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社科杂志 >> 社会科学杂志 >> 湖南社会科学杂志 >> 正文

民国时期童子军教育思考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湖南社会科学杂志》2015年第三期

一、湖南童子军教育的发展概况

湖南童子军教育的发展与军国民教育思潮在湖南的发展紧密相连。清末民初,中华民族遭遇内忧外患,危机重重。有识之士希图通过军国民教育达到人人皆兵的目的,以此来挽救局势。因为黄兴、宋教仁、蔡锷、陈天华、杨度等人的推动,湖南成为军国民教育最积极的省份之一。1914年,一战爆发,湖南教育界更加重视军国民教育,同年,武昌文华书院的童子军团应邀来到湖南,在省教育会进行表演,得到在场观众的赞赏,从此湖南教育界开始关注童子军教育,童子军的字眼不时的出现在报纸上,成为人们经常谈论的话题。经过两年的酝酿,为了更加系统的了解童子军的组织创设,1916年下半年,省教育厅派黄醒、袁荣省、彭泽沛、李圣彰等十余人,赴上海学习进修,1917年春返回湖南。[2]嗣后,省教育会成立了童子军教练所,招收40余名学员,进行专门训练,学员经训后,赴各开办童子军教育的学校任教。经过几个月的筹备发起工作,各地童子军颇具规模,为了规范指导童子军的日常训练与行为规范,黄醒、李圣彰等童子军的发起人商议成立湖南童子军总会,并成立了童子军总筹备会。1917年5月12日,湖南童子军总会宣告成立,谭延闿与陈润霖分别任正副会长。在长沙教育界名流的积极推动下,童子军教育快速发展。童子军总会制定了相应的规章制度,成了童子军研究会,童子军教员练习所,各地童子军团纷纷成立,截止到同年10月,长沙城区共有童子军团9团,团员有264人。各团的主办人,大都是长沙教育界的名流,在长沙教育界,甚至全省,都拥有广泛的号召力。具体情况见下表1。正当童子军教育在各级各类学校蓬勃发展的时候,1918年底一战结束,以军国民教育为代表的德国在战争中惨败,同时教育界开始掀起了和平主义、世界主义的思潮,军国民主义因此一蹶不振,逐渐式微。在军国民教育背景下产生和发展的湖南童子军教育也因此而逐渐冷淡下来,再加上童子军教育宗旨中本身存在的“技能”与“道德”孰轻孰重的矛盾,使得湖南童子军教育一度沉寂。直到1922年暑假,童子军教育又在湖南再度兴起,湖南省教育厅在长沙举办各学科讲习会,其中包括童子军训练见习,并聘请江浙名流袁宗泽、张信高任讲师,此后,湘潭成智、益阳信义、长沙益湘、楚怡、周南等学校都开办了童子军。[4]1924年1月,湖南省教育会第三届常委大会上童子军组通过决议,请政府规定童子军为初中一、二年级的必修课,其余年级为选修课。[5]湖南童子军教育愈加受到重视。1927年北伐成功后,南京国民政府决定在全国中小学正式建立中国童子军,实施童子军训练。1928年,国民党在南京创办了童子军教练人员培训班,通令各省派员赴南京受训,湖南省派遣胡国春、吴敬诚、雷迅、张国钧、江以南五人赴南京受训,接受组织、技能等方面的培训。1929年国民党湖南省党部设指导员1人,指导全省童子军的训练工作。首任指导员为胡国春,不久由江以南接任。1931年,南京国民政府将童子军训练工作由国民党移交到教育部,并重新举办了童子军教练员训练班。湖南省参加训练班的有胡国春、江以南等三十余人,随着基层干部的增加,湖南童子军教育也取得了显著进展,适时,湖南省童子军团有四十余个,童子军教练二百余人,童子军约五万,较大规模的检阅有十余次。[6]1936年,湖南省童子军理事会成立,负责和领导全省童子军的组织与训练工作,训练内容由着重军事技能变为灌输拥蒋思想。规定初中生全部进行童子军训练,加强一个党、一个主义、一个领袖的信念培养。同年湖南全省分县举行童子军大检阅,由省童子军理事会派员检阅。同时,湖南省童子军理事会还选送优秀学员赴南京参加全国童子军大检阅、大露营,湖南童子军优秀代表,私立明德中学初中学生谢燕生还代表中国童子军参加了在荷兰举行的世界童子军爬山运动及联合大露营。1937年抗战爆发后,湖南省童子军理事会成立战时服务团,发动童子军进行慰劳、遣散、宣传、募集、侦查等战时服务工作。截至1941年12月,湖南省登记的童子军有八万余人,其中男童子军七万,女童子军一万。湖南省童子军下辖的战时服务团,在战时做了大量服务工作,并发动了其他学校的童子军军团参加战时服务。1945年抗战胜利,湖南童子军战时服务团宣告停止。1946年,国民党颁布新的童子军组织法,童子军理事会由三民主义青年团接管。湖南省童子军理事会常务理事由湖南警务处长李树森兼任,童子军教育在湖南更进一步推广,各地童子军教练员和学员人数都有增加,随着1949年南京国民政府的覆灭,童子军教育也在湖南宣告结束。

二、湖南童子军教育的宗旨与章程

湖南童子军教育的宗旨与章程从初创到发展并不是一成不变。早期的宗旨是把童子军教育当作国民教育,目的是培养合格国民,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童子军教育的宗旨变为一切服从三民主义,成为国民党进行党化教育的重要工具。

(一)湖南童子军教育的宗旨1912年童子军教育制度引入中国,我国早期的童子军教育宗旨主要是“补助家庭教育,补助学校教育,补助社会教育,补助国家教育。”[7]目的是培养合格公民,以期改良社会。湖南的童子军教育是军国民教育思潮在湖南风行的背景下产生的,童子军教育是军国民教育的具体表现形式。1917年,湖南成立童子军,楚怡学校教员黄醒阐明了湖南创办童子军的主旨:“补助家庭教育、学校教育所不及,发挥军国主义之精神,实行社会主义之事业,养成一种高尚优美之少年。”[8]加入童子军的宣誓词是:一,尽忠于国家元首,二、服务公众,三、准备自己为一个完善的国民。[9]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童子军的性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由国民教育转变为思想政治教育。国民党批评北洋时期的童子军教育“无非造就一般青年儿童,将来在社会上成为一个驯善的良好公民,仅把博爱公德诚实整洁等公民信条作为训练的最高准则,反把国家需要的政治意识,完全避弃,不加训练,无怪中国过去所组织的童子军,于国家和社会,没有多大贡献。”同时,国民党又规定“一切训练,以三民主义为最高原则”。“在国民党指导之下,从事国民革命之工作。”“以三民主义为信仰之中心,使青年儿童不为反动思想所诱惑。”[10]1931年,湖南童子军进行首次大检阅,在检阅献词中指出:“吾国童子军之特殊使命,在切实作三民主义革命的继承人,以三民主义为训练童子军之体,而以童子军为实施三民主义之用也,舍此一要义,中国童子军之设立实无意义之可言。”[11]可见,国民党上台后,对童子军教育进行了严密的控制,童子军教育的性质随之发生了改变,由国民教育转变为了党化教育。

(二)湖南童子军教育的章程1917年湖南童子军创设之后,便制定了《湖南童子军总会章程》和《湖南童子军章程》,《湖南童子军总会章程》共有十章,从定名、宗旨、会员、职权、组织、选举及任期、经费、会所及会期、分会、附则十个方面对童子军教育进行详细规划。总会章程明确规定了童子军总会的宗旨,对入会会员的资格提出明确的要求,凡是破坏童子军纪律,利用童子军谋私利,职业不当,私德有亏的人,一律不得入会。章程还对童子军总会的职权、组织加以详细规定,并指出童子军总会经费的来源与募集,还在执行、选举、评议等方面都作了详细规定。[12]《湖南童子军章程》从定名、宗旨、设立、编制、团长副团长队长之资格及其任免、分级、规律、誓词、人军要件、课程、训练大要、成绩考察、徽章及旗帜、服装、经费十五个方面,来对童子军进行规划指导。《湖南童子军章程》规定湖南童子军的宗旨是“利用少年活泼之天性,训练其人格智能,导之服务社会。”[13]目的是培养童子军作为合格的国民。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国民党接管了各省的童子军训练工作。修改了童子军的相关章程,增强三民主义思想观念灌输,并把遵从总理遗教写进童子军誓词。1929年,国民党中央党部训练科颁布童子军组织法,要求各省设立童子军训练委员会,受国民党中央党部训练科直接管辖,并确定经费来源。1931年,国民党又将童子军主办权移交给国民政府教育部,教育部接管童子军训练后,对组织规章均有修改。1935年中国童子军章程重新规定,在南京中央成立童子军总会,会长由蒋介石担任,各省成立理事会,理事人必须由会长核定。此后,湖南省理事会在南京中央总会的授意下开展工作,直到1946年童子军新组织法颁布,各省童子军理事会并入三民主义青年团。

三、湖南童子军的训练与主要活动

早期湖南童子军训练主要侧重于生活技能与军事技能的培养,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童子军训练的内容大体不变,军事技能培训逐渐弱化,而思想观念的训练不断加强。湖南童子军的主要活动是参加社会服务工作,在抗战时期,童子军也积极投身战时服务工作。

(一)湖南童子军的训练早期童子军教育目的是培养合格有益的社会公民,童子军训练首先侧重生活技能、社会服务技能的培养,其次是军事技能的学习与训练。湖南童子军训练的初级课程是:国旗常识、向导初步、礼节、结绳,中级课程是:童子军操、旗语、记忆训练、警探步法、生火法、炊事、罗盘用法、普通救济法、交际,优级课程是:游泳、各种信号、笔记练习、急救伤、烹饪、方位学、简易木工或金工、技击,此外还包括电气、机械、消防、电报、露营、飞行、救护、翻译等等多种特别课程。[14]童子军的训练是在学校与家庭共同督促下完成,利用闲暇时间进行训练,由童子军团长和副团长负责,团长和副团长亲自进行训练,或者聘请教练员进行训练,通过训练,培养合格的国民,服务家庭、社会。1927年后,国民党掌管童子军教育,极其重视对童子军的思想控制和政治信仰的培养,国民党建立了从中央到地方的童子军管理机构,制定了统一的管理制度,在训练方面,除了原有的国民训练、军事技能培训之外,加强了党化教育。国民党除制定了相应的军事训练课程,还制定了政治训练课程,在各省实施。其中政治训练的初级课程是:童子军之组织系统、总理事略、革命浅释、国旗、国耻事略、誓词规律。中级课程是:国民党概论、三民主义浅说、党史、不平等条约、各法团组织法、建国方略。高级课程是:帝国主义侵略史、中华民族革命史、各国革命史、孙文主义大纲、政治概论、国民党最近政纲。[15]1935年后,国民党在童子军训练中增加了拥蒋思想的灌输,所有初中学生一律参加童子军训练,加强一个主义一个党一个领袖的思想教育,湖南童子军的理事会在国民党的指导下,开展相应的党化训练和军事训练。

(二)湖南童子军的主要活动1917年5月湖南童子军总会及童子军团成立后,就积极开展活动,以提高童子军的知名度。童子军利用周末、寒暑假进行各种训练。如练习升旗、煮饭、跳水、操练旗语,同年10月,长沙童子军已经发展到9团200余人,适时举行了长沙童子军团的首次检阅,团员精神抖擞,步伐整齐,博得了观众的好评,此后,童子军还进行了游泳、消防、露营等训练,学校急救法、救火法等社会服务技能。[16]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国民党控制了童子军教育,对童子军的活动提出了具体规范,包括公民的活动,职业的活动,健康的活动,言语的活动,在此思想指导之下,各地童子军开展广泛的活动,主要是服务家庭、服务社会,宣传国民党思想。并且,在国民党组织下,湖南省多次开展检阅活动,首先是湖南各地童子军检阅,然后是湖南全省童子军大检阅,最后在南京举行全国童子军大检阅,甚至派代表赴国外参加世界童子军大检阅,这些声势浩大的检阅活动,扩大了童子军的影响。抗战爆发后,湖南童子军理事会成立了战时服务团,开展慰劳、遣散、宣传、侦查等战时服务工作。此外,战时服务团还发动童子军举办寒假服务队,去农村进行宣传慰问工作,寒假结束后,利用周末进行服务工作。[17]另外,战时服务团还举办“日行一善”的活动,要求童子军每人每日至少做一件善事,不居功,不受酬,并且把服务工作分为个人服务、小队服务、团体服务三种,通过服务工作的数量和质量来进行评比,促进童子军战时服务工作的积极性。[18]通过这些战时服务活动,既树立了童子军的良好形象,也使得童子军为抗战的胜利作了积极的贡献,实现了童子军自身的价值。

四、评价

童子军教育作为一种全新的教育制度引入中国,既有时代背景,又有现实需要。清末民初,中华民族危机重重,内忧外患如倾盆大雨而至,中华民族危在旦夕,国内有识之士试图用各种手段挽救危亡之中的中国。童子军教育的初衷是在儿童所喜欢的活动中,以潜移默化的形式,来培养儿童的高尚品格,增加儿童各方面的技能,以期成为合格公民,进而服务社会。但是,童子军教育制度引进中国后,性质即发生了转变。在民族危机的时代背景下,军国民主义思潮盛行,湖南是在此种思潮之下,开创童子军教育,早期的湖南童子军教育也不过是军国民教育的具体表现形式。军国民教育思潮没落之后,湖南的童子军教育开始回归国民教育,以社会服务为宗旨,但是好景不长。1927年国民党上台后,童子军教育逐渐三民主义化,国民党有意识的加强思想观念灌输,童子军教育沦为国民党党化教育的工具,湖南省童子军不得不迎合国民党的指导政策,开展童子军教育工作。不可否认的是,不管是哪个时期的童子军教育,童子军在社会责任感的培养、生存技能的提升、爱国思想的塑造、个人品质的修养等方面都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尤其是在抗战时期,童子军为抗战救国作出了积极的贡献。总之,湖南童子军教育在湖南历史上留下了光辉的影子,不同时期,有不同的特点,随着国民党的垮台,童子军教育也在大陆地区宣告结束,但是,童子军的教育理念与教育形式,还是值得当今教育界思考与借鉴。

作者: 梁剑宏 单位:湖南农业大学讲师

湖南社会科学杂志责任编辑:杨雪    阅读: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