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文化产业论文 >> 正文

城市群文化产业集聚特征与启示

2020/09/21 阅读:

摘要:以纽约为核心的美国东北部沿岸城市群,是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文化中心。通过分析纽约、华盛顿、波士顿、费城、巴尔的摩五大都市区之间的艺术与文化产业聚集状况,发现该城市群经济发展与人口分布相协调,为文化经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空间上产生了“一核两翼”的发展格局,形成了分工明确的城市群文化协作生产模式。政府在城市群文化经济的发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这对推动京津冀城市群的文化产业集聚与协同发展有一定的启示:京津冀城市群应加快区域平衡发展,激发文化要素活力;增强核心城市集聚力,构建区域文化协同创新网络;整合区域文化资源,深化城市群文化产业分工协作;创新政府文化扶持模式,营造区域文化创新环境。

关键词:城市群;文化产业;集聚;启示

美国东北部世界级城市群,包括以纽约、费城、波士顿、华盛顿、巴尔的摩为核心的五大都市绵延区,不包含农村地区。据美国联邦管理与预算办公室(OMB)界定,都市绵延区是指以某一大型城市为核心绵延而成的一大片相邻区域,内部经济与社会高度一体化。根据美国联邦经济分析局的数据,2016年五大都市绵延区经济总量约为2.8万亿美元,约占全美国都市区经济总量的18.8%;人口总量约4000万,约占美国都市区总人口的14.4%。

一、文化经济发展的基石:经济发展与人口分布相协调

五大都市绵延区之间形成了以纽约大都市区为核心,以华盛顿、费城、波士顿三大都市区为二级城市,以巴尔的摩为外围地区的分工合理、布局完善的世界级城市群体系。纽约—纽瓦克—泽西地区经济规模位列全美382个都市区的首位,经济实力雄厚,人才密集,对外联系密切,是面向全球产业的重要窗口。2016年常住人口2000万人,实际GDP为1.4万亿美元,经济总量和人口总量均占美国东北部城市群的50%;出口额高达1510亿美元,占美国东北部城市群的比重约为60%,被称为世界经济与金融枢纽。横跨四个州的华盛顿特区—阿灵顿—亚历山大都市区,是全美第五大都市区。费城—卡门登—威尔明顿和波士顿—剑桥—牛顿两大都市区像纽约的两翼一样,发挥了二级城市或副中心的作用。尽管两者经济规模均不足纽约的四分之一,人均GDP却超过纽约。波士顿地区著名学府云集,128号公路两侧遍布研究机构和高科技企业,被誉为“美国东海岸的硅谷”。巴尔的摩—哥伦比亚—托森经济规模最小,仅为纽约都市圈的九分之一。良好的经济条件与人口聚集水平为文化经济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不仅资金、人才、技术等关键文化要素实现了跨国流动和汇聚,而且本地文化消费需求旺盛,文化产品需求结构类似,文化市场发育完备且国际化程度较高,为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繁荣乃至参与全球化竞争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二、文化产业集聚形态:“一核两翼”

艺术与文化是东北部城市群的重点优势产业之一,国际文化影响力较大。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就业统计,东北部沿岸城市群在艺术、设计、娱乐、体育与媒体行业领域从业人数约有34万人,占全美同业就业人口比重约为18%,与该城市群在全国的经济比重接近。该地区文化经济发展较为成熟,已经形成以纽约为核心,以华盛顿和波士顿为“两翼”的稳定发展格局。纽约与华盛顿两大都市区艺术、设计、娱乐、体育与媒体产业集聚程度较高,从业人数约占整个东北部城市群的四分之三,工资水平在8万美元左右,远远高于美国平均职业工资。纽约作为世界三大艺术中心之一,其文化魅力享誉全球。Currid(2006)分析指出,纽约之所以成为世界城市并一直保持领先地位,其区域竞争优势并不是来源于其顶尖的金融业、管理类控制、发达的生产者服务业或是工程业,而是来源于时尚设计、艺术与文化领域。2017年纽约大都市区约有20万人从事艺术与文化行业,约占全美的10%。华盛顿作为美国的政治、文化中心,虽然从业人数不及纽约大都市区的三分之一,但产业集聚程度较高,每千人就业人口中约有26人从事艺术、设计、娱乐、体育与媒体业,且工资水平与纽约不相上下。波士顿以科技教育、金融和商业服务闻名,而艺术与文化产业也有一定集聚规模。虽然从业人口仅为华盛顿从业人口的一半,但每千人就业人口中就有18人从事艺术、设计、娱乐、体育与媒体,高于美国平均水平。行业工资水平却要比纽约和华盛顿稍低一些,仅为6.7万美元,显示波士顿可能有与之不同的就业岗位类别。费城和巴尔的摩两大都市区在艺术、设计、娱乐、体育与媒体行业的从业人口规模较小,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产业集聚,行业工资水平也较低,接近美国平均行业工资。

三、区域文化产业关联网络:构建文化创新生态

纽约大都市区的优势领域主要体现在艺术导演、时尚设计、布展设计、演员、制作人与导演、音乐总监与作曲家、音乐家与歌手、广播新闻分析员、编辑、作家作者、广播技术员、电影与视频编辑岗位。这些优势岗位多处于创意内容的源头,位于文化创意产业价值链的顶端环节,属于知识密集型,产业附加值高,劳动报酬丰厚。这表明,纽约大都市区专注于文化内容生产,艺术与文化产业领域竞争力较强。华盛顿都市区的优势领域集中在艺术家及相关工作者、布展设计师、广播新闻分析员、记者与通讯员、公共关系专家、编辑、文档工程师、作家作者、口译与翻译人员、广播技术员、摄像师。媒体业及周边产业的繁荣与华盛顿特区作为政治中心的定位密不可分。而华盛顿的主要优势则在于首都特区带来的媒体业繁荣和政策咨询业的兴旺。波士顿都市区的优势领域是在艺术导演、运动员与体育竞赛者、技术文档工程师、作家作者、广播技术员,但没有特别突出的集聚行业。区位熵比较显示出波士顿地区的体育产业具有一定优势,而且在文化生产环节也有一席之地。相对而言,巴尔的摩在媒体与通信设备人员、技术文档工程师、艺术家及相关工作者等岗位表现出比较弱的集聚特征。而费城大都市圈却没有明显的文化集聚特征。可见,美国东北部城市群的艺术与文化领域已形成产业互动关联格局。纽约大都市区占据了艺术与文化创意的内容源头,华盛顿大都市区凭借政治中心的优势在内容传播方面更为擅长,而波士顿大都市区则在运动竞技等领域更胜一筹。根据自身优势和发展渊源,纽约、华盛顿与波士顿彼此之间又形成了特色鲜明、功能清晰、分工合理的协作模式。

四、区域文化市场稳定器:政府购买文化服务

艺术与文化经济已经成为美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2015年,美国艺术与文化经济活动达到7636亿美元,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2%,同比增长4.9%,远远高于其他产业部类。根据美国经济分析局(BEA)统计分类,艺术与文化生产产业包括核心、支持性和被认定为艺术和文化的加工工业。纽约是美国艺术与文化生产业规模第二大州。2015年纽约州艺术与文化生产业规模达到1141亿美元,仅次于加州的1746亿美元,约占地区经济增加值的7.8%,是当之无愧的支柱性产业。华盛顿艺术与文化生产业规模较小,仅为356亿美元,尚不及纽约州的三分之一。加州、纽约州和华盛顿州政府在文化市场中均扮演了重要角色,经济比重约占8%~10%,是区域艺术与文化生产的重要需求方,发挥“定海神针”似的稳定器作用,不仅为艺术和文化产业的发展提供了稳定的资金支持,而且促进了居民与优质文化产品的联结,在政府、居民、文化企业之间形成良好的生态圈,保障了文化经济的良性运转和创新发展。纽约州艺术与文化产业内部结构中,电影、广播和设计服务占绝对主导地位,是纽约文化竞争力的核心,约占文化经济总量的七成。而在华盛顿州,艺术与文化生产业的优势来源于出版和零售业,两者约占总量的三分之二,电影、广播、广告宣传等活动则没有太大经济比重。纽约州和华盛顿州的文化经济结构表现出很强的互补性,在城市群内部形成产业关联网络。

五、对京津冀城市群文化产业协同发展的启示

(一)加快区域平衡发展,激发文化要素活力

在以纽约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经历近百年的城镇化发展演变过程中,五大都市区之间经济差距较小,总体经济发展与人口布局较为均衡,城市群内部的五大都市区文化经济结构互补,产业关联紧密,文化市场发达。然而,当前京津冀区域发展严重不平衡,无论是文化产业供给能力,还是文化消费能力都参差不齐,彼此之间难以相互协同。当前北京与河北之间存在的断崖式落差,割裂了文化生产与文化市场的天然外延,束缚并削弱了北京的文化产业发展动力和发展潜力,不利于形成以北京为核心的文化经济发展带,不利于培育统一开放的京津冀文化市场。发展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的文化经济,务必要从解决区域平衡的角度入手。正确认识文化与经济的关系,破除要素流动壁垒,激发文化要素活力,扩大文化市场空间,有效依托艺术与文化资源优势,通过深化文化产业分工,培育文化经济。

(二)增强核心城市集聚力,构建区域文化协同创新网络

纽约的文化经济在东北部城市群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艺术、设计、娱乐、体育与媒体从业人口占全美国的10%,人才聚集程度较高。其产业结构较“软”,以电影、广播、出版和设计服务业为主,集中在文化生产环节,上下游文化影响力大。相比之下,北京作为京津冀城市群的核心城市,拥有二十大文化创意产业功能区和三十个集聚区,其文化创意产业已经成为主导产业,2016年文化产业实现增加值2105.77亿元,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8.2%,居全国各省市首位。但是从全国文化产业增加值的占比来看,北京却仅占6.8%,与全国文化中心的地位还有一定差距。北京立足首都优势和文化资源特点,强化文化内容生产、文化生产服务和文化传播渠道建设。2017年北京规模以上文化创意企业收入同比增长10.8%,从业人数却只增长了0.3%,意味着文化生产效率在不断提高。从结构上看,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比重近半,广告和会展服务、文化用品设备生产销售及其他辅助为优势领域。虽然设计服务和文化艺术服务增长迅猛,但产业规模还较弱小。从文化产业价值链的角度看,北京目前的优势产业多为非核心文化产业类别,文化附加值不高,基本属于文化传播渠道和文化生产服务领域,而在文化内容生产环节却尚未形成足够的产业规模,更难以辐射到周边区域。文化内容生产是文化产业的核心,也是文化产业分工的源头,更是北京地区文化产业竞争力的短板。

(三)整合区域文化资源,深化城市群文化产业分工协作

以纽约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之间通过分工与协作,将文化产业的生产、传播与消费纳入同一个区域框架下,而且与各自经济体系紧密关联,彼此繁荣共生,却没有形成此消彼长的同质竞争关系。这种文化经济布局离不开纽约作为创意内容生产中心对华盛顿、波士顿关联产业的辐射及带动作用。当前京津冀文化产业协同程度不高,文化资源整合力度有限,重复投资和同质化竞争状况普遍,文化产业的关联性较弱。北京在文化艺术、新闻出版、影视业、广告业、旅游业等传统文化产业领域和游戏动漫、网络传媒、创意设计等新兴文化产业领域均有优势,虽然占国内份额比重较大,但产业规模还较小,发展实力有限,辐射带动能力不足。天津市的竞争优势在于民俗文化、广告会展、互联网产业,以内容创意、发行展示、加工复制环节为主,具备发展高端文化装备制造业的基础。河北省历史文化资源丰富,但由于经济发展水平所限,文化资源利用率不高,文化产业以文化创意不足、科技含量不高的文化用品生产和文化产品生产的辅助生产为主,而新闻出版发行服务和广播电视电影服务等文化内容生产环节比重低。应推进京津冀城市群的文化产业协同,革新发展理念,破除体制机制障碍,促进文化要素流动,构建统一的区域文化市场,焕发文化生产与创造活力。立足产业优势特色,确立差异化发展思路,进一步强化北京作为文化内容生产中心的定位,加强与津冀在文化传播、文化制造领域的特色分工,形成协作与交流,提升京津冀区域文化产业链的关联度和互补性。

(四)创新政府文化扶持模式,营造区域文化创新环境

美国各级政府在地方艺术与文化生产中发挥了重要的资助与引导作用。国家艺术基金会、国家人文基金会等社会中介组织对非盈利文艺团体进行有限拨款资助或政府购买,不仅为艺术和文化产业的发展提供了稳定的资金支持,保障了文化经济的良性运转和创新发展,而且调动了艺术家或艺术团体的积极性,将优秀文艺产品融入居民的公共文化生活,提升文化获得感。当前我国政府职能正处于由“办”文化向“管”文化转变的阶段,以完善政策体系,提升服务效能为主要任务。为激发全社会文化创造活力,可借鉴美国的文化资助模式,创新扶持资金投放方式,将专项资金转为引导基金、艺术基金、出版基金等中介组织形式,探索管理权与财权分离;在资助对象上,以定向资助和奖励为主要形式,支持重点文化活动和重大题材创作等,鼓励文化艺术创新。此外,京津冀城市群内部文化发展水平参差不齐,财政实力强弱不一,创新文化资助模式,更重要的是破除孤立思维,共惠共享,大力激发区域文化创新动力,培育区域文化大市场。

作者:田蕾 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市情调研中心 北京世界城市研究基地

城市群文化产业集聚特征与启示

2020/09/21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