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保险论文 >> 教育投资论文 >> 正文

小议家庭高等教育的投资决策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一、高等教育投资风险因素的分类

(1)教育质量风险:教育质量风险是指家庭高等教育投资者所面临的高校教育质量好坏的不确定性。家庭在选择就读的高等学校时,往往难以掌握高校教育质量状况的真实信息,且高校教师和管理人员存在教学和管理上的道德风险,所以家庭高等教育投资者对高校的选择存在一定的盲目性和不确定性。

(2)专业选择风险:专业选择风险是指家庭高等教育投资者所选择的专业存在着适应市场需求程度的不确定性。

(3)就业风险:就业风险是指高等教育受教育者在完成高等教育之后所面临的就业机会或就业水平的不确定性。

(4)教育过度风险:教育过度风险即高等教育受教育者所拥有的教育程度超过了需要,所获得的技能超出了工作需要所造成的技能低效用风险。教育过度不仅会造成教育资源与时间的浪费,而且容易导致个人对工作产生不满情绪、离职、工作效率低下和产生政治上的不满等现象。

2.非系统风险

非系统风险是指某些因素只可能对单个家庭高等教育投资带来收益的不确定性风险。非系统风险主要包括:

(1)个性风险:由于人力资源存在资质、禀赋、健康等差异,即使投入相同的资本所产生的人力资本也会存在很大不同。所以,家庭在进行高等教育投资时,如果不充分考虑其子女的身体条件、个性特征、兴趣爱好等方面的特征与所选学校或专业的匹配度,就会产生个性风险。

(2)主体风险:主体风险是指家庭投资高等教育期间,受教育者遭受意外或身体健康问题而带来收益损失的风险。

(3)预期收益风险:预期收益风险是指家庭高等教育投资者在完成高等教育投资之后,其实际收益与预期收益不符合的可能性。不同的家庭对投资高等教育的收益类别和水平的预期都是不同的。

二、模型及回归分析结果

为保证调查对象的代表性,我们根据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同,选取了江西省内经济发展水平由高到低的南昌市、抚州市和吉安市三个地市的农村地区进行了随机调查,调查对象为家有高三在读子女的农村家庭的父母。本次调查共发放调查问卷235份,回收224份,回收率为95.3%;有效问卷212份,有效率为94.6%。调查选取“农村家庭高等教育投资意愿”来衡量农村家庭高等教育投资决策,在问卷中以“很不愿意”、“不太愿意”、“一般”、“比较愿意”和“非常愿意”5级程度来体现。“高等教育投资风险”因素共有2个一级指标、7个二级指标、9个三级指标。各指标利用德尔菲法测出权重,然后利用加权平均法算出“高等教育投资风险”因素的总得分,为考量各风险因素对农村家庭高等教育投资决策的影响,文章采用了相关分析,将“农村家庭高等教育投资意愿”作为因变量,将“高等教育投资风险”变量的二级子变量作为自变量,观察各风险因素对于投资意愿的影响程度。,通过显著性检验的三个风险子因素按照对“农村家庭高等教育投资意愿”的影响程度从大到小依次为:“预期收益风险”、“就业风险”和“教育质量风险”。三者都与因变量呈负相关,说明如果农村家庭认为某类高等教育投资风险越大,就越不会让子女读大学。“专业选择风险”、“教育过度风险”、“个性风险”和“主体风险”无法通过显著性检验。“专业选择风险”未通过检验,可能意味着由于农村家庭由于信息相对闭塞而普遍缺乏专业选择意识,也可能没有认识到不同的专业可能会对投资收益产生影响;“教育过度风险”未通过检验且偏相关系数为正值,或许说明农村家庭尚未意识到过度教育可能带来的损害,或者基于当前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不佳或高等教育收益率偏低而不得不选择投资更高层次的高等教育,其投资行为具有一定的盲目性;“个性风险”未通过检验,说明农村家庭普遍不太关注子女自身的性格等个性情况;“主体风险”未通过检验,或许印证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农村家庭的父母为了考察整体的风险因素对于高等教育投资决策的影响程度,我们将“高等教育投资风险”变量与因变量进行相关分析,相关系数为-0.381,显著性水平P=0.000,其与因变量呈显著负相关。由此可见,“高等教育投资风险”变量对农村家庭高等教育投资决策有比较显著的影响,这进一步印证农村家庭已经具备一定的高等教育投资风险意识。

三、结论与建议

根据调查研究,我们认为农村家庭已经具备一定的高等教育投资风险意识,这对农村家庭做出高等教育投资决策产生了一定影响,农村家庭的高等教育投资行为逐渐趋于理性。具体来看,“预期收益风险”、“教育质量风险”和“就业风险”对农村家庭高等教育投资意愿的影响是很大的,而“专业选择风险”、“教育过度风险”、“个性风险”、“主体风险”则影响较小。

1.“预期收益风险”和“就业风险”对农村家庭高等教育投资意愿的影响十分显著。这表明高等教育投资收益问题和高校毕业生就业问题是农村家庭十分关注的问题,国家应当采取各项措施,为大学生就业提供公平合理的政策环境,努力缓解高校毕业生就业难的问题,提高大学毕业生的收入水平和社会地位。与此同时,我们也要通过政策宣传和媒体报道,改变农村家庭对读大学的传统观念,对读大学的收益(包括收入、社会地位、发展潜力等)有更为合理的预期。

2.“教育质量风险”对农村家庭的高等教育投资意愿也有一定的影响。高等学校应当以当前“本科教学工程”建设或“示范高职”建设为契机,切实提高学校的教育教学质量,以增强综合实力和生源吸引力。

3.“主体风险”作为不可规避的风险因素,对于农村家庭的高等教育投资意愿却是影响甚微的;而“个性风险”不是影响农村家庭高等教育投资的主要因素,则说明农村家庭在进行高等教育投资的时候并不会考虑子女的个性条件,具有中国式家长的特点。

4.“专业选择风险”和“教育过度风险”对农村家庭高等教育投资意愿的影响不大。这表明由于农村地区的相对封闭性、信息不对称的现象较为突出,农村家庭的高等教育投资仍存在一定的盲目性。当然,这也可能说明农村家庭在当前大学生就业形势不景气的情况下,对于选择何种专业并不敏感,而且更倾向于被迫让子女接受更高层次的高等教育。针对上述现象,农村地区的高级中学应当加强对高中学生及其家长进行专业选择的指导,帮助学生选择合适的专业;国家则应根据人才需求制定教育发展计划、调整专业结构,使教育总量与结构、社会需求总量与结构等保持动态平衡。

作者:乐志强周杨平单位:江西农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小议家庭高等教育的投资决策责任编辑:陈老师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