛的《梦之果》则是在艺术观念方面推陈出新等,可以说,今天的安徽版画创作既体现着对现当代文化艺术的实际观照,也明示了其在艺术语言上的个性精神内涵。

四安徽版画创作的艺术语言挖掘

对艺术语言进行深入挖掘进而生成新的艺术创作样式,是使版画创作不断创新的内在规律,这也是今天安徽版画创作得以再发展的关键所在。“线在这里被看作一种版画的元素。”[4]77传统安徽版画的艺术语言是以阳刻线条为主导的,艺术语言和整体画面形式较少变化。而当代版画创作在本体语言上的探索则是从对线的重新审视与再建构开始的,这种创作方式既规避传统版画表现手法的单一与不足,又传承和借鉴其精髓。如王伟、童兆源的作品《岗位》、师晶的《天柱神韵》、薛寅、董君的《徽梦》、张国琳的《庐州遗韵》、张光辉的《皖风醉秋》、程新德的《出水蛟龙》,以及秦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等,都呈现出了方圆顿挫,宽窄变化灵活的线的艺术语言,呈现出了安徽版画创作的新时代特征。同时这些作品又因融合外来艺术观念与表现技法,承载新时代的艺术思考,显示出厚重和具有视觉张力的作品,使纯粹的线条语言形成别具一格的当代艺术气象。这种艺术语言的探索已超出传统安徽版画创作的艺术语言范畴,画面视觉风格显现了时代变迁与情境更迭,创造了一种具有当代性审美语言的视觉样式,因此形成明显区别于其他区域的版画创作的面貌,实现了艺术语言的时代转换。安徽版画创作所面临的问题,是关注本土艺术题材的挖掘和艺术语言延展的问题,即如何探索与选择能够表现时代精神与区域文化特色的艺术语言,并灵活运用当代的艺术观念与艺术手法,形成艺术创作的新技法和新风格,传递安徽地域新的精神特质与文化气息,以此重构和弘扬区域文化,进而彰显安徽版画创作的文脉与艺术语言特质,从而实现安徽版画人的当代艺术追求与理想。《西递宏村系列》、《徽州之梦》等是当代著名版画艺术家应天齐创作的水印木刻版画作品,这些都是在这种新的文化艺术背景下产生的典型作品。安徽版画从艺术观念到创作技法的多样化,从时代思考到观念探索的多元化,从思想内涵到艺术语言的转变等方面展示出安徽版画创作的新的时代语言和多元发展趋势。“训练有素的眼睛必然能欣赏定能成为艺术作品的平面的能力,”[4]102康定斯基在谈到艺术创作时这样界定创作。在新时代,安徽版画在创作题材上注重发现区域视觉信息资源,以地域景物、传统风俗、神话传说等为意象载体,关切艺术与个体价值的彰显,关注时代精神与艺术语言的融合,展示了其创作中所独有的艺术气质。

五结语

总的来说,以当代文化生活为基点,从生活转向艺术,由艺术回归生活,在生活中发现艺术,于艺术中体悟生活;从艺术观念到艺术语言,再由艺术语言产生、开创和形成新的艺术创作模式,这是安徽版画的基本创作思路和创作方向。在视觉文化化与文化视觉化的新时代背景下,吸收借鉴传统艺术精髓与发挥时代文化智慧,研究和理清当代安徽版画创作的实际状况,拓宽版画的创作视野与思维边界,融会贯通,创造新的版画创作观念与创作方式,生成新的文化视觉样式,对于发展安徽版画文化和提升艺术创作水平,从而增加民族的文化自信,有着现实而深远的意义。

参考文献

[1]沃尔夫林.美术史的基本概念[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165.

[2]福西永.形式的生命[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37.

[3]荷加斯.美的分析[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44.

[4]康定斯基.论点线面[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作者:孙荣生 单位:淮北师范大学

浅谈版画创作艺术语言延展

2019/08/09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