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保险论文 >> 财政学论文 >> 正文

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群财政激励研究

2020/01/09 阅读:

[提要]本文对全国六个地区进行区位熵指数计算,通过面板模型回归分析全国31个省份高端装备制造业主营业务收入和财政各指标间的相关性,其中财政税收以及科教支出呈现显著正相关,财政支出未有显著相关性,每十万人口各级学校平均高等教育在校生人数呈现负相关。为此,提出通过宏观财政政策、财政税收、财政支出等方式进行合理引导与激励。

关键词:高端装备制造业;产业集群;区位熵;财政政策

一、引言

高端装备制造业作为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既以装备制造业为发展基石,又是其他六个战略性新型产业的坚强支撑,为国家经济发展和国防建设提供重要保障。而通过产业的集聚效应,更能形成规模经济,促进产业高效发展。1990年迈克尔·波特就曾在《论国家的竞争优势》一书中提出产业集群对于规模经济的重要影响力,同时强调了政府的作用。马诗萌等(2016)认为,产业集聚在形成之初,具有分散性和收益的不确定性,因此需要政府加大支持力度以抵抗风险,扩大收益空间。因此,我国想要实现从“工业大国”迈向“工业强国”,需要以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聚为突破口,通过政府的财政支持,从发展战略的途径来振兴整个产业。

二、高端装备产业集群发展现状

(一)国内外研究现状。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群就是具有一定相关联系的不同规模的高端装备制造业经济组织在一定空间范围上的集聚体,包括链条上端的零部件、中间原材料的供应、下端的销售商以及相关配套基础设施。随着产业集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学者对新兴产业集聚及其影响因素进行探析。PaulKrugman(1991)从空间区位的角度,构建生态模型,通过理论阐述了企业的内生发展会使得空间上区域产业集群,并分析了经济环境与政策对于产业集群所产生的影响。SergioMarcoA.Luna-Ochoa等人(2016)对墨西哥高新技术产业中的航空航天和纳米技术产业集群的发展动力进行分析,确定了内生与外生两方面影响因素。Chi-HanAi(2017)通过分析上海张江高科技产业集群,认为政府鼓励地方上下游企业合作、国内大型企业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市场的强劲需求,都有助于集群的发展。尹肖妮等(2015)构建了高端装备制造业集聚与人才承载力评价体系,对两者之间耦合关系进行实证研究,以此证明行业集聚与区域人才承载力间存在相互影响、相互作用。(二)我国高端装备制造业地区集聚程度测量。随着新兴产业快速发展,在政府推动经济发展战略转型下,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出现集聚特征。据国家工信部统计,截至2019年4月,在我国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中,装备制造工业示范基地数量达到384个。因此,我们利用区位熵这一测度方法对各地区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聚程度进行测量。1、研究方法与数据来源。哈盖特提出的区位熵指数是用来衡量区域或空间的某种产业的专业化水平和集聚程度。它的公式是:在公式(1)中,LQ为区位熵指数,表示该区域内某产业的集聚程度。文中区域按照国家地理区域划分为六个地区,分别为西北、西南、中南、华北、华东、东北六个地区。Qij表示j地区内i产业的固定资产投资额;Qj表示j地区中全部产业的固定资产投资额、Qi表示全国高端装备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额、Q表示全国所有产业的固定资产投资额。当LQ>1时,通常认为该产业在该区域拥有产业优势,集群程度较高;当LQ<1时,则该产业集聚水平具有劣势,低于其他产业平均水平。《中国高新技术产业统计年鉴》中,2012年以后未统计总产值这一指标,且固定资产投资额代表了社会主要资本的流向,在制造业中占有重要位置,故选用固定资产投资额为相关指标。2、集聚程度测量结果。从测量结果可以得出:(1)华东地区每年区位熵指数保持在1以上,中南地区的高端装备制造业也具有一定的集聚效应,具有明显优势。这依赖于该地区的地理位置优势以及雄厚的工业基础,固定资产投资具有较高的效率。(2)华北、东北、西南、西北地区呈现劣势,低于全国水平,固定资产投资效率低,产业分布分散,没有完整产业链。(3)西北地区尽管聚集程度最低,但2012~2017年增速最快,产业优势在2016年甚至赶超华北地区。华北、东北地区近两年来出现下降趋势,整体地区产业集聚呈现增速放缓的特征。产业集群式发展,并与区域经济发展形成互动,是当前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的内生需求,结合文献与实证分析结果得出,当前我国发展产业集群仍存在整体集聚水平不高,区域发展差异大;高端装备对外依存度较高,发达国家对我国进行技术限制;高质量人才供给不足,人才培养战略体系不完善;技术创新市场导向性不足,技术成果转化低等问题。因此,通过相关政策措施整合区域经济社会资源,有利于产业集群的内在结构和空间布局优化。

三、政府财政政策对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群的激励作用

在产业集群形成初期,大多数企业的自发行为且具有分散性、风险大的特点,而政府积极的财政支持将会推动产业集聚、促进产品技术升级。Jones认为应该通过合理的财政政策鼓励引导高端装备制造业不断进步,从而联动其他产业发展。刘闲月等(2014)认为,在产业集群中,有效的财税政策可以激励企业进行创新,从而给集群带来持续的动力以及经济鼓励。因此政府应加快推进财政体制的完善,实现产业链的专业化经营,利用积极财政政策来激励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群的发展。(一)模型分析。为了检验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的财政政策效应,利用主营业务收入能反映企业经营状况的特点,我们选取2011~2017年全国31个省份(不包括港澳台)的高端装备制造业主营业务收入作为样本。国家财政支出能反映出一国经济运行的情况,是政府对于财政资金的再次分配;财政收入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这一指标能综合反映出政府对于社会资源和经济运行的调控程度,体现了政府与各经济主体间的资源关系;企业研发人员以及大量研发设计是高端装备制造发展的必备条件,因此选取每十万人口各级学校平均在校生人数中的高等教育人数、科学技术支出与教育支出为变量,以发现财政激励中科教投入、高端人才对各地区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的作用。根据上文分析,拟构建以下各地区主营业务收入模型:Yit=c+αFISRit+βFISEit+γEDRit+δHumit+μ该模型有1个因变量和4个自变量,其中FISR代表财政收入,FISE代表财政支出,EDR代表科教支出,HUM代表每十万人口各级学校平均高等教育在校生人数。下标i=1,2,…,31,代表全国31个省份,下标t代表时间维度,样本时间跨度为2011~2016年,μ表示常数项。通过回归分析和Hausman检验,选择随机效应模型进行测度。用spss回归后显示R2为0.509,自变量能较好解释因变量,F值对应的Sig值小于0.005,因变量与自变量之间线性关系显著。FISR系数为正且呈显著特征,这说明财政政策中,税收政策与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存在正相关关系。(二)结论。根据测度结果,FISE系数为负且不显著,说明财政支出对于企业主营义务收入没有促进作用,甚至还存在负相关作用,但这种现象暂不显著。这可能是由于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前期需要较高的资金投入,而财政政策中的直接资金扶持仅能在短时间内起到促进作用,但在长期内,财政支出过多反而抑制企业内生动力,使企业产生依赖性,无法继续得到发展。科教支出与主营业务收入呈正相关关系,在高端制造行业,科技研发占比重要,政府往往从调整科技投入结构,整合科技投入资源来更好地促进企业发展。高等教育在校生人数系数为负,且为显著相关,可以认为短期内高等教育资源的发展规模对区域经济增长的无明显促进作用,随着我国每年扩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力资本并没有完全转化为经济增长的动力,因此在样本回归分析中呈现出负相关关系。

四、对策建议

(一)宏观政策上积极引导特色集群发展,强化集群内集聚效应。根据各地区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群发展程度与资源优势,促进形成以环渤海、长三角地区,以湖南、湖北、江西为主的中南地区,珠三角地区以及以陕西、四川地区为主的西部地区的产业集群格局,依赖其地理位置以及地区内丰富的工业基础和丰富资源,政策上给予正确引导,例如对于企业“入区落地”、中小企业融资等提供奖励或补贴,鼓励企业入区,建立起空间上集聚,利用核心企业技术溢出带动整群发展,加强中小企业技术革新,引导各企业间协作模式形成,搭建网络化生产组织,增强集群内合作能力,提高产业关联效应。(二)财政税收上激励企业研发,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作为高端制造强国的日本和美国,在财税政策上给予研发企业极大支持,例如美国通过财政税收优惠来降低企业的高端技术研发税费,日本通过税收、法律等政策,对高端装备制造企业最新设备的进出口给予奖励与补助。在借鉴别国基础上,我国可通过税收政策,对实际研发企业进行一定的税收返还,引导企业进行自主研发,掌握核心技术,针对对外进口依存度高的企业,可以通过关税等税收政策合理地对进出口调节,积极支持国产高端制造,扭转贸易逆差。(三)财政支出上优化结构,资金补贴满足企业需求。在财政支出方面,由于该行业投资回报率长,因此不能完全依赖直接的资金支持,应当分阶段给予奖励或扶持,提高中小企业“存活率”,通过PPP投资模式,引导民营资本、境外机构进行投资;鼓励需要创新发展的中小企业进行融资,可提供贷款贴息、贷款担保等工具。围绕培育新兴产业和产业转型升级,重点鼓励薄弱环节和项目的发展,财政补贴创新发展与技术升级所需的硬件配套设施。(四)财政支持上重视人才培养,构建创新激励机制。贯彻落实《装备制造人才队伍建设中长期规划(2011-2020年)》,通过财税优惠政策积极引进人才,鼓励校企合作,建立健全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大力推动科技成果转化。丰富的人力资源往往是集群内发展的强大动力,因此应允许集群内企业人力资本费用在项目经费中列支,利用财政资金补贴科研人员技术成果,对研发或创新等作出突出贡献的人才给予表彰及奖励,支持高等学校科技人员创办科技型企业,增加扶持创业风险投资基金,减少高质量人才流失。

五、结论

我国正处于制造业转型升级关键时期,在以高端技术为国际竞争力的时代背景下,通过财政政策大力推动我国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群发展的必要性日益凸显。当前我国整体高端装备产业集聚水平不高,因此应着力提高集聚水平,加强集群内基础设施建设,以财政税收激励企业研发创新,同时通过财政金融等政策鼓励高层次人才发展,为企业研发输送强大动力,最终实现我国从“工业大国”到“工业强国”的战略性突破。

作者:瞿天蔚 单位:湖南工业大学商学院

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群财政激励研究

2020/01/09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