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审计论文 >> 经济统计论文 >> 正文

农村社会保障水平统计分析

2019/09/12 阅读:

摘要:以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数据为样本,选取对社会保障水平影响较大的因素作为指标进行因子分析和聚类分析,构建农村社会保障水平评价体系。结果表明,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社保水平存在较明显差异,继而给出相应的建议。

关键词:农村社会保障水平;现状分析;因子分析;聚类分析

当前,中国农村社会保障水平[1-3]明显落后于城市,严重限制了农村经济增长以及农村改革前进的脚步,甚至成为中国现代化建设的严重阻碍。“三农”问题是制约中国宏观经济发展的主要问题之一,关系到国民素质、经济发展以及社会问题,政府高度重视;而权衡和评价某一个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的关键因素在于社会保障水平,它对于建立、改进、运营、完善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农村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和完善[4-7]能够改善农民的生存和发展状况,大大提升其生存能力,调动农业劳动力的积极性。同时,能够让现存的农村经济体系变得更好,进一步培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使农村经济发展日趋稳定,实现可持续发展。在新形势的要求下,想要降低中国的贫富差距[8],有效地解决“三农”问题,降低社会风险,维护社会稳定,政府和社会的共同义务就是加快建设社会保障体制[9-11],其现实意义和历史意义都十分重大。

1中国农村社会保障水平现状

衡量一个国家的社会保障水平,现大多采用国家社保的支出总额占该国GDP的比例来表示。其计算公式为:式中,S代表某国的社保水平,S1为该国社保总支出,G为GDP。2012—2016年中国社会保障水平见表1。由表1可知,2012—2016年中国社保水平虽然每年都在提升,但速度比较缓慢。这说明中国的社会保障水平还比较低,但过高或过低的增速都会为其运行机制以及经济增长带来不利的影响。

1.1中国城乡居民消费支出差距大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把太多重心放在了工业上,使得城镇和农村差别较大。城市居民享受国家给予的各种福利待遇,农村居民基本没有,且大多数农村人口都没被纳入社保体系。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7》数据,2016年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居民消费支出情况见表2。由表2可知,中国居民消费支出中,城镇居民消费支出占居民消费总支出的90%,而农村居民却只占10%左右,城镇居民消费支出是农村居民消费支出的3倍以上,北京、天津等发达的一线城市甚至达到了10倍以上。由于农村消费支出投入少,社保支出相对也就少,城镇和农村分化严重。

1.2农村社会保障人数较少

2017年,中国农村居民的贫困人数约为4335万人,贫困率达到了4.5%,而只有4047万人享受农村居民最低生活保障,467万人享受农村特困救助供给,还有几百万人依旧处于生活得不到保障的状态。

1.3社会保障体制不健全

现今,中国农村的社会保障体制是城镇与农村分开管理,且同一个方面需要多个部门协调,部门之间所得的信息共享困难,管理不到位,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如地方经费得不到保证,工作设施得不到保障,办事效率降低等。同时,由于监管不当,可能也会导致资金挪用、贪污、挤占等现象的出现,让贫困人口没有得到应有救助,严重制约了社会保障制度的发展。大多数农村地区工作人员水平欠缺,从研究到实践没有一支专业的队伍支持。

1.4社会保障水平低

中国农村目前的社会保障只包含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简称“新农合”)和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简称“新农保”),其他方面还不够全面、规范、统一。且农村的医疗保险只能为农村居民提供部分资金帮助,许多农村家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为国家扶贫工作带来了阻碍。这些情况都得不到解决,无法满足农民的需求。

2社会保障水平对经济的影响

国家的社会保障水平与国家的经济输出有不可或缺的联系。近几年,国家经济全面发展,社会保障水平也逐渐升高,加之人民群众对社保的需求日益上升,国家因此也提高了社会保障财政支持(表1)。如此一来,国家输出的资金同比增加,收入也会相应减少。此外,公民就业率也受社会保障水平的影响。社会保障体制的初期阶段,妥善解决养老问题和失业问题是重中之重,生产生活中滋生出的各类社会问题往往也是因为这两类问题处理欠佳。中国当前处于社会保障的初级阶段,很多方面的条件受限,无法实现全民保障,部分公民因缺乏保障和救助进一步产生更多的社会问题。若养老和就业问题得不到及时解决,经过长时间的累积,所产生的不良影响将会对社会造成无法预估的危害。

3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3.1指标选取

以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农村数据为研究样本,选取有代表性的指标,客观、充分、全面地评价地区社会保障水平。因此,选取人均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支出5个具有代表性的指标,令选取的指标变量为Xi,i=1,2,…,5。X1表示“人均养老保险支出”,X2表示“人均医疗保险支出”,X3表示“人均失业保险支出”,X4表示“人均工伤保险支出”,X5表示“人均生育保险支出”。数据计算方法为支出总额与保障总人数之比。

3.2因子分析

3.2.1公因子方差分析由表3可以看出,各公因子方差都有差异,因子方差值越大其相关性就越强。其中,人均失业保险大于0.8,相关性较强,其余的也都大于0.6,证明因子提取的结果比较理想。

3.2.2公因子提取由表4可知,第一个因子特征值为2.663,方差贡献率为53.268%,累计贡献率为53.268%;第二个因子的特征值为1.119,方差贡献率为22.375%,累计贡献率为75.643%,其他因子数据含义类似。指定提取前2个因子,累积贡献率达75.643%。由图1可以看出,第一个因子和第二个因子的特征值相对来说较高,第一个因子最高,而第三个及以后的因子特征值都比较小,所以,只提取前2个因子是合适的。为了方便进行分析,将矩阵进行旋转以及自动排序,结果见表5。由表5可知,X5、X4、X2这3个指标在第一个因子上有比较高的载荷,可以分为一类F1,解释为医护类保险支出;X3以及X1在第二个因子上载荷较高,可以分为一类F2,为福利类保险支出。与预旋转结果相比,F1和F2的意义比较明确(表6)。则有F1=0.195X1+0.278X2-0.216X3+0.421X4+0.383X5;F2=0.323X1+0.191X2+0.730X3-0.317X4-0.096X5。由因子提取结果(表4)可得,综合得分F=(46.693F1+28.950F2)÷75.643。表7为31个省(市、自治区)的得分与排序。从表7可以看出,医护类保险支出方面,河北、北京、天津排在前面,其次是山东、河南、福建,排在最后的是江西、宁夏、广西、西藏,河北以3.10420位居榜首。福利类保险支出方面,排在前面的是北京、山西、黑龙江、辽宁,其次是上海、天津、江西、江苏,排在最后的是青海、云南、吉林、河北。天津、上海等发达地区福利类保险支出得分相对较低,说明这些地区由于人口激增,大多数农民找不到工作,部分农民失业,但没有失业保障,并且养老保险方面也比较薄弱。最后得出的综合得分排序显示,北京和天津分别位居第一、第二;西藏、吉林、新疆、宁夏、海南、广西、内蒙古、青海等偏远地区总得分排名较低,主要由于这些地区人口较少,农村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社会保障参与人数也很少,且保障制度不完善,故而社保水平低于一些相对较发达的省(市、自治区)。由聚类分析结果(图2)可知,北京、上海、西藏相似性较高,较早聚为一类,河北、内蒙古、黑龙江、福建为一类,其他省(市、自治区)为一类。通过对数据的因子分析和简单聚类分析发现,中国农村社会保障水平地区差异较明显。北京、上海等发达地区经济增长快,与其他地区的经济差异悬殊,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多,在社会保障方面的投入也多,其农村社会保障水平明显高于其他地区,说明农村社会保障水平与该地区的农村经济发展有很大关系。而新疆、吉林、宁夏、西藏等地区由于人口稀少,农村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参保人数也相对较少,社会保障制度不到位,由此说明农村社会保障水平与人口结构等因素也有关。

4提高农村社会保障水平的建议

1)总体得分较高的地区也可能不是各方面得分最高的地区,但它们在各方面的得分一般比较均衡。与一个省(市)的农村经济密切相关的是当地的农村社会保障支出,换言之,要提高社保水平,就必须大力发展农村经济。总体得分相对较高的省(市)农村社会保障支持在各个方面都相当均衡,大力发展农村经济的同时,政府还要加大农村社会保障支持,提升农村地区的基础设施、道路发展、投资环境、人文历史环境以及人们的文化素养等。2)天津、上海、北京、江苏等发达省(市)的农村平均社会保障水平要高于安徽、湖北、河南等中部省(市)及新疆、西藏等西部地区,说明中国农村社会保障水平地区差异很严重。由于东、中、西部省(市)经济发展不平衡,农村社会保障水平也有很大差异,促进了西部农村大量的劳动力涌入东部发达城市。上海、北京、天津等发达城市是主要的劳务输入城市,其农村社会保障与经济实力却不成正比,可能是因为大量农村劳动力人口的涌入需要当地政府提供一系列政策,完善相关的保障制度,提高农民的社会保障水平。3)除了地区农村的经济发展外,农村社会保障水平的影响因素还包括了人口构成、政策资源、投资环境、产业结构等。社会保障水平的提高,不仅与地区经济实力有很大关系,其社会保障政策也很重要。应努力降低农村的失业率,增加农村社会福利,完善农村社保制度,争取保证每一个需要帮助的农村居民都能够得到社会保障,加大政府对农村社会保障基金的投入,进一步缩小城市与农村的社会保障水平差距。

参考文献:

[1]张伟.共生理论视角下我国农村社会保障和农村居民的基本消费研究[J].农业经济,2019(4):75-77.

[2]唐娟莉,倪永良.基于三大经济地区的农村社会保障供给消费效应分析[J].河南农业大学学报,2018,52(5):845-854.

[3]穆怀中.社会保障水平发展曲线研究[J].人口研究,2003,27(2):22-28.

[4]刘钧.社会保障水平的理论思考[J].东北财经大学学报,2003(5):80-82.

[5]吴承平.山西省农村社会保障水平的比较研究[J].山西统计,2003(8):5-7.

[6]吴承平.我国农村社会保障水平的比较研究[J].科技情报开发与济,2003(9):143-144.

[7]余尤骋.我国社会保障水平城乡差距的应对之道[J].农业经济,2018(5):79-80.

[8]徐红芬.我国社会保障水平及适度水平的统计研究[D].长沙:湖南大学,2005.

[9]王静.不确定性、社会保障对农村居民消费的影响研究[J].农村经济,2018(7):83-88.

[10]张慧芳,赵珍,朱雅玲.社会福利影响农村消费的实证研究[J].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37(2):100-106.

[11]宋安平,陈婧.湖南省民族地区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现状及对策[J].中国集体经济,2017(21):125-127.

作者:徐龙华 单位:安康学院

农村社会保障水平统计分析

2019/09/12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