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女性主义论文 >> 正文

浅析外国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理论

2019/12/04 阅读:

摘要:渡边澄子是日本近代文学的研究者,对野上弥生子等近代女性文学家进行深入研究,是日本著名的女性文学批评家。著有:《野上弥生子研究》、《不败女人的生活方式》、《日本近代女性文学论--冲破黑暗》等,本文以其对樋口一叶的研究为中心,对渡边澄子的著作《日本女性文学论》进行解读。近代女性主义文学作家努力地追求自我、力求摆脱落后的社会制度的束缚,她们用妙笔塑造了一个个鲜活的女性主人公形象,将自己对社会、对家庭和对自己人生的追求与困惑都凝结于主人公丰富的内心世界,这就是近代日本女性文学。本文以樋口一叶为中心解读?日本近代女性文学论--冲破黑暗?一书中渡边澄子的日本女性主义文学的批评理论。

关键词:渡边澄子;日本女性主义文学;女性文学批评

一.渡边澄子与《日本近代女性文学论--冲破黑暗》

渡边澄子是日本近代文学的研究者,大东文化大学名誉教授,并对野上弥生子等近代女性文学家进行研究,是日本著名的女性文学批评家。著有《野上弥生子研究》、《青踏的女性—尾竹红吉转》、女性作家评论系列的《与谢野晶子》等。渡边澄子所著的《日本近代女性文学论--冲破黑暗》是通过对樋口一叶、清水紫琴、野上弥生子、平林泰子、佐多稻子、岸田俊子、与谢野晶子、宫本百合子八位日本当代著名女性文学家以及其主要作品的进行研究分析,以独特的女性视角深入探究日本女性主义文学。这些勇敢的女性作家们不甘于受到不平等社会制度的束缚、生存的价值受到的否定,她们勇敢的追求自我的实现,通过笔端塑造的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激励女性们自我崛起、勇敢地与生活抗争,这是日本近代女性文学的重要意义。

二.渡边澄子对樋口一叶及其代表作品《自焚》的评价

在《日本近代女性文学论--冲破黑暗》一书中,渡边澄子称樋口一叶为新的飞跃,一叶是明治时期著名的女性作家,在其短暂的生命中留下多不不朽的著作。一叶生活的时代,是深受男尊女卑思想控制的时代,在这个时代,男性甚至对女性使用尊敬的语言都会受到世人的嘲讽。一叶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开始进行创作的,其创作的作品皆是描写在那样的时代生活的女性的悲惨命运。渡边对一叶的评价极高,她认为一叶是一位已超越喜怒哀乐、拥有最高级别感情的女性作家。在评论一叶的小说时,她没有像一般的文学评论者一样,选择《十三夜》、《青梅竹马》、《闽江》这类被称为一叶的代表作品去评论,而是选择樋口一叶在生命的最后阶段撰写的小说《自焚》去仔细解读。创作《自焚》时,一叶已染病在身,该作品是一叶一边与病魔做斗争一边竭尽全力撰写的苦心之作。

小说《自焚》讲述了美尾与町母女二人悲惨的婚姻生活,揭露了在黑暗的封建思想和金钱至上的观念的迫害下,妇女的悲惨遭遇以及悲剧的传承延续性。母亲美尾是一个非常美丽、向往过富足美好生活的女性,但丈夫与四郎平庸不上进,虽然表面看起来是对妻子呵护有加的,但实质上只把美尾当作美丽的私藏品看待,并没有把她看做是有诉求有平等地位的人来看待。美尾在多次劝说丈夫与四郎努力上进未果后,在自己母亲的蛊惑下决然地放弃家庭,离开丈夫女儿离家出走依附于权势利益。与四郎在美尾出走后,感到受到奇耻大辱,开始不择手段地敛财,长期的劳累致使身体严重受损,早早离世,对于女儿町他毫无关爱,草草将其嫁给大她十几岁的上门女婿金村恭助。女儿町在缺乏父母疼爱的环境中渐渐长大的,虽然集财富与美貌于一身,最终也难以在黑暗的社会制度下得到好的归宿。恭助并非真正爱慕町,只是利用町的钱财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对恭助而言,町仅仅是有利用价值的商品。最终,在听闻町“出轨”的传闻后,恭助丝毫没有向妻子求证,也没有伤心与难过,只是担心外界的议论会影响自己的政治地位,于是决然地将妻子赶出家门,以达到顺理成章地掩盖其用妻子的家产纳娶、赡养小妾并收养自己的私生子当义子的无耻目的。自小说《自焚》发表后,对其的评价都倾向于“淫乱”的母女物语之类的说法,该时代著名的文学评论《醒草》《文学界》《明治批评》等,都将评论的重点放在主人公町与书生千叶的通奸是否存在,并更倾向于存在的说法。并且,对母亲美尾“淫乱”的控诉也不断升级,甚至有母女淫乱是由血缘遗传造成的这类荒谬的说法。对于町“出轨”的原因,有评论认为町是出于对于家庭的渴望从而出轨于书生,与书生的关系是寻找家的替代品;还有町因不被世人理解,整日背负着自己继承了“淫乱之血”的骂名,又因得知丈夫与她人有私生子便决议报复丈夫与人私通等等的说法。对于町的出身,也有她并不是与四郎的亲生女儿,而是美尾与有地位的将军私通所生的私生女的说法。而渡边澄子则认为,这些定论太过于武断,樋口一叶之所以在小说中没有对这些问题清楚地写明,是用了其惯用的朦胧写法,只是让读者有更多的想象空间,这符合一叶惯有的写作特征,也是小说魅力的所在。对于母亲美尾,在小说中人物形象是丰满的,渡边澄子对其做了客观的分析。她并不是天生浮躁、淫乱,在小说中明确写明,美尾与丈夫婚后四年一直是美满幸福的,丈夫的收入虽然低但是美尾觉得丈夫对自己是关爱的,此时的美尾对于丈夫、对于自己的贫困家庭并没有不满。其发生变化的是一次偶然的赏花事件,美尾与丈夫虽尽心打扮地去赏花,但看到贵族们华丽的衣着后自惭形秽,开始意识到自己贫困生活的苦楚,但她并没有马上嫌弃丈夫,而是首先劝说丈夫上进,希望靠两人的共同努力来改变生活的困境,但丈夫无动于衷,反而更不求上进,使得她灰心失望。此外,美尾的母亲是推动美尾变化的重要人物,在她们生活的时代强调“孝”过于“忠”,听从母亲的想法对于美尾来说是理所当然的。美尾的母亲是过着低等生活的可怜女性,小说中始终没有提到过美尾的父亲,因此美尾母亲的生活与际遇是可想而知的,美尾的母亲希望女婿可以赡养自己为自己提供奢华的老年生活,但对于女婿的不思进取苦劝无效后,她深知只有自己女儿的美貌才是使出身于社会底层的她们过上奢华生活的资本,于是便把自己的想法灌输给女儿美尾。一面是日渐可爱的孩子,一面是要听从母亲的想法对其尽到孝道,美尾是左右为难的,书中对于此时的美尾的描述是“每天都过得不得安宁,沉溺于痛苦的眼泪之中”,从中可以看出美尾的出走是有一定的苦衷的,是在丈夫的不思进取、母亲的贪婪和自己虚荣心的驱动下走上了堕落的道路。

樋口一叶对于女儿町的人物塑造同样是丰满的,町遗传了母亲的美貌,继承了父亲的遗产,丈夫是大她十几岁的政客,她是可以和丈夫谈论报纸上的时事的有一定见识的女性,看似过着无忧无虑的令人羡慕的少奶奶般的生活,实则并不幸福。家产虽是父亲留下的,她却因为是女子而无法真正的继承,家是由入赘的丈夫金村恭助掌控的。看到丈夫的社会地位日益高升,自己只禁锢在家庭中,与丈夫的差距日益悬殊,町日渐不安起来。她想与丈夫诉说自己的心结,但却不被丈夫重视,自己的烦恼是倾诉无门的。可以说,町意识到了这个时代男女地位的不平等性,明白女性处于的低下被动的状态,她想改变却不知道怎样改变,想找人倾诉却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丈夫看似温柔,对町照顾有加,实则对町是不管不顾的,在他心中町不过是有利用价值的工具。在听闻丈夫有个十几岁的私生子后,町更是变得绝望,苦于无法找到解决的办法,最终得了心口疼的毛病,精神也似乎变得异常起来。对于町的“出轨”的说法,渡边澄子是不认同的。文中对于“出轨”的说法,源自书生千叶为町按胸口,因为町胸口疼的毛病只能是有力量的双手来按压才能得以缓解。忙碌的丈夫自然是不可能为町按压的,这个任务只能由同为男性的千叶完成。千叶之所以愿意帮助町,完全出于对于町的感激之情,町亲自为他添火炉,送他披风,种种恩情让书生感到温暖。而町对于书生的照顾,完全是由于其性情所致,她自小缺少父母长辈的关爱,身边没有可以亲近的人,便喜欢用打赏人的办法引起别人的关注。而这样的互助的行为慢慢便被曲解,从佣人口中流传出二人“出轨”的流言,恭助便以此为借口,将町和千叶无情地赶出家门。金村恭助如愿地霸占了町的家产并可以顺理成章地收养自己的私生子。町虽然有见识、有金钱、有美貌,但在黑暗的封建社会中同母亲一样不得善终,只是男权社会的牺牲品,虽然知道身处于不平等的境地却不知道怎样改变也无力改变,最终被黑暗的制度所吞噬。

三.结论

综上所述,渡边澄子所著的《日本女性文学论--冲破黑暗》,主要从女权主义文学批评的视角,对近代以来日本女性文学作家樋口一叶、清水紫琴、平林泰子、野上弥生子等等的代表作品进行深入的解读,开拓并寻找女性主义文学更广阔的道路。渡边澄子认为,女性主义文学是被否定生存意义的女性们,冲出制度桎梏的牢笼、冲出家庭、冲出男性的控制、然后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的桥梁。其著作《日本女性文学论--冲破黑暗》,便是通过对樋口一叶、平林泰子等近代女性文学的代表作品进行解读,追寻寻求自我实现的女性们的身影,强调由于性别歧视而形成的社会的不平等性以及女性应独立自强的重要意义,倡导女性应勇敢地追求男女平等、努力地成为生活的主人不能依附于男性生存。

参考文献

[1]渡边澄子.日本近代女性文学论--冲破黑暗[M].世界思想社,1998

[2]樋口一叶.萧萧,译.樋口一叶选集[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2.

[3]渡辺澄子.「一葉作品にみる強い女像」(『日本文学誌要』)[M].1987.

[4]石玉芳.樋口一叶小说《自焚》中的母女命运解读[J].淮海工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4,(11):44-46.

作者:石甜甜 王爱东 龚松博 单位:哈尔滨理工大学

浅析外国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理论

2019/12/04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