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社科杂志 >> 传播学杂志 >> 视听界杂志 >> 正文

新闻教育反思的传播学话语分析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传播学”的理论进入中国已有三十年之久,不管是该理论引进之初,还是在之后的新闻教育之中,关于新闻学与传播学两者所属关系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因为双方所属立场的不同,所以对于一些问题的看法存在比较大的差距。当下新闻教育的反思是与传播学的理论是相互对立的,其中很多对于“传播学”的论述造成了人们对于传播学的误解,从本质上来说通常情况下我们强调的传播学并不是国外主流的传播学说。“传播学”在我们的理解之中已经被符号化。但是新闻教育反思其实也能够推动国内传播学理论的反思。

关键词:新闻教育;反思;传播学;话语

近三十年来新闻教育领域的重点要以传播学的相关概念为先,传播学从无到有,甚至到后来能够发展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都是在近三十年之内完成的。现如今传播学的发展大有赶超新闻学的势头,这就是新闻学与传播学相互争论的焦点。而新闻教育反思之中的“传播学”话语已经对新闻教育领域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这已经远大于这两者之间争论的意义。

一、不同立场之下的传播学回顾

最开始新闻学与传播学两者间的争论,其实我们可以发现过去那个语境之下的新闻学是指的狭义的新闻学,而传播学也单单只是指的西方国家主流的传播学说。而进行争论的目的也只是要确定传播学的研究对象、研究方法以及研究目的而已,在我们刚接触这部分理论的时候,确定这些问题是非常重要的。对于传播学的认知,目前主要存在两种偏向于主流的观点。首先一部分学者认为传播学与新闻学这两者之间是相互独立的,不能将两者视作为一个整体。这一点在国内第一本传播学教材之中已经有过非常明确的界定,那时的作者认为传播学与新闻学不管是从理论还是实践的角度来说都没有所共通的内涵。在进行相关研究的时候,一定要清楚两者之间的界限。其次另一部分学者对这个问题持完全相反的意见,他们认为传播学更像是一种对于新闻学的继承。著名的新闻学家张国良教授在《传播学原理》一书中,对此做出了非常具体的论断。其实参与争论的双方不管持有什么样的意见,他们最终的目的是探求应该用一种怎样的态度去对待新闻学与传播学之间的关系。虽然说争论涉及到了传播学究竟在未来的新闻教育之中能不能替代新闻学,但是这样的争论仅仅是停留在理论层面的,对于价值层面的内涵却完全没有涉及。当前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新闻学与传播学的理论体系被不断丰富,这两者之间的争论也不会停止。在新闻教育不断完善的今天,继续探究新闻学与传播学之间的关系成为了一部分学者毕生的追求。

二、新闻教育反思中对于“传播学”话语的误解

当前国内的新闻教育的发展不管是从数量亦或者是质量上都取得了让人可喜的发展,但是新闻教育所面临的问题也是很难让我们忽视的。一部分学者认为当前国内的新闻教育已经偏离了新闻人才的培养方向,这主要是没人认清新闻人才对于当今社会的意义。其实不管是对于建设民主法制社会的制约亦或者是单纯的理论传播,只要能够保证新闻民主以及自由的原则,就值得我们在这方面进行努力。但是我们应该认识到严谨的学科理论是没有办法与新闻自由融为一体的,结合实际来看国内的学者对于新闻教育担忧的问题主要是学生实践能力的培养,而国外的学者则更在乎新闻民主、自由等特性的迷失。当然这两部分问题都是我们应该去重视的,此外当前国内的新闻教育正在远离新闻价值的内涵。虽然新闻媒体从业者做到了如实反映社会现状,但是在开设相关专业的学校之中,那些学生并没有准确理解世界的能力。他们只是单纯的被课堂上教授的技巧所吸引,根本没有认识到如实报道的重要意义。其实从广义上来说,新闻学的学术内涵来源于其他学科之中,就像新闻学与政治学之间的联系,真正保障了人民群众的知情权。依靠文学的内涵,新闻学才能够保证其语言表达能力以及根据实践的需求不断提高其叙述能力。根据以上的表述其实我们可以看出,新闻教育的矛盾点其实在传播学之上,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我们需要对传播学话语的本质意义进行探究。通常情况下很多学术争端之中,为了显示己方观点的优越性通常会以另一方的理论为标靶,对于新闻教育的反思其实也没有逃脱这一个怪圈。新闻教育反思的过程中“传播学”就是这样一个一直被“攻击”的标靶,但是在学术争端之中“传播学”早已经失去了其本质,表现在人们面前的传播学要么是“变形”的,要么只剩下了一个空壳。这是我们就不仅要思考一个问题了“这样的传播学究竟还是新闻学的发展或者说新闻学的教育所需要的吗。”,而答案显而易见是否定的。传播学脱离了社会本质,传播的特质被少数利益集团所控制,再加上新闻媒体平等、自由原则的丧失,这样的传播学早已经不是我们“拿来”自西方的‘那个’传播学了。“传播学”在新闻教育反思之中所代指的只是一个符号,而且已经成为了“新闻学“的对立面。

三、“传播学“自身的反思

传播学也需要反思,只有不断的反思和怀疑才能成为传播学发展的重要推动力。不管是对于传播学的误解还是中肯科学的批判,批判这一过程就是传播学发展的新机遇。回首中国的新闻教育领域,传播学给新闻教育带来了深远的影响。有的人把传播学看成一个抽象的理论依据,也有人把传播学单纯的看过信息处理的某种技巧,不管怎样,他都是社会发展的一种趋势。传播学是一门起步较晚的学科,目前还处在不断探索的过程之中,不同领域和不同学派的人对于传播学的相关进行争论和研究,也使得传播学的理论不断被丰富和发展。美国流派的传播学崇尚自由和平等,因此构成的传播学的内容也是较为丰富的,而中国的传播学内容较为丰富,但是形式单一,这也是我国传播学发展的尴尬处境之一。传播学的相关理论是在20世纪80年代走近中国的,在之后近三十年的时间里得到了丰富和完善。当然走近中国是有其时代的特点的,美国主流传播学派的论点正好迎合了文革之中中国学者内心的诉求。时间到了2000年,传播学的相关著作才逐渐走入中国,这为传播学的发展开辟了广阔的空间。但是结合实际我们发现,传播学中所批判的内容正是中国当前主流社会的真实写照。于是“误读“就此展开,我们逐渐根据自己的主观臆断对传播学进行加工,对待其中的一些问题我们也放弃了批判的立场。对于传播学我们应该做的是在系统分析的基础之上,结合当前社会的实际现状,将其融合到国内的新闻行业之中,但是眼下要实现这一目标难度真的可想而知。对于传播学的东施效颦,使我们失去了批判的力量,更不愿意去面对实际工作中问题的关键部分。所以说对传播学进行反思,对于国内新闻行业的发展以及相关人才的培养能够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四、总结

新闻学与传播学的争论已经进行了三十余年,当下也没有停止的势头。但是不管如何这样带来的结果是利大于弊的,新闻教育的反思以及传播学的反思能够从理论层面起到“拨乱反正“的作用。这也是我们重视这部分工作的原因,但是不管是争论还是反思,重要的是能够对国内新闻行业的发展有帮助。上文是笔者对这类问题的反思。

参考文献:

[1]夏文蓉.新闻教育反思中的“传播学”话语[J].新闻大学,2009(04):22-26+51.

[2]岳芹芹.论媒介融合背景下我国新闻教育改革[D].河北经贸大学,2015.

[3]李丁,肖焕禹.全媒体时代体育新闻教育的特征、困境与转型[J].天津体育学院学报,2013(06):524-529.

[4]吴廷俊,王大丽.从内容调整到制度创新:中国新闻教育改革出路[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2(07):150-154.

作者:于大鹏 单位:山东传媒职业学院

视听界杂志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