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大众文化论文 >> 正文

互联网典型性大众文化机制探析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抖音”等新兴文化形式已经日益深入地影响着现代人的生活。而就其本质而言,抖音并非突然出现的文化产物,而是互联网时代大众文化与网络技术相互结合的生成物。在对抖音的研究与批判中,不能只关注抖音表面的娱乐形式,而要探究其作为大众文化对于民众的影响,即一种异化现象以及人的自由与反思能力的丧失。而就抖音的评价而言,也不应该过早地为其盖棺定论,而应关注其在矛盾的对立与统一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发展性,从而关注其巨大潜力得以发挥的可能性。

[关键词]抖音;大众文化批判;网络媒体;符号消费

“抖音APP”于2016年9月上市,是一种以互联网为载体的短视频大众传播形式,其主要内容以个人化的音乐翻唱、搞笑段子和日常生活视频为主。在诞生之初,抖音主要在青少年群体中传播,经过数月的发展,已经成为中国网民喜闻乐见的娱乐形式之一。截止到2018年,抖音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拥有了近五亿的使用者,尤其在青少年群体中更是拥有不容小觑的影响力。因此,对抖音这一新兴的典型性大众文化模式进行理论分析,不仅具有其现实意义,更是当代大众文化理论研究所必然面对的理论问题中最为引人入胜的一环。本文旨在从文化分析的角度,探讨抖音的文化实质,分析抖音用户的心理行为,并阐明抖音对作为当代行为主体的人所产生的影响。

一、大众化:抖音是一种以大众文化形式存在的网络媒体形式

抖音并非短视频软件的开创者,在抖音之前,快手、秒拍等软件先后主宰着网络娱乐的短视频领域,并成为中国网民消费的文化快餐。我们可以对这些媒体形式进行概括性的总结并发现以下特点:首先,这些媒体形式无一例外地和市场挂钩,并不具备前工业时代艺术作品所具有的自发性和自觉性;其次,这些媒体形式普遍具有强传播性和符号性,更容易借助网络媒介进行传播;再次,视频时间短,观看时间破碎化,更符合当代人的心理模式;最后,相对于视频的内容,吸引观看者的往往是形式,抖音作品的最常规拍摄方式是使用者只需要根据音乐或台词做出固定的动作,而所谓的原创性拍摄,也因篇幅的限制而缺少意义上的表达。囿于时代原因,大众文化理论的代表法兰克福学派并没有对抖音等网络化、数字化的文化形式进行归类研究。因而,我们对于抖音的判定,应以其性质判断其本质。可以说正是由于抖音等短视频软件的这些特点,决定了其本质是一种与网络、手机等媒介高度结合的大众文化形式。法兰克福学派作为西方文化批判理论的代表性学派,霍克海默和阿多诺等思想家对大众文化进行了深刻的研究。艺术本身是人类精神的自由创造,但是在现代社会,艺术产品是能够通过流水线式的加工生产而大批量出现在社会之中的。而抖音视频的拍摄所应用的素材主要有两个来源,一种是给定的、固定的台词或歌词,另一种则是一些带有猎奇或者搞笑性质的段子,这种表现形式也并非表演者的首创。就抖音这一媒体形式所涵盖的价值而言,原属于歌曲或者影视作品等艺术作品的社会内涵、社会反思甚至社会批判因素完全被剥离掉了,取而代之的则是被最大功利化的使用价值,即视频所具有的娱乐性质。因此,抖音视频满足的并不是人的“审美需求”,而是人的“审美需要”,这也是大众文化形式所能体现出的主要特征之一,也就是说,抖音作为一种大众文化形式,带给人一种“伪升华”,通过不断营造精神富足和文化充裕的假象,麻痹人作为人所应该具备的人性。“文化工业不是纯化愿望,而是压抑愿望。”[1]抖音作为新时代的大众文化形式,其所具备的特点恰恰与文化工业的特点相符。首先,抖音和互联网数字化技术的结合更为紧密,进而体现出一种新媒体时代文化形式的基本特征,原本作为宣传主体而存在的媒体中心更多地借助中介平台发挥自身作为媒体核心的作用,抖音等软件恰恰充当了平台的管理者和操纵者。其次,在传统媒体时代,媒体进行宣传的目的是获得收听率和收视率,而在自媒体时代,媒体运行的目的则是以流量为计量单位,一个平台所拥有的流量直接与该平台可能获得的资本相结合,最大化视频的娱乐要素并吸引更多的受众,就成了抖音平台运营的重中之重。

二、后现代化:对抖音形式的符号化分析

抖音的成功有两个方面的因素,一个是合理的商业化运营,另一个则是科学技术特别是媒介技术的发展。麦克卢汉认为:“任何媒介(即人的任何延伸)对个人和社会的任何影响,都是由于新的尺度产生的;我们的任何一种延伸(或曰任何一种新的技术),都要在我们的事务中引进一种新的尺度。”[2]也就是说,技术的更新会带来话语方式的时代性变更。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互联网技术和智能手机等产业的成熟推动了新兴媒介的发展,从而更为彻底地改变了媒体的话语方式,这一改变集中体现为传统的宏大叙事式的宣传性话语的瓦解,与以后现代化为特征的新兴的符号式话语方式的形成。现代的消费行为与传统行为不同,依托于互联网金融的发展,现代消费已经不完全是即时性的,而更多地表现出延时性的特点。法国思想家鲍德里亚是研究现代消费的先行者,他认为在现代社会中,由于现代媒介的发展,媒介的意义已经趋于内爆,真实与拟象之间的界限趋于灭亡,拟象是对真实的模仿,并营造出一个超越现实的世界。通俗地说,抖音中供人们消费的文化符号并非真实,而是对现实世界的模仿,如抖音中的漂亮、可爱、健美等标签,并非是人的主观感受,而是人对于社会媒介所生产的文化符号的认同、接受与使用。在传统社会的审美中,人以自身为参照进行审美活动,而在超现实的时代,人所参照的坐标体系不再是自身,而是他者、符号与客体。“社会通过生产和过度生产试图恢复它逃避的真实。所以说当代的‘物质’生产本身也是超真实的。它保留了生产的所有特征、整个传统生产话语,但它只是一种减损的折射(超真实主义者把惊人的相似性看做真实性,其中毫无再现所具有的那种意义和魅力、深刻性和力量)。到处都用超真实仿真来表达惊人相似性的那种真实。”[3]也就是说,抖音营造的超现实已经成为了抖音使用者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成为了真实的一部分,更衍生出了趋于碎片与符号化的话语表达形式。而这种话语表达形式恰恰体现出了后现代文化所具有的必然特征。后现代文化的发展是建立在现代社会技术的高速发展与人的“以太化”之上的,随着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与压力的增大,现代人更加沉溺于异化状态。后现代相对于现代而言,与其说是一个社会形态的概念,不如说是一个历史性的文化概念,是现代性的另一幅面孔。后现代无论是作为现代发展的一个延续,还是作为一种新的社会形态登上历史舞台,都不会影响人被原子化与碎片化的事实。抖音符号化话语形式的后现代性,具体为四个基本特征:首先,古典文化和现代主义文化不可避免地带有精英主义的局限性,属于只有少数人才能享用的文化形式,而后现代文化则更趋于大众化。互联网技术与智能手机等技术的成熟,为抖音等视频软件的大众化提供了良好的契机。抖音作为视频传播的平台,可以说是老少皆宜,并没有十分严苛的门槛。其次,古典文化与现代文化是反商业的,而后现代文化则与资本逻辑以及商品时代有着天生天化的紧密关系。詹姆逊认为,前工业时代文化是建立在传统之上的,是一个民族所体现出来的生活风貌。而在现代社会,文化与商品的联结更为紧密。文化的商品化使得消费行为成为了人的潜移默化的、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而抖音这种以视觉为核心的娱乐软件的诞生与走红正是影像符号与商品化高度结合的结果。“现代社会空间完全浸透了影像文化,萨特式颠倒的乌托邦的空间,福柯式的无规则无类别的异序,所有这些,真实的,未说的,没有看见的,没有描述的,不可表达的,相似的,都已经成功地被渗透和殖民化,统统转换成可视物和惯常的文化现象。”[4]因此,与其说抖音等现代媒体形式导致了人的时间的碎片化,不如说现代社会空间被商品化的文化产品所渗透,这是现代大众文化与互联网技术以及市场经济条件相互结合所导致的必然趋势。再次,古典文化与现代主义文化是独特的、个别的创造,而后现代文化形式则是大众文化的延续。抖音的视频拍摄模式过于依赖模板和已有素材,对视频的内容与题材都缺乏个性化的表达,进而体现出“文化工业”的基本特征。最后,后现代之前的文化形式的创作素材大多来自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反思和理解,本身带有形而上学的严肃性和精神价值,而后现代的文化形式大多缺少历史感与深度体验,不仅更趋于平面,且追求瞬时的娱乐性。抖音短视频并不能给受众带来反思,而仅仅是愉悦与快感,在观看之后,并不能产生发人深省的作用。

三、可能性:抖音对于受众精神主体性建设的意义

抖音在诞生之初,便被一些学者称之为“精神鸦片”,这是因为抖音具有使人沉迷的特点。本文的目的并非是对这一观点盖棺定论,并对抖音等文化形式大加贬斥。西方马克思主义所提出的大众文化理论,确实在深刻批判作为大众生活方式的大众文化,但西方马克思的大众文化批判理论也有其不足之处,即其学说的精英主义论调。也就是说,西方马克思主义认为媒介的接受者在接受媒介的这一过程中,只能被动地接受,而不能作出任何反应。伯明翰学派则基于“五月革命”这一历史事件对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大众文化理论进行了批判与补充,他们的思想家认为,受众在接受文化的同时,会对所接收的文化进行主体性的反思,因此他们主张重估通俗文化的文化价值。在受众的主体性这一领域最为成功的思想家为伯明翰学派的霍尔,作为当代文化研究之父,他提出了“编码与解码”理论,既认为大众文化生产的是编码,而受众在消费文化产品的过程中,会对已经生成的文化产品进行解码,不同受众对文化产品的解码也不同,这是因为除了固定的文化符号,受众所具备的受自身生活的文化环境影响所形成的主体性也是必要作为参照物的重要因素之一,这样,受众的主体性就被重建了起来。在曝出涉黄、假新闻、侮辱英烈等负面新闻之后,抖音平台也对自身的问题进行了整改,在封禁了大量违规账号的同时,推行“树木计划”,引进了弘扬正能量的主流媒体。如在2018年12月的数据统计中,“人民日报”官方抖音号以882.6万的粉丝体量位居榜单的第十一位,而由四平市公安局原创的普法剧《四平警事》则以1041.9万的粉丝量位居榜单的第二名。此外,随着抖音短视频拍摄时间与内容限制的放宽,更多的原创性、知识性的内容也收获了大量的关注。在这类账号中,中科院物理所以86.1万的粉丝量居于头名,且这个数字还在增长中。文化是人的第二自然,是人的第二天性,人在创造文化的同时,也受到自己所创造的文化的反作用性影响。而抖音作为鼓励主体进行自我创造、自我反思的平台,存在着传播知识、启蒙未知、反对异化、重塑人性的巨大潜力,虽然人类很难摆脱异化的影响,但是这并非绝对,抖音等网络平台在引起问题的同时也催发出新的希望,并可能成为重塑人的心理机制与文化行为的良好契机。因而,在对待抖音的问题上,不应对其进行绝对的批判,而应将其置于不断发展的视野之中。

作者:阎菲 单位:哈尔滨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副教授

互联网典型性大众文化机制探析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