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西方文化论文 >> 正文

西方文学与文化传承

2012/08/07 阅读:

传统观点认为现代西方文明是古典文明和基督教文明的传承。古典文明是由古希腊文明以及其延续的古罗马文明组成。罗马人在取其精华吸收古希腊文化的同时,传承并发扬其核心文明。故而西方古典文化由希腊人开创却由罗马人实现了其辉煌的成就和深远的影响,整个文化体系最终成为了西方文化、社会发展动力和源泉。基督教文明则包括了基督教教义、历史、书籍、建筑以及基督徒的行为。古典文明张扬个性,重视人的本能欲望,放纵原欲。基督教文化倡导用爱的感召来消除人性罪恶,在“原罪”与“救赎”中寻求生命的终极意义。在西方世界的历史长河中,无论是现实生活还是文学作品都流露出西方人对精神家园的重视以及对于精神的终极追求。意识流小说创作大师詹姆斯.乔伊斯吸取传统精华,在他的作品《尤利西斯》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西方文化传统的足迹,并深刻表达出现代人在物欲横流的社会现实中不断挣扎,努力寻找失落的自我的成长经历。《尤利西斯》在浩瀚的文学史上正如一颗璀璨的明珠,它闪烁着经久不衰的光芒。小说自发表以来,赞美声和抨击声此起彼伏。反对的声音认为小说“粗俗、不堪入目”,而溢美之词则把它当成是“20世纪最伟大的英语文学著作”[1]。在20世纪初,《尤利西斯》不仅将意识流文学推向现代文学的巅峰,而且在今天看来,它在西方古典文学与文化的传承上也有着重要的作用。

1《尤利西斯》篇章语言中的西方古典文学的印记

《尤利西斯》对西方经典文学的继承主要反映在对古典著作的模仿和大量引用了《圣经》中的典故及与基督教有关的隐喻、双关。小说善用“反讽”等手法,委婉的将现代主题与古典文化联系起来。首先是对古典著作的模仿。小说在结构和人物角色上模仿了荷马史诗《奥德赛》。这种模仿看似简单、单调,却意味深长。现代人平凡而琐碎的生活如何能与气势磅礴的史诗巨著产生呼应?而正是这种不经意的呼应成就了《尤利西斯》平凡中的不平凡。《奥德赛》行文主要采用了平行几何结构,即分别叙述几个人的事,这些故事之间的关系,再用环形几何结构关联起来。同样,《尤利西斯》叙述方式也采用了上述的小说结构:第一部分共3章,主要写斯蒂芬的活动经历;第二部分共分12章,主要写布鲁姆的活动经历,并将斯蒂芬的活动穿插其中;第三部分共3章,写布鲁姆、斯蒂芬、莫莉的活动经历。如此平凡陈腐的小人物生活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前卫、超然的透视观点,让读者重新认真审视现实、了解社会。在人物上也和《奥德赛》有对应关系。《尤利西斯》一书的书名“尤利西斯”(Ulysses)恰恰是荷马史诗《奥德赛》中的主人公尤利西斯的名字。“Ulysses”是拉丁文,即希腊神话中的英雄俄底修斯(Odysses)。“Odysses”被译作《奥德修记》,亦译作《奥德赛》。小说的主角利奥波德•布卢姆、他的妻子摩莉和文艺青年斯蒂芬•迪达勒斯,他们分别与《奥德赛》里的俄底修斯、帕涅罗佩、忒勒马科斯形成巧妙的对应关系。其次小说大量引用了《圣经》中的典故及与基督教有关的隐喻、双关。《圣经》不仅是宗教经典,而且它本身也是一部不朽的文学杰作,在世界文学史上有重要的地位。许多文学作品直接取材于圣经故事,如拜伦的长诗《该隐》,弥尔顿的长诗《失乐园》、《复乐园》和《力士参孙》。还有一些作品则体现了基督教的精神,如班扬的《天路历程》、但丁的《神曲》、托尔斯泰的《复活》和艾略特的《荒原》等。《尤利西斯》仅在第一章中就至少出现了32处涉及《圣经》、教会或基督教神学家的地方。例如在小说开头的描写:“气派十足、体态丰满的勃克.穆利根从楼梯口出现。他手里托着一钵肥皂沫,上面交叉放了一面镜子和一把剃胡刀。他没系腰带,淡黄色浴衣被习习晨风吹得稍微向后蓬着。他把那只钵高高举起,吟诵道:我要走上主的祭台[2]”。这里,穆利根将自己臆想为正在举行弥撒是的天主教神父。他手里托着的“圣餐杯”,交叉放着的镜子和剃胡刀呈十字架形,穿着淡黄色浴衣就像是神父做弥撒时罩在外面的金色祭披。又如:“是我从老妈子屋里抄来的,”勃克.穆利根说,“对她就该如此。姑妈总是派没啥紫色的仆人去伺候马拉基。不叫他受到诱惑。而她的名字叫乌尔苏拉。”[2]此处套用《天主经》中“不叫我们受到诱惑”一语,但将“我们”改成了“他”。再如:“讲出来吧,果敢地,要有生命[2]”。此处,斯蒂芬模仿《创世记》第一章第3节中的语调,而原句则为:“天主命令:要有光,就有了光。”《尤利西斯》中“God”一词出现频率颇高,虽然有时指爱尔兰天主教的天主,有时指英国国教的上帝,体现出了《圣经》背后赋予“God”所具有的神学乃至哲学层次的意义。

2《尤利西斯》“性”的隐喻化中西方古典文学的印记

美国文学评论家吉尔伯特•希格特曾说:“在心灵和精神活动的绝大部分领域,我们是罗马人的孙子和希腊人的曾孙。[3]”希腊罗马在西方世界的各方面的影响可谓巨大的,尤其是在文学发面,西方文学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对希腊罗马文化的继承和发展。谈到西方文化在西方文学中的影响,“性”是一个不容回避的话题。有人曾评论希腊神话是一部惊人的乱伦史。姑且不说这种评论是否得当,但读了希腊罗马的神话史诗,我们的确可以发现古人对于性的态度与追求。古希腊罗马文明是充满着理想和热情的文明。古希腊人对于生活有着积极向上的希冀和执着的追求。青春是他们的宝贵财富,他们渴望美好和爱情,认为那是人类生生不息的源泉,是自然赋予人类最朴实、单纯的思想情感。纵使金苹果之争,带了战乱,但是人们仍然觉得值得。他们崇尚美、崇尚自然、崇尚裸体,追求两性间的自然释放和快乐。古希腊人的这种生活观念、态度很自然的流露在他们的日常做派中,同时也在文学作品、雕刻绘画中一一展现。古罗马人受到希腊文明的影响,在兼容并蓄的基础上继续发扬,汲取希腊文明的精髓并展示出自己的特点而成就了一片新的文明天空。乔伊斯对古典文明的传承,使他将创作落实在生命的根本之源“脐眼”上。在他看来,文化创造的最原始动力,应该是在人类作为原罪的欲望中,文化同样孕育和生长在“罪孽的子宫”里,原罪就是原动力。《尤利西斯》中有大量的性意识的描绘,有的优雅,有的粗俗,有的着实大胆,惊世骇俗。

弗洛伊德认为人类的本能生活是进攻与利己主义的自我满足。那么无论是莫莉、博伊兰,还是布卢姆他们都是由于自身的本能在追寻自我满足,就像回到人类原初阶段的希腊,把性当作人类最基本的要求。在小说中,布卢姆的性本能压抑得像埋在地底的泉水,因为妻子的背叛,他只能在能盲目地暗潮涌动中追寻人类本能的需求。他以“花”作为自己的化名,与女打字员通信,进行一场柏拉图式的恋爱。他被格蒂的美貌深深吸引、无法自拔,即使在格蒂是一个瘸子的事实面前,依然对她产生了性的幻想,他的意识里开始充斥着对于异性的强烈渴望。他幻想着在一家妓院里寻欢作乐,又臆想荣升为市长,甚至还当上了爱尔兰国王,却最终被群众驱逐出境,灰溜溜的退场,在带有性的梦幻中沉醉却又不得不被现实打回原形。“我们的身体就是社会的肉身”,一些研究者认为的“身体叙事,日常生活,自为存在”[4]的观点正好可以运用到对莫莉的分析当中,与她结交的三个具有高度概括性的男人则恰好象征了继承和发展了初期的人类欲望。博伊兰是花花公子、强健有力、肉体发达,是欲的符号,性本能的象征。布鲁姆现实、理智、宽容大度、体贴入微,但却是象征着被文明阉割的人性。斯蒂芬精通哲学、历史、神学、科学、艺术,知识广博、智力超群,是理性的化身,精神的象征,是人类的最高层面,也是爱情的最高需求。莫莉漂亮、性感、年轻,而丈夫却因为儿子夭折无法履行丈夫的义务。莫莉纵然是为了满足自我的需求,也是在11年后才红心出墙。莫莉对博伊兰大胆的追求,仿佛回到了人类的原始阶段。她喜欢诗歌,热爱自然,对斯蒂芬的追求则是希望精神的超越与升华。而她后来在回忆中重温了与布鲁姆的相爱的美好时光,那鲜艳茂盛的花海、甜甜的香籽糕和长长的吻……“YES”意味着甜蜜的回忆。在她的潜意识深处,依然怀有对丈夫的浓郁情意,回忆向她求婚的情景,想起丈夫对她的感情以及种种优点,表现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向往[5]。对于莫莉的人物性格描写实现了对人性的超越。成为人类社会的隐喻化描写。西方现代派文学认为:唯一的真实是主观的真实,是内在精神本质的真实。作家的目的,不是像历史的书记官那样去反映社会现实外在的真实,而应揭示生命内在的本能的真实[6]。《尤利西斯》通过对莫莉、布鲁姆性欲的描写,揭示了他们的本能真实,也传承了希腊罗马文化中对原欲的追求。

西方文学与文化传承

2012/08/07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