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书法艺术论文 >> 正文

浅析文化人类学古龟兹壁画艺术

2019/08/29 阅读:

摘要:古龟兹石窟壁画是中国艺术的瑰宝也是世界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从文化人类学的方向来研究新疆龟兹壁画艺术,从它的人文地理环境、传播路径、宗教等方向进行分析研究。

关键词:龟兹壁画;文化人类学;佛教;鸠摩罗什

一、背景

(一)龟兹古国的人文、地理龟兹,曾经是西域文明大国,与中原王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壁画艺术与龟兹的佛教是龟兹古国文明的密不可分的一部分。龟兹国的地理位置优越,以库车为中心,四周分布着轮台、沙雅、拜城、阿克苏、新和等地。龟兹古国境内有南北中三道河水,北水就是今天的塔里木河。北靠天山山脉和准噶尔盆地,南临塔克拉玛干沙漠,地理位置卓越,这也是兵家必争之地。古龟兹国也是古代丝绸之路的重镇之一,也是佛教传播到中原的两条路线之一,龟兹国在西域存在了1000多年,虽然在11世纪被回鹘人所灭亡,但是留下了无比灿烂的文化。龟兹是西域大国,人口8万多,士兵也有2万余人,军事力量强大。龟兹人民好歌舞,龟兹的音乐在魏晋南北朝时期闻名一时,对中原时期的音乐具有巨大的影响。龟兹独特的地理人文环境为修凿石窟创造了先天的条件。

(二)龟兹古国佛教与佛教传播路径现今新疆都是信仰伊斯兰教,但殊不知距今1000年前这里是一个信仰佛教的千年古国。佛教是龟兹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龟兹佛教艺术遗存主要集中在石窟之中,别具一格的建筑,生动的雕塑,有着龟兹早中期的小乘佛教一切有部的说法,也有着反映龟兹后期大乘佛教的内容。龟兹又处于印度文化、巴比伦、希腊、古中国文化交汇处,渐渐形成具有独特风格的西域文化。佛教虽然起源于印度,但是它在遥远的他乡生根发芽,逐渐和龟兹本土文化相结合。形成了不同于印度佛教、中原汉化佛教、藏传佛教的西域佛教。说道龟兹的佛教就不得不说明佛教的传播路线。一个是往北边,经过龟兹地区,南边往西域古国于阗方向活动。龟兹是佛教传播北道的重要要塞之一,其他诸国想和中国交流必须途径龟兹,如大月氏、安康等。所以龟兹佛教要早于中原。由于地理环境和龟兹王室的支持,佛教在龟兹是非常繁荣,地处佛教传播北道要塞,当时的龟兹佛教也是比中原的佛教较为发达的。

二、佛教对龟兹石窟的影响

(一)小乘佛教对龟兹石窟的影响龟兹地区主要信仰的是小乘佛教。所以早期的龟兹石窟里面含有大量的小乘佛教相关的壁画。反映释迦牟尼修行的事迹的本生故事和本行故事等内容小乘佛教思想,早期的龟兹地区的石窟艺术小乘佛教的经典绘制,高大的前厅正壁雕塑和壁画绘制雕刻了释迦牟尼在世的生前故事,石窟后室安放了“涅槃”雕像的石床,围绕着释迦牟尼的本生、姻缘、佛传故事。在整体上反映了小乘佛教对龟兹壁画的影响。小乘佛教主张出家兴道,采用偏僻的河畔山崖开凿石窟,适应僧侣石窟禅观的诉求,促进了龟兹石窟艺术繁荣。

(二)鸠摩罗什对龟兹石窟的影响鸠摩罗什出生于公元344年,出生在一个信仰佛教的家庭中,鸠摩罗什少年所学的佛教理论包括了四谛、八正道、十二因缘等小乘佛教的思想理论,这些都在龟兹石窟中很好的体现出来。鸠摩罗什几件大事中,最重要的就是改宗的事,没有改宗就没有鸠摩罗什东去中原和中原译经的伟大事迹。鸠摩罗什大乘思想的萌芽与发展也受到了中原的大乘佛教的影响。公元384年前秦苻坚命令大将军吕光征服龟兹,鸠摩罗什被俘,次年苻坚被杀,吕光在姑臧建立西凉政权。吕光和后继者均不信仰佛教,也不许传教,鸠摩罗什在姑臧17年期间大部分时间在小范围进行收徒讲经和学习汉文,虽然在姑臧没有什么突出的贡献,但是这是为进入长安进行传教做出了基础工作。当时的后秦主姚兴笃信三宝,大力扶持和提倡佛教。进入长安的鸠摩罗什被待于国师之礼,为鸠摩罗什进行译经和传播佛教奠定了经济基础。鸠摩罗什的大乘思想开始于12岁,也有人考证为20岁,不管哪种说法,在鸠摩罗什41岁离开龟兹起,在传教20余年,他的大乘思想是日趋成熟。鸠摩罗什改宗后,在龟兹地区弘扬大乘佛教的思想,也有一些原属小乘思想的高僧改宗。鸠摩罗什的大乘思想对龟兹地区的石窟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

(三)受中原佛教艺术影响的阿艾石窟阿艾石窟位于库车县阿艾乡依地克村东北部,南距县城60余公里,洞窟开凿在天山山脉支脉的克利亚山库鲁克埃肯西侧的崖壁上。在地理环境来看这里的阿艾石窟也是属于龟兹石窟的一支。石窟距山沟谷底约有30米深,人类很难攀爬上去,石窟崖壁前的沟谷是山间洪水冲刷而成的,南北曲折延伸20公里,最宽处不过20米,最窄出只有区区1米,仅能容能够一个人进出。洞窟所在的山体是砂砾石的山岩,山上几乎没有植物生长,地理环境相当严峻。阿艾石窟所凿的形制是方形纵券顶窟,这种形制在龟兹地区很常见,洞窟平面呈纵的长方形,横宽三米,纵宽五米,洞窟中央还残存着泥塑构件,这说明了中央坛基上原来是有佛像的,这种带基坛的方形窟在龟兹的其他地方也有所发现,基坛的功能也与中心柱窟一样,发挥着礼拜寺的作用,是供信徒礼佛、拜佛的地方。

三、文化人类学在龟兹壁画中的研究意义

文化人类学是从文化的角度研究人类各种行为的学科,是人类学的一个分支学科。研究目的是揭示人类文化本质。对于文化人类学的兴起是人们对异民族、异文化的一种独特的好奇心,对于这种异文化、异民族的了解就是最初意义上的人类学的实践。例如张骞出使西域,这使中原人们认识西域的地理、人文等多种实况。当这种异文化、异民族的社会形态、语言、风俗习惯等方面完全不同于自己的时候,就会产生要发掘认识这种文化的兴趣与冲动。本文重点阐述了龟兹地区的宗教、地理人文、风俗习惯等多方面。宗教是一种特殊的社会产物,在人类社会中有着重要的意义,佛教对于龟兹的人文历史起到了重要作用。文化人类学主要是研究异文化,这使得文化人类学与宗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龟兹地区的文化是西域文化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种文化,通过现存的龟兹石窟艺术这一载体来发掘龟兹壁画的宗教艺术。

四、结论

龟兹古国一直是西域大国,在西域矗立了1000多年,绵绵不断,生生不息。龟兹文化是结合着龟兹本土文化和印度、伊朗、中原、希腊等多种文化,形成了一种不同于各个地区只属于龟兹地区所独有的西域文化。龟兹文化是一种多元复合文化,东西方文明在此交汇,融合成具有龟兹地方特色的龟兹佛教文化。龟兹文化也是稳定、延绵不断、开放、兼容的多元文化复合体。龟兹石窟艺术丰富了中国古代艺术内容,龟兹石窟艺术开创了中国石窟艺术先河,中原地区的石窟艺术也发源于龟兹石窟艺术。

参考文献:

[1]张俊.龟兹石窟壁画之宗教文化研究[J].石河子大学,2008,(06):43-46.

[2]刘韬.嵇馨.关于龟兹石窟艺术的几点思考[J].新疆艺术学院学报,2010,(02):26.

[3]石晓明.龟兹壁画艺术概述[J].南京艺术学院学报,2008,(03):108.

[4]吴丽红.龟兹兴盛时期的阿艾石窟[J].新疆地方志,2005,(03):47.

[5]吴涛.龟兹佛教艺术与阿艾石窟壁画[J].中央民族大学学报,2001,(06):52.

[6]霍旭初.鸠摩罗什大乘思想的发展及其对龟兹石窟的影响[J].敦煌研究,1997,(03):51.

[7]朱英荣.鸠摩罗什少年时的龟兹石窟[J].新疆大学学报,1995,(03):28.

[8]阎万钧.于阗与龟兹佛教之兴衰[J].北京图书馆馆刊,1998,(03):90.

[9]叶纂幕.西域之旅[J].中国典籍与文化,1993,(02):75.

[10]苗利辉.说一切有部佛教美术思想刍议———兼谈其在龟兹石窟中的反映[J].敦煌学辑刊,2015,(02):104.

[11]马伟华.文化人类学视野下的宗教文化及其研究的视角与焦点[J].内蒙古社会科学,2010,(06):126.

[12]金维诺,龟兹艺术的风格与成就[J].西域研究,1997,(03):05.

作者:何诗琪 单位:湖南师范大学

浅析文化人类学古龟兹壁画艺术

2019/08/29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