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旅游文化论文 >> 正文

古代旅游文化的交流探究

2013/07/20 阅读:

一、鉴真六次东渡对于中日旅游地理的作用

史载鉴真和尚一生谋划东渡日本六次,前五次皆因人为因素或是气候及地理原因导致行船不顺而以失败告终,最终在第六次的时候取得成功。查阅世界和中国航海历史日志,我们知道,虽然唐朝时期我国已经能够建造被称为“海上霸王”的航海船只,但对于当时中日之间的海航路线却少有勘探。当然经济力量相对分散的封建国家,若非依赖中央王朝的经济力量和军事力量,对于未知海域的小规模的私人海路勘探和航行都是极为危险的。但无论如何,

根据马克思的哲学思想,客观事物在量上的变化必然引致其在质上的改变,小规模的个人的勘探,在累计足够的经验之后,将必然会促进中日两国之间旅游地理环境的认识和旅游资源的开发。742年冬,鉴真率弟子21人及四位日本旅华僧人,到当时中国最为繁华的扬州渡口东河既济寺造船,准备东渡,但最终因人事夭折。然而在这次失败的行动中,鉴真与弟子们至少能够学到三方面旅游地理知识:一、什么样的船只才能横渡东海,并顺利抵达日本;二、中日间的海路旅行,旅客应该携带哪些必备的物资与救生冒险工具;三、了解了中日海路旅行途中的气候条件及天气变化情况。当然,这些经验的大多数可能都是来源于已经有过近十次海路历险经历的日本遣唐使们,然而考虑到日本使者有求于人的卑下身份,我们可以推知他们提供的种种信息的可靠性。也就是说,虽然这一次的东渡计划连船都尚未来得及上,了解了海上旅行的必备知识,无论是从物质上还是从心理上,都为接下来的五次尝试奠定了基础。

744年1月,做了周密筹备后,鉴真等100余人再次出发。结果尚未出海,便在长江口的狼沟浦遇风浪沉船。船修好后刚一出海,又遭大风,飘至舟山群岛一小岛,五日后众人方被救。后因巡回讲佛第二次东渡遂告结束。而第三、四次却是人为因素导致的东渡计划搁浅。748年,在荣睿、普照的恳切相邀之下,鉴真一行35人再次于阴历六月二十八日从崇福寺出发,再次东行。这一次,占经验之便,他们在舟山群岛停留数月,专等顺风,至日本暖流起行向北,顺风顺水才航行,此刻已经是11月份。船行至东海,遭源于蒙古—西伯利亚强风吹袭,一路经16天漂至海南振州(今三亚)。留一年,传播医药和文化。一年后回返扬州,准备第六次东渡。753年,日本国内情势更加危殆,天皇法治已经趋向崩溃和坍塌,日本上层阶级更加惶急,于是决定派藤原清河、吉备真备、晁衡等人来到扬州,再次恳请鉴真回日教化生民。时玄宗笃信道教,意欲派道士去日本,遭拒,不许鉴真出海。鉴真乃秘船至苏州黄泗浦,转搭遣唐使大船。11月16日,船队扬帆出海,此时,普照赶来,11月21日,两舟失散,12月6日剩余两舟一舟触礁,12月20日,抵达日本萨摩,东渡成功。

二、对日本人文旅游资源的丰富

1.城市。城市是国家和民族物质与精神文化高度积聚的地域,城市的规划和设计彰显这个国家精英阶层的思想动向和人文素养。去过日本或许是对日本古城历史有所了解的读者都会发现,日本故都奈良城的建构和设计与中国古代的建筑文化和建筑模式有着极大的渊源。模仿唐朝长安而建的平城京是日本迄今为止最为重要的观光胜地。它曾经一度是日本国的都城市,行使过这个民族最高的政治、经济和文化权力。平城京朱雀门通向的平城宫,并设太极殿、朝堂、朝集殿与唐朝时的长安城相似度在80%以上。奈良城内最著名的是建于745年的东大寺,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古代木造建筑。寺内西松林中的戒坛院,则是为方便中国唐代鉴真大师传授佛法而建的。漫步奈良城,每一个角落都可见中国唐代的风物,但这其中最能说明奈良与大唐密不可分的还要数日本律宗的总院———唐招提寺。鉴真是佛学大师,同时也是佛学建筑设计建造大师,该寺由鉴真按唐朝寺院的规划修建,部分工匠也是唐人,寺院极具盛唐的优雅与宏大气势。鉴真和尚在日本宏扬律宗,唐招提寺是日本律宗的总院。造寺的工匠部分是唐人。整个奈良城,无论是城市的设计格局和规划要领,还是城市内部的建筑构造及分区选址上,当时的日本都全方位从繁华的大唐得到切实的经验。其时日本城郭的构建,城市功能的分区都在很大程度上彰显着儒家中庸平和的观点。当今的奈良城已经成为日本最为著名的佛教旅游圣地,人们在这里不仅能感受到浓浓的“唐风”,还可以体验静心抄写经文的特殊旅行,这不能不说是鉴真东渡日本对该国旅游文化作出的一个重要贡献。

2.建筑。用建筑材料胡乱堆砌起来的叫做房子,而不是建筑。真正意义上的建筑必须反映设计者超越时代高度的思考意识,是一种思想力量的物化形态,必须彰显一定视角的文化理念和文化倾向。因此我们甚至可以说,在鉴真尚未入日本或者说在大汉文化尚未传播到大和民族的领土上的时候,日本这个国家是没有建筑的。鉴真留居日本10年,辛勤不懈地传播唐朝多方面的文化成就。他根据中国唐代寺院建筑的样式,为日本精心设计了唐招提寺的方案,便是日本迄今为止最为著名的佛教建筑。唐招提寺金堂面阔7间,约28.18米长,进深4间,约16.81米。开间尺寸由明间向两侧递减,中央五开间设槅扇门,尽间只设槅扇窗。柱头有斗拱,补间只有斗子蜀柱。梁、枋、斗拱都有彩画,柱子漆红色。拱眼壁和垫板全部粉白,把承重构件鲜明地衬托出来,显得结构条理清晰,逻辑性很强。屋顶是四注式,经过改造,坡度比原来的陡一些。内部中央供奉卢舍那佛,两侧是药师佛和千手观音,靠山墙则有四大天王。御影堂前东面有鉴真墓,院中植有来自中国的松树、桂花、牡丹、芍药“、孙文莲”“、唐招提寺莲”“、唐招提寺青莲”“、舞妃莲”“、日中友谊莲”和扬州的琼花等名花异卉,而这些有着中国大唐建筑痕迹的建筑已经成为日本重要的旅游人文景观,每年吸引着大量的国内外游客前往。

3.佛教及其他文化的传播。应该说,日本天皇之所以选择师唐以求自强,原因除了当时唐帝国军事和经济实力确实强大之外,其正统儒学的日渐成熟乃至严格的佛学文化对于巩固阶级统治的功用是主要的理由。在遣唐使去唐之前,天皇就已经明确告知:我们之所以要佛教,是因为我们国内的诸多体制已经趋向于崩溃,我们的制度和律法已经没有民众信奉。但对于宗教尤其是佛教的迷信却是当时日本民众最大信仰之一,但显然,由于佛教教义过于松散,并不利于天皇的统治的巩固。因此,求佛的目的只是因为佛对统治阶级巩固其政权“有用”。天皇认为:人们可以通过信奉大唐盛行的佛法,而这其中的“戒律”可以有深入人心的力量,能够帮助他治理好这个国家。因此说,鉴真东渡所传播的佛教文化必然是主要针对于“戒律”而开设的。也因此,一段时间以来,日本国内佛教文化盛行,与此同时,与佛教有关的寺庙、壁画、塑像等人文景观也逐步兴建起来。除了传授佛教相关文化以外,鉴真还把中国唐朝的医学、饮食等文化带到了日本,如豆腐,现在的日本豆腐已成为日本旅游中的一个特色商品。大量佛教寺庙及相关建筑的兴建从客观上也对日本人文旅游资源的丰富起到极大的贡献作用。(本文作者:张娟单位:四川商务职业学院)

古代旅游文化的交流探究

2013/07/20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