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设计论文 >> 网站设计论文 >> 正文

互助学习下的隔代互动产品设计

2019/06/12 阅读:

摘要: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基于我国隔代抚养的国情,为了更好的挖掘老年人在隔代教育中的价值,利用互动产品设计来帮助隔代双方进行更有效的高质量互动。本文基于社会学中互助学习的视角,探讨了隔代互动中的老年人作为帮助儿童早期发展的参与者与指导者,儿童作为学习者,如何利用产品设计来满足互动双方有差异性的需求特征。本文提供了基于祖孙这一特殊亲子关系,提取出隔代互动中可连接的祖孙需求,并对现有的隔代互动产品特征进行总结,进而发展出互助学习视角下隔代互动产品设计的新思路。由此,可以更好发挥隔代关系的优势,挖掘祖辈的教育潜力,拓展隔代互动产品设计的新思路。

关键词:互助学习;隔代互动;用户需求;互动产品设计原则

引言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着隔代教育的传统,在当代社会,中国仍有相当一部分老年人在退休以后会承担起家庭中养育下一代的责任。尤其在学龄前儿童群体中,隔代照看的比例更高。年轻的祖父母给予孙子女爱与养育,在无微不至的照顾中,帮助儿童社会能力的形成和发展。于此同时,第三代也能给老人们的生活带来新的积极体验与活力。在隔代教育中,隔代双方都能从祖孙互动这一社会交往中获得价值。但在现有的亲子互动产品设计中,很少有从隔代关系角度思考,尤其缺少关注老年人在隔代互动中体验的产品,从这祖孙互助的角度进行隔代互动产品的开发,不仅可以提高隔代教育的质量,丰富隔代互动的体验,同时也提供了隔代产品设计的新思路。

一、互助学习理论与祖孙互助

互助学习理论最早来源于1998念英国的topping,K出版的《同伴互助学习》一书,其中提到,所谓同伴互助学习,是指通过地位平等或者匹配的伙伴积极主动的帮助和支援来获得知识和技能的学习活动。美国学者FuchsD和FuchsL.S指出,同伴互助学习实质上是聚焦于教学中那些常常被忽视的,学生间的社会活动,从而发挥其所具有的潜在的积极作用[1]。这种学习活动的理论是基于维果茨基的“社会构建”理念而发展起来,儿童形成社会能力的过程中,需要积极开展和外界的互动,在身体发育的同时发展内在的心理功能,进而形成个人的文化[1]。互助学习可以跨越年龄界限,在更加广泛的社会角色范围内发生,包含祖孙关系的家庭成员之间也在发生着互助学习的行为。儿童是极为擅长模仿的群体,祖辈的一举一动,都可以成为幼儿学习的资料。在儿童成长的早期,感知觉,语言能力和思维能力是重点学习和发展的部分。他们需要大量的参与式体验完成这个过程。祖辈通常会使用游戏及体验类产品,语言沟通类产品,益智玩具等帮助儿童进行学习。而老年人在抚养下一代的过程中,也会在和孙辈的互动中取得收获。李军歌等(2017)[2]提到,照看孙辈对祖父母有积极的影响。当祖父母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养育第三代时,照看孙辈能够帮助老年人提升认知功能,促进躯体健康并提升老年人的心理状态。在儿童社会化的过程中,祖父母承担着不可或缺的功能,他们帮助儿童学习新的知识,并在这个过程中对自己的教育方式,理念进行不断反思。从这个角度来说,隔代互助可以看成是互助学习的一种,且属于互助理论中的跨龄互助(cross-agetutoring)[3]。

二、隔代互动中祖孙特征和需求

在家庭中承担起抚养第三代责任的老年人大多为低龄老年人,他们大多注重养生,身体较为健康。有自己的社交文化圈,并有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且由于低龄老年人的受教育程度有比较显著的提高,所以他们具有一定的文化素养和学习能力,对于新的教育方式和教育观念,具有包容性和学习的动力。祖辈进行隔代教育,是一个父母角色再次卷入的过程,所以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更具有反思性,会基于原有的教育经验,积极尝试新的教养方式。但于此同时,老年人也存在身体状况限制,教育观念落后等不利于隔代抚养的状态。当抚养孙辈超出长辈的身心承受范围时,也会有很多负面的情绪体现在老年人身上,如压力过大,身体状况下降等。老年人在隔代抚养的过程中需要根据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调整隔代抚养的方式。本文中讨论的隔代互动中的儿童主要是学龄前儿童。根据皮亚杰的认知发展理论,学龄前儿童主要处于感知运动阶段和前运算阶段。在这两个阶段中,儿童通过和外界的沟通和互动,感知觉,语言能力和思维能力这三种主要的能力都得到了迅速发展。促进儿童感知觉的发展,需要儿童接触丰富的信息源,多种感知觉的刺激会成为儿童大脑感知觉发展的原材料,扩大大脑储存的信息量;促进儿童语言能力的发展,需要考虑儿童的认知特点,和儿童进行有效而充足的沟通;促进儿童思维能力的发展,则需要提供给儿童一定的思维任务,充分调动其思维,开发问题解决和创造的能力。但因为老年人喜静不喜动,很多老年人在带孙子的时候常常会要求孙辈进行一些静态的活动,这种养育方式其实对儿童的成长较为不利。且因为老年人教育观念,文化水平,语言表达能力的限制,儿童的语言能力,思维创造的能力往往得不到充分开发。综合祖孙两代人的身体和认知特点,可总结出隔代互动中的共有需求,并基于这些需求来进行产品的开发:

(一)身体训练的需求感知觉能力的培养,是儿童早期发展的重要部分,所以儿童需要大量的户外活动来接受多种多样的信息源,为感知觉的发展提供原料。对于低龄老年人来说,适当的户外活动和身体锻炼也是必不可少的。与孙辈共同参与规律而有目标的锻炼,包括体能训练和精细运动能力训练(如手指灵活度的训练)能够帮助儿童和老年人进行更好的身体发展。但老年人和儿童之间的运动需求也存在一定的矛盾,例如儿童往往充满活力,而老年人则更倾向于平缓一些的体能训练。

(二)认知训练的需求学龄前儿童在2-6岁,认知能力开始发展,而在传统的教育方式中,人们往往看重记忆能力的发展而非思维能力的发展。更优质的祖孙互动应该是有利于儿童思维能力发展的。在新的教育观下,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注重儿童问题解决和创造力的培养。对于老年人来说,老年阶段认知能力也开始退化,一定的益智训练能够帮助老年人缓解智能衰老。和孙辈一起进行认知相关的游戏和训练等,老年人既是参与者,又是指导者。既发挥自己智慧积累的长处,又能够进行一定的健智锻炼。但老年人的健智方式和儿童的智能发展情况同样存在差异性,在产品设计时,需要权衡互动双方智力发展的差异,并根据其特点设计互动的方式和流程。

(三)情感培养的需求祖孙关系具有天然的慈爱和接纳的特征,长辈在抚养下一代的过程,是和下一代建立紧密情感联系的过程。孙辈会在成长过程中感受到来自祖辈的支持和安全感。情感的表达和接受是互动双方共同的需求。

(四)社交性的需求儿童社会能力的培养,除了和长辈接触,也需要投入到多样化的社会环境中。而对于老年人来说,主动融入社会环境是维持积极老龄化的要点之一。在祖孙互动中,常常会出现社交化的场景,例如社区里的集体互动,早教中心的集体互动等。集体的社交性活动,对于祖孙两代的发展同样具有积极的作用。

三、代互动产品案例研究及特征分析

目前在亲子互动产品市场,大部分的关注点还是在儿童的用户体验上。虽然隔代教育是普遍现象,但能充分激发老年人教育潜能的产品相对较少。由于本文主要是以互助学习的角度来思考产品设计产生的效果,所以会考虑能够平衡互动双方需求的产品设计,基于此观点,本文总结了现有的设计案例所呈现出来的特点,并举例分析:

(一)协作化祖孙两代在认知和体能上都有着巨大的差异,而基于目标的协作方式,能够最大程度上激发参与者的潜能。利用产品来搭建祖孙协作的中介,充分考虑祖孙两代人的特点和优势,可以促进祖孙的有效协作与沟通。很多亲子操作类的游戏产品,如亲子美工系列,亲子智力拼搭系列产品,亲子协同运动等产品,通过祖孙协同完成操作任务,既让祖孙两代人在合作中充满参与感,又让其优势互补。图1为由江南大学马慧珊设计的隔代健身海盗船D•ShipD,就是一款能够满足祖孙两代人需求的公共健身装置,老人通过拉动杆子使船体上下摆动,如划船器一般训练上半身。而儿童则随着船体的晃动来娱乐玩耍,在运动的过程中,配合祖辈保持身体的平衡。这款产品充分考虑了祖孙身体能力的差异性,通过协同玩耍的方式,整合了老人的健身需求和儿童的娱乐需求,增强了老人和小孩的互动。

(二)游戏化早期教育讲求寓教于乐,祖辈在和儿童相处的过程中,游戏是常见的手段。通过产品来搭建祖孙游戏的桥梁,既能够很好地吸引儿童的注意力,刺激儿童多感官的发展,也能增加祖辈的参与感,收获积极的体验。图2中宜家推出的拉特奥讲故事系列儿童玩具,拉特奥宜家玩具,通过丰富的角色设计鼓励家庭中不同年龄的成员带上道具,加入到游戏中来。用户在游戏的背景之下,不仅能够体验原本游戏中的故事情节,还能创造自己的故事。在体验游戏的同时,家庭成员也建立了更强的感情连接。

(三)益智化智力训练是儿童早期教育重要的一部分,市面上有相当一部分产品是针对儿童智力开发来设计的,与此同时,很多老年人为了健智,同样会使用一些益智玩具来训练自己的思维能力。且由于国内老年玩具市场的空缺,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儿童的玩具。但由于老年智能和儿童智能的巨大差异性,在进行产品设计的时候需要进行求同存异的统筹性设计,既符合隔代的认知特点,又能够让互动的双方在智力探索的过程中取得收获。图3的《五分钟手指操》是一款手指运动指南。手指锻炼属于身体智能的一种发展。该书提供了一种基于不同目的的手指锻炼计划,虽然不是可以互动的产品,其提供的指南却可以涵盖两代人的需求,促成互动行为。老年人可以活动手指保护身体健康,也可以通过手指和幼儿进行一些互动,例如教幼儿五指歌,用手指舞讲拔萝卜的故事等。这种互动对于儿童和老年人均有益智的效果,且由于互助互学的强化作用,对于互动双方的训练效果也被加强了。

(四)情感化情感交流是祖孙互动中的主要需求,同时也是隐性的需求。在传统的育儿方法中,老年人往往只重视幼儿身体素质的培养,而忽视精神方面的建设。虽然在祖孙互动中情感的交换十分的频繁,但祖辈对于情感连接的建立却缺少很好的观念与方法,祖孙互动中,情感具有单向流动的倾向。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关注祖孙关系,情感化的祖孙互动产品设计逐渐成为重要的领域。图4的《祖孙互动卡片套装》卡片套装,就是基于祖孙关系设计的一套沟通卡片,在不同的卡片上有不同的内容卡片内容,如图5。祖孙两代通过卡片完成任务并记录,最后留下一套有着使用和成长痕迹的卡片。最后这套充满回忆的卡片,也成为了老人和小朋友深深的感情连接。

四、互助学习视角下隔代互动产品开发的设计原则

在进行隔代互动产品设计时,儿童和老年人的用户体验都是设计的重点。老年人和儿童在智力水平,心理认知能力,运动协调能力,身体特性等都存在巨大的差异。设计应平衡双方身体发展的特点,并结合各自从体能训练,到认知训练,再到情感发展的多重需求,进行统筹性的设计。立足于前文的阐述与分析,本文总结了一下六点隔代互动产品设计原则:

(一)充分利用多元化的产品材料对于儿童来说,早期和外界接触的一切都可以成为学习的资源,而老年人擅长利用生活中丰富的原材料来升级创造。在产品设计中引入多种材料,既可以刺激儿童认知的发展,又能够给老年人更大的操作空间,拓展互动的可能性。

(二)关注儿童认知特点的同时考虑老年人的审美需求我们在进行隔代互动产品设计的时候,往往都会先考虑到儿童的需求,很容易就忽视了老年人的审美需求。儿童的产品往往有具有很强的特征例如色彩鲜艳,卡通化等。在进行隔代互动产品设计时,同样要考虑到老年人的审美喜好,认知特点。避免因为过渡关注儿童需求而使老年人产生心理落差。综合权衡不同使用者的偏好来进行设计。

(三)基于隔代特点,设计创新的引导创新是隔代教育中的重要部分,老年人在和孙辈进行创新互动时,既是活动的引导者,又是活动的参与者。而两代人认知能力和智力水平都有着较大的差异,需要综合考虑两代人创新力的特点,融合二者创新优势,通过产品来引导和促进创新。

(四)加入科技的元素以丰富互动的内容将科技因素考虑进互动产品设计,既是因为技术的发展而带来的更多可能性,也是人们对于产品交互性的需要。科技元素的加入,可以将互动的场景从线下拓展到线上,从实体拓展到虚拟。老年人对科技产品普遍缺乏信心,儿童的加入,可以帮助老年人克服技术恐惧,并在互动的过程中,祖孙两代人都能享受技术进步带来的便利。

(五)充分利用老人的知识储备,做儿童化的转换老年人有着丰富的生活经验和知识储备,这些经验和学识,都是能够传递给下一代很好的财富。但儿童由于认知能力的限制,只能通过儿童化的语言所理解,例如通过绘本,情景故事,游戏等。将老一辈人的知识储备做儿童化的转化,不仅有助于老年人调动自己原本的知识体系,激发创新,更能以更积极的状态辅导孙辈学习,获得知识传递的价值感。

(六)互动成果的实体化转化对互动的成果做具体的产出,既是对互动效果的一个呈现,又强化了祖孙的情感体验。在祖孙互动过程中,老年人对于孙辈的积极反馈十分的敏感,这些积极的反馈能够给老年人带来极大的心理慰藉,有利于祖孙两代人建立更为紧密的情感联结。将互动成果具体化,既能给孙辈带来成就感,也能激发祖辈的创造力。

结语

基于祖孙互助学习的视角提出相关产品设计策略,是代机协同产品设计的新方向。文章以低龄老人和学龄前儿童的隔代互动为研究窗口,探讨了隔代互动作为儿童学习的重要途径,老年人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并由此总结了基于祖孙互动双方需求的产品设计特点,力图从中找到能兼顾两代人共同需求的设计原则。这种从积极的角度看待隔代教育价值,从互助共进的角度拓展隔代教育效果的方式,体现了老年人在社会及家庭中的重要价值。通过产品设计,老年人可以更好地在祖孙互动的过程中输出价值,收获成就感,孙辈也可以更好地成长,与祖辈建立深厚的情感联系,共同进步。

参考文献

[1]金二红.同伴互助学习的实践与理论初探[D].上海师范大学,2012:13-14

[2]李军歌,戴付敏,陈瑞云,张娜,王丽君.隔代照看孙辈对祖父母身心健康影响的相关研究[J].社区医学杂志,2017,15(03):76-79.

[3]王书瑶.网络环境下祖孙互助式传统文化教育传承的活动设计与实践[D].江南大学,2016:21-24

[4]杨宜欣,沈杰.基于创造力开发的新老年健智产品及服务设计探究[J].设计,2018(05):47-49.

[5]张晶晶,沈杰.设计介入开发老年人创造力探究[J].设计,2017(09):58-59.

[6]崔继红.城市优质隔代抚养方式探析[J].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6(12):439-440

[7]蒋佳茜.基于潜在需求分析的低龄老人益智玩具设计[J].装饰,2017(03):84-86.

作者:邓丹妮 沈杰 单位:江南大学

互助学习下的隔代互动产品设计

2019/06/12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