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审计论文 >> 生物统计论文 >> 正文

云南白药胶囊临床安全性监测统计分析

2019/06/20 阅读:

摘要:目的探讨云南白药胶囊不良反应发生的影响因素,促进临床合理用药。方法采用巢式病例对照研究法,以集中监测中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患者作为病例,以未发生不良反应的患者为对照,收集其临床资料及其他特征,进行对照研究。结果收集的906例服用云南白药胶囊的病例中,出现不良反应1例,发生率为0.11%。结论云南白药胶囊在合并用药的情况下,临床大样本集中监测发现未知或罕见不良反应极少且临床症状轻微。

关键词:云南白药胶囊;安全性再评价;药品不良反应;药品不良事件;巢式病例对照;合理用药

云南白药以其特有的止血愈伤作用享誉中外,不仅对跌打肿痛、创伤出血有独特疗效,而且对各科出血症,如咯血、消化道出血、妇科出血、围术期出血、五官科出血等都有显著疗效,同时还具有抗炎消肿、活血散瘀、祛腐生肌等功效,被广泛应用于内、外、妇、儿科及皮肤科、骨科等多种疾病的治疗中,效果满意[1]。云南白药胶囊既保持了散剂的药性,又克服了口感酸涩、剂量不易掌握的缺点,使用方便[2]。随着云南白药胶囊应用范围的不断扩大,偶见不良反应(ADR)/不良事件(ADE)发生,文献也偶有个案报道[3]。为研究云南白药胶囊在临床大样本中发现未知或罕见ADR/ADE的情况,全面认识其安全性。本研究中以黑龙江省内4家医院作为集中监测点。收集服用云南白药胶囊出现ADR/ADE的病例数据,探索影响因素,提出预防措施,为临床合理用药提供参考。现报道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

选取2015年6月至2016年12月黑龙江省内4家医院的多个临床科室接受云南白药胶囊治疗的患者906例。所有患者的给药方案均由各监测医院具体负责本次ADR/ADE监测的医师充分考虑患者的病情、结合用药经验制订,包括云南白药胶囊的用法、用量、疗程、合并用药等。本研究中不进行任何干预。

1.2方法

研究设计:采用巢式病例对照研究法,以集中监测过程中出现ADR/ADE的患者为“病例”,以未发生ADR/ADE的患者作为“对照”,收集其临床资料及其他特征,进行病例对照研究,探讨云南白药胶囊发生严重ADR/ADE的影响因素。用药期间,详细记录患者信息、药品使用情况,包括药品名称、生产批次、用法、用量、疗程、治疗方案、合并用药、既往史、一般资料等。记录研究过程中发生的任何ADR/ADE,包括特征、发生时间、消失时间、处理措施及转归等信息。对于有既往肝肾功能损伤患者,需在治疗前后加强肝肾功能监测。相关信息由研究者记录到安全性监测病例报告表(CRF)中。观察时点:根据病情不同,由临床研究者负责确定疗程。在治疗期间,需每天记录ADR/ADE发生情况;治疗结束后第14天随访,观察迟发性ADR,并嘱患者在此期间一旦出现ADR/ADE,需主动报告。随访方式以电话问询为主。

1.3统计学处理

采用SAS9.2统计学软件分析,计量资料以X±s,中位数,25%分位数(Q1),75%分位数(Q3),最小值,最大值表示;计数资料或等级资料以频数和百分比表示。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以ADR/ADE相关危险因素,包括给药方法、用量、合并用药、病情和特殊人群/体质等为自变量,以ADR/ADE为因变量,采用非条件Logistic回归分析各危险因素对其发生的影响。

2结果

结果见表1至表6。不良反应评定专家委员会从收集到的22例ADR/ADE中最终判定出1例与使用云南白药有关,发生率约为0.11%,发生时间为服药后24h内。

3讨论

云南白药在伤科止血、活血化瘀、镇痛抗炎、愈伤等领域有显著疗效。张强等[4]通过骨折患者口服制剂的临床研究发现,云南白药胶囊在促进多种骨折愈合方面疗效明显优于安慰剂,可明显加快骨折愈合,促进康复,且具有较高的药物经济学价值。宫斌等[5]研究发现,云南白药能显著提高家兔血小板聚集强度,明显降低大鼠血浆中前列环素(PGI2)水解产物6酮前列腺素F1α(6-keto-PGF1α)的含量,具有明显的止血作用。此外,云南白药能延缓二甲苯所致耳廓水肿形成,并能加速微血流;大鼠肠系膜微循环观察发现,云南白药能对抗高分子右旋糖酐所致血流减慢及红细胞聚集。提示云南白药具有止血和活血的双向调节作用。云南白药的作用机制可能包括以下几方面:①明显缩短凝血时间和凝血酶原转化时间,诱导血小板聚集及其成分的释放,同时升高血小板的活化率及增强血小板表面糖蛋白的表达[6-8];②通过增强巨噬细胞的吞噬功能,明显增强机体的抗炎消肿作用;③促进机体碱性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和血管内皮生长因子的表达,促进伤口愈合[9]。云南白药胶囊剂在临床广泛应用于治疗上消化道出血、内痔出血、慢性结肠炎、早期肝硬化、浅表性胃炎等[10-11]。但随着其在临床应用范围和应用人群的不断扩大,其ADR/ADE也相应增加。在实际应用中,云南白药导致的ADR/ADE,尤其是致过敏反应病例中,发现大部分患者有青霉素、磺胺类药物和云南白药过敏史。而云南白药致ADR/ADE的机制主要包括用药剂量过大时某些成分引起的毒性反应及机体与处方成分之间的抗原-抗体反应等。因此,应选择正确用药人群,严格按说明书用药,尤其关注患者的用药史和过敏史,加强用药指导与用药监测[7]。根据以上用药情况分析,为合理应用云南白药,避免和减少ADR/ADE的发生,建议:选择合适的用药人群,用药前医师应详细了解患者用药史,尤其是有青霉素、磺胺类药物和云南白药过敏史的患者更应慎用或禁用;严格按药品说明书用药,禁止超适应证、超剂量用药[12];一旦出现ADR/ADE,应避免再次用药;加强医疗机构和药店对云南白药胶囊的管理与用药指导。中成药在上市前的临床研究中受样本量少、用药限制严格、受试人群固定等特点的限制,很难对药物的安全性做出深入而有效的评价。因此,加强中成药上市后的安全性再评价尤为重要。目前上市后的ADR/ADE监测主要有自发呈报系统、强制性报告系统、医院集中监测、基于药物流行病学的病例对照研究、队列研究等[13]。医院集中监测是指在一定时间(数月或数年)、一定范围内(一家或多家医院,某地区或多个地区,甚至是全国范围内)详细记录某一药品的使用情况和ADR/ADE发生情况,以研究其ADR/ADE的发生规律和影响因素[14]。巢式病例对照研究法被认为是目前较适合于此类研究的药物流行病学方法,在对一个已确定好的队列进行随访观察的基础上,将传统的病例对照研究和队列研究要素进行组合,再应用病例对照研究(主要是匹配病例对照研究)的设计思路相关影响因素进行研究[15]。在中成药上市后安全性评价中,对发生率小的ADR/ADE评价可以采用病例对照研究法。本次研究证实了云南白药胶囊在合并用药的情况下,安全性较高,治疗的同时虽偶见胃肠道和过敏等ADR/ADE,但发生率极低且临床症状轻微。因此,医师应严格遵守不超适应证用药原则,同时仔细询问患者用药史、过敏史、患者生活习惯及合并用药等情况,对于初次使用该药的患者,应密切观察是否出现不适反应,以避免发生ADR/ADE,保障用药安全。

参考文献:

[1]王婷安,禹正杨.云南白药临床应用新进展[J].现代医药卫生,2012,28(9):1358-1359.

[2]杨琦,赵靖松,杨凯.云南白药联合锡类散保留灌肠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疗效观察[J].中国实用医药,2011,6(25):156-157.

[3]谢莉,苏振福,刘新,等.云南白药胶囊致剥脱性皮炎1例[J].中国中医眼科杂志,2002,12(3):174.

[4]张强,渠立振,刘鹏,等.云南白药胶囊促进骨折愈合的临床研究[J].中国医药指南,2013,11(36):214-215.

[5]宫斌,刘春元,魏洪昌,等.云南白药止血及活血作用的药理研究[J].四川生理科学杂志,1988(4):50.

[6]陶娜,杨幼林.云南白药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应用及作用机制研究概述[J].中国中医药科技,2011,18(6):544-545.

[7]纪英.云南白药胶囊治疗外科整形术后面部肿胀56例[J].中国药业,2013,22(16):105-106.

[8]孙丽娜.云南白药胶囊治疗慢性宫颈炎的疗效及护理观察[J].中国临床研究,2015,7(33):79-80.

[9]张娅娣.云南白药治疗腹部手术切口脂肪液化的疗效观察[J].吉林医学,2013,34(31):6531-6532.

[10]宋向奎.急诊消化内科上消化道出血治疗研究[J].中外医疗,2015,34(26):17-18.

[11]鲁子龙.云南白药治疗上消化道出血的临床效果观察[J].临床合理用药杂志,2016,9(8):46-47.

[12]赵常军,贾东岗,雷招宝.“超说明书用药”的现状、危害性及对策[J].医学理论与实践,2012,25(8):984.

[13]寇秋爱,赵素萍,冯国双,等.中药上市后安全性再评价方法探讨[J].中国中药杂志,2011,36(20):2771-2775.

[14]张冰,吴嘉瑞.关于中药注射剂安全性问题的思考[J].临床药物治疗杂志,2006,4(6):14-18.

[15]谭乐俊,王萌,朱彦.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研究进展[J].中国中药杂志,2014,39(20):3889-3898.

作者:肖莹 周继承 冯春 罗先国 白玉江 单位: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第九六二医院

云南白药胶囊临床安全性监测统计分析

2019/06/20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