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舞台艺术文学论文 >> 正文

浅谈舞台演出文化惠民政策实施情况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舞台演出是传播艺术作品、提升公众艺术品位的重要途径。政府在传统的给予演出团体、演出场所进行财政补贴的常规模式基础上,还可以通过直接对公众给予财政补贴的方式,降低公众的购票成本,刺激公众的观看欲望,培养公众的观演习惯,营造充满活力的演出环境和艺术氛围。

关键词:舞台演出;文化惠民政策;效果;问题;措施

为了让群众可以接触到精品艺术、可以买得起舞台演出的门票,天津市突破传统的文化扶持模式,在科学管理剧院团补贴的同时,创新推出以“文化惠民卡”为代表的惠民补贴新手段,在补贴对象多元化、补贴效果深入化上进行了探索实践。

一、天津市舞台演出文化惠民补贴对象

(一)艺术体裁天津是一个具有成熟戏曲曲艺演出、观赏氛围的城市。在京剧、大鼓、时调、评剧、河北梆子、等传统民族艺术演出的基础上,交响乐、室内乐、独奏(唱)音乐会、歌剧、话剧、儿童剧、芭蕾舞、现代舞等多元艺术在舞台上共生并存的开放式演出市场格局也已经初现雏形。为了扶持高雅艺术演出项目的运作,天津市推出了高端演出补贴,给予歌剧、交响乐、舞剧等高水平演艺项目每场最高60万元、占比直接费用50%的专项补助。尚未完全成熟的高雅艺术演出市场在天津逐渐培养起来,观众每年都可以欣赏到国内外著名艺术表演团体带来的世界一流水平的演出。这些演出呈现的特点有:第一、具有传统特色、滋润民族文化命脉的戏曲曲艺在天津演出市场中具有强大生命力,占据演出场次的主要比例。第二、天津作为话剧之乡,话剧演出场次也较多。第三、音乐会作为高雅艺术的代表,实现了日均演出一场以上。第四、儿童剧成为近年来演出市场的新宠。

(二)市民观众激发演艺团体创新活力的方式之一是改变传统的由政府出资喂养模式,通过体制改革将他们推向市场,调动其面向市场空间和观众需求打造精品演艺项目的主动意识。但是,政府对于公共文化服务的财政支持不应该撤出或大幅减少,而是可以将这部分资金转交到观众手上,把真正看演出的人“手中有门票钱、手中有选择权”。这样,才能够倒逼演艺团体去满足广大群众的艺术需求、及时收集观众反馈的观演信息,从而推动作品的完善和创作。天津市于2015年开始在全国率先推出文化惠民卡,首次推出文惠卡6万张;2016年发行4万张;2017年发行7.5万张;2018年发行14万张;2019年发行金卡9万余张,另有普惠卡、郊区卡、学生卡、公益卡等,共计22.5万张。截至2019年3月,累计推出惠民演出1.3万余场,先后对54万人(次)发放惠民补贴,356万人(次)观众使用文惠卡购票观看演出。

(三)演出场所政府提供财政支持的方式可以是直接的给予专项补贴,如高端演出补贴;也可以通过减税降费的形式来进行扶持。2018年,享受天津市文化惠民补贴的演出场所超过20家,其中,民营剧场有9家及以上、国营剧场有11家及以上。

(四)演出团体演出市场的培育要调动国有、民营演艺团体的双重资源和优势,既形成竞争机制又要结成互补联盟,从而为公众提供多元化、多层次的演出产品。经过文化体制改革后的演艺团体是坚持市场导向的,它们的存活情况是市场活力的真正体现。目前天津市民可以使用文惠卡购买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天津交响乐团、天津市曲艺团、天津市杂技团、天津市评剧白派剧团等国有和民营演出单位的各类演出项目。“市民持文惠卡将不仅可以观看国有院团演出,同时还可以观看民营院团演出和演出机构引进的外地优秀剧目”[1]。天津市演出补贴既面向本市的40余个演出团体,也会以降低场租成本、刺激观众数量等方式给予其他省市、国家来津演出的艺术团体必要的扶持。

二、天津市舞台演出文化惠民补贴的效果

(一)丰富了艺术体裁在舞台演出文化惠民补贴政策和资金的支持下,天津市民看到的舞台演出不再是单一的少量传统剧种,而是涉猎不同体裁的多样艺术作品。2018年天津舞台上为观众上演的作品涉及的艺术体裁有:歌剧、大型交响乐、小型室内乐、独奏(唱)音乐会、舞剧、话剧、戏曲曲艺、儿童剧、杂技马戏等,几乎涵盖了所有舞台演出的艺术门类。不同年龄层、不同文化层次的观众都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作品走进剧场观看演出。

(二)提升了演出水准政府补贴形式的多样化,激发了本地演出团体的竞争意识和市场活力,带动了作品质量的提高。一方面,“有作品、有好作品才有资格申请到政府补贴”,所以各演出团体都会主动创作新作品、打磨经典作品;另一方面,政府分摊了演出团体经济上的后顾之忧,让他们在获得一定的资金后盾后,可以增加在作品制作上的投入,如新科技手段的应用、服装道具的专业化制作等,从而提高作品的整体制作水平。为了培养演出市场的层次、提升观众的审美趣味,天津市在提升本地演出团体水准和作品质量的同时,鼓励演出经营者尝试运作国内外高端演艺项目,与他们共担项目风险,积极引入世界各地的舞台作品,拓宽观众的艺术视野。

(三)增加了观众数量有欣赏对象的艺术才是真正的艺术。观众是艺术家艺术创作面对的主要对象,是舞台演出得以发展的沃土。充足的观众是艺术生产的动力来源,越来越多的观众参与到艺术欣赏的行列中才会源源不断的激发着艺术家的创作激情。在演艺产业“演艺团体及个人———经纪机构———管理单位———演出场所———消费者”的产业链条结构中,观众既是终端的艺术接受者,也是艺术经营行为的推动者。没有了观众群,演艺经营者的一切产业运作行为都将失去意义,他们赖以生存的产业收入来源也会随之断流。演出质量的提高激发了观众的观演欲望,演出票价的降低减少了他们的观演成本,而公益活动的开展则及时向公众普及了艺术知识,让他们进得了剧院、看得懂演出,“不敢看演出”的公众在逐渐减少。在观众群体扩展、数量增加的同时,越来越多的观众开始养成良好的观演习惯,观看艺术演出成为个人生活休闲、人际交流的一种常见形式。惠梦在2018年11月1日的《中国财经报》报道:“天津市的一些话剧、儿童剧、芭蕾舞的经典剧目演出上座率达到100%,出现需提前半个月以上抢票的情况;各剧场的使用率也创新高,年平均使用率均超过100场,高于全国平均水平50场,其中中国大戏院、津湾大剧院演出已达150余场,接近满负荷运转。”[2]

(四)构建了多元观众群体在文化惠民政策的实施背景下,政府通过公益票、补贴票、充值赠送等形式减少因经济因素造成的观众流失现象,为演出市场维护、拓展了观众。同时,借助对演出策划的调控,经营者通过运作多样化的舞台作品来吸引不同的观众,逐步构建多元观众群体。天津市预计2019年全年演出超过5000场次,涉及不同艺术体裁;采取阶梯化定价策划,增加低价票、学生票数量,稳定中低收入居民和学生观众群体;灵活调整演出时间,针对天津市民节假日重视家庭团聚的民俗习惯,减少传统节日期间的演出场次或推出家庭套票;兼顾不同年龄段的观众培养,如面向老年观众设置戏曲曲艺节目下午专场等,构建合理、稳定的常态化、可持续式观众结构。近年来,交响乐、歌剧的老中青少年观众均衡分布、青年人在相声观众中占比持续在60%左右,都是天津演艺观众群体的重要特征。

(五)提高了观演文明观众观演文明程度是一个城市演出市场是否成熟、城市文化水平是否优秀、观众观演素养是否健全的重要参数。观演文明并非观众天然形成的行为反射,而是需要在具备一定的艺术涵养后通过自觉的审美经验逐渐积累起来。即使是具有专业艺术理论知识的观众,在初次进行剧院艺术欣赏或接触到新艺术时,也是无法完全、直接的以演出场所规定的规范性礼仪完成艺术体验全过程,而一旦他们受到了指责或攻击,无论是平民视角的自尊心理还是文化精英的优越意识,都会使得观众与演出场所之间产生难以弥补的割裂感。所以,观演文明的培养、提升需要给观众提供充分、充足的艺术欣赏机会,在此基础上进行必要的艺术知识、观赏礼仪的宣讲,从而让观众逐渐建立起自律式的观赏文明。随着观众拓展工作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市民成为演出市场的常客,观赏礼仪的引导需要分层次的进行下去。文化惠民补贴让天津观众接触到多样化的演出内容、高频率的演出场次,大多数观众的舞台审美感知体系已经建立并完善起来,整体观演文明程度已经明显提升。

三、天津市舞台演出文化惠民补贴的问题及解决措施

随着全国文化惠民工程的深入实施,天津市的舞台演出文化惠民工作已经在观众、市场、城市文化氛围培育等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城市演艺产业得到了深远发展,但是还随之伴生着诸多需要不断完善出的问题。

(一)补贴分配难以平衡从演出者、经营者到观众,舞台演出的各个环节都可以得到政府的惠民补贴,如何确定补贴对象、制定补贴额度是一道难题。因为目前国内外同领域中都缺乏行之有效的科学分配体系和方法,所以天津市只能在实践中探索自己的模式,补贴评估人员存在主观性、不同单位存在话语权差异等都会影响到惠民补贴的公正公平。对剧院团和演出场馆的补贴方式可以借鉴观众补贴方式。为了直接补贴观众而推出的文惠卡模式是较为透明、合理的,除了面向一般学生和低保家庭学生的学生卡、公益卡,文惠卡的金卡、普惠卡、郊区卡都是根据观众个人支付额度的差异而给予不同金额的补贴,从而调动观众提前进行演出消费预算的积极性。

(二)演出质量无法保障观众观演需求的增加亟待大量新作品进入市场,演艺团体加快了作品创编的速度;演出场次增多,加重了演职人员的工作量,使他们疲于不间歇的演出活动,对作品的深层次思考减少;部分演艺团体为申请补贴经费,拟报大量项目,项目的立意、构思都非常完备,但是经费到位后,后续的创作、演出活动却停滞或狗尾续貂,造成了艺术创作上的“烂尾”或“豆腐渣”现象。在推出舞台演出惠民补贴的同时,相关管理部门也要积极出台、论证配套的审核标准和检验方法,对骗补贴、质量差的行为和作品进行严厉打击。

(三)过度迎合观众喜好政府补贴对象的确定需要综合考量文化风向、产业环境、城市特征、受众需求等多重因素,在具体操作中可以采用普通民众调研和专家意见征询等不同手段来收集信息。但是,广泛听取建议,并不代表过度迎合受众喜好。天津具有民间戏曲曲艺演出的土壤和传统,以滨江道文化旅游景区为圆心,分布着中国大戏院小剧场、天华景戏院、中华曲苑、谦祥益茶馆、等数十家曲艺场馆,这些上座率高、演出活动活跃的戏楼茶馆成为全国独树一帜的演艺品牌。同时,作为中国北方话剧的摇篮,天津的话剧市场培育工作也成果显著,即使是相对小众的先锋话剧在天津也会取得较为理想的票房成绩。但是,在歌剧、西洋器乐观众培养方面却还不甚理想。另外,天津的音乐剧市场也还处在初期发展阶段。政府作为公共文化发展的管理者,可采取演出补贴的方式在艺术体裁的补贴方向和力度上进行适度倾斜,避免因过分迎合受众喜好而造成演出市场的单一化畸形发展,从而促进演艺市场创建多元、健康格局。

四、结论

在作品创作、大众传播、观众欣赏的艺术发展过程中,受众的审美感知是艺术作品存在的意义。优秀的艺术作品可以引发公众对其关注和欣赏,并产生群体性讨论话题,从而形成集体的深层心理活动,引领文明风尚。以精品奉献人民,既是文艺工作者的责任和使命,也需要各方面的全元合作。舞台演出是公众接触艺术作品的有效途径之一,政府可以从政策导向、设施建设、行政管理等形式也可以以经济手段进行干预,为公众接触舞台作品营造氛围、创造条件。近年来,天津市加大文化惠民力度、增加补贴额度,在传统剧院团补贴模式的基础上,推出的高端演出补贴、文惠卡等惠民方式,为天津演出市场注入了来自国内外的优秀“产品”,扶持了多元化的“经营者”,吸引了基数庞大的“消费者”,从而推进地域演艺产业发展、市民观演习惯培养、城市文明程度提升,创造了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双赢效益。

参考文献:

[1]吴宏.全国首个文化惠民演出联盟在津成立含40家单位[EB/OL].天津北方网,2017-01-23.

[2]惠梦.天津:“文惠卡”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效能[N].中国财经报,2018-11-01.

作者:马广洲 单位:天津音乐学院艺术管理系

浅谈舞台演出文化惠民政策实施情况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
舞台艺术文学论文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