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保险论文 >> 投资学论文 >> 正文

创新创业人才资助机制探讨

2020/11/05 阅读:

摘要:以色列作为一个自然资源匮乏的中东国家,其国家创新能力却属于全球第一梯队,这得益于其对创新创业人才的重视。本文从以色列的政策支持体系、风险投资机制和产学研融合模式三方面入手,探析以色列对创新创业人才的资助方式。

关键词:创新创业;政策;风险投资

以色列作为一个1948年建国,国土面积仅有2.5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883万的国家(2018年),人均GDP位居全球第21位(2018年),长期位于全球“创新领导者”梯队,为世界贡献了20%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被公认为“第二硅谷”。2019年更是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美国康内尔大学和英士国际商学院联合发布的全球创新指数排名中跻身前10,仅次于瑞士、美国、英国、德国等传统创新强国。之所以拥有如此强劲的创新竞争力,与以色列对创新创业人才的资助机制是密不可分的。

一、系统的政策支持体系

以色列自然资源匮乏,地缘政治环境复杂。当建国初期一系列的矿产勘测以失败告终时,以色列意识到只有靠“脑袋”这个特殊资源。1974年起,逐步在政府十多个部门设立了首席科学家办公室,下设各种委员会,由各个领域的科学家组成,负责科研投资风险评估,代表政府开展创新创业模式研究,为政府制定鼓励创新和高科技开发的政策。自建国至今,以色列政府先后颁布了《投资鼓励法》《工业研究和开发鼓励法》《产业创新促进法》《投资促进法》《以色列税收改革法》《天使法》《工业研究和开发鼓励法》第七修正案等一系列法律法规来鼓励科技创新。与此同时,以色列政府还推出了配套的资助计划,比如支持初创企业的“国家科技孵化器计划”,鼓励引入风险投资的“优泽玛计划”,值得一提的是,政府与企业共担风险,这一举措大大地增强了以色列人创新创业的决心。2016年,以色列政府成立了创新署,取代了之前的首席科学家办公室,统领初创公司培育计划、国家发展计划、基础研究计划、先进制造计划、国际合作计划、国家挑战计划等创新创业领域的重大计划,提供创新创业服务及资金支持。2017年以色列研发经费占GDP的比重高达4.58%,在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中排位第一,远高于世界平均值。在教育方面,以色列的投入占GDP比重长期保持在10%左右。《义务教育法》作为以色列建国后颁布的第一部法律,规定国家为5~15周岁的儿童提供免费义务教育。后来,以色列将义务教育从10年延长至12年,义务教育年限向前延伸至3岁,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国家。以色列作为整个亚洲平均受教育年限最高的国家之一,全国77%的人口接受过12年以上的教育,就业人口中拥有髙等教育学位的比例达到45%,这为科技创新积累了大量的高素质人才。在国际合作方面,以色列善于撬动全球资源,与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订合作协议,吸引外资支持本土企业。2020年,欧洲创新技术研究院在以色列特拉维夫设立创新港,旨在推进欧洲地平线2020计划实施,自2014年该计划运营至今,已为创新项目提供了近8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在军民融合领域,以色列也独树一帜,《兵役法》规定,凡年满18岁的公民,若无特殊情况,应服兵役,其中男性约3年,女性约2年。以色列军队对人才的培养是异常严苛的。比如,军队部门中最为苛刻的塔楼项目,每年只选拔以色列高中前2%的学生,对他们开展长达41个月的训练,内容涵盖数学、物理、计算机、武器等领域,其接受的学术培训远远超出世界其他国家普通大学生的培训范围。军旅生涯培养了决断力和大局观,正所谓商场如战场,部队经历成为经商创业的宝贵财富。从塔楼项目毕业的战士,近三分之二的人成为以色列顶级学术专家与成功企业的创始人。以色列媒体曾公布一份调查报告,36%的以色列高科技新创企业家曾服役于军事科技部门。创新创业是一项系统工程,产业、资金、政策缺一不可。以色列的成功经验表明,政策作为打开创新大门的钥匙,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以色列政府通过建设有利于创新创业的政策法律环境、引入风险投资、设立专职机构、加强教育投入、推动国际合作和加强军民融合等举措,建立了一个系统的创新创业生态圈。

二、成熟的风险投资机制

以色列作为全球创新界的翘楚,拥有7000多家科技创新企业,其科技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数目超过整个欧洲,是全球高科技资本市场最为发达的国家之一。以色列拥有比美国、欧洲还高的人均创投资本。数据显示,2017年以色列初创高科技企业融资金额创下历史最高纪录,达到52.4亿美元。拥有如此充足的资金支持,得益于以色列的“国家科技孵化器计划”,通过设立非盈利性质的孵化器,帮助初创企业渡过前期的“死亡谷”,提高存活率。孵化器一般设立在知名大学、地方政府和企业集团。政府本着“共担风险,不分享收益”的原则,要求孵化器不但要提供场地、设备、业务及法律咨询、寻找客户及合作伙伴等服务,还要负责解决企业部分经营资金缺口。孵化器通常是由政府、私营企业或风投基金共同出资建立的,运营早期政府出资占比较高,约为85%。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出资部分会逐渐减少并让利于私营企业。政府对孵化器设立和运营有着一整套严格的流程和规范,据统计,自孵化器项目成立至今,政府认可的孵化器共有27个,其中18个属于风投基金、跨国公司或私人投资者所有,涉及包括电子通信、软件开发、医疗器械、新材料、生物科技项目等在内的200多个项目。孵化器项目60%以上完成了孵化程序,最后成为独立企业。孵化器机制的建立,大大地增强了初创科技公司获得融资的可能性,使更多企业可以存活并脱颖而出。为了进一步对发展中的企业提供稳定的经费支持,政府还扮演“母基金”的角色为初创企业拉赞助,以色列还制定了“优泽玛计划”,政府投入小部分资金设立风险投资基金。创新署利用每年不到5亿美元的投入,发挥杠杆效应,撬动外资入场。近几年以色列的风投资金约为50亿美元,其中来自中国的风投资金约为4-5亿美元。待企业上市后,政府资金退出,专业机构接管。耶路撒冷风险投资伙伴基金会(JVP)作为当年“优泽玛计划”的十家风投基金之一,迄今已经投资培育了130多家公司,其中12家已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JVP成立25年来,8只主要基金共募集13亿美元的资金。在以色列,只要你有足够吸引人的创意,通过孵化器和风投基金的培育,梦想就可能成为现实。

三、完备的产学研融合模式

在以色列,创新创业的观念深入人心。高校也深受影响,长期与企业、产业园区开展密切的合作,形成了一套世界领先的科研成果转化机制。众多知名高校都设立了专业的成果转化机构,例如,希伯来大学的伊瑟姆研究开发公司、特拉维夫大学的拉莫特公司、魏茨曼科学研究所的耶达、以色列理工学院的T3(TechnionTechnologyTransfer)等。这些机构不只是保护知识产权,更重要的是在学术界、企业界和投资界之间建立了一座桥梁,使各方都能从中获益。以希伯来大学的伊瑟姆研究开发公司为例,自成立以来,伊瑟姆公司已注册1万多项专利,涉及2800余项发明,获得900多项技术许可,并衍生了130多家公司(包括以153亿美元出售给英特尔的Mobileye和盲人视觉制造商OrCam等)。在合作企业方面,伊瑟姆的全球合作伙伴包括诺华、强生、英特尔、谷歌、波士顿科学等世界顶尖企业。以色列高校均设有创业中心,宗旨是为创业者提供切实可行的专业咨询,开设创新创业教育课程,组织创新创业竞赛,为私营企业家、天使投资人、风险投资与初创企业者搭建关系网。特拉维夫大学创业中心是以色列目前最大、最活跃的非营利创业中心,拥有超过8500个校友、600名创业导师、350个投资者和1200个投资项目,以及来自超过60个国家的2万名合作会员。除此之外,高校还建立了科学园,成立了研发基金会和跨学科研究中心,构建了多元化的创新创业教育生态系统。成功的创新创业人才资助机制得益于以色列人深入骨髓的创新基因,流传3000多年的羊皮卷《塔木德》,是每一个以色列人受用终生的书籍,在希伯来语中,“塔木德”的意思就是“学习、创新”。2018年5月,马云在特拉维夫大学发表演讲时谈到,我们发现这里的人天生就相信永不放弃,这就是70年以来以色列的奇迹,在我看来,以色列代表着智慧、创新和坚持。

参考文献

[1]张晓娟,潘玉钰,贾长英,等.全程化多方位创新创业人才培养研究与实践[J].广州化工,2020,48(14):185-186+193.

[2]魏至恒,徐鲲,鲍新中.我国三大经济区创新创业人才政策与成效的实证研究[J].科技与经济,2020,33(3):76-80.

[3]陈影,景秀眉.基于产教融合的创新创业人才培养模式研究[J].老字号品牌营销,2020(7):79-81.

作者:李俊鹏 李秋灵 李奕蒙 单位: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流体物理研究所 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

创新创业人才资助机制探讨

2020/11/05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