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农业论文 >> 草原学研究论文 >> 正文

草原地区鼠密度监测的比较分析

2019/07/01 阅读:

摘要:目的比较分析草原地区应用3种鼠密度调查方法的结果及其相互联系,为开展草原的鼠密度监测提供科学依据。方法分别采用数鼠洞法、鼠夹法和粉迹法调查草原地区不同生境的鼠密度。结果草原黄鼠为调查区域内绝对优势种。数鼠洞法鼠密度为16.85洞/hm2,鼠夹法鼠密度为21.8%,粉迹法鼠密度阳性率为80.7%。不同生境的鼠洞数与鼠夹法校正鼠密度成高度线性相关关系(R2=0.973,F=109.246,P<0.05,y=0.206x+0.124),数鼠洞法的鼠密度与粉剂法的校正鼠密度、鼠夹法与粉剂法的校正鼠密度之间均不存在相关关系。结论数鼠洞法相对简单且效果可靠,鼠夹法结论可靠但组织较为困难且需大量人力,粉迹法易于实施,但结果偏差较大。

关键词:鼠密度;数鼠洞法;鼠夹法;粉迹法

环境鼠密度调查,是鼠情监测和鼠患防治最重要和直接的证据,为开展鼠类科学防治提供了参考依据[1-2]。采用何种方法进行鼠密度调查,多取决于环境的特点和鼠种构成[3]。为观察草原地区不同鼠密度调查方法的相互联系,笔者选择在草原地区开展了数鼠洞法、鼠夹法和粉迹法等3种鼠密度调查的比较分析,为选择最实用的鼠密度监测提供参考。

1材料与方法

1.1调查点概况

调查点位于吉林省洮南市科尔沁草原边缘,占地面积140km2,四周被环形细碎石公路包围,修公路时一侧挖出深1~1.5m水沟。当地年平均气温5.5℃,相对湿度56%。调查点全部是草原,以水稗草、碱草等畜牧青草为主,部分田地有自种的苜蓿草等,环境鼠种以草原黄鼠Citellusdauricus为主[4]。环境中仅有当地少数牧民放牛、放羊或放马,区域内有2条泥土公路横贯其中,除有未完工的2幢民房、1座白塔、1个观礼台外,没有工厂和其他设施、在开展鼠密度调查之前,该区域内5年内未曾开展灭鼠。依据当地人员反映的鼠类危害较为严重的区域包括民房四周、白塔四周、观礼台周围、沿公路两侧各25m和苜蓿草种植区等5个区域作为鼠密度调查点。

1.2调查方法

1.2.1技术培训鼠密度调查之前,由专业灭鼠人员对相关人员开展专业培训,内容主要包括:鼠密度调查的组织形式,鼠洞的识别、鼠夹的捕鼠原理和操作方法,布粉器的使用方法,捕获鼠的处理及相关注意事项等。鼠密度调查分别采用数鼠洞法、鼠夹法和粉迹法等3种方法。仔细观察地面并开展鼠密度调查。

1.2.2数鼠洞法在调查区域内,10人按间距10m一字排开,沿直线前行,每人观察其左右各5m距离,对发现的鼠洞进行标记(部分鼠洞在洞口20~30cm处插上一面小红旗)并记数。检查单位面积内的鼠洞数,鼠密度单位:洞/hm2。

1.2.3鼠夹法鼠夹法分别采用弓形鼠夹法和大号铁板鼠夹法2种方式,晨布晚查。①弓形鼠夹法:无需诱饵,对鼠洞口边插小红旗的鼠洞,先将洞口铲成一个与C形铁柄相当个缺口,然后把弓形夹的钢制柄用力按下,拉开弓形铁环,把小别棍绕过弓形铁环,插入圆铁片边缘C形铁柄内支好置于缺口。②大号铁板鼠夹法:以花生米为诱饵,对鼠洞口边插小红旗的鼠洞,在鼠洞口将大号铁板鼠夹(160mm×80mm)支起。2种鼠夹布放到位后用浮土、杂草加以伪装,检查单位面积内的捕获鼠数。鼠夹法鼠密度(%)=(捕获鼠数/有效夹数)×100校正鼠密度(只/hm2)=捕获鼠数/[(有效夹数/发现鼠洞数)×监测面积][5]。

1.2.4粉迹法对于发现的鼠洞,用自制布粉器(20cm×20cm)按每洞布粉块(厚1.0~2.0mm)1块。具体操作方法是,当鼠洞布夹后沿鼠洞口距布夹3~5cm位置布面粉块,未布鼠夹则直接在鼠洞口上布粉块。晨布晚查,粉块上的鼠迹不论多少皆为阳性。记录布粉块数、有效粉块数和有鼠迹的阳性粉块数,计算有鼠迹粉块阳性率。在统计阳性粉块时应将鼠迹与其他动物如野兔、蜥蜴、黄鼬等可能留下的痕迹加以鉴别。粉迹法阳性率(%)=(阳性粉块数/有效粉块数)×100%。粉迹法校正鼠密度是按单位面积所有发现的鼠洞均折算成有效粉块,然后换算成每公顷内有多少块阳性粉块,再以每块阳性粉块计数1只鼠,得只/hm2。校正鼠密度(只/hm2)=阳性粉块数/[(有效粉块数/发现鼠洞数)×监测面积]

1.3统计分析

采用SPSS16.0分别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

2结果

2.1数鼠洞法

出动150人次在选定的5个鼠密度调查点对鼠洞展开地毡式搜索,共计调查面积26hm2,发现鼠洞438个,鼠密度为16.85洞/hm2;其中以观礼台四周鼠密度(29.33洞/hm2)最高;其次是苜蓿草地种植区(22.75洞/hm2);民房(9.83洞/hm2)和白塔(6.75洞/hm2)相对较低(表1)。经统计学分析,不同生境的鼠密度水平存在显著差异性(F=7.490,P<0.01)。

2.2鼠夹法

2种鼠夹共布400个,占被发现鼠洞的91.3%,有效夹共计390个,捕获鼠85只,全部为草原黄鼠,鼠密度为21.8%,比较弓形鼠夹法和大号铁板鼠夹法在观礼台(χ2=0.089)、公路边(χ2=0)和苜蓿地(χ2=0.018)的鼠密度,3组差异均不显著(P>0.1)。其中,弓形鼠夹布255个,占发现鼠洞的58.2%,鼠夹布放成功率为97.3%,鼠密度为21.4%,统计学分析,弓形鼠夹法调查不同生境的鼠密度无明显差异性(χ2=0.370,P>0.1);大号铁板鼠夹布145个,占发现鼠洞的33.1%,鼠夹布放成功率为97.9%,鼠密度为22.5%,统计分析其不同生境的鼠密度无明显差异性(χ2=0.095,P>0.1)(表2)。

2.3粉迹法

调查共布粉块353块,占被发现鼠洞的80.6%,检查有效粉块336块,布粉块成功率为95.2%,粉迹法鼠密度阳性率为80.7%。其中以观礼台周围(89.6%)最高,而以白塔(68.2%)和民房(70.7)相对最低(表3)。统计分析不同生境粉剂法阳性率差异不显著(χ2=7.493,P>0.1)。

2.43种鼠密度调查方法的比较

数鼠洞法、鼠夹法和粉剂法3种方法调查的鼠密度(表4),统计分析不同生境的鼠洞数与鼠夹法校正鼠密度成高度线性相关关系(R2=0.973,F=109.246,P<0.05),y=0.206x+0.124(y:鼠夹法校正鼠密度,x:鼠洞数)。经统计分析数鼠洞法与粉剂法校正鼠密度之间不存在相关关系(R2=0.545,F=1.968,P>0.05);鼠夹法校正鼠密度与粉剂法校正鼠密度之间亦不存在相关关系(R2=0.545,F=3.600,P>0.05)。

3讨论

科尔沁草原是我国鼠疫和流行性出血热的自然疫源地,搞好草原鼠情监测和科学防治工作是预防疾病最有效的方法[4,6]。鼠夹法、粉剂法和直观法(鼠迹法)是目前作为鼠密度测定和灭鼠效果考核最常用的检测方法,是衡量单位面积生境鼠类种群数量的重要依据[7-9]。在草原地区选用简便、快捷、经济、有效的方法测定鼠密度是灭鼠工作者关心的课题。草原黄鼠作为草原绝对优势鼠种群,是自然疫源性疾病的重要储存宿主,其成鼠喜独居,以白天活动为主,喜在植物低矮的向阳坡筑洞,洞口多为1个非常明显,且易于识别[10]。因此,本次调查选用数鼠洞法和在鼠洞口应用鼠夹法、粉迹法进行比较分析。调查发现,在一定时期未采取大规模灭鼠时,通过数鼠洞法调查鼠密度具有科学指导性,数鼠洞法不仅简便、快捷,且查获鼠洞数与鼠夹法校正鼠密度存在高度线性相关关系,说明在灭鼠前可以通过数鼠洞监测鼠密度,但灭鼠后鼠洞内鼠大部分死亡,单纯依靠数鼠洞法监测鼠密度会出现大量假阳性,而鼠夹法捕鼠概率在不同生境差异性不明显,因此,建议在灭鼠后监测鼠密度选用鼠夹法。分析不同生境粉剂法阳性率差异不显著的原因,可能是受草原黄鼠活动规律影响,一只鼠或多只鼠均可导致数个或十余个粉块阳性,导致结果存在较大偏差,建议一般不采用。

参考文献

[1]姜洪荣,王伟,张振堂,等.青岛市农村鼠情调查及灭鼠研究[J].中华卫生杀虫药械,2015,21(3):279-281.

[2]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军队卫生防疫技术规范[M].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2004:722.[3]周光智,黄尉初.营区鼠害防治[M].济南:黄河出版社,1998:137-139.

[4]李秀丽.白城地区草原鼠类调查[J].吉林农业,2013,4:110.

[5]赵奇,高丽君,唐振强,等.河南省鼠密度监测及季节消长[J].中华卫生杀虫药械,2015,21(4):390-392.

[6]朱立博,王世新,王宇,等.呼伦贝尔草原保护的对策思考[J].草业与畜牧,2008,5:27-31.

[7]曲宝泉,张世水,宫学诗,等.两种考核灭鼠效果方法的对比研究[J].中国媒介生物学及控制杂志,2015,26(5):519-521.

[8]周光智.部队有害生物的危害与防制[M].北京:军事医学出版社,2017:206-215.

[9]杨雪帆,何亚明,季恒青,等.重庆市2013-2015年鼠密度监测与防治探讨[J].中华卫生杀虫药械,2017,23(2):142-145.

[10]钱万红,王忠灿,吴光华.消毒杀虫灭鼠技术[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659-660.

作者:王治 周光智 韩珂嘉 尹广庆 王芳 单位:北部战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草原地区鼠密度监测的比较分析

2019/07/01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