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社科杂志 >> 文学杂志 >> 神州印象杂志 >> 正文

华裔文学作品中中国传统文化的重构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随着美国华裔文学创作语境的改变,华裔文学的写作策略、人物塑造以其独特的魅力在美国主流文学中确立了自己的地位。本文所要探讨的就是以中国传统文化为背景的华裔文学作品中的中国传统文化符号的借用及其中的中西文化重构现象。

[关键词]中国文化符号;传统;重构

美国华裔作家作为美国少数族裔文学的主体之一,一直在寻求自我的道路上孜孜不倦地奋斗着。然而,由于其身份的特殊性,加之受到历史、政治等因素的影响,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在经过漫长的探索之后,华裔作家重新确认了自己的华裔身份,找到了重新定义自我的书写内容和方式,出现了立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自传、小说、诗歌和戏剧等不同形式的作品,致力于打破白人刻板印象,重塑华人英雄传统。华裔文学作品中的中国文化符号成为传播中国传统文化、重塑华人形象的有力工具。

一、重现中国传统文化形象

中国由于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其文化表现形式多种多样,从最初的口头流传到后来的文字记载,其内容涵盖的范围很广,包括且不限于上古传说、神话、民间故事、传奇、人物传记、文学作品等等,蕴含了包括天文地理、哲学、人生价值、生命启示、格言忠告等丰富的精神内涵。各种神话传说故事,作为一种最为原始的人类精神的表达方式,承载着人类的愿望、期待、警示和预言。在西方,同样的,古希腊罗马的虚构故事也被众人所熟知,传播了宗教信仰、社会传统等等。这种充满神秘及迷信色彩的艺术形式,始终发挥着它在文学表现上的魔力。作为一种很重要的原始文本,许多专家学者都试图利用神话传说故事来研究人类社会的阶级结构,探索人类的心路历程。神话传说故事,虽然是建立在虚构的故事结构及离奇的情节之上,但其仍旧反映出了作者对现实的思考,对现实表象的重组和再现。这种既虚又实的表现手法深得美国华裔作家的喜爱,成为华裔作家重现自我、重构其在美国主流文学地位的有力工具。美国华裔作家包括出生在中国但成长在美国的移民,也包括出生且成长在美国的华人子女。他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主要来源于祖父母、父母的言传身教,因此早期华裔文学作品中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印象停留在男尊女卑、落后愚昧的形象上,这些并不是中国社会全貌的描写,交织着美国华裔作家的想象和虚构,这些虚实之间的描绘,构建了早期华裔文学的基本内容。如黎锦扬的《花鼓歌》(1957),透过父子从冲突到和解的故事,描述了老派华人父亲如何适应和融入美国主流文化、中国传统文化和美国当代文化如何磨合的过程。再如在黄玉雪的《华女阿五》(1945)里,我们看到了一个贫穷的华裔女孩,通过奋斗,克服了种族障碍和性别歧视,实现了事业成功的故事。这种成功恰恰符合了美国主流文化的理念。再如谭恩美的《喜福会》(1989),皆是讲述以唐人街为背景的美国化的中国故事。但是这些作品遭到了提倡“华裔美国感性”的赵健秀等人的反对,他认为这些作品迎合了美国社会的猎奇心理,扭曲、捏造了中国文化,反映的是被美国白人文化同化的文化,误导了中西方的读者。他反对亚裔刻板印象,谴责双重人格,提倡华裔美国人必须拥有自己的独特身份,建立自己独特的文化传统,他们既不是中国人也不是美国人,是一个独特的文化群体。这种冲突最为著名的表现就是他同汤亭亭旷日持久的“赵汤之争”。事实上,“这场争论的落脚点是在如何理解和对待族裔文化传统或民族文化传统这个令人困惑的问题之上。”[1]汤亭亭认为自己既是华裔美国作家,又是美国作家,认同东西文化融合,强调自己写的是美国小说。这种矛盾的根源在于华人文化背景及文化认同的冲突,中西文化及价值观的混合常常使得他们无所适从;两种文化的冲突和碰撞常使他们陷入困境,这种处于边缘文化的地位要如何才能改变?怎样才能不被主流文化完全同化?如何才能保留自己的身份和传统?一直是华裔美国作家思考的问题。但是无论争论如何,赵汤之争的本质只是对于华裔身份确认的途径、方式的不同,都是寄希望于“让美国人对中国文化有较好的理解”,[2]使得美国华裔文学能够在美国主流文学中占有一席之地。在谭恩美《百种神秘感觉》中,中国传统故事中的阴阳眼成为连接小说内容的关键点,通过这一超自然现象,作者打破所谓阴阳界限,利用了中国传统观念中的生死、鬼魂等魔幻现实的写作手法,探索了有关人生、忠诚、希望等问题。汤亭亭是运用中国传统文化进行创作的突出代表,她的《女勇士》,借用中国历史人物花木兰的形象及鬼魂这一幻像,暗示了在白人社会里双重身份的矛盾,如何才能处理好两种不同的社会标准和道德准则相互碰撞冲突的问题,表达了希望自己能像花木兰那样事业家庭都能有所成就的愿望。她的《中国佬》一书中,则包含着大量的中国民间故事:鬼魂、杜子春、唐熬,透过这些虚实故事的描写,作者将华人在美国的悲惨经历淋漓尽致地展现在读者面前。

二、中国传统文化形象的重构

中国传统文化凭借文化符号进行表达。文化符号指的是带有特殊文化内涵(或是特殊文化意义)的指称性符号,传达的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价值观,可以是实物,也可以是传说故事、文学作品中的角色、风俗习惯、宗教信仰等等。华人能够在各种中国传统文化的意象中寻找到精神动力,产生意识上的共鸣。运用传统文化进行书写,在最大程度上保留了中国文化传统的同时,又能很好地表达作者的写作目的。诚然,华裔美国作家笔下的中国传统文学形象和这些传统形象的本来面貌相比发生了变化,这些文学形象有时只是躯壳,内里已然包含了其他的内容。华裔美国文学作品将这些中国传统的神话传说故事中的人物作为文学原型,对其进行再创造、重新塑造和创建人物形象,实现了文化的改良和重构。作家“需要运用想象力重构作品,而不是要忠于原文的翻译家。”[3]在汤婷婷的《女勇士》中,鬼是一个贯穿始终的角色,作品中充满了各式各样的鬼,作者通过鬼这一中国传统故事中的形象,传递了华裔女性在异国成长过程中的困惑和不安。“鬼魂”这一传统文化符号在中国民间故事中的运用极为丰富,各种关于鬼的表述,在现实生活中也是比比皆是:捣蛋鬼、机灵鬼、小气鬼、鬼头鬼脑、鬼使神差等等。明代吴承恩在《西游记》中描绘了许多青面獠牙的鬼怪,象征着现实世界的不公、麻木。清代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更是描写了各色年轻、善良、漂亮的鬼魅狐妖,反映了人不如鬼、人不如妖的现实。这些鬼怪或善良或邪恶,有褒有贬,鬼在中国传统文化的象征意义,一直以来就具有双重意义,不是全盘的否定或是肯定,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女勇士》中的鬼魂形象是通过母亲所讲的故事表达出来的:跳井自杀的姑姑、母亲捉鬼招魂的故事。“鬼魂”在这里一方面代表着作者受到了中国文化的影响,一方面表明作者作为一名新美国人对男权社会的抨击,她把母亲告诫她不能说出来的家丑公之于世,自杀的姑姑成为反抗父权社会的代表,而学医、捉鬼的母亲就如花木兰一样,则是她学习的榜样。花木兰作为一个巾帼女英雄,在作品里是她自杀的姑姑,是她自己,也是她的母亲。自杀的姑姑用自己的行动抨击了男权社会对女性的不公,学医捉鬼、鼓励妹妹的母亲是反抗夫权的女勇士,而梦中的自己上白虎山苦苦修炼,虽没能成为女剑客、女英雄,但也成为了语言的女斗士。“鬼魂”在这里成为华裔女性与现实抗争的力量源泉,是自我意识形成的引路人。书中同样描写了美国的鬼:黑鬼、白鬼、黄鬼、移民鬼、煤气鬼、送药鬼等等。书中“洋鬼子”这一称呼是带有贬义的,影射了白人社会的种族歧视和霸权思想。汤亭亭的另一本小说《中国佬》中提及了大量的中国传统文化故事,讲述了唐熬流落女儿国为奴的故事,这一故事角色事实上是通过和《镜花缘》中林之洋这一角色的置换实现的,这一“唐/林置换式以学者置换商人。实质上是以语言取代了金钱,以话语权力置换基于财富权力。”[4]217语言能力是自我意识表达最为重要的途径之一,华人男性被剥夺了这一标识,语言能力被扼制,象征着美国华裔移民史上悲惨的男性华人单身社群、美国华裔集体失声这一悲剧的历史事实,抨击了白人社会的种族压迫。此外,她的《鬼伴》———一个套用聊斋故事的寓言楔子,反映了华裔在追求美国梦道路上的困惑与痛苦。汤亭亭的作品中出现了丰富的中国文化符号,不仅包括了传说故事或是文学作品中人物如:唐熬、杜子春、花木兰、屈原、关公、蔡文姬、孟姜女、牛郎织女、女娲等,她的作品中也提到了许多中国传统文化节日:春节、端午、鬼节等,涉及了民间故事如:天仙配、狸猫换太子。当然,汤对这些中国传统文化符号的使用,都是在她重新定义之后,和原作有着不少的出入。用她自己的话说,她写的是美国故事。再如谭恩美的《灶神之妻》,以中国神话灶神为原型基础,叙述了一个美国式的英雄救美的故事。《接骨师之女》中同样提到了属相、算命、通灵这些中国封建神秘思想中的因素,借对东方神秘事件的运用,来展开叙述母女两代人的冲突,凸显中西文化差异。一直主张重塑华裔男性阳刚形象的赵建秀,则运用了中国古典文学《三国演义》及《水浒传》中的英雄人物,宣扬这些人物所代表的英雄主义,试图打破美国华裔男性懦弱、邪恶、阴柔的表象。无论是《唐老鸭》中的关姓工头,还是《甘加丁之路》里的龙曼•关和尤利西斯•关,都是中国民间故事中关公一角的代表。关公作为中国民间艺术及文学作品中的忠义代表,一方面,不仅凸显了男性阳刚气质及英雄主义,反驳了华人男性软弱、女性化的刻板印象,另一方面也符合美国对于个人英雄主义及男性魅力的追求。赵健秀在作品中将关公的忠义形象与西方男性气质进行融合,实现“关公忠义意象”的理智化,并进行了“刚柔并济”的塑造。[5]关公“对士兵来说是战争的保护神……对以文字来进行讨伐的斗士们(作家)来说,他是文学的保护神。”[4]240

三、结语

回顾历史,美国华裔文学从初创到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开始经历黄金时代,新生代的华裔作家都具有浓重的中国情结,具备了充分的中国文化修养,虽然不可否认的是,这些中国传统文化符号在美国华裔作家的笔下被改写、重组、融合,甚至颠覆了原有的故事情节、人物身份,但华人的族裔性在各种文学作品中还是得以充分表现。中国传统文化为华裔作家提供了隐喻写作的可能,在增加了阅读趣味性的同时,也增添了历史厚重感,中国传统文化成为华裔写作坚实的基础。透过华裔作家的写作,华裔心中想象的故国得以展现,他们用自己手中的笔创造新时代的英雄人物,而这些人物就是重构美国华裔历史、宣传美国华裔文化、重塑美国华人形象的有力工具。

[参考文献]

[1]卫景宜.西方语境的中国故事[M].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02:75.

[2]张子清.不同华裔美国作家构筑想象中的不同共同体[M]//程爱民.美国华裔文学研究.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35.

[3]张龙海.透视美国华裔文学[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2012:49.

[4]潘志明.唐敖的子孙们———试论《中国佬》华裔男性的属性建构与语言传统[M]//郭英剑,王凯,冯元元.美国华裔文学评论集.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8.

[5]杜艳红.中国忠义意识在美国华裔文学中的表现———赵健秀作品分析[J].长春师范大学学报,2017:(5):115.

作者:魏静 单位:福建师范大学协和学院

神州印象杂志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