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保险论文 >> 投资经济学论文 >> 正文

农村基础设施投资影响分析

2019/09/04 阅读:

[提要]通过分析四川省农村基础设施投资对农村居民收入的影响,发现农村交通基础设施投资、邮电通信投资和农业基础设施投资对居民收入有明显的正向促进作用,但这种带动性还未充分体现出来且存在地区差异。据此,提出合理的政策建议。

关键词:农村;基础设施投资;农民收入;经济增长;固定效应

引言

“十二五”期间,四川农村基础设施投资超过3,000亿元,其中农村交通基础设施投资约700亿元、农业基础设施投资约1,276亿元。灾后重建工作取得历史性胜利,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取得初步成效,生产环境实现整体改善,实现农民人均增收1,000元以上,532万农户脱贫的重大进展。2016年四川经CPI折算后的农民年人均收入为8,380元,但总体来看形式仍不容乐观;恩格尔系数在0.4,表明农村居民在购买除食品之外的其他消费或服务的能力不足,严重降低了农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虽然四川省农村基础设施投资额连年递增,但占全省基础设施投资额比重不到5%,投资总量仍然相对不足、投资结构仍然不尽合理且缺乏长远的农村基建投资规划,使得城乡基础设施发展差距越来越大。因此,未来几年优化四川农村基建投资结构、加大基建投入以带动农村发展、农民增收是仍然是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

一、研究内容

选取四川省20个市(州)近十年的数据进行分析,检验四川省农村基础设施投资对农民收入影响的大小。首先,进行变量选择和指标选取,并建立文章所需的研究框架;其次,为了减小数据的波动、提高数据的连续性,对研究方法进行优化处理;再次,运用计量软件对所收集的数据进行分析,并对分析所得结果进行逐一解释及阐述;最后,提出合理的建议。本文以内生经济增长理论为基础,在指标选择上,遵循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的指标选择标准,考虑到模型的正确性及合理性,将劳动力、资本、技术进步三大指标均包含在内,为契合主题,只将资本作为主要解释变量加以详细的分析与阐述;本文主要借鉴毛园园、李白的具体指标选择方法,将三大主要指标进一步细分如下:

(一)劳动力。在柯布-道格拉斯函数中,劳动力是三大主要指标之一;另外也可认为劳动力资本是农村主要资本之一。以农村实有劳动力为基准,计算出农村实有劳动力中从事农业生产(采用广义农业,即包括农、林、牧、渔等产业)的劳动者比例。

(二)资本。资本是本文基本模型中又一主要指标,为了更详细的探究农村基础设施投资对农民收入的影响,笔者将资本指标细分为农村交通基础设施投资、邮电通信业务投资、农业基础设施投资,在实证分析中,笔者将对以上几项分别加以检验。农村交通基础设施投资不仅可以提高农产品的有效产出量和流动性,从而提高农村劳动力生产效率;农村邮电通信业务投资加快城乡信息流通,可以显著降低农村与城市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降低农产品和劳动力的流动成本,最大限度地实现城乡农产品和劳动力的供需平衡。

(三)技术进步。柯布道格拉斯函数的一个重要创新就是引入了技术进步,它是解释内生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由于数据的可获得性,本文主要采用农机总动力和农村劳动力平均受教育年限表示技术进步要素,农机总动力指标能反应农业机械化程度,也是农业科技进步和农业现代化的重要影响因素;劳动力平均受教育年限则可以反映劳动力的素质高低,它也是希克斯中性技术进步的重要解释变量。

(四)农民收入。笔者选取四川省各市(州)的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来表示四川省农村居民的收入状况,为了消除物价变动的影响,本文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在数值上均经过物价指数平减处理。

二、结果分析

(一)全省结果分析。研究对象选取四川省20个(自贡市、攀枝花市、泸州市、德阳市、绵阳市、广元市、遂宁市、内江市、乐山市、南充市、眉山市、宜宾市、广安市、达州市、雅安市、巴中市、资阳市、阿坝州、甘孜州、凉山州)市(州)近十年(2007~2016)的数据资料。没有选取成都市作为样本个体之一,是因为成都市的整体发展水平和农村发展水平远比其他市(州)要好,城市化水平超过70%,其农村的各指标在相对于四川省其他各市(州)来说不具有代表性。通过研究得出,回归模型所选择的解释变量能够比较充分地解释因变量的变化。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村劳动力占比对农村居民的收入弹性为负,这不难理解,一般情况下,非农行业的收入远大于农业生产的收入,西部地区大量的外出务工农民为农村带来了可观的“外汇”收入,成为农村居民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所以,农村劳动力中从事非农行业的占比越高,农村居民的收入就会越高。农村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对农民收入的弹性较高,并十分显著性检验。表明四川省各市(州)农村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对农民收入的增长有较大正向促进作用,并在笔者所探讨的三类资本要素中的带动性最强。四川省位于我国多山地丘陵的西部地区,加大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是农村地区发展的重中之重,交通基础设施的改善对农民收入增长的促进作用巨大。近十年来,农村经济发展状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得益于政府不间断的投入,交通基础设施投资水平超越了其门槛值,对农村经济增长表现为正向促进作用。电信业务投资和农业基础设施投资对农民收入的弹性分别为22%和38%,并分别在通过了显著性检验。因为电信业务投入有助于推进农村信息化、充分减小城乡信息的不对称性,对农业发展方向和规模有优化作用。农业基础设施投资可以改善农村农业生产条件、提高农业生产效率、优化农业生产结构,并正向促进农村居民收入增长。综上,交通、通信及农业方面的基础设施投资有利于促进农民增收和提高农民的福利水平。农机总动力和农村劳动力平均受教育年限对农村居民收入的弹性分别为18%、27%,这反映了农业机械化程度的提高、劳动力素质的改善对于增加农也产出和农民收入有至关重要的影响。事实上,技术进步从侧面反映了农业科技投资和教育投资对农村经济发展的重要促进作用。

(二)相对发达和相对不发达地区的区域比较分析。从20个市(州)中选取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最高的5个市(德阳、绵阳、眉山、宜宾、资阳)和人均纯收入最低的5个市(广元、巴中、阿坝、甘孜、凉山),分别进行固定效应检验,研究发现,虽然国家早已出台了西部大开发战略,对西部农村地区经济发展与一定的促进作用,但相对于东部地区,落后的农业发展模式和基础设施严重制约了四川农村的发展,从而在计量分析中表现出四川较不发达的农村地区各资本要素对农民收入的弹性普遍较小。相对不发达的,5个市(州)农村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对农民收入的弹性比相对发达的5个市(州)小,分别为49%、32%,这首先表明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的地区交通基础设施投资给农村经济带来的影响大小不同;其次表明,经过新一轮的投资政策落实,四川农村基础设施投资水平已经超过门槛值,表现为比较显著的正效应,这与本世纪初部分学者研究得出的负相关结果大不相同。事实上,国内外相关研究表明基础设施投资对农民收入的促进作用确实存在资本“门槛”,但近期国内有关研究发现我国大多数省份(含四川)的资本水平已经超过门槛值。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以及交通基础设施投资的进一步跟进,四川省交通运输方面的红利一定会进一步释放以带动农村经济的发展、增加农民收入。在邮电通信投资和农业基础设施投资方面,较发达地区的弹性高于较不发达地区,但是通过有关数据可以看出这种带动作用都是较为明显的,这提醒政府应该继续加强贫困地区的邮电通信投资和农业基础设施投资,以促进农业信息化与农村现代化。

三、政策建议

鉴于我国西部农村地区较落后的经济发展状况,基于全国层面的相关研究对西部农村地区未来发展几乎没有指导意义,本文利用四川省20个市(州)最近十年间的面板数据,分析了四川各市(州)农村居民收入的几个主要影响因素,将资本要素细分为交通基础设施投资、邮电通信业务投资和农业基础设施投资并一一作了详细的分析与阐述,这种相对具体且有针对性的研究正体现了本文的实际价值。根据上述研究得出的相关结论,提出以下政策建议:

(一)居民点向公路网靠近。传统的农村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思想是让公路通往每家每户,这种建设思想在前期有一定的指导作用,也取得了巨大成果,但这种模式越到后期投入成本越高且经济效益越低。首先,考虑到四川农村居民点十分分散的现实状况,政府应该鼓励农村家户在修建新房或考虑搬迁时,将定居点就近向已发展起来的公路网靠近,并给予一定补贴,这将大大降低基础设施建设费用、节约土地资源并提高已有基础设施的使用效益。其次,考虑到阿坝、甘孜两大少数民族自治州相对地广人稀、环境优美、经济发展落后的现实,应适当调整“公路修到家门”的扶贫开发策略,代之以对旅游资源丰富的地区已有小型定居点进行扩建,作为“偏远地区农民搬迁”的基地,辅之以相关的配套生活设施及政策,这不仅能实行精准扶贫,还能带动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增加居民收入。

(二)加快农村信息化。农村邮电通信工程应当以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为“先遣”,将光纤网络“覆盖到公路尽头”,随着农村交通基础设施进一步发展、居民点分布进一步靠近公路,网络到户率将会大大提高。当然,首先这需要交通部门、电信部门以及投融资等部门加强协作,做好统一规划、实现“路、网协手并进”。其次,应与电信部门、PC设备提供商等做好沟通,给予相应政策,尽量降低农村网络设备及网络使用费用。最后,政府需要充分考虑农民群众的信息接受及信息使用能力,加大宣传力度、获得当地群众的理解与支持,制定一套政府与居民共同参与的信息化建设政策,能够让农民群众用得上、用得起、用得好,并能从中普遍受益。这就要求各地加强农村信息资源建设、巩固农村信息资源共享平台、建立和完善农村信息网络体系、优化农村信息服务模式、加快农村科技信息服务体系建设、建立有效运行机制,以确保农村信息化的顺利推进。

(三)优化农业投资结构。十九大报告指出,“三农”问题是关系我国国运的根本性问题,国家始终把“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具有深刻的历史与现实意义。我国是严重依赖石油化工产品进行农业生产的典型石油农业国,一是为了保证国家粮食安全需要,低成本的石油化工产品诸如农药、化肥、农药、农膜的投入必不可少;二是农业科技投资严重不足、成果转化率低、成本高以及农业人口素质偏低等因素严重制约了生态农业、科技农业的发展;以上这些都限制了我国“农业革命”的进程。

参考文献:

[1]周君,周林.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农村基础设施投资对农村经济的影响分析[J].城市发展研究,2014.21(7).

[2]晏强,李建华.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存在的问题及其对策研究[J].当代经济研究,2014(3).

[3]李加江.中国农村基础设施投资对农村经济发展的作用[J].经济研究导刊,2012(3).

[4]陈银娥,刑乃千,师文明.农村基础设施投资对农民收入的影响———基于动态面板数据模型的经验研究[J].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12(1).

作者:曾恒源 单位:重庆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农村基础设施投资影响分析

2019/09/04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