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企业文化 >> 大学文化论文 >> 正文

浅谈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发展方向

2019/09/19 阅读:

摘要:本研究立足于布尔迪厄的场域理论,认为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传统场域在现代国家意识形态的植入、西方现代体育文化的挤压与现代消费文化的排斥中逐渐消解,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传承与发展遭遇了困境。在新的场域时空下积极寻求国家价值与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价值耦合、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与西方现代体育文化的辩证统一以及现代消费主义与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观念认同是破除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发展之藩篱的重要路径。

关键词: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场域;传承与发展

民族传统体育文化是我国传统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对人类社会生产生活方式的一种独特表达,在相承相续中,充分体现了我国各民族共有的文化价值观念和身体理想,已经成为民族特色、民族心理和民族意识的文化象征。但是在现代社会,试图逃离“土里土气”的原生态形式而奔向现代的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在传承与发展中遭遇了瓶颈。笔者主要采用了文献资料法,依据布尔迪厄的场域理论对当下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发展遭遇的困境进行了分析,以期利用新视角的解读开拓对于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发展的新认知。

一、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场域属性

作为布尔迪厄社会学理论的核心存在,“场域”超出了其本来的物理意义,而定义为“在各种位置之间存在的客观的一个网络或一个构型”,成为了一个政治资本、文化资本、社会资本与象征资本共同存在的聚合结构”[1]。

(一)场域理论是探索文化传承机制的理论布尔迪厄认为场域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会世界,是联结宏观社会与微观个体的中介。通过多元社会关系的集合,场域的运行中实际存在多个组织或力量,多组织或多力量的交际糅合给予了场域本身强大的塑造力表现在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上即①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场域: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发展的客体要素;②以文化资本为核心不同资本的互动: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发展的核心要素;③民族传统体育惯习:民族传统体育传承发展的主体要素。三种要素构成了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发展的实践形态。

(二)场域理论是揭示文化发展逻辑的理论布尔迪厄的实践理论力图通过场域、惯习和资本范畴之间的关系性,探索社会实践的奥秘。基于其理论范式探析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可以看出:①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传承发展是关系的存在。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内部若干关系的存在提醒我们以更加客观、更加完整的视域探讨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存在意义与发展出路。②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场域的核心是文化资本。③场域构造了惯习,惯习使场域有意义。

二、基于场域理论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与发展的困境分析

根据场域理论,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场域以文化资本为核心,其传承与发展中遇到的困境实际是文化资本与政治资本、经济资本与社会资本积极互动的表征。在传统社会时期,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场域空间受外力因素干扰有限,内生的传统惯习是影响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场域的主导力量,在一定的时空框架中维持着相对稳定,是“特定社会群体成员共享往事的过程和结果[2]。当前现代国家意识形态的植入、异质文化的压迫式干扰、经济发展导致的商业异化等外力因素逐步消解了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传统场域根基。

(一)现代国家意识形态的植入传统社会时期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场域受内生的自治秩序控制,这种原生态的治理机制给予了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发展的社会自由,“惯习是稳定的性情倾向系统”,民族传统体育文化遵循着民众的生活惯习而存在发展,并不具备国家性质的意识形态教化功能和国家形象塑造作用。当前现代国家意识形态充分渗透到了民族体育文化的传统场域之中,这种强行的嫁接很难做到“接地气”,导致了原有群众基础的流失;此外,受历史影响,中国体育的政治作用显化,“举国体制”、“奥运战略”作为中国体育文化发展的主导框架,客观上造成了社会对于植根于草根的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忽视。

(二)异质文化的压迫式干扰脱胎于现代社会的西方体育文化的生存与扩张能力要远远大于民族传统体育文化。恰如学者刘桂海所言“现代体育是西方社会文明化的产物,并且长期浸润西方社会生活,体育如网络一样延伸到政治、文化和宗教生活中,其影响是全方位和全能性的”[3]。习惯了传统场域原生态环境的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在面对这种压迫式冲击时不堪一击。西方现代体育文化的强势客观上造成了我国政府和民众体育文化心理上的“崇洋媚外”,政府过于关注西方现代体育的政治价值与我国民众参与民族传统体育活动的人数急剧下降就是切实的体现。

(三)经济发展导致的商业异化随着经济的高度发展,体育的经济价值也在不断被挖掘出来,体育商业化已然成为大势所趋,民族传统体育也不例外。但是民族传统体育文化较为丰富的地区目前仍是我国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地区,生活于其中的广大民众作为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场域的建构主体,受制于生产力的低下和教育的落后,谋生的自我诉求决定了他们的生活逻辑,“如何表演”、“定价几何”成为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场域内部的普遍现象。在这场资本的“洗劫”中,一方面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精神内涵被消解,另一方面无法满足人们消费欲望的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形式则逐渐消亡。

三、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发展的现实选择

(一)寻求国家价值与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价值耦合根据场域—惯习理论,民众是场域的建构主体。“天高皇帝远”的传统社会场域下,内生的自治秩序发挥了重要的传承功能,现代国家意识形态的渗透不可避免的弱化了民众的主动参与,阻滞了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正常发展。但是原生态的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很大程度上就是基于维护族群的团结而存在,这种族群维护作用在宏观层次上与当下的国家价值观存在着深层次的契合,从而为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寻求国家价值、政治传播,将维护族群团结扩展到促进国族认同提供了机遇。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优秀代表,民族传统体育文化所包含的天人合一、多元认同的价值理念对于中华文化的整体呈现也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二)寻求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与西方现代体育文化的辩证统一面对当下全球的体育文化场域呈现出西方现代体育文化一家独大的局面,我们必须重新审视和反思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场域空间。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内涵广博,“它是当今呼唤人文回归的社会里能够带给人们希望的体育文化形态之一”[4],其蕴含的和谐价值观与现代体育追求的和平主义实际是高度统一的人类理念。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独特多样有助于丰富全球体育文化生态,推动现代体育的和平追求。我们应当摒弃媚外心理,不被政治竞争所牵制,在保证我国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特色的同时,从而寻求更为广泛的人类文化认同。

(三)寻求现代消费主义与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观念认同现代消费主义扎根于以经济资本为依托的高度商业化的现代场域中。在传统场域中,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价值追求主要是精神寄托、宗教诉求与维系族群团结。商业化的冲击则将经济价值纳入对于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评价体系中。但是内涵丰富的民族传统体育文化具有极高的精神价值,如果只是不断迎合当下民众的商业消费就会剥离精神实质而“物化”。可喜的是,随着社会的发展,文化消费观念正处于不断理性化的过程中,民族传统体育文化蕴含的回归自然的养生内涵与民众向往自然的休闲精神愈发契合,通过政府的引导,将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内容纳入当地文化产业发展规划中,在保留其本源价值和精神内涵的基础上通过挖掘文化资本的经济价值来凸显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现实意义。

四、结语

习近平总书记所言“不忘本来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更好创新”。任何“场域”都有其历史的阶段性,各种外力因素的冲击下,民族传统体育文化所赖以存在的传统场域已经逐渐消解,需要我们重新审视新场域之下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精神内涵与时代价值,充分反应现代化浪潮下国家社会民众对于民族传统体育文化的功能诉求,充分理解新场域的空间结构与资本组成,以变通求得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发展的永恒活力。

参考文献:

[1][法]皮埃尔•布迪厄,[美]华康德.实践与反思[M].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4:133.

[2]姚磊.民族传统文化传承实践的现代选择———基于场域理论的视角[J].广西民族研究,2018(1).

[3]刘桂海.体育政治化:一个“场域”的理解[J].体育学刊,2015,22(06):8-13.

[4]张辉.中国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与西方现代体育文化的辩证统一[N].中国体育报,2017-05-08(007).

作者:张伟国 单位:北京体育大学管理学院

浅谈民族传统体育文化传承发展方向

2019/09/19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