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社科杂志 >> 哲学杂志 >> 语言与翻译杂志 >> 正文

东部裕固语使用现状调查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

东部裕固语属于阿尔泰语系蒙古语族,是中国濒危语言之一。文章以甘肃省张掖市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县城田野调查资料为基础,对东部裕固语使用现状进行了描述与分析。

关键词:

东部裕固语;使用现状;生态语言学

东部裕固语是使用人口较少的中国濒危语言之一。濒危语言研究中,语言使用现状及语言态度调查是基本工作。在此基础上运用生态语言学理论制定,制定适合东部裕固语生态位(niche)的语言规划及濒危语言保护措施,是我们当今面临的重要任务。裕固族分布在河西走廊的中部和祁连山北段,主要集中在甘肃省肃南裕固族自治县和酒泉市肃州区黄泥堡裕固族乡。裕固族以畜牧业生产为主,信仰黄教与萨满教,是甘肃省民族风情独特的少数民族之一。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全国裕固族人口为14378人①。肃南县裕固族人口9938人,其中红湾寺镇2587人,皇城镇1622人,马蹄藏族乡64人,大河乡1915人,康乐乡1777人,明花乡1911人,祁丰藏族乡62人②。东部裕固语言使用者主要分布在红湾寺镇、皇城镇、康乐乡,其总人口5986人,我们估计东部裕固语使用者是5000人左右。

1.调查概述

我们在甘肃省张掖市肃南裕固族自治县裕固族文化研究室阿尔斯兰和卓玛两位同志的热情帮助下,调查了肃南县城东部裕固语言人的语言使用情况。调查对象为肃南县城生活、工作、学习的东部裕固语使用者。我们采用随机调查的方法发放问卷。本次调查共发放问卷160份,回收有效问卷146份,有效回收率为96.05%。在性别上,参与本次调查的女性偏多,占51.40%,男性占48.60%;从年龄段看,十几岁到七十多岁各个年龄段均有,其中20~40岁的占76%、40~60岁的占39%;职业上,包括的职业广泛,教师、公务员、医生、牧民、学生等;受教育程度上,从文盲到小学以上学历者均有,其中大专学历者居多,占35.62%。

2.语言使用情况调查

我们将调查人员按20岁以下、20~40岁、40~60岁、60岁以上人员分为四个组,调查该县城不同年龄段的东部裕固语言人母语掌握情况。调查情况如下:(1)肃南县城60岁以上老人100%都能流利地说东部裕固语,个别老人还会讲西部裕固语和藏语。他们中间大部分人还能用东部裕固语唱民歌、说谜语、讲“格萨尔王”等故事。汉语水平比较低,用当地方言讲一些日常用语。(2)40~60岁人群中,87.2%能流利地说东部裕固语,12.8%的人只能听懂不会说,比起60岁以上的,能用东部裕固语唱民歌、讲故事的人并不是很多,他们中间少数人能讲汉语普通话,只是遇到汉族人或不会讲东部裕固语的人时,为交际的目的才用汉语。(3)20~40岁中青年人当中,64.5%的人能流利地说东部裕固语,18.4%的人能听懂、不会说,17.1%的人已经不会说东部裕固语,转用汉语了。会说的人当中使用词汇方面比父辈们有所欠缺,能用东部裕固语讲故事或唱歌的人没有几个。讲东部裕固语时掺杂汉语现象比较普遍,在自由谈话中经常出现句子内部、句子之间语码转换现象,违背黏着语的构词特点由汉语构词法而形成的复合词比较多,如:“teɡth(学生)”这个词用“teɡsrmml(读书的人)”,本来一个词表达的意思用三个词复合表达,这表明他们的思维方式开始变化了。(4)20岁以下的青少年当中,47.6%的人会说东部裕固语,从牧区来的孩子的母语比县城长大的孩子要好,他们在学校里说汉语普通话,和同辈们交谈也用汉语,只是在家里和长辈说一些母语。异族通婚的家庭几乎不说东部裕固语,汉语为家庭用语。我们关注到有很多家长最先教小孩的不是东部裕固语,他们认为对于孩子来说普通话比东部裕固语更有用,学习母语加重孩子的学习压力。因此,汉语普通话取代了东部裕固语成为裕固族青年的第一语言。从调查情况看,肃南县城东部裕固语普遍处于濒危状态。这主要表现在:(1)东部裕固语使用人口老龄化。在家庭内部及社区内部交际上,汉语成为主体语,母语交际功能逐渐变弱,母语大多在40岁以上的人群之间使用,并受使用场合的制约。(2)母语能力整体退化。40岁以下的人群多数丧失母语能力,就连40~60岁的中老年人母语能力也在退化。调查中我们发现,相当一部分老年人不能用母语讲故事、唱歌,一部分动物、植物及畜牧业名称,亦不能用母语表达,转而使用汉语借词。(3)语言习得发生变化,语言传承断代和语言转用现象突出。调查中发现,20岁左右青少年中有28.6%汉语为第一语言。(4)语言社会环境复杂。肃南县是东、西部裕固族为主,蒙古族、藏族、汉族等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在肃南县城,东部裕固语是东部裕固语言人内部的用语,西部裕固语是西部裕固语言人内部的用语。在东部裕固语、西部裕固语及汉语、藏语、蒙古语这种复杂的语言环境下,汉语普通话扮演了有效沟通的重要角色。这种多语种掺杂的地区异族婚姻普遍,异族通婚比例达到54.14%,在这种家庭长大的孩子几乎都用汉语。

3.语言态度调查

从生态语言学的角度看,语言态度对构建良好的语言生态十分重要。对于语言态度(LanguageAttitude),戴庆厦《社会语言学教程》一书中将其定义为:语言观念又称语言态度,是指人们对语言的使用价值的看法,其中包括对语言的地位、功能以及发展前途等看法。语言态度主要表现为语言忠诚,语言选择,忧患意识等。戴庆厦老师指出:“不管在什么样的客观条件和历史背景下,一种民族语言能否传承下去,关键还是看母语人的主观态度,即母语意识。母语意识强,语言的生命力就强,很难被其他语言替代。我们必须唤醒母语人的母语意识。而母语人的母语意识不是简单的思想、观念问题,它同经济水平、语言政策、教育机制等都息息相关。竞争、碰撞的结果不一定是你死我活、不可调和的,二者完全可以在竞争中建立起互补、和谐的语言关系”(戴庆厦2011)。各语言之间既互相竞争,又协同发展。要找准语言在交际职能的“生态位”,因为不同语言的“生态位”是不同的,明确交际职能“各在其为,各尽其能”是最佳途径(冯广艺2013)。我们语言态度调查内容包括对东部裕固语母语的态度、裕固汉双语教育态度、对母语未来的忧患等几个方面进行。从调查结果看:东部裕固语语言人对母语不仅有强烈的认同感,还有学习和传承母语的意识。许多人表示与一个东部裕固语言人用汉语交流会不自然,感情上不能接受,产生不适感;对长期外出求学和务工导致本族语丢失或本族语不流利,不少人表示很遗憾;在实际的语言环境中对东部裕固语和汉语持平等的态度,在日常交际和孩子的教育方面认可东部裕固语、汉语双语的主导地位,他们认为不仅要传承母语,而且也需要学好汉语。汉语和东部裕固语在功能上是互补的,两种语言各尽其职,和谐共存。母语教育是保证语言继续生存和发展的基本方式。在调查中,97.26%的人迫切希望有自己的文字。他们认为文字是传承民族语言文化的必要手段,是保护及传承语言的重要保障,赞同语言保护工作。语言保护工作要以语言研究工作者和语言政策制定者及本民族成员的共同努力才能得到更好地发展。他们意识到在此环节中本民族成员的关键作用。

4.裕固族语言传承与保护措施

拯救濒危语言、维护语言的多样性已成为当今语言工作者一个极为重要的任务。任何一种语言不仅需要一个良好的语言生态环境,也需要一个相对活跃的语言群体和频繁的交际空间,才能得以流传。母语教育是保证语言继续生存和发展的基本方式,无论是什么样的语言,在语言生态系统中,如果不以这种方式,语言的生存和发展就会出现濒危危机。拯救濒危语言要从预防着手,而预防语言的濒危,除了语言群体的态度和群体成员的观念外,政府部门实施正确的语言保护策略也是必不可少的。对语言实施正确的保护策略,可以给语言的使用和发展带来积极的影响,可以促进语言的繁荣,同时,还有助于民族地位的提升和民族权利的增强(杨毅2014)。裕固语作为肃南县人民长久以来共同使用和交流的工具,传承着历史文化、思维方式,是重要的物质文化资源。近年来,肃南县委、县政府在抢救裕固族语言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积极组织民族语言专家深入调查,记录、保存语言资料,出版研究专著、词典,录制裕固族语言声像资料等。这对裕固族文化的传承与保护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2010年开始,肃南二中、明花学校、康乐明德学校、红湾小学开展了“裕固语第二课堂”活动,确保每周上一节裕固语课,以使广大裕固族青少年掌握本民族语言,能运用裕固语进行日常交流。从2011年秋季学期起,全县各幼儿园加授民族母语教学课;小学低年级民族学生每周开设两节母语教学课,民族学生较为集中的学校适当增加了教学课时,且分班分段组织学习母语;各九年制以上学校,在强化汉语教学的基础上,从初一年级起每周开设一节母语教学课,实现了民族语和汉语学习的新局面③。在肃南县裕固族文化研究室的协助下,县幼儿园老师编写了幼儿园裕固族语言《裕固族东部(西部)语言》教材。该县努力创设课内外民族语言学习的条件和环境,定期邀请母语传承人为学生做母语交流示范。邀请县文化局、乡文化站、乡演艺中心工作人员来学校给学生教唱民族原生态歌曲、编排民族舞蹈。学校定期开展“跟我学母语”双语演讲、口语竞赛等各类活动,循序渐进地提高使用民族语言水平,成效显著。双语教学的开展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民族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保留了民族文化和地域文化的多样性,继承和发展了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濒危语言教育除了国家和地方的政策扶持,还需要学校和家庭的共同努力,从小就对儿童进行母语教育,给孩子创造良好的语言环境。我们应建立语料数据库,运用电子设备记录与保存裕固语。通过对裕固语数据的采集使得该语言得到更好地保护。

作者:阿拉腾苏布达 单位:内蒙古大学 蒙古学学院

语言与翻译杂志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
社科杂志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