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文化传播论文 >> 正文

文学翻译对中法文化传播的贡献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一、从政治化文学视角到纯文学的选择

文学是文化的一种独特存在。中国文学作品在法国的译介值得关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中法两国的外交政治局面发生了改变,这一时期虽然也有中国文学作品在法国问世,却没有赢得法国读者的支持。六十至八十年代初,法国对中国文学的译介进入崭新的发展局面,呈现出一片繁荣的景象。法国汉学研究者展开对中国现代诗歌的译介工作,使得这一时期的翻译作品具有强烈的国际政治和中国国内社会主义制度色彩。同一时期,毛泽东诗词和工农兵诗歌的翻译占有较大的比重。这些作品展现了革命各个历史阶段的发展进程,是政治角度的现实主义与艺术角度的浪漫主义巧妙的结合,这一时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文学景观,在汉学研究史上占据特殊地位。六十年代,毛泽东诗词在法国得到广泛传播,出现了一批研究成果。从新时期至今,法国汉学研究者对中国文学的关注经历了较大的改变:从政治角度的观照上升到艺术层面的欣赏,也可以说是由政治化的文学视角真正转变为纯文学文本的选择。

(一)《红楼梦》在法国的译介文学作品《红楼梦》在法国的翻译史可以追溯到大约一个世纪前。最初将《红楼梦》译介到法国的是著名汉学家苏利叶•德•莫朗。早在1924年,他将节译的《红楼梦》作品第一回出版在《中国文学概论》一书中;1932年,徐仲年在其编著的《中国现代文学选集》中翻译了《红楼梦》的个别章节;1932年,郭麟阁教授于留法期间翻译了《红楼梦》的前半部分内容;1943年,鲍文蔚翻译了《红楼梦》第五十七回;1957年法国人阿梅尔•盖尔纳(ArmelGuerne)从德文译本转译《红楼梦》;直到1981年,李治华与夫人倾入27年的心血才取得的成果———《红楼梦》法文全译本,这个译本在法国产生巨大反响,吸引了大批的读者,大家众说纷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然而,在二十世纪,除了1957年阿梅尔•盖尔纳的《红楼梦》译本序;汉学家埃颠泊尔在文集中的零星评论,还有在不同版本的大百科全书中搜索到的有关《红楼梦》的条目以及1981年当法文版《红楼梦》正式出版,响彻法国社会时,各大报刊杂志发表的大量书评。这一时期法国学者对《红楼梦》作品本身的系统研究并不多,这些文章从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法国人对这部享誉中国文学界经典之作,其文学地位、思想和美学特征等方面的认可。值得大家关注的是,近年来一些法国学者试图运用现代西方文艺理论来研究《红楼梦》的人物特点。其中较突出的成果要数法国汉学研究专家、狄德罗第七大学东亚文化学院中文系主任赖尼埃•郎塞尔教授于2006年发表的文章《石头与玉———关于语言的中国神话》。在此文中,他以独特的视角,尝试运用结构主义精神分析理论分析《红楼梦》,这个研究成果令人耳目一新。

(二)鲁迅文学作品在法国的译介同时期,作品被译成法语最多,译介影响最大的作家当属中国二十世纪文学界的泰斗———鲁迅先生。直到2010年,鲁迅作品法文译本共计40种,占中国现代文学法语译本的四分之一之多。法译本几乎涉及作家创作的所有领域,包括小说、诗歌、散文与杂文等。1926年,留法学生敬隐渔翻译了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尽管翻译的过程中,他对当下意识形态背景及翻译因素进行多方考量,将原作进行了部分的删节和改编,但这个译本仍然是最初见于法文的二十世纪中国现代文学作品之一。1929年,敬隐渔编译的《中国当代短篇小说家作品选》收录了《孔乙己》、《阿Q正传》和《故乡》三部作品。除此之外,他还撰文《文学新生和罗曼•罗兰的影响》。在这篇文章中,首次向法国介绍了中国新文学革命,特别是鲁迅、冰心和郁达夫三位优秀代表作家对中国新文学革命的影响与贡献;至于罗曼•罗兰与新生文学的关系,要提及本世纪二十年代罗曼•罗兰对敬隐渔向杂志社的推荐以及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关注。另一位对鲁迅作品在法国的传播做出重要贡献的是徐仲年。1931年,徐仲年就读于里昂中法大学,这为他向法国译介中国文学作品提供了绝佳的地源契机,他在“外国文学”专栏中发表书评,向读者介绍鲁迅小说集《呐喊》;此外,还译著了《中国文学选集》,其中对鲁迅的文学创作进行了高度评价,并收录了自己翻译的《孔乙己》。

二、文学翻译促进中法文化交流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文学依旧活跃于法国的图书市场,是法国人民对中国文学的呼唤,是文化交流的直观体现。中国文学在法国的传播,除了外部的客观环境,最重要的是文学本身所具有的实质内容。推动汉学研究的动力不在文学,而是源于法国人的“殖民扩张所唤醒的实际需要”。汉学在法国得以长足发展的重要渠道之一就是翻译,翻译在两国文化传播中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是促进文化交流的有效途径。翻译作为一项跨文化的交流活动,实现了人类文化交流的转化过程。翻译行为也不能绝对脱离时空与历史的局限,实现出发语文本到目的语文本的转变,它不是一种“中性的”、“远离政治及意识形态斗争”和“利益冲突”的行为;更不是一种“纯粹的文字活动”。正如在两国文化发生碰撞、交融的过程中,不能单纯的表达为一国对另一国的“文化输出”,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化交流”。正如高方老师在《南大青年》的采访中更正“文化输出”的概念,明确两国之间的“文化交流”概念:“用‘输出’这个词似乎并不恰当…谈文学,我觉得最好用‘交流’这两个字。文化交流的形式有很多,文学交流只是其中一个层面。文学作品在域外的传播,影视传媒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渠道。比如当代一批作家的作品,像莫言的《红高粱》、苏童的《妻妾成群》等,它们最早吸引法国读者就是通过电影的改编。同时我们也可以注意到,对于文学经典的阐释和接收,有时会超越文本层面,比如说《阿Q正传》,《阿Q正传》在法国有多个译本,曾被搬上话剧舞台,最近又有连环画译本出版,这是文学交流深入,文学作品经典化的一个体现。”

法国是一个重视异域文化传播的国家,对外来文化有很大的包容性。同欧洲其他国家相比,法国出版的翻译文学数量一直处于首位。有数据表明,法国在2009年共翻译出版了9000部外国文学作品,是欧洲翻译作品最多的国家。对于亚洲文学,尤其是中国文学在法国的传播做出了重大贡献。2014年,我们迎来了中法建交五十周年,法国复兴旗帜基金会与上海电视台外语频道、上海容通传媒联手策划推出一档全新的电视节目《你好法兰西》。这是中国首档也是唯一的中法双语节目,是讲述中法两国文化宝藏,从手工艺、美食到艺术、科技,探讨中法两国文化的碰撞与互通,揭示两国的当今真实面貌,是架设文化交流的桥梁。现如今,越来越多的文化交流渠道将中国文化呈现于国际舞台,相信随着文化交流的日益频繁与翻译研究的不断深入,中国文学在法国市场的羽翼会更加丰满,未来中法两国的文化交流会更加的水乳交融,相得益彰。

作者:毛莹 单位:华北水利水电大学 外国语学院

文学翻译对中法文化传播的贡献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