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保险论文 >> 保险业论文 >> 正文

保险业的不平衡性因素探究

20//26 阅读:

不同地区人均收入不同,在这个回归方程中则保险密度不同。由于我们采用的是变斜率式的回归,虽然保障了不同的人均收入带来不同的保险密度,然而,同时存在另一情况:即使不同地区人均收入相同,其保险密度也不同。即对不同的地区,增加一单位的人均收入,所带来的人均投保费用的增加量是不同的。那么,对斜率排序,除了山西和新疆这两个异常地区以外,观察到其他地区的排序与其城镇人口比似乎有高度的相关关系。由于山西和新疆是资源型省份,所以其保险密度异常的大应是由于其产业构成造成的,其矿产资源丰富,采矿业发达,而采矿业又是典型的高危行业,因此对风险的管理与规避的要求就高,导致其保险密度明显地高于相应经济水平的地区,甚至是高于经济水平远远比之发达的地区。排除这两个异常省份,我们做斜率变量和城镇人口比变量(因为在所考查的时间段上人口构成比基本没有太大变化,所以消除时间因素,将这一时间段上的城镇人口比均值作为自变因素)的相关系数检验,得出相关系数r=0.,因此证明保险密度确实还与人口构成有着高度相关的关系。

总的来说,这个回归模型说明,由于在面板回归的混合效应模型中变斜率η赞i与人口构成高度正相关,我们可以认为η赞i与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率变量(为了说明后面的问题,假定为RK)的关系可以大致分为两项主体部分来表示:一项为与变量RK无关的常数项部分,另一项是带来斜率随之而改变的部分,这一项一定是以常系数与f(RK)的形式出现。因此证明,人均收入以及人口构成对保险密度的解释都是具有很高的显著性的,但是作用形式不单一,回归方程因此可以表示为:从上式看出,人均收入和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这两变量对保险密度的作用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以线性的形式作用:即Axit;而另一部分,是两变量以乘积的形式共同作用于保险密度:即Bf(RK)xit的部分。对各地区保险业发展的稳定性水平差异的分析:考察保险市场在不同地区稳定性的差异,我们首先初步观测不同地区在保险赔付与保费收入之比这一指标表现的基本状况。相同地,我们先剔除时间因素,观测在考察时间段上各地区在该指标上的均值,利用graph图,观察在不同地区该值的波动状况,我们看到,该指标值在不同地区基本上能够保持在稳定的范围内波动,说明保险业发展在不同的地区基本上都是比较稳定的,基本在0.15到0.之间,既不会因为赔付与收入比过高而带来财务危机,也不会过低而未起到转移风险,降低损失的作用。然而,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一个异常地区:山西,该地区的保险赔付率占到了保费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高达百分只八十七,这样的情况会给保险公司带来极大的财务危机,甚至致使破产的发生,是保险业市场发展高度不稳定的体现。通过实际证实,在所考察时间,山西频发矿难,便得到解释。

一、造成各地区保险业发展不平衡性的原因分析:

根据模型的定量分析,我们看到,影响各地区保险业发展水平的主要因素有:该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该地区的人口构成状况以及某些地区特殊的支柱产业的保险需求。(1)经济发展水平差异:从第一个面板模型可以看到,人均收入以混合的形式作用于保险密度,即[A+Bf赞(BK)]xit。表明一个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越高,保险业发展水平越随之水涨船高,尤其是带来保险业总量水平显著高于其他地区,也就是说,正是因为不同地区经济发展水平的不同,造成了不同地区保险业发展水平的差异。(2)人口构成的差异:也是在模型中,得到:人口构成与经济水平相联合以乘积的形式显著作用于保险密度,即Bf(BK)xit。说明一个地区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比越高,该地区的保险业的发展水平越高,其实也就是说,即使是在经济及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由于人口构成形态不同,保险发展水平仍然不同(单位收入增加带来的边际投保不同)。说明农村居民的对保险的购买还是远远低于城镇居民,正是由于各个地区人口构成比的差异造成了在不同地区保险业发展水平的差异性。(3)特殊地区特殊的高风险支柱产业:从第一个面板模型中对异常值的分析可以看出,某些地区比如山西,新疆保险密度是出现了不同于该相应经济水平地区的值域范围的,所以可以认为某些特殊地区支柱产业的风险度极高(其采矿业发达),会带来保险业发展程度不同步于其经济水平发展。同时,这样的地区也可能带来该地区保险业市场发展的不稳定性远远地高于其他地区,例如山西。也就使说,一些特殊的地区支柱产业的风险度的差异造成了保险业发展的绝对水平和保险市场本身稳定性的差异。

二、相应的政策措施建议:

为了使得各地区保险业平衡发展,切实的落实保险本身降低风险管理风险的作用,使全民共享保险所带来的好处,应该大力促进各地区保险业均衡的发展。针对影响保险业发展的原因,提出以下措施建议:(1)促进各地区经济水平的共同发展:要想各地区在保险业发展平衡,首先还是应该促进各地区经济水平的共同发展,减小各地区经济水平的巨大差异,尤其是大力促进落后地区经济发展,只有经济环境宽松,人们对保险产品的购买力才能得到切实地增强。(2)增强农村居民的投保意识:我们看到,即使是在江苏广东这些农村居民非常富有的地区,衡量保险业发展的指标值还是远远低于相应经济水平的省份,又有模型指出其与人口构成息息相关。我们认为农村居民投保的意识还是不够强,所以,将保险的理念普及到全民中去,尤其是要让农村居民切实认识到保险所带来的巨大的好处,提高农村居民的保险意识,促进农村居民积极购买与自身密切相关的保险产品是提高保险的普惠性的必要措施。(3)特殊地区下放权力到省市保险公司,制定针对性的保险产品:对于一些特殊的地区,由于其支柱产业的风险度很高,在某一特定的时期内有可能由于频频发生灾害事故而导致保险公司支付难以承受的巨大的索赔额,从而影响到该地区保险公司发生财务危机,出现经营不稳定性。因此,保险公司应该下放权力到某些特殊的省市保险公司,采用不同的定价和估价基础,设计出适合该地区的有针对性的保险产品,降低某一些地区保险产业的风险性、不稳定性。(4)国家相关政策措施制定保障弱势地区保险市场发展:保险市场监管力度不够,索赔机制不完善,这些政策上的缺陷在某些地区有放大的现象,这一原因也是导致保险业发展不均衡的原因之一。因此,各级政府及相应部门应该积极完善保险业中的缺失和漏洞,并加强保险市场的监管力度,切实为人民大众提供一个可靠的保险环境。

作者:王文溢单位: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

保险业的不平衡性因素探究

20//26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