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西方文化论文 >> 正文

西方文化对古代女装的影响

2012/07/13 阅读:

随着中西文化交流的日益增多,西方文化进一步融入到中国民众的社会生活中,使中国社会生活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变迁也反映在服饰上。而上海作为开放较早的五口通商之一,受外来文化的影响很深,女子服饰西化现象比较典型和普遍。上海的城市特点和独特的人文环境为女装西化现象的产生提供了殷实的土壤。

一、清末民初服饰变迁的社会背景

(一)上海经济的发展为服饰的变革提供物质基础

1842年《南京条约》签订后,上海作为中国首批开放的商埠,因其交通便利等诸多因素成为受欧美生活方式影响最快最深的地方。特殊的地理位置、商业功能和社会环境,吸引了大量的四方移民和频繁的中外交流。经济的不断发展使上海由一个江边海隅的小城镇迅速发展成为繁荣开放的大都市,这就造就了上海兼容并蓄的所谓“海派”文化。上海作为中国最大的商埠、中外贸易的中心城市,各种新奇服装、时髦衣饰由此发起,使其在中西交融过程中开始拥有了自己的风格。洋布、洋伞、洋鞋、呢帽之类的洋货,在上层人物的身上一天天增多了。在这种背景下上海在中国的时尚中心地位逐渐形成。

(二)近代的都市女性最早在上海形成

上海开埠较早,较先承受欧风美雨的洗礼,仅就女子而言,上海的摩登女子对西方服饰也是情有独钟。近代上海的都市女性中,既有名门闺秀、电影明星,也有时髦舞女,她们的社会地位、社会角色虽各不相同,但却都是服饰西化的传播者。她们思想新、观念新,不仅在价值取向上认同西方文化,而且在生活习俗上亦效仿洋人,这都对西方服饰的导入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上海女子服饰的变化体现了取西之长、洋为中用的趋向。从晚清到民国,上海女界一直引领服饰变革的潮流,成为近代女子服饰变革舞台上的主角。民国以后,受西方风气熏染的都市女子日益增多,“摩登小姐”、“新妇女”成为时代美丽女性的代名词。新妇女不但形象新,更重要的是思想新颖,观念更新,都市女性审美紧跟时代潮流,并以开放的心态接纳西方文化,近代都市女性最早在上海形成。

(三)民众求新求变心理的驱使

在西方思想的指引下,人们对服饰抱着开放的态度。虽然中国经历了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传统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但自鸦片战争以来,西方的炮火以及西方文明一并涌入中国,中国人耳濡目染了半个世纪,旧有的思维方式受到了西方文明的冲击。政治统治的松动、社会经济的发展及社会观念、价值取向的更新,强有力地推动了传承性很强的社会风俗的变迁。“乾嘉时风尚敦朴,咸同而后渐染苏沪风气,城镇尤甚,男女服饰厌旧喜新。”(《中国现代化区域研究•闽浙台地区》台北版,第577页)所以“上海人”一方面在衣着方面不拘于礼教,不墨守成规,而且喜于标新;另一方面,受西风东渐的洗礼,上海民众对一切能增加美感的外国服装都抱开放的态度。上海人逐渐接受了开放宽容而不是封闭自守的审美观念,从而为女子服饰的变迁提供了比其他地区更为开放的外部环境。这种独特的人文环境是诸如北京、苏州等城市所不能具备的,也正因此,西方服饰文化导入过程中所受阻力较小。民众心理的变化影响着服饰变革的脚步,晚清人们的新思想、新审美观点对服饰变革起着很大作用。综上所述,上海作为近代城市女子服饰变迁的发轫地和核心,并不是历史的偶然,而随着租界的开辟和大量外国人涌入,上海这座城市所具备的经济、政治、思想、文化等多方面原因,使得女装西化现象的产生成为必然。1840年鸦片战争后城市女子服饰的变化已经初露端倪,这时服饰变革融入新生活方式的气息。

二、清末民初服饰变迁的主要表现

从清道光到光绪中叶,由于受到西方文化思潮的影响较大,女子服饰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西化”现象。城市女子服饰在形制上开始发生不同以往的变化,如袖口时宽时窄,上衣比例逐渐缩短等。虽然这时的形制变化还很微小,但这些变化构成了近代服饰大变化的开端,透露出新文明的气息。此时,中国大地上刮起一股强劲的崇洋风,“大江南北,莫不以洋为尚。”[1]城市女子服饰的变化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一)中西合璧的服装:旗袍

“清末旗女穿的旗袍,其基本样式是立领,右大襟,全身较宽松,长袖,上下直线剪裁,下摆宽大,不开衩。特点是宽大、平直,下长至足。”[2](P80-81)传统的旗袍装饰相当繁杂。20世纪20年代,因受欧美服饰的影响,旗袍的样式有了明显的改变。“旗袍裁制者将旗袍与西式服装结合起来,或是局部西化,或是在旗袍外配搭西式外套,大衣,绒衫等。旗袍局部的西化表现在领、袖处采用西式服装的装饰,采用洋装中的翻领、“V”形领、荷叶领。袖型则有荷叶袖、开衩袖等。”[3](P20)其次,受西洋女装的影响,旗袍的裁剪也因跟随西方潮流而更为合身了。旗袍长度缩短了,另外,腰身收紧了,还有袖子也被那些爱美的女性改造成短袖或无袖,袖边的装饰滚边也没有从前那样宽阔。旗袍由以前的直线型设计改为收腰式,旗袍的摆线也提高至膝下。此时旗袍融入了西式裁剪理念和审美标准,它去掉长衣大袖而使之轻便适体,这些变革充满了时代气息。旗袍在自身的不断流变中,最终演进成为近代中国女子的经典服饰,成为一种具有独特风貌的服装,享有“国服”之誉。改良旗袍是“西体中用”的典范。改良后的旗袍结构简洁、富有现代美感,既表现出女性的曲线美,又衬托出典雅含蓄的东方神韵;既体现了中国女子玲珑的曲线,又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此时的旗袍在简约中显露自然、朴素、清新和淡雅之美,在服饰的简约中展现着女性独立、自信、个性的精神面貌。这种旗袍在制作上融贯中西,典雅的风格成为中式女装的经典,在整个20世纪的历史上,旗袍一直深具生命力。旗袍也成为迄今为止国际上公认的中国女子服饰的典范。如果说20世纪20年代是中西文化交融的特殊时期,旗袍则表现出中西结合、兼收并蓄的多样变化,表现出了既开放又封闭的民族风格特点,可以说是清末民初最典型、最独特的服装样式。此时期几乎每位女性都希望能拥有一件自己心仪的旗袍,就像拥有一件艺术品一样,所以旗袍在当时深受名媛闺秀、女教师、女职员、女学生甚至工厂的女工的普遍喜爱。民国时期女性服装正是从过去平直、宽大的袍服到逐渐合身,从长裙长袖到无袖短裙,从繁琐到简洁,从庄重严实到性感迷人等的多样变化,这些变化也影响到了现代具有传统民族特色的服饰的流行,尤其是被称为“国服”的旗袍,在现代仍然有很深的影响。

(二)城市女子服饰的时装化

除旗袍外,女性服饰繁荣的显著标志之一就是新式时装的出现。民国建立之前的十年在世界时装史上被称为近代时装的开端,时装设计也是以女性为核心。上海开埠以后,逐渐成为中外经济文化交流的窗口,新式服装由此向四周辐射、推广。上海的一衣一扣、一鞋一袜,都足以影响全国。所谓“女子衣服,好时髦者,每追踪上海式样。”[4](P2)连北平、南京、苏州等大城市,也唯上海马首是瞻。上海地区服饰呈现出中西合璧后的海派特色,服装样式渐趋多样化。另外,西装、大衣这些西方人的服饰也逐渐为国人所接受,并随着对西洋文化的崇尚逐渐成为一种时尚。商家的服装展演、女演员的穿着引领着时装的潮流,时装中的裙装成为都市女性的新宠样式、颜色时时翻新。披风、西式大衣、西式外套、毛线马甲、泳衣、各款帽子、围巾……共同构成时尚女装的一部分,女性服饰在这一时期出现了争奇斗艳、日新月异的景象。上海服饰可以说大力借鉴了世界上的流行服饰,成为了中国服饰最耀眼的城市。开埠后的上海作为世界五大都市之一,有“东方巴黎”之称,巴黎的浪漫气息洋溢于整个大上海。在这里,服饰超越了国界,各种风格异彩纷呈,上海成为新潮妆饰的发源地,左右全国的流行趋势。从晚清到民初,城市女子服饰的发展跨越了千年封建社会的桎梏,进入了一个百花齐放、中西交流的新时代,上海成为领导全国服饰潮流的先锋,成为中国的时装中心。另外,专营女子服饰的服装店和服装公司也应运而生,“上海有百合女衣店、全泰时装公司、景艺时装公司、明星时装公司等数十家。这些时装店将世界最新款的服装引入上海,又从上海传遍全国,在女子服饰变迁潮流中发挥着独特的作用。”[5](P320)上海第一家由中国人开设的女子时装店,是1914年由浦东南汇人金鸿翔创办的“鸿翔时装公司”。开业之初,针对沪上女性还没有盛行西式时装的情形,他们专门设计制作了一批糅合女子西服工艺的新潮时装,陈列在橱窗内,对女装的改革和中西服装的合璧有筚路蓝缕之功。

(三)中西结合的服装:女裙的流变

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女性服饰总是衣长及膝、裙长过足、交领右衽的上衣下裳制,这一直是封建社会女性服饰的主流,而且几乎全为平面裁剪。例如裙子,一律缝成宽直的“筒式”,系于宽大的上衣之内,绝不允许显露女性的体形美,所以服饰特点多为严谨、宽大、平直。民国之前或初期女“裙”种类较多,如百褶裙、凤尾裙、马面裙、月华裙、鱼鳞裙等,但保持了清朝时的裙装特点,多为手工缝制的围系之裙,其装饰和制作较为繁琐。当时清代的女裙,就整体廓型来看,基本都是正梯形。裙子展开平放时,裙片两侧轮廓线没有明显弧度变化,换言之,几乎没有腰臀曲线变化。裙的变化始于1911年之前,受西方影响,围系之裙慢慢转变成套穿之裙,开始走向西化,出现了斜裙、喇叭裙、塔裙等,样式及缝制工艺趋于简洁,传统女裙元素渐渐消失。正如《淞南梦影录》中有载:“裙腰不必两分开,假扣分匀排亦怪。既学西样层锦簇,如何下幅紧围来……”[6](P57)形象地展现了当时女性裙装的变化特点。经受西方女裙潜移默化的影响,裙装改变了传统的拖地长裙,出现连衣裙、套裙等,袖子变短,甚至无袖、露肩,款式变得越来越实用和简洁。民国上海的西化女裙,裙身两侧的臀围处己有明显的弧度变化,廓型倾向于O型,这与西式半裙廓型基本一致。由此看来,女裙也经过了中西合璧的西化过程。从民初上海的女装看,“淑女多紧衣窄袖,裙装加长,裙摆放大,与上衣构成强烈的反差,显露出人体曲线的变化,并大胆地吸收了洋装紧身的原则,使女性的身材显得苗条而颀长。少女裙装露出脚腕,衣与裙构成了淑女、少女和少妇服饰的基调,中西合璧又不失传统女性的端庄与娴静。”[7]另外西式的套穿裙在19世纪后期成为上海女子所接受与中式上装构成时髦组合,成为了众多女性所钟爱的裙装。上海等大城市的一些时髦女性的服饰多表现为西式连衣裙、套裙等,再现了当时女性的历史缩影。

(四)学生“洋装”的盛行

“清末‘新政’开始兴办女学,女子入学人数逐渐增加,到1909年全国有各式女学堂308所,女学生14万多人,其中还包括很多教会女学生。”[8](P100)这些新式学堂大都模仿欧美建立,对学生几乎都提出了衣饰整洁的要求,具有一定特色的学生装走上服饰舞台。女学生是时代的宠儿,民主与开放的时代使她们有机会接受近代化的学校教育,她们衣着不拘一格,款式无严格的规范,衣领突破传统限制。民初女子,尤其是女学生的服式,恰恰在这些方面有很大突破。“她们的服饰以衣短裙长,袖宽领高为特征。袖短及肘,宽越八寸,领高至四寸以上。”[9]受新思潮影响较多的女学生们,推动着服饰的花样翻新。民初以上海妇女的服装最为时髦,而又以上海女学生的服饰最为艳丽开放。“奇装异服”首先出现在当时的女学生身上,一方面表现为女学生服饰样式新奇。“短其袖,高其裤脚,窄其腰,高底其鞋。”[10]服饰更加新奇华丽。另一方面,女学生服饰的花费越来越昂贵,女子服饰的奢靡化,从学生开始蔓延到了整个社会。学生“洋装”的盛行,其中留学生、学界青年等新式知识分子成为服饰新潮的领导者。胡汉民任教的广西梧州中学允许学生可以在岁时年节“披洋衣揖孔孟”[11],可见,在学生中穿洋服的人已不在少数。在校学生,除了规定的学生服外,更是带头在服饰上洋化,这反映的是青年学生在生活中渴望“洋化”。清亡后,曾出现过“洋装热”。此外,西式大衣、洋式衬衣、绒衣、针织衫、西裤、纱袜等都渐渐普及推广,她们可以自由地穿着短裙、穿西装、穿旗袍、穿丝袜等等,中国服饰中的西方因素不断增加。

三、清末民初服饰变迁的突出特点

(一)服饰着重讲求“时髦”

在过去的上海或当时中国其他地区,服饰仍然具有明显的社会等级和身份的标志功能。而在晚清的上海,人们却很难从服饰上辨别穿者的真实出身和地位。“至同治、光绪年间,上海已经形成了奢华炫耀、标新立异、变化迅速的服饰特点,对当时服装流行特征的最好形容就是‘时髦’二字。”[12](P18)1917年,先施公司在上海设立分公司,各种服饰上的新奇用品被引入,上海开始成为时尚流行的中心。而上海的时髦女郎更是将洋服时尚演绎到极致,西式连衣裙、西式大衣、高跟鞋、长统丝袜、西式晚礼服是上海女郎追逐的时髦。民初时,上海女性虽未完全接受西洋服装,却非常乐于将旗袍与源自西方的高跟鞋、玻璃丝袜、胸花等服饰配件组合而穿。而二十年代开始,旗袍与外来的西式大衣、西式短上衣、西式马甲、西式毛线衫的搭配组合,成为上海摩登女性主要的日常装扮。衣着打扮成为她们实现自我价值和进行社交经营的重要手段。我们认为社会背景决定了时髦是晚清上海服饰时尚的主要特征。到19世纪晚期上海已完全左右了中国的服饰流行。从1860年起,上海逐渐居于晚清中国的时尚中心地位,“时髦”是当时上海服饰流行的集中写照。上海服饰时尚开始形成所谓“海派”的包容古今兼蓄中外、讲究炫耀追逐时髦、标新立异变化迅速的独有风格。上海“繁华甲于全国,一衣一服,莫不矜奇斗巧,日出新裁……”[13](P32)拉开了中国服饰与西方服饰体系并轨的序幕,展现出中西文化的大融合时代。

(二)“露”被显现

古代中国,受封建礼教思想影响,女子的服饰自古以来就是以保守而著称。尤其是两宋提倡“理学”以来,对女子的言行举止和服饰又有了更强的约束,女子的形体曲线是完全不能显露的,更不用说裸露肢体了。中式女装以“遮”为主,女性以层层衣服紧裹身体,所谓“女不露皮”。在着装上更应严守规矩:“衣领紧扣,长裙曳地,不可过多袒露肌肤。否则,会被视为轻浮、不自尊、有失体面而为社会所不容。”[7]严正的服饰规范,严重的束缚着女性的自身发展,它不仅包裹着女性的身体,更埋没她们的才能和独立的意识。“晚清时期,因受西方服饰文化的影响,出现了露背装,短袖或无袖装,成为当时女性的时髦打扮。女性服饰的改良变化,显示了女性开始有意识地展示自我和个性,同时开始大量地‘西化’、‘洋化’”[14](P12)。而到了民国时期,受西方服饰文化强调人体审美观念的影响,都市女性时装开始着意于“露”。青年妇女喜欢穿长衫短裤、不逮膝、露腿赤胫,争趋时髦。女性崇尚简洁时尚、性感裸露的服装风格。后加上女子健美运动的提倡,更推动了女子时装的暴露趋向。女性着装已不再保守,甚至以部分暴露自己的身体为时尚。1930年8月11日,《民国日报》对新妇女服装作如下描绘:“她们吧,已换上高跟的漆皮鞋,束胸,不十分地,但束了全身,把所有的线条全部显露了。”随着西方服饰文明影响逐渐上升,服饰趋向适体、方便和美观。腿部和手臂显露出来,不再被宽大的衣服严实的包裹,这是女性自我解放的一大进步,从此打破了女性传统的“上衣下裙”、宽大、平直的服装外观形式。例如,经过改制后的旗袍开始收紧,长度变短,女性开始大方的露出她们秀美的小腿。这些服饰变化无疑是受到了此时期国内外思潮的影响,尤其西方社会文化的冲击对女性服饰变迁起到了很大的影响和推动作用。

(三)注重曲线美

在中国传统社会文化和伦理道德的影响下,妇女服装和男子服装一样都有宽大垂长的特点。女子的上衣要求都是过宽过长,不太注重服装外型轮廓上的变化,完全不能显现出女子的曲线美。而西方人的审美趣味却不尽相同,西方人的服装传统以表现人的身体、线条为特征,着眼于腰、臀、胸、肩、背等部位的设计造型,偏重于外型的夸张。“在过去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西方女性尤其是上层社会的女性服装一直是以紧身胸衣为核心的,整体形象多为硕大的帽子、纤细的腰肢、平复的小腹、翘起的臀部,形成所谓S形,再加上拖地的长裙和华丽的抽纱装饰,或手上再配以遮阳伞或扇子,俨然一件装饰华丽的饰品,成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14](P24)在20世纪初时受西方服饰的影响,中国女子的服饰逐渐改变原来宽大垂长的风格,开始追求紧小、窄袖、细腰,逐渐成了一种合体又富有曲线美的新式时装。其中最关键的就是上衣逐渐缩小,不再宽大垂长过膝。民国时期的旗袍受到女子的喜爱,“它一改过去胸、肩、腰、臀完全呈平直状态的传统,将衣服裁制得腰身紧缩、袖口缩小,比较注重线条美,以显示人的个性特征。”[15](P187)腰、臀部的造型变化是影响服装整体廓型的关键点。民国上海女装收腰、收省的结构处理是H型向S型转变的重要环节,展现了人体两侧腰臀曲线。在进一步的收省之后,女性的胸腹曲线以及背臀曲线也都充分显露,因而呈现出非常立体的S型效果。例如传统旗袍,其特点是宽大、平直、下长至足,但在受到欧美服饰影响以后,就有了明显的变化,旗袍的变革鲜明地体现了人们对人体曲线美的关注。“旗袍在衣长、袖长、衩长上不断翻花样,同时,腰身越来越窄,有的窄到吸了气才能扣上纽扣。这时,胸围、腰围、臀围,趋向狭窄、紧绷,将人体曲线、凹凸,暴露与刻画得淋漓尽致。”[16](P60)民国初期的女性服装受西方女性服饰的影响,服装不再只是过去平面剪裁的上衣下裙或宽大袍服,由过去的抹杀女性性别及人体特征逐渐变为有意识地去表现女性人体特征。上海女性在西方服饰的影响下,服装开始呈现出明显的S型造型。尽情展现自己的身体曲线,这是清代女装所不具备的,也是中国几千年来平面裁剪的服装所不可能具备的。

四、清末民初服饰变迁体现的女子的思想意识

(一)追求男女平等的意识

我们从近代女子服饰变迁的主要表现和突出特点可以看出:从对封建礼教纲常的践行到对外来事物的接纳,从传统服饰到近代服饰变迁的历史过程中,因受西方开放、简洁、时尚等服饰文化的影响,上海女子服饰在旗袍、新式时装以及学生装等都有了前所未有的变化。西式大衣、女裙等进入女子装饰世界,服装上“洋化”,这与古代“男尊女卑”、“举案齐眉”的审美标准已是大相径庭了,其中“打扮时髦”排在首位。女性已由被动地为“悦已者容”转为主动彰显自我,她们尽情地展现自己的美丽。她们从封建服制的束缚中挣脱出来,尽情地渲泄自己的审美趣味,显现了清末民初女性追求男女平等的强烈愿望。意识上她们也已经不再向以前一样做男人的附属,而自是开始更加的注重自己起来,开始懂得装饰自己、打扮自己,开始用另一种审美标准来审视自己。服饰变迁折射出女子思想意识以及情感价值都有了新的标准,此时,女子服饰逐步突破传统礼教对她们的束缚。然而在人类漫长的封建社会,女性一直处于社会的底层,“男女有别,男尊女卑”的这一封建社会根深蒂固的文化观念,使女性完全成为男性的附属品。由于受新思潮影响,城市女子服饰的发展已经冲破了封建樊篱对女子的种种规范,她们穿着时尚,与男子一道进入社会参加社会交往。女子利用服饰来装饰自己,开始走出家庭,自信大方的与男子一起参加社会交往,并在社会生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社交观、自主观、自立观等,这些女性新文化观的形成,促进女性传统价值观念的消失,对追求男女平等的思想也有较大影响。因此,透过服饰,表明女性追求男女平等的强烈愿望,也进一步说明了都市女性价值取向上的进步。

(二)追求自我解放的意识

中国封建社会女性的服饰,往往带有约束其行为的象征意义,臃肿、肥大的衣衫如同森严的封建礼教一样将女性的躯体严严地遮蔽起来。女性受到的是从身体到心灵的束缚和压制。然而,自晚清以来,西风东渐,西方文化冲击着中国传统文化,而女性受到西方外来文化的影响很深。在影响这一时期服饰变迁的因素中,中西文化及服饰风格相互影响,相互融合,改良的旗袍、充满时尚的着装、中西结合的女裙、奇装异服的学生装等,促进了女性服装的不断发展与创新,也推动了女性自身的进步与解放。如今,女性脱去有碍自由的封闭性衣饰,换上轻捷、短小能露出肌肤的装束,充分享受着被解放和获得自由的感觉。从衣长至足到逐渐缩短,从宽大平直到逐渐合体,从袄裙到旗袍、传统的上衣下裙到奇装异服的出现,这些服饰变迁的现象处处显示着女性摆脱封建束缚,走向自由、解放与个性的社会历程。受西方文化及服饰的影响,民国时期的女性服饰也开始走向多元化。女性服饰可谓百花齐放,成为当时社会生活中的一道独特亮丽的风景,比较典型的就是旗袍的普及和盛行,更是展现了女性的自信、美丽的新形象。总之,女性服饰的变迁不单单只是服饰的变迁,它也是女性解放的一部分。透过服饰的变迁可以看出女性自我解放意识的增强。

(三)追求个性自由的意识

当今,社会是一个个性化、多元化的时代,人们越来越爱追求个性化、时尚化。这种个性化最明显便是表现在服饰上。由于西方服饰样式的引入,使民国时期都市市民穿戴的丰富多彩。都市女子都可以通过服饰来展示自己的个性和风度,男女之别也统统消失在追新求异的时装潮中。女子服饰不再臃肿、肥大,不再是划分等级的标准。近代文明所到之处,衣冠之制的影响荡然无存。服饰成为一个时代的窗口,展现了中国人追求个性自由的千姿百态,反映了人们从等级森严的封建服饰制度下解放出来。透过服饰变迁可以看出当时女性开始有意识地追求个性自由,并逐渐走向平民化、多样化。使女性完全走进社会成为具有独立人格魅力的人。她们透过服饰的装饰尽情地表达自己的审美情趣,力图通过自己服饰上的多样性和赶时髦,来表现自己的独立人格。随着意识的独立,女性开始大胆追求个性化的服装风格,清纯的女学生装,再加上美轮美奂的旗袍美女等形象则充分展现了当时女性追求的个性。千姿百态的女性服饰从侧面反映了女性已开始追求个性自由和个性解放。20世纪20年代以后,上海的服饰文化绚丽多彩,崇尚个性自由、体现审美情趣的新服饰观念引导着服装潮流的变革。尤其是城市年轻人,在穿着打扮方面,早已摆脱传统的束缚,重在显示自己的个性追求,从而使服饰呈现出多元化的局面。清末民初的女子服饰是一个丰富多彩的历史画卷,新与旧、中与洋、满与汉都在寻找着自己的坐标。在西方服饰的异化下,各种奇装异服登上了历史舞台,映衬着纷繁复杂的中国社会。如今的社会已进入21世纪,这是个具有全球性的多元文化并存的时代,追求时尚、个性成为服饰发展的主要趋势。在这里,个性是永恒的,而每一个形象都缘起于昨天,源于历史,成为今天服饰流行的历史因素。

五、结语

服饰作为人类必不可少的一种物质形态,不仅反映出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和精神风貌,而且还展现出社会的文化及社会的变迁。清末民初是中国近代一段特殊的历史时期。新旧制度的更替,中西文化的交流与融合使中国社会发生着重大变化,使女性不仅在服饰形制上发生着独特的变化,而且在思想观念、生活习俗等方面发生着变化。从此,衣服不再只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而代表着一种理想、品味或信仰。女性成了自己的主人,她们可以自由和无拘无束地向人们展示自己的审美观念及时代人生观,成为打破陈规,敢于创新,与时俱进的现代新女性。所以,清末民初女性的服饰变迁不仅折射出中西交融下近代女子服装的千变万化,而且反映了人们思想意识的重大转变。因此,清末民初女性服饰变迁具有特殊的社会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西方文化对古代女装的影响

2012/07/13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