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审美文化论文 >> 正文

浅析建筑审美与自然主义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神圣家族大教堂的建筑风格独具一格,高迪在哥特建筑风格的基础上,尝试将自然主义的思想融入到建筑结构设计和装饰元素中,从形式上对自然的简单模仿,到更深入的研究自然表征的表现形式,高迪结合历史上东西方对自然主义的理论研究,并结合自身思考,来重新诠释他的自然主义思想。高迪通过自然的结构、材料、颜色等元素的使用,摆脱了传统历史思维的束缚,探索自然与人之间的共生关系,将人文性与现代意识融入进自然主义思想。

关键词:神圣家族大教堂;高迪;自然主义

1历史、时代与建筑审美问题

19世纪的巴塞罗那面临着社会、经济以及文化各个方面的转型期,特别是工业革命带来的工业化进程,给巴塞罗那带来了空前的财富,也让巴塞罗那朝气蓬勃、欣欣向荣。与此截然相反的是教会组织,其曾经在西班牙的历史上拥有很大的权利,但是随着法国大革命以及自由政党的设置,教会的影响力日渐式微。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在1836年政府通过了充公法案,使教会被没收了数百年来积累下的土地与财富。此外,随着工业革命影响的逐渐扩大,人们从单纯的乡村生活步入崭新的城市生活,如此迅速的城市化与工业化进程给人们带来了亘古未有的精神危机感,同时也让加泰罗尼亚地区的民族意识逐渐觉醒。这股势能波及到文化领域之后,引发了加泰罗尼亚地区的“文艺复兴运动”的兴起,即“把中世纪时曾经代表着高贵文化素养以及具有社会地位表征的加泰罗尼亚语还给我们”的运动,同时引起了文学界、艺术界以及建筑界极大的共鸣。这是由工业革命以来产生的新兴资产阶级推动的艺术新文化运动,其扮演着艺术项目与建筑兴建的推动者和赞助者,目的旨在维护基督教保守本质的民族主义,捍卫存在于家庭观念、民族特性及宗教信仰中的加泰罗尼亚的民族精神。与此同时,教会也想借此契机挽回数百万失去信仰的社会大众。圣若瑟信徒协会创立于1866年,旨在恢复教会对社会昔日的影响力。而到了1878年时,协会已经招募了五十万名信众,这让协会的创始人——乔瑟西•马丽亚•伯卡贝亚感到莫大的鼓舞,进而承诺信徒们将众筹兴建一座献给神圣家族的赎罪教堂,接下来运用募捐来的款项在巴塞罗那市规划的新区,购得一处新地,于1882年3月19日正式动工修建神圣家族大教堂。

2风格的演变与自然审美特质

由于西班牙曾经被阿拉伯统治了将近800年,其中摩尔人在占领西班牙的岁月中建立了很多具有阿拉伯风格的建筑和景观,高迪在其早期的作品中,大部分带有强烈的阿拉伯摩尔风格的特征。文森之家是高迪成为建筑师后的第一个作品,其墙面采用大量釉制瓷砖进行镶嵌装饰,体现了明显的阿拉伯摩尔风格的特征。随着高迪逐渐了解拉尔金和莫里斯关于工艺美术运动的思想,“装饰是建筑的源泉”[1]这句拉尔金的名言启发了高迪,并尝试融入到建筑设计中。在1886年,高迪设计的巴塞罗那住宅尝试在阿拉伯摩尔风格的基础上,融入新哥特和新艺术运动的风格。在高迪的艺术创作中期,新哥特风格更加明显,代表作主要有圣特雷莎修道院,建筑风格采用尖拱门式的窗户,建筑表面进行自然曲线的装饰。作为新艺术运动的代表人物,高迪对自然曲线和有机形态进行开创性的探索,为日后自然主义风格的形成奠定了基础。高迪进入中年之后,他开始逐渐摆脱摩尔风格和新哥特风格的影响,开始探索自己的建筑风格,既有有机风格,也有极强的象征主义。最典型的建筑代表就是米拉公寓,其造型奇特,被冠以“大黄蜂”之名。无论是建筑内部或外部空间的设计,都极力避免直线和平面,充分吸取借鉴大自然中植物的有机形态,高迪建筑的“房屋的细部,它们的尖塔和无处不在、非常显著的东方民族特征,蜿蜒上下的胸墙细部,被遮挡的多利安石柱像木柱一样支撑着一堵墙,所有这一切在许多方面已经超出了西方新艺术运动的范畴。”[2]当然,最具自然主义风格的当属高迪投入毕生精力设计的神圣家族大教堂。最初神圣家族大教堂设计者范朗西斯科•德•维亚的方案是设计一座新哥特式风格的教堂,当时哥特式风格的教堂蜚声欧洲,设计方案中融入了多种仿罗马式和哥特式的建筑元素。而他的继任者安东尼•高迪在承接了工程督导后,对维亚的方案进行了大刀阔斧的修改。高迪在传统哥特风格的基础上将自然主义思想融入到教堂的设计概念之中。自然主义思想的形成由来已久,早在启蒙运动时期,卢梭提出了“回归自然”,“返求自我”,旨在找回失去的自然天性。进入洛可可时代,中国风开始深刻地影响西方[3],进入18世纪之后,中国园林艺术中“如画”的思想对西方人的园林设计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曲线逐渐在西方深入人心,中国自然美学的观点主要基于“师法自然”,以此来表达对自然的敬意与尊崇。中国园林的堆山理水都在贯彻“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哲学理念[4]。高迪对于自然有着特殊的热情,他以自然为师,与中国文化中“师法自然”有共通之处。以自然为师,除了模仿自然的形式,更重要的在于寻找自然的内在规律,并与人产生精神感应。

3建筑结构与自然主义的构建

高迪认为“直线是人为的,只有曲线才是天赐的。”他认为自然就是美,是有效用的美,实用的美。所以他的建筑中极富自然的曲线、绚烂的色彩和丰富的想象,高迪将曲线的元素大量应用于建筑的整体结构的构思中,在建筑的立面、装饰中大量采用曲线的造型以及对自然形式的模仿,以此来表达建筑的“生态性”的属性[5]。高迪极力摆脱传统中世纪哥特式教堂的风格,将富有动感、流线的线条融入其中,给其带来了自由、自然的特征。神圣家族大教堂的建筑立面和结构几乎均以曲线构成,这些虽静犹动的曲线,描摹出自然生命体的结构规律。尽管神圣家族大教堂的设计采用哥特式风格作为基本设计概念,但哥特式风格为了使建筑物达到相当高的高度,需要在外墙添加粗壮的扶壁来支撑结构,然而这样的外观不够细致美观。高迪经过多年的研究后,最终归纳设计出一种无需在外墙添加扶壁支撑的树状立柱结构的解决方案,这是一个极具开创性的设计。在1924年,在对大自然造物主的不断探索中,终于得到解决这个前所未有的挑战的灵感——这种创新的设计方式被称为“悬链拱结构”(图1)。高迪希望神圣家族大教堂的墩柱能具有树的结构与美感,因此,他摒弃了传统教堂垂直的墩柱设计,设计出一种随着高度攀升而略微倾斜的墩柱群,由枝节横生的树状立柱,由上至下来分摊支撑建筑物的重量(图2)。高迪认为,建筑本身会受到相互抵消的切力作用,由此就可以建造出不需要护壁和护墙支撑的独立结构。高迪的灵感来源于师法自然,其柱身模仿树木双向螺旋生长的方式,以此获得最大的支撑力。通过这样革命性的树状结构,营造出轻盈的内部结构,使光源穿梭其间,将神圣家族大教堂的内部幻化成祈祷与灵修的奇幻森林。树状立柱开叉分支的构造支撑着双曲面的结构拱顶,在内殿、侧殿以及十字形翼廊的拱顶结构呈现出高迪不同时期的艺术风格的演变,从早期的新哥特式建筑风格,到由平面截曲面而形成的双曲抛物面,简明利落的线条结构使自然光线能自由地穿梭于教堂中[6]。关于神圣家族大教堂的顶部设计,高迪在加泰罗尼亚当地特色的拱顶基础上进行了重新设计,传统式拱顶的建筑材料是实心砖,而神圣家族大教堂的拱顶结构则以钢筋混凝土为建筑材料,侧殿的拱顶呈现星型的造型,内殿的拱顶则以瓷砖拼贴作为细部装饰,并以类似棕榈叶的螺旋式进行排列。高迪创造的树状立柱开叉分支结构,可以支撑双曲抛物面拱顶(图3),其轻巧简明的节奏可以让神圣家族大教堂的拱顶开设许多大型天窗,并配合墙壁上巨大的窗洞,汇聚五颜六色的自然光线,照亮神圣家族大教堂的内景。高迪在神圣家族大教堂顶部的大型开口处覆盖了一种柔光镜,可以过滤上方直射而入的强烈刺眼光线,使自然柔和的光线穿梭其间,为神圣家族大教堂的内部空间营造出一种空灵的氛围。高迪通过对传统玻璃窗花的特别设计,以三原色的玻璃重叠覆盖,调配出一种全新的色调。彩绘玻璃由玻璃工艺艺术家乔安•维拉•格劳乌(JoanVila-Grau)所设计,作品主要以抽象造型呈现,采用铅制的网格框架,将各种曲线造型的彩绘玻璃嵌入有沟槽的铅制框架,使僵硬的框架增添活力[7]。格劳乌改变了中世纪时将冷暖色调随意混合的传统,通过冷暖搭配的自然光,营造出一种宛如超自然的氛围(图4)。

4建筑设计元素与自然主义

高迪在神圣家族大教堂的中殿和侧殿的大型窗户顶部的尖塔上,设计了两种不同的装饰元素(图5)。第一种是以盛产于不同季节的水果来代表春天和夏天,比如:杏仁、水蜜桃、李子、樱桃等;也有代表冬天的,比如:石榴、栗子、苹果、柿子等。第二种装饰元素是麦穗和葡萄,代表着圣体圣事。在半圆型后殿上,高迪大胆提出以真实的动物形象来装饰教堂,这在当时是颇具争议的。高迪将一些爬行动物、两栖动物的雕塑装饰于半圆形后殿的外墙上,比如:青蛙、海螺、蓝斑蜥蜴、蛇、壁虎、蜗牛、变色龙等。这些动物除了装饰性,还有象征着这些邪恶动物被耶稣之塔顶部的十字架的神秘力量所限制,只能在神圣家族大教堂门口徘徊。半圆型后殿尖顶的雕刻装饰选择了与基督教信仰紧密相关的植物种类,比如象征着圣体的麦穗、棕榈树枝、橄榄树、香柏树等。麦穗作为圣体圣事的象征,代表着耶稣赐予信徒的面包,高迪也采用生长在神圣家族大教堂周围的极具地中海地域风格的野草作为教堂尖顶的装饰,这也体现了高迪对大自然的敏感性。希望门廊位于诞生立面的左侧,通过神圣家族的故事,告诉我们即使人逢逆境也不该放弃希望。虽然希望门廊的高度不及诞生立面中央的博爱门廊,但设计灵感完美地诠释出蒙塞拉特山的秃岩奇石,一系列水、动物和植物的装饰,使人联想起尼罗河畔的景色。在诞生立面两旁各装饰着一条变色龙,代表着世间的变化无常,乌龟则代表着永恒不变,变色龙与乌龟两者的隐喻恰好相反[8]。博爱门廊位于诞生立面的正中央,高迪决定以圣经故事中和耶稣生命历程相关的内容进行门廊外墙的设计,其中各个场景都折射出独特而明确的象征意义:鸟类代表着传递上天与人间两地信息的使者,与蛇的象征意义截然不同,蛇象征纯粹的尘世。一片绽放的植物及花卉雕塑,俨然激发出春天的生命力,万物生机盎然,朝气蓬勃,象征着一个崭新生命周期的轮回。位于门廊顶部的柏树象征着永恒不朽的生命,环绕周围飞翔的白鸽,则象征着神圣的降临。这棵生命之树是构成诞生立面三座门廊的象征意义的缩影(图6),柏树作为常青乔木,耐腐蚀性强,这给予了高迪创作的灵感,他将生命之树的树叶雕塑涂成绿色,在顶部放置一个象征三位一体的尖顶冠。此外,用雪花石制作二十一只白鸽;在生命之树的底部设计一只正在以自己的体血喂食雏鸟的鹈鹕[9],以象征耶稣为了拯救人类的牺牲与奉献精神。荣耀立面作为通往神圣家族大教堂的入口,其几座高耸入云的塔楼分别象征着圣伯多禄、圣保禄、圣安德烈以及圣雅各布四位圣徒。在塔楼下方,高迪设计了十六座不同大小的塔式天窗,其结构设计以双曲抛物面为基础,灵感来源于加泰罗尼亚的守护神——黑面圣母所在的蒙赛拉特山,整座山像由一座座带顶尖的圆形山峰簇拥而成,仿佛一根根紧密并排的手指。高迪将其抽象表现在神圣家族大教堂的荣耀立面上,并设计了漂浮在“山间”的大片“云朵”,围绕在立面的钟楼之间。受难立面支撑门廊的六根斜柱,其外形类似针叶红杉的树干,殿堂内的立柱内景则与森林相似。根据高迪的设计,神圣家族大教堂的最高建筑物耶稣之塔的高度为172.5公尺,然而为了体现对自然的顶礼膜拜,他特意将圣家族大教堂的高度设计成略低于巴塞罗那的最高山脉蒙塞拉特山。神圣家族大教堂共有十八座塔楼,分别是耶稣之塔,四座福音书作者的塔楼以及纪念耶稣十二宗徒的十二座钟楼[10]。钟楼和塔楼的设计独树一帜,呈现圆锥型的独特造型,其灵感来源于三种迥然不同的元素:加泰罗尼亚的民俗活动“叠人塔”,摩洛哥的北非清真寺以及土耳其的卡帕多西亚的冲天石柱。“叠人塔”是加泰罗尼亚传统的民俗活动,由表演者互相叠搭而形成壮观的人塔。高迪将“叠人塔”的传统形式进行抽离,将神圣家族大教堂高耸入云的塔楼设计成扇形面的圆锥造型。摩洛哥的清真寺外立面以及卡帕多西亚林林总总的石柱造型也被高迪融入到塔楼的设计中,这体现了高迪对现实生活敏锐的分析洞察力。

5自然主义的表现形式与思想

高迪基于对自然主义思想的深刻了解和洞察,将人文性和现代意识结合起来,引入大量自然元素来塑造教堂的结构与装饰,并创造性地融入到圣家族大教堂的设计中,使其不同于以往传统哥特式的教堂设计,让人沉浸在宗教与自然主义创造的空灵氛围中。自然界拥有最生动的形象,这给予高迪无穷的创意灵感,山脉、峭壁、河流都是通过自然的力量而形成,高迪以此为灵感来源,使建筑气势磅礴,浑然天成。

5.1对自然的抽象表现

高迪对于自然抽象化的表达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抽象的艺术语言可以使人联想到各种相关的特质,高迪从自然界中探索并抽象出不同的结构形式,并尝试应用在建筑的结构上,使建筑有一种天然的合理性,比如神圣家族大教堂的悬链拱结构就源于树与树干的结构[11]。在结构形式上,高迪以象征性的手法来强化视觉效果,比如神圣家族大教堂内部的柱子以树干为造型,抛物线型的拱等。抛物线的造型符合自然界的力学特征,也让建筑更具有自然的美感。在造型方面,高迪的思维犹如极富律动的交响乐。他的建筑具有极强的生命力与感染力,相比于巴洛克时代的建筑师,高迪彻底突破了传统的线、面、体的造型,创新性地采用曲线造型[12],从形体和形式上来赋予建筑富有生机与活力的变化。

5.2探索人与自然的关系

高迪对曲线的执着以及建筑生命力的表达,受到新艺术运动思潮的影响,表现出一种有机主义思想,让人参与融入到自然界的韵律中,使建筑成为人与自然交互的重要纽带,成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媒介[13]。他通过神圣家族大教堂呈现给世界一座极具自然气息的杰作,改变了传统天主教堂建筑的富贵与冷漠,用大自然来诠释耶稣,同时赞美大自然。在神圣家族大教堂的设计上突破了传统教堂的对称、和谐、稳定性的设计原则,而是尝试非对称性、冲突性的设计[14],让教堂更具有活力与生命力。高迪建筑中的非理性元素,曲线的大量运用以及其夸张的表现力,表现出自然主义的美学特征[15],高迪自然主义的根源来自于西方的自然观,但他不拘于西方的传统,反而与中国的自然观念有异曲同工之妙。尽管高迪的建筑多为非常夸张的曲线结构,但建筑的功能明确,比例尺寸也经过了严谨的几何计算,看似天马行空的曲线,这些非理性的因素也遵循着独特理性的审美原则。高迪从早期受阿拉伯摩尔风格的影响,到新艺术运动的兴起,直到形成自己独特的自然主义思想,摆脱传统历史风格的束缚,大胆追求自然的本质,感受大自然万物的勃勃生机,并抽离和提取设计的灵感[16]。高迪的思想根源是直觉、感性与哲学,而非建筑学。高迪的自然主义思想将人文性与现代意识有机结合起来,使神圣家族大教堂既具有人文性,也具有反传统性,达到人与自然之间的平衡与和谐。对于当代仍具有前瞻性与现实意义。

作者:胡沛东 单位:武汉纺织大学

浅析建筑审美与自然主义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