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保险论文 >> 商业保险论文 >> 正文

商业健康保险历史价值研究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目前,我国已跻身中上等收入国家行列,为避免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作为社会医疗保障体系中重要组成部分的商业健康保险,应在“中等收入陷阱”跨越期发挥其应有的历史性作用。

【关键词】中等收入陷阱;商业健康保险;历史价值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人均国民总收入达到9732美元,高于中等收入国家平均水平。未来很可能再现“东亚速度”,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但从国际经验看,没有抓住历史机遇导致转型滞后并从此一蹶不振的案例并不少见。智利、阿根廷等拉美国家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后,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平均滞留37年。与这些国家相比,中国在中等收入阶段遇到的问题将更复杂,任何一个失误都可能带来掉入陷阱的风险。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强调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紧迫性,“十三五”规划纲要也首次将“努力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作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目标。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已被置于能否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从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地位。商业健康保险作为社会医疗保障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应在“中等收入陷阱”跨越期中发挥其应有的历史性作用。

1“中等收入陷阱”跨越期的严

峻问题:低速经济增长中的人口老龄化改革开放后,从1978年到2009年,我国成功实现了经济发展中的两次历史性跨越:一是用时23年从低收入国家迈进下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二是仅历时9年跻身中上等收入国家行列。这30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期,正是中国制度变革与人口结构巨变的历史巧合期,产生了独有的制度红利、人口红利,且这两项红利相互促进;但这一巧合极具偶然性,不存在可持续性。世界银行(2012)、彼得森经济研究所(2011)、OECD经济政策报告(2012)及林毅夫(2012)等都认为2030年后,由于中国人口老龄化高峰到来与潜在经济增长率下降,中国经济增长率将出现较大降幅,转入中速增长期,然后进入中低速增长期中国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人口老龄化高峰提前到来。2000年,我国65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数量为8821万人,占总人口的7%;2019年底,这一数字占比12.6%,约为1.4亿人,较2000年增长近1倍。预计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从7%增长至14%只需25年,而法国经历这种转变用了115年,英国45年,美国65年,发达国家平均50年,世界平均30年;预计中国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从14%增长至21%,可能仅需10年。根据世界银行2018年12月13日发布的《中国养老服务的政策选择:建设高效可持续的中国养老服务体系》,我国正以史上最快速度进入老龄化社会,预计到2050年,我国65岁及以上人口数占比将达26%,其中,80岁及以上人口数占比将达8%。在多方面因素的作用下,我国人口老龄化发展水平快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出现了“未富先老”的社会现象。

2“中等收入陷阱”跨越期中国

方案的瓶颈:“保民生”与“促增长”的矛盾有学者认为,老龄化是社会进步的一种表现,甚至可助推经济发展;但绝大部分学者认为“未富先老”会影响劳动力供给、消费水平及结构变化、储蓄及投资、创新能力等,其中对消费和储蓄的影响是最重要渠道。研究结果显示,老龄化进程中,中短期内人均消费水平会出现增长,但长期会导致人均消费水平下降。在老龄化社会刺激消费绝非易事,医疗支出水平提高、医疗支出的不确定性等都会导致老年人口减少其当期消费水平。统计研究发现,我国医疗支出的不确定性导致消费下降22.4%。未来中国经济发展不会过度依赖投资及出口,为促进经济增长、刺激国内消费,政府就必须减少人们在老龄阶段所面临的各种不确定性,特别是医疗支出方面的不确定性,比如加大医疗保障等方面的投入力度。国内外研究表明,增加政府对医保和养老金等保障支出对降低居民预防性储蓄和刺激居民消费有显著的促进作用。因此,注重民生、保障民生、改善民生已成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基础,民众健康责任成为政府责任的重要内容。在“人人享有基本医疗服务”的理念指导下,我国逐步建立了中国特色社会医疗保障体系,基本医保覆盖率从2008年的85%增加到2019年的95%以上;卫生总费用中,政府和社会支出增加,社会卫生支出、政府卫生支出分别在2010年、2015年超过个人卫生支出,2018年社会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43.66%;个人卫生支出占比由2009年的37.5%降至2018年的28.6%;患者医疗费用的实际补偿比从2008年的43.2%增长至2018年的60.42%。然而,在取得举世瞩目成就的同时,我国开始出现了类似日本自1990年以来的社会保障财政支撑可持续性问题;近年来,医保支出增速高于GDP增速与财政收入增速,医保基金总量压力持续存在。未来,我国将长期处于经济增速放缓、人口老龄化“程度高、规模大、速度快、高龄化”的时期。若社会医疗保障体系不与经济增长同步发展,很可能产生诸多问题。如过多超前的福利化投入可能透支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成为掉入中等收入陷阱的诱因;但社会医疗保障体系建设滞后,也不利于扩大消费和经济增长。因此,坚持和完善民生保障制度,还要立足基本国情,发挥政府、私人部门等多主体的共同参与作用,构建既能刺激社会经济发展又不过多消耗社会财富的坚实社会医疗保障体系;政府主导的基本医疗保障体系要注重加强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民生建设,私人部门主导的商业健康保险则要承担起市场化、契约化、差异化的医疗保障服务。

3“中等收入陷阱”跨越期行业

贡献的可能:商业健康保险在构建多层次社会医疗保障体系中的历史价值当前,全球发达国家构建社会医疗保障体系最重要的两个维度就是政府和市场。世界银行早在20世纪90年代提出了社会保障改革的三支柱方案,即强制性的公共管理支柱、强制性的私人管理支柱和自愿性支柱;前两者是国家干预的范畴,后者是市场机制的范畴,包括商业保险产品的市场提供。商业健康保险在主要发达国家的发展虽有较大差异,但总的来说都比较成熟。一是从商业健康保险的覆盖率来看,即使是社会保险制度比较发达的国家,其覆盖率也能达到一定水平,近1/3OECD国家商业健康保险的覆盖率超过30%。美国是商业健康保险为主的代表国家,商业健康保险在美国社会经济生活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全美近70%的人口参加了商业健康保险;德国是实行政府主导型医疗保障模式的代表国家,政府采用国家、企业、个人分担机制建立起法定社会医疗保险制度,全国有350余家健康保险公司,其中300家公司经营政府的法定医疗保险,其余保险公司则为10%左右人口提供商业健康保险产品;英国是实行国家医疗保障制度的典型国家,国民享有统一的社会医疗保险服务,即使如此,英国的商业健康保险覆盖人群也已达11%,并保持着年均5%-7%的增长速度。二是从商业健康保险的保费密度来看,2015年美国、德国、英国分别达3131美元/人、3472元/人、1007美元/人,分别为我国的10倍、11倍、3倍。三是从商业健康保险费用占卫生总费用比重来看,美国作为商业健康保险最发达的国家,商业健康保险占卫生总费用的比例超过35%;法国、加拿大、德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商业健康保险占卫生总费用比重也在10%左右。我国商业健康保险起步虽晚,但持续高速增长。2013年至2018年,健康保险保费同比增速分别为30.2%、41.3%、51.9%、67.7%、8.6%和24.1%。截至2018年底,人均健康险保费支出316元、健康险占GDP比例为0.61%、赔付金额达1744.33亿元。但总体来看,商业健康保险在我国医保体系中占比较低,赔付支出仅占卫生总费用的3%,作为医疗保障“第三支柱”的核心力量尚未完全发挥,健康服务供给不足与需求不断增长之间矛盾突出,市场发展的空间和潜力巨大。2020年1月23日,银保监会等13部委联合下发《关于促进社会服务领域商业保险发展的意见》(银保监发〔2020〕4号),为商业健康保险发展制定了宏伟目标:力争到2025年,健康险市场规模超过2万亿元。2019年,我国商业健康保险保费收入7066亿元,这意味着,要想实现2025年2万亿的目标,未来6年要保持19%的年复合增长率。2020年2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下称《意见》)出台,《意见》明确提出,到2030年,全面建成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体,医疗救助为托底,补充医疗保险、商业健康保险等共同发展的医疗保障制度体系。在中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特定时期,商业健康保险需要发挥其在社会医疗保障体系建设中的应有之用。一是商业健康保险要发挥其协同效应。商业健康保险作为一种市场化、专业化的风险转移机制和社会互助机制,保障方式灵活、保障领域全面、服务形式多样,能够对基本医疗保险起到重要的补充作用。如提供适应不同需求的健康保险产品和服务,满足民众多样化、个性化的保障需求;提供特定病种保障产品,从而降低高发、重特大疾病的发病率和费用支出,更有针对性地保障民众健康;运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提供即时结算和实时医疗费用审核,提高民众看病就医的便捷化程度等。二是商业健康保险要发挥其分层高效递送医药卫生服务资源的作用。商业健康保险之所以能成为卫生服务的重要组成,是因为不同的付费机制会对医疗服务产生不同的经济激励。商业健康保险经营者可以通过不同的支付方式,形成不同的激励,从而改变医疗服务提供者的行为,对降低高成本支出、低运行效率的医疗服务行为产生显著的激励作用,提高医疗保障体系的总体效率。三是商业健康保险要发挥其社会财富均衡分配作用。目前中国城镇职工、城乡居民两项医保制度之间,存在筹资水平、政府补贴、保障范围与赔付额度的差异,同种制度在各地实施也不尽相同;具有共同疾病风险的人群没有获取相同额度的保障,一定程度上,收入越高的群体获得的社会卫生资源越多,进一步加剧收入差距。而商业健康险费率核定依据跟个体或整体的风险状况高度关联,保费支付与保障高低正相关,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因身份、地域、工作的差异带来的“不平等”,将在一定程度上修正社会保险在财富分配上的不公。四是商业健康保险的实践要成为国家制度设计修订的实验田。作为拥有14亿人口的发展中大国,任何一项社会福利制度的实施都会对财政收支、社会财富再分配甚至公众社会行为产生影响。商业健康保险在一些领域的实践探索比如长期护理保险,完全可以走在前面,从而为政府制定相应的医保政策和公共卫生政策提供决策支持。

4结语

成功跨越或不幸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非常复杂,但落入“中等收入陷阱”国家的有些共性问题,都是在未进入高收入国家时出现了快速的人口老龄化,并建立了超过经济增长的法定社会保障制度。盲目追求高保障和保障缺失都会影响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甚至产生福利危机,带来社会动荡。构建适合中国国情的长期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已成为亟需破解的难题,商业健康保险作为我国医疗保障体系中必不可少的一个关键部分,要充分发挥市场的调节机制,成为社会医疗保障体系建设的积极参与者,完成“中等收入陷阱”跨越期的历史使命。

【参考文献】

[1]李乐乐,杨燕绥.人口老龄化对医疗费用的影响研究[J].社会保障研究,2017(3):27-39.

[2]韦恩·M·莫里森.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原因、进程和挑战[J].金融发展研究,2020(1):40-45.

[3]李乐乐,杨燕绥.人口老龄化对医疗费用的影响研究[J].社会保障研究,2017(3):27-39.

[4]封进等.医疗需求与中国医疗费用增长[J]中国社会科学,2015(3):85-103.

[5]刘国恩,蔡春光,李林.中国老人医疗保障与医疗服务需求的实证分析[J].经济研究,2011(3):95-96.

作者:范娟娟 单位:中国人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

商业健康保险历史价值研究责任编辑:宋小艳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