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通信论文 >> 媒体传播论文 >> 正文

播音学吐字归音理论内涵分析

2020/06/14 阅读:

【摘要】在信息传递、交流传播过程中,准确清晰是对播音员主持人最根本的要求。“吐字归音”作为中国播音学科语音训练的基本功,是传情达意再创作的基础。新时期,在跨学科研究交叉复杂的情况下,作为中国播音学科的重要理论基础,有必要对“吐字归音”进行严谨审视和科学研究。

【关键词】吐字归音;传统戏曲;动程解构

一、“吐字归音”的概念界定

在播音主持艺术学科中,“吐字归音”是播音员主持人的一项基本功,是传情达意再创作的基础。什么是“音”?什么是“字”?音,指的是物体发生振动时产生的一种效果。自然界的所有物体都会振动并以波的形式传递。音是不能通过真空传播的,它的效果也是根据振动的幅度和振动的频率等决定的。在对“音”这个概念的理解中,只有人类或者自然界的动物可以听到的波才可以称之为“音”,其他无法听到的波则不能称为“音”。在这里,“吐字归音”的“音”指的就是我们听到的对象或自己发出的声音。“字”,从广义上讲,既指记录语言的符号、文字,也指字音,即一个字的发音,另可表字体,如篆字、柳字,也可表字据、合同契约,如立字为盟。从狭义上讲,字就是文字,记录人类语言的表意系统。文字作为语言的载体,它把语言完美地表现成了符号。“现代语言学之父”瑞士语言学家费尔迪南·德·索绪尔在他的代表性著作《普通语言学教程》中说:“语言和文字是两种不同的符号系统,后者唯一存在的理由在于表达前者。”我国著名语言学家、语文教育家张巨龄先生同样认为,文字“只是记录语言的工具,是工具的工具”。事实上,学术研究一般都从狭义的角度出发研究事物本身,尤其是作为学科的理论和术语,否则很容易陷入混乱。

二、“吐字归音”的理论来源

那么“吐字归音”的理论来源是什么呢?这就要追溯到我国传统戏曲表演的发音方法。传统戏曲把一个音节的发音动程分成几个部分,即出字(又称“出声”)、立字(又称“行音”)和归音(又称“收音归纳”)三个阶段,通过对各阶段的发音控制,使吐字达到清晰有力、悦耳自如的境界。而字头、字腹、字尾的概念第一次出现则是源于明代戏曲声律家沈宠绥的说法,他在《度曲须知》中总结前人提出的出字、过腔、收音的概念,并加以补充,率先提出:“凡敷演一字,各有字头、字腹、字尾之音。”但一直以来,在播音主持教学中,对“吐字归音”其实有多种说法。李刚在《语言发声原理·语言发声练习》中将其界定为:“吐字归音”是我国传统的声乐艺术在提及咬字方法时所常用的术语,它既包含了发音的基本要领,也包含了中国传统艺术对于发音的基本审美要求。

三、“字”与“音”的理论辨析

“吐字归音”中的“字”在这里指的是广义、宽泛的字音,而非狭义的文字。值得注意的是,在“字”是广义字音理解的基础上,为什么是吐“字”归“音”,而不是叫吐“字”归“字”或吐“音”归“音”呢?这里就不得不提到我国传统戏曲字音演唱的特殊性。京剧、昆曲等传统剧种,为了抒发情感或配合音乐,往往一个字要念非常长,在出字时的音是能独立表达字义的音,而在经过延时后,往往会丢失声母、韵头、韵腹,甚至韵尾,只剩下不能独立表字义,甚至没有与之相对应文字的一个音,无法表任何字义,因此称之为“音”而非“字音”。例如,京剧表演艺术家李胜素在《贵妃醉酒》表演中,【四平调】“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啊”11个字共50秒,第一个字“海”念成“海—爱—捱—挨—哎”,李胜素首先吐出“海”这个字,接着动程归“ai”的音,“玉兔又有东升”在发“升”这个字的音时,是“升—应—恩—ng—ng”最后渐渐归音到ng。可以说,“吐字归音”是中国戏曲特殊的一种发音方式。而在播音主持领域,新闻播报和主持的目的是传达语意,而非韵律欣赏,在一定的时间里清晰、明了地传播信息,一般来说,新闻播音员的语速每分钟250字左右,每个字0.3秒,并不存在“字音”与“声音”的巨大差异。另外,中国戏曲诗词讲究对仗,两个邻近的字,为读起来有韵律朗朗上口、起承转合之感,不喜用相研学思辨同的字。正如麦克卢汉所说,中国人是“听觉人”,中国人对听觉中韵律美的追求,超过了科学性和严谨性。西方语言学等科学于近现代传入中国,中国在相当大程度上依然保留了当时传统的理论概念。

四、“吐字归音”的动程解构

中国播音学根据“吐字归音”这一理论,把一个字的发音分成字头、字腹、字尾三个部分。“字头”在这里指的是“所读字的头之音”。显然,发音是一个动程,而以字头、字腹、字尾的名词词性表示一个字的发音动程不够严谨和清晰,很容易会给学术研究造成困惑,给学科构建和沟通造成混乱。“字头”以严谨的狭义角度定义,即一个字的头部,如“花”的字头是“草”,“穿”的字头是“穴”,“笑”是“竹”。此外,字头的作用还可以作为汉语字典的检索,处于字条的首位,并作为字条的查检标志。那么“字腹”“字尾”又是什么呢?“菩”字的字头就是“草”,字腹就是“立”,字尾就是“口”吗?我们通常定义“菩”是上中下结构,但却不以头腹尾结构来表示。是否能找到一种更为科学明晰的方式来建构“吐字归音”的动程?这里笔者试把它归为出音、立音、收音三个过程。出音、立音、收音三个过程,既详细阐释了音的动程,也使相关学科概念的交流探讨更加清晰直接。播音员主持人通过对出音、立音、收音的控制,达到发音清晰完整、吐字浑圆有力的状态。张颂在论及播音教育时曾说,生产是今天,科技是明天,教育是后天,必须加强适应性和前瞻性。为推进新时期播音主持艺术的发展、加强学科之间的交流互鉴,对于“吐字归音”理论有必要进行科学严谨的探讨研究。

作者:杨颖慧 马瑜泽

播音学吐字归音理论内涵分析

2020/06/14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