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发表 | 论文范文 | 公文范文
最新公告:目前,本站已经取得了出版物经营许可证 、音像制品许可证,协助杂志社进行初步审稿、征稿工作。咨询:400-675-1600
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科技杂志 >> 生物科学杂志 >> 湖南生态科学学报 >> 正文

物流生态系统演化机理与路径分析

定制服务

定制原创材料,由写作老师24小时内创作完成,仅供客户你一人参考学习,无后顾之忧。

发表论文

根据客户的需要,将论文发表在指定类别的期刊,只收50%定金,确定发表通过后再付余款。

加入会员

申请成为本站会员,可以享受经理回访等更17项优惠服务,更可以固定你喜欢的写作老师。

摘要:本文将自然界生态系统演化原理引入物流系统的发展研究,从本质上探究物流生态系统的演化机理与路径,分析其关键驱动因素的内涵及变化,从而得出在知识经济时代物流生态系统的发展演化规律。在此基础上,帮助物流企业个体建立以知识创新为核心的竞争能力体系,与物流企业种群以及物流系统实现协同共生,共同应对环境变化带来的挑战,从而化解物流生态系统演化升级过程中由于“优胜劣汰”带来的危机与挑战。

关键词:物流生态系统协同演化知识创新

引言

在整个物流系统中,微观企业主体的生存和发展、职能的继承和突破推动着行业群体的丰富和完善,并逐步提升行业群体对市场环境的适应能力。而行业群体间持续不断的物质、信息和能量交换,带动着企业元素的碰撞、融合与创新,从而在整体上提升了整个物流系统的丰富性、多样性和稳定性。物流系统的存在性与稳定性、群体的成长性与抗压性也为微观个体的生存与发展赢取了空间和资源,物流系统生存和发展的足迹与自然界生态系统的进化与演变类似。因此,本文借助自然界生态系统的演化发展机理,构建物流生态系统概念,从该视角出发探究物流系统的演化机理与演化路径,从而帮助微观物流企业个体树立系统观念,有意识的关注和修补所在种群的“家族遗传病史”,努力帮助种群甚至整个物流体系应对外部环境变化带来的“病毒侵袭”,最终实现与种群、与系统的协同共生、共存共荣。

研究基础

(一)遗传变异进化机制在“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下,遗传变异机制推动着生态系统的不断演化。遗传是基因的复制,生物体根据适应环境变化的需求选择亲代体内适应能力较强的基因遗传和复制于子代体内,以保证物种的延续性和稳定性,并增强其抵御环境威胁的能力。当受到来自外界的刺激或不同基因库的基因发生碰撞时,则会产生生物体的基因变异,包括基因重组和基因突变两种形式。基因重组是不同DNA链上的基因发生交换和重新组合,从而形成新的DNA分子,它是双DNA链间发生物质、能量、信息交换的结果,会产生新的基因型,但不产生新的基因;基因突变是基因内部结构发生改变,是基因序列重新排列组合的结果,能够导致遗传信息的改变从而产生新的基因,其对生物进化以及物种丰富有着重要意义。因此,遗传使物种得以延续,变异使物种不断进化。

(二)企业生态系统理论James E.Moore(1993)首次将生态系统理论引入企业管理领域,形象的将组织及其环境描述为组织生态系统,该系统在不断变化的过程中进行自我调节,系统中的各个主体形成类似生态链的体系结构,相互分工协作实现整体进化。周凌云(2015)将组织生态系统概念延伸至物流领域,认为微观物流主体是有“生命”的,他们通过信息和能量交换(利益分配与合作机制)实现生存与发展。

(三)知识创新理论A.Marshall(1997)用生物进化论思想论述了企业存在的相关问题,并指出知识是推动企业进化的动能之一。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国内外学者对如何保有持续竞争优势的研究逐渐集中于企业的知识创新能力。Amidon(1997)提出,知识创新是囊括了新思想创造、交流以及将这些新思想应用于新产品或服务,将其市场化的全过程。Barton(2002)认为企业要保有可持续竞争优势,需要通过不断的知识创新来实现。还有很多学者认为企业通过知识创新所产生的独特的、难以被模仿的核心能力来获得优于其竞争对手的竞争地位。可以看出很多学者的研究证明知识创新对企业的生存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综上所述,借助自然生态系统演化机理概念,系统的存在与进化通过基因遗传和变异达成。对于企业来说,所谓的基因则表现为构成企业整体的人力资源、技术资源、财务资源、企业文化以及社会关系资源等。在不同时期,企业生存所依赖的关键基因不同。农业经济时代,市场抢夺的重点是劳动力资源的占有和支配;工业经济时代,市场则关注于自然资源的占有和支配;而今知识经济时代(又称智能经济时代),市场竞争的关键转向了对知识和信息的占有和支配。因此,本文认为微观物流企业主体、物流企业种群和物流生态系统三者协同共生才能实现不断发展和延续。同时,本文紧密围绕时代发展要求,重点探讨知识经济时代,物流企业个体如何通过知识创新这个关键基因组的遗传和变异,实现对知识和信息的占有和支配能力,从而促进知识和信息的生产,到合理共享和分配所拥有的知识与信息,再到实现知识和信息的高效运作和商业化能力的逐步提升,在提升占有和支配知识能力的基础上促进个体、种群与系统协同共生演化发展。

物流生态系统协同演化机理研究

(一)物流生态系统构建本文以职能分工为基础,将微观物流主体划分成不同的物流企业种群,从而构建物流生态系统体系。微观物流企业个体按照其职能的不同可划分成以下种群:支持型种群,主要指起辅助功能的物流企业,例如物流技术软件开发商、物流金融服务提供商等;功能型种群,也是物流系统中发挥核心功能的种群,例如运输企业、仓储企业、配送企业等;集成型种群,是物流领域中一种新兴的物流业态形式,例如物流服务集成商、第四方物流企业等。这些物流企业个体、物流企业种群与政治、经济、市场等外部环境相互影响,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种群以及种群之间不断进行物质、信息、能量的交换和资源更新,从而形成互利共生、协同发展的机制,促进了整个物流生态系统的进化与延续。

(二)物流企业遗传机理分析将生物界的遗传变异机制引入物流企业的进化过程可知,知识是物流企业存续和发展的主要基因类别,它承载着物流企业个体及种群萌芽、成长、成熟与进化的信息,揭示着个体和种群的成长历程、遭遇过的挑战、选择的应对措施、未来的发展需求、所做的突破和创新。因此,物流企业的成长过程实质是对所拥有的知识因子进行复制、重组和创造。物流企业在成长和换代升级过程中会对其所拥有的知识因子进行鉴别甄选,种群基因库中诸多适应能力较强的知识基因,会被挑选保留并被复制于子代体系内,而那些对环境和市场适应能力较差的知识因子则会被淘汰和剔除出系统。同时,随着不同企业间的合作和交流增多,又会使得其他企业中优秀的知识因子被借鉴吸收,使得本企业的知识基因库得以丰富,基因库的品质得以提升。在知识因子的筛选、保留、淘汰以及吸收借鉴的过程中,提升后的基因库中的知识因子之间发生碰撞、重新排列组合和突变,从而推动知识的创新发展,也推动物流生态系统的不断演化升级。

(三)物流企业变异机理分析在“大鱼吃小鱼,快鱼吃慢鱼”的市场选择机制下,每一个企业都时刻面临生存威胁,尤其是作为服务型市场主体的物流企业,这种挑战更加严峻。其保有竞争能力的关键是面对市场变化的快速反应能力,这种反应能力的获取依赖于强大的技术支撑,而技术来源于知识创新,知识创新则是一种原有知识的突破和变异。因此,物流企业主体面对环境及市场需求的变化,应当不断推动知识因子之间发生碰撞、重新排列组合和突变,从而推动知识创新和技术革新,以确保自身服务或产品质量的稳定性、多样性和高质性,应对来自社会环境、经济环境和自然环境的威胁,提高自身的生存和发展能力,实现个体生态位、种群生态位和系统生态位的协同提升。可以说,知识创新是推动物流企业进化升级的关键因素,是物流企业取得和维持核心竞争力的重点。

(四)物流企业基于知识创新实现遗传变异机理分析知识的创新以知识获取为前提,根据知识获取途径可以将知识创新划分为三种类型,即知识继承创新、知识共享创新和知识集成创新。其中,知识继承创新主要以从亲代继承保留下来的知识为基础,这种情况下知识的延续性、稳定性较好,差异度较小,有利于企业知识体系向精细化、专业化方向发展,有利于企业培育独特的知识结构,形成企业独具一格的竞争能力,知识的继承创新主要以个体为单位来实现;知识共享创新主要以同类型企业间交流和借鉴而来的知识为基础,企业原有知识与新引进的同类优秀知识进行碰撞融合,有利于拓宽知识创新领域,为知识创新提供更广阔的平台和更开阔的方向,知识的共享创新主要以种群为单位来实现;知识集成创新主要以不同类型企业间的相互学习、借鉴和融合而得来的知识为基础,此时知识间的差异度较大,辨识度较高,不同类型企业间的知识不能直接借鉴并加以应用,只能通过更高层次的知识集成和揉和进而实现系统层次的知识创新和推广,推动整个企业生态系统的知识品质提升和生态位等级提升。知识的集成创新主要以整个企业生态系统为单位。物流生态系统的成长与发展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过程,本文将在探究物流企业基于知识创新能力的演化机理基础上,结合物流生态系统的成长路径,分析物流企业个体在不同进化阶段应对“自然淘汰”的策略。

物流生态系统协同演化路径

(一)物种初生阶段在物种初生阶段,物流种群从无到有,物流市场刚刚萌芽,物流功能开始从企业原有功能中分离出来成为独立的企业种群。此时的物流企业种群数目少、种群密度低、功能不完善、知识结构还没有完全建立,物流企业间的资源争夺很少、合作也很少,因此物流生态系统的知识创新主要以现有物流个体的知识继承和新加入个体的知识携带为基础。那些存在于亲代体内的对环境适应能力较强的知识基因被选择复制于子代体系内,同时那些携带新的、能够应对环境挑战的知识个体被系统挑选接纳,丰富了原有系统的知识基因库,为物流生态系统的知识创新提供了可能。

(二)成长扩张阶段在成长扩张阶段,也可以说是物种筛选阶段,指的是有的种群得到所在生态系统的认同,能够得到相关的市场和营运资源,拥有了生存并繁殖后代的能力,而有的物种则被市场淘汰逐渐消亡。此时,物流市场初步形成,物流种群的数量和密度不断增加,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生态位重叠,物流主体间逐步开始有了竞争,为了培养核心竞争能力并占据独特的生态位,物流主体间呈现出专业化分工趋势并开始了不同程度的合作。至此,物流生态系统的知识创新虽仍以继承创新为主,但随着物流主体间合作关系的加深,共享创新模式初露端倪。由于物种的增多及种群密度的增加,使得物流主体的生存空间被压缩,为了扩大市场容量和增强竞争能力,个别物流主体间会选择“强强联合”、“战略联盟”等形式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物流主体间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知识交流学习和借鉴,这为基因重组和基因突变增加了可能,从而丰富了知识创新途径。

(三)成熟稳定阶段在成熟稳定阶段,经过市场的筛选和优胜劣汰机制的考验存活下来的物种和生命体,具有一定的生存能力和抵御威胁的能力,能够与其他生命体和物种展开很好地协作,共摊各种资源、共享价值,从而获得共同发展。此时,市场愈加成熟,服务需求愈加多样,产业分工愈加明确,种群数量和种群密度出现爆发式增长。为了在有限生存空间中最大限度应对生态位出现的激烈的种群间竞争和种群内竞争,物流主体组织结构开始转型,多数企业倾向于建立学习型组织,种群内企业由注重市场开发和品种开发转向注重服务品质的提升,更多开始交流学习和合作,此时企业间的竞争关系不再是传统的零和博弈关系而是竞合关系,即合作竞争共生发展。由于企业合作的稳定性、长期性和开放性,企业间知识的交流范围也更为广泛、知识交流的内容也更为关键,企业间知识的共享为双方知识的创新提供了更多契机,因此在这一阶段知识的共享创新逐渐替代继承创新成为知识创新的主要方式。

(四)进化升级阶段在进化升级阶段,经过激烈的市场淘汰赛,生态系统中的物流企业种群将逐渐形成相互适应、相互依赖的共生关系,种群数量和种群密度维持在相对合理的比例,并逐步形成物种和环境和谐共生的稳定平衡状态。由于种群内个体间的相互学习和效仿使得其知识结构逐渐趋同,这导致系统内共享创新能力被逐步削弱。但是随着物流生态系统的建立和完善,不同种群所拥有的知识基因逐渐融合形成一个更大的系统基因库,这为系统层面的知识集成创新提供了物质基础。并且由于物流生态系统内不同种群具有不同的功能,拥有的知识内容也具有很大差异性,难以被其他种群直接模仿和借鉴,所以系统层面的知识创新也只能通过集成创新来实现。经过前面阶段知识的创新和累积以及物种的不断进化和完善,若物流生态系统能够完成知识的集成创新则将直接推动物流生态系统向更高阶晋级,从而进入下一演化周期。在物流生态系统漫长的成长过程中,其成长周期的每一个阶段及物流生态系统演化的每一个周期都伴随着物流企业种群的萌生和消亡,也都伴随着物流企业个体的新生和淘汰,这是物流生态系统向前发展进化的一个必然态势,即使强大如恐龙般的存在曾支配全球陆地生态系统超过1亿6千万年之久也最终灭亡于白垩纪末灭绝事件,而其后代鸟类却得以存活繁衍至今。因此,无论是多么强大的存在,一旦时代环境变迁而自身又没有适时调整适应,必然将被时代和环境淘汰,而若这种强大的个体存在于经济领域则其老态僵化不仅会促使自身被抛弃更有甚者会阻碍所在产业的发展变革。由此,自主遵循经济规律,适时调整变革和不断进行知识创新是物流生态系统及其种群和个体获得发展壮大的必然途径。当一种全新的创新类型出现甚至代替原有知识创新模式成为该阶段的主要创新方式时,既有的知识创新模式并没有被完全替代或者消失,而是作为辅助知识创新方式继续在物流生态系统的演化升级过程中发挥作用。

参考文献:

1.周凌云,张清,赵钢.区域物流生态系统及其结构模型研究[J].物流工程与管理,2015,37(9)

2.薛晓芳,梁伟静,李晓智.“大数据”背景下的协同物流生态系统研究[J].价格月刊,2016(4)

3.刘岩,李全喜,刘佳琳.基于生态位理论的物流成长规律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12(15)

4.薛晓芳,覃正.虚拟企业生态系统的进化机制研究[J].生态经济(学术版),2008(1)

作者:梁伟静 李玉英 孙凤芹 副教授 曾义君 单位:华北理工大学管理学院

湖南生态科学学报责任编辑:张雨    阅读:人次
科技杂志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