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保险论文 >> 投资经济学论文 >> 正文

浅谈习近平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维度

2019/07/15 阅读:

[摘要]面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新机遇、新挑战,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观大势、谋全局、干实事,在实践中形成了以新发展理念为主要内容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做出了顶层设计,推动中国经济发展行稳致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与中国经济发展实践相结合,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理论做出了重大创新,为处于困境中的世界经济提供了中国方案。

[关键词]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新常态;新发展理念;中国实践

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内外经济形势发生重大变化,国际贸易总体依然低迷,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由高速度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艰巨任务,同时党中央做出了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庄严承诺。面对经济发展的新机遇和新挑战,需要党在经济发展理论方面做出重大创新。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我国经济发展阶段做出重大判断,提出了对未来发展谋篇布局的新发展理念,在实践中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为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实践提供了行动指南。

一、观大势:

对发展阶段的重大判断经济新常态展现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历史观,是理解中国经济走向的钥匙。认识当前中国经济新常态需要有较长的历史跨度,这是有别于以往的经济现象。

(一)经济新常态的提出从经济史考察,高速度增长是工业化时期才有的经济现象,尤其是工业化超长期经济体具有的共性特征,但这种高速度增长是阶段性的,短期高速增长后进入长期缓慢增长态势是经济周期的规律。新常态是与旧常态相对应的。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到2007年的二十年间,世界经济持续增长,并伴随着低通货膨胀、低失业,进入第三轮的全球化繁荣期,被经济学家称之为“大稳定”。2007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并引发全球性金融危机,世界经济进入衰退期,而且没有转入预期中的经济复苏之路。2010年,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CEO埃里安在《驾驭工业化国家的新常态》一文中,用新常态概念来阐述世界经济新的长期态势[1]。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中国经济深度融入全球化进程,国际国内形势重大变化也影响着中国经济。随着全球经济进入减速的新常态,中国经济同样经历着增速换挡的阵痛。2012年,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审时度势,做出了我国经济正处于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三期叠加”阶段判断,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国经济发展阶段的理性认知;在2014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经济新常态的重大论断,适应新常态、把握新常态、引领新常态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

(二)中国经济新常态的基本内涵习近平总书记高度概括了经济新常态的主要特点,即:增长速度要从高速转向中高速,发展方式要从规模速度型转向质量效率型;经济结构调整要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举;发展动力要从主要依靠资源和低成本劳动力等要素投入转向创新驱动。中国经济新常态并不是经济衰退,而是增速放缓至个位数,6%-7%的经济增速在经济史范畴中仍属于较高速度行列;中国经济新常态不仅表现在增速换挡上,还表现在发展动力转换和经济结构升级,中国经济由此步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

(三)新常态与中国经济政策取向经济新常态成为科学理解中国经济走向的钥匙。一方面,在经历三十多年高速增长之后,中国经济总量已跃居世界第二,成为名副其实的经济大国,总量发生质的跃升之后,增速下降而经济增量依然巨大,持续多年的高速增长已创造了世界奇迹,高速增长后的经济平滑增长将构成新的常态,各级政府需要适应这个已然成为现实的新常态。另一方面,在中国经济大国地位稳固后,中国经济发展更重要的任务是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优化中国经济结构、创新驱动成为中国经济转型的方向。不可否认,增速换挡已是现实,而经济效益和质量提升则仍处于艰难的进行时,当然,经济结构调整也成为中国经济继续前行的战略机遇。经济新常态将引领中国经济发展新的导向。由于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与传统高速增长相适应的政策体系、利益机制将会发生重大变化,以“生产导向”“亲商”为核心的体制机制将向“分配导向”“亲民”转变,产业政策将由选择性向普惠性转变。经济新常态下,对地方干部以GDP为主的考核机制将向经济与民生、生态等多元考核转变,从经济绩效向人民获得感转变,政策制定的依据以“人民拥护不拥护、赞成不赞成、高兴不高兴”为标准和依据。

二、谋全局:

对发展理念的战略布局新发展理念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主体内容,是适应、把握和引领经济新常态的理念创新,是对经济发展规律新的科学认识。

(一)新发展理念的形成背景新发展理念的提出与经济新常态密不可分。2015年7月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保持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必须有新理念、新思路、新举措”。经过三十多年的高速度增长,劳动力、土地、资金等要素成本急剧攀升,以要素驱动的比较成本优势逐步丧失,中国经济面临发展动力不足的瓶颈。考察世界经济演进规律,在传统要素驱动乏力情况下,如果成功转型至科技创新引领的新道路,则经济体将稳步达到发达状态;如果要素驱动模式难以转型至创新驱动模式,经济体将受到资源诅咒而陷于中等收入陷阱。中国经济正面临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必须走科技创新的发展道路。让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的不平衡发展战略让中国经济实现了腾飞,但收入差距过大成为重要的社会不稳定因素,社会治理、精神文化、生态环境等领域发展显著落后于高速行进的经济领域,贫富不均也不符合社会主义的发展目标,发展的协调性亟待增强。虽然中国经济极力避免走上“边发展、边污染”的老路,但是高消耗、高排放的发展模式仍然让生态环境难以负荷,发展的持续性需要提升。中国不断扩张的国际市场正受到欧美等发达经济体的抵制,对内开放与对外开放必须双向互动,服务业开放同样刻不容缓,负面清单管理的新开放模式也要加速推进。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反贫困事业关系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道路的进程,发展成果共享成为社会共识。贯彻新发展理念才能有效应对经济新常态的各种挑战,推动发展动力的转换,化解发展不平衡问题,增强发展的持续性,走上内外联动的新道路,解决公平正义问题,使中国经济由高速度增长向高质量发展顺利转化。

(二)新发展理念的基本内涵面对经济新常态,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创造性地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新发展理念。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指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是针对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世界经济复苏低迷开出的药方”[2]。新发展理念的五个方面有各自强调的内容和方向,但五个方向的新理念相互关联,成为推动发展的系统性指导思想。新发展理念具有鲜明的问题导向,致力于破解发展难题,回答了新时代“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的问题,彰显了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取向,体现了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统一。新发展理念是总结人类发展规律的新发展理论,有利于推动当今世界发展从零和博弈走向正和博弈。

(三)新发展理念丰富了马克思主义发展观新发展理念以增加人民福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作为出发点、落脚点,体现了人民主体性思想,是鲜明的马克思主义发展观。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是马克思主义发展观的基本原则,而新发展理念贯穿始终的就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马克思主义发展观的目标是促进人的自由全面发展,这也正是新发展理念的本质要求。新发展理念展现出马克思主义发展观的时代内涵。马克思主义发展观的生命力在于和不断发展的经济实践相结合,马克思主义发展观的中国化必须能够指导中国经济的发展。新发展理念汲取了世界经济发展的先进经验,是全世界范围内科学先进的发展思想,将指导中国经济巨轮行稳致远。新发展理念体现了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进一步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发展观。

三、干实事:

新时代中国发展实践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与中国发展实践相结合的最新成果,既有重大的理论突破,也有具有重大的实践价值,推动着中国经济从高速度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

(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依靠投资、消费、进出口“三驾马车”的需求侧拉动模式,中国经济取得高速增长,但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三驾马车”增长乏力,传统要素缺乏驱动力,“全面刺激政策的边际效果明显递减”[3]。破解中国发展困局需要突破西方经济学的桎梏,摆脱凯恩斯主义有效刺激经济的传统老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为指导,立足中国经济发展实际,提出了从供给层面化解经济结构性问题的改革方案,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的讲话中提出,“推进经济结构性改革,是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的一个重要举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方向,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以“提高社会生产力水平,落实好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为改革的根本目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务明确,即“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使我国供给能力更好满足广大人民日益增长、不断升级和个性化的物质文化和生态环境需要,从而实现社会主义生产目的”[3]。

(二)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经济新常态下,传统要素驱动力减弱,创新成为引领经济新常态最强劲的动力之源,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成为经济发展战略转型升级的主要方向。习近平提出,“着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把创新摆在第一位,是因为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4]。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是一个系统工程,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并重,政府作用和市场主体都是关键,基础创新和应用创新都需强调。习近平提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最根本的是要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最紧迫的是要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最大限度解放和激发科技作为第一生产力所蕴藏的巨大潜能”[3],制度创新是激发创新潜力的保障,“科技成果只有同国家需要、人民要求、市场需求相结合,完成从科学研究、实验开发、推广应用的三级跳,才能真正实现创新价值、实现创新驱动发展”[3]。

(三)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既是推动欠发达地区经济赶超、先行地区结构升级的需要,也是拓展发展空间、增强中国经济发展后劲的需要。根据雁型发展模式和近年产业转移的实际情况,随着中国经济的起飞和高速发展,低端制造环节将逐步转移至东南亚、非洲等要素价格更加低廉的地区,但是中国幅员辽阔,中西部地区可以承接沿海发达地区的产业转移,中西部的经济崛起为新一轮中国经济发展拓展空间。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包括地区间的协调发展和革命老区、民族地区等特定地区的加快发展。习近平指出,“要发挥各地区比较优势,促进生产力布局优化,重点实施‘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三大战略,支持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贫困地区加快发展,构建连接东中西、贯通南北方的多中心、网络化、开放式的区域开发格局,不断缩小地区发展差距”[2]。

(四)生态文明建设生态文明建设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目标的重要内容。习近平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他认为,“这里面有很大的政治”“环境问题日益成为重要的民生问题”“良好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5]。生态文明建设关键要处理好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即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的关系。习近平指出,“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既会产生矛盾,又可辩证统一”[5]。践行绿色发展战略,将绿色发展理念融入经济建设,推动低碳循环发展,“走科技先导型、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发展之路”,方能化解“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的矛盾,“由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两难’向两者协调发展的‘双赢’转变”[5]。

(五)“一带一路”倡议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和人文基础,推动沿线各国与中国经济的共同发展,是互利共赢之路。习近平提出,“中国将继续全面对外开放,推进同世界各国的互利合作,推动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实现各国在发展机遇上的共创共享”[5]。“一带一路”倡议的资源配置机制主要是市场,必须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积极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建设和投资;搭建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机制和平台,发挥好开发性金融、政策性金融的独特优势,有赖于政府作用的更好发挥。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建设是一项长期工程,要做好统筹协调工作,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发挥市场机制作用,鼓励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等各类企业参与,同时发挥好政府作用”[3]。

(六)脱贫攻坚工程“十三五”时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而农村贫困人口脱贫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的任务,“农村贫困人口脱贫是最突出的短板”,脱贫攻坚工程事关党对人民的庄严承诺。脱贫攻坚工程要因人因地施策,发动政府、市场和社会的力量,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习近平指出,“通过实施脱贫攻坚工程,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7017万农村贫困人口脱贫目标是可以实现的”[2]。脱贫攻坚工程要不断创新脱贫机制,探索对贫困人口实行资产收益扶持制度和脱贫工作责任制,“通过采取过硬的、管用的举措,今后每年减贫1000万人的任务是可以完成的”[3]。

参考文献:

[2]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7-80.

[3]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243-331.

[4]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201.

[5]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100-133.

作者:江炎骏 单位:中共东莞市委党校

浅谈习近平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维度

2019/07/15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