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金融论文 >> 银行改革论文 >> 正文

人力资本对银行财务绩效的影响分析

2019/05/22 阅读:

摘要:文章以我国上市的14家商业银行2013—2016年的数据为样本,运用相关分析和多元回归对人力资本与银行的财务绩效之间的关系进行分析,并讨论了成本领先战略对此是否有正向促进的影响。结果发现,人力资本能提高银行的净利润总量,能有效控制其风险水平,而成本领先战略只对前者有显著的促进作用。

关键词:人力资本;成本领先战略;财务绩效

引言

影响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的因素众多,可分为三个层面:(1)宏观经济因素,如通货膨胀、利率等;(2)行业因素,如政府对银行业的管制程度等;(3)银行的基本特征,如银行的规模、人力资本等。其中的宏观经济因素与行业因素都是商业银行本身无法控制的外部因素,而且商业银行是典型的人力资本密集型行业,因此本文拟重点讨论人力资本对我国商业银行的财务绩效的效应及其作用机理。试图回答人力资本是否能够影响我国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人力资本的投资是否能够有效控制银行的业务风险。

1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

黄睿等(2011)[1]以2006—2009年我国14家上市银行为样本,从智力资本增值系数法的角度分析商业银行智力资本与其绩效的相关性,结果表明其中的人力资本与商业银行绩效显著正相关。吴小蕾(2010)[2]同样认为人力资本对银行绩效有显著的正向作用。而王雪和安立仁(2009)[3]运用相关分析和多元线性回归对我国14家上市商业银行2008年的数据进行分析后,认为人力资本对银行绩效有正向贡献但是不明显。这些研究普遍认为人力资本对银行的绩效有正向作用,但是这种正向的贡献是否显著,却并未得到一致的实证证据。因此,本文提出假设1:商业银行的人力资本能够显著的提高银行的盈利能力。我国商业银行面临的风险主要包括市场风险、流动性风险、信用风险和操作风险。商业银行为达到一定的授信额度,往往会降低对贷款企业的要求,而且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环境中,不少企业普遍面临经营困境,这也使得我国银行业面临的信用风险更加严峻[4]。操作风险同样是银行业面对的一项重要风险,并成为银行风险管理的重要内容,据统计仅2003—2007年,通过媒体公开报道可以搜集到的操作风险案件就达到174件。在银行日益强调风险控制的背景下,却很少有人通过实证分析提供经验证据。因此,本文提出假设2:人力资本能够有效地控制商业银行的信用风险和操作风险。企业的竞争战略选择会决定其人力资本的利用取向与方式,进而对其盈利能力与风险控制产生内在性的影响。目前而言,我国商业银行很难有效实行差异化战略,由于商业银行的经营对象具有较强的同质性,因此商业银行往往采用成本领先战略[5]。而商业银行人力资本的利用效率显然是决定其成本领先战略实施效果的根本因素。因此,本文提出假设3:成本领先战略下,我国商业银行人力资本对财务绩效的影响更显著。

2研究设计

2.1数据来源

本文的初始样本只包含已上市的商业银行,观察的时间窗口是2013—2016年,总共的样本数为56,数据来源于国泰安上市公司数据库,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单一客户授信集中度等数据系手工收集于上海证券交易所披露的上市银行年报。

2.2模型设定和变量定义

为了检验假设1,本文将待检验的回归方程设定为:其中盈利能力是被解释变量,由于中国商业银行发展时间短,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的总资产规模的差距较大,国有商业银行具有绝对的领先优势,因此对盈利能力的衡量不仅要考虑绝对量,还要与其他指标综合起来考虑相对数,本文分别用营业收入(NP)、总资产收益率(ROA)、每股收益(EPS)进行稳健性替代。HC是人力资本,为解释变量,由于大部分的上市银行都没有详细地披露其员工具体人数及学历分布情况,因而本文对人力资本变量的量化分别用Pay即年报中的“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人力资本的效率(Ehc),即单位人力资本投入所实现的营业收入=营业收入/实际支付的工资两个指标来衡量,并进行稳健性替代。Control代表控制变量,包括银行的规模(以总资产的自然对数来表示)、年度变量、股权性质(国有商业银行为1,否则是0),ε为误差项。为了检验假设2,本文将待检验的回归方程设定为:以Rrate商业银行的平均风险利率来衡量商业银行的风险程度,并作为被解释变量。由上文分析可知其主要风险是信用风险和操作风险。根据《商业银行风险监管核心指标》的规定,信用风险以不良贷款率、单一客户授信集中度两个指标来衡量;操作风险指标以操作风险损失即操作造成的损失与前三期净利息收入加上非利息收入平均值之比来衡量。由于本文的样本数仅为56,没有达到使用因子分析法的基本要求,所以平均风险率以不良贷款率、单一客户授信集中度、操作风险的平均值表示,即Rrate=(不良贷款率+单一客户授信集中度+操作风险损失率)/3。其他的解释变量及控制变量与模型(1)中的相同。为了检验假设3,本文将待检验的回归方程设定为:Low代表商业银行是否采用低成本战略及其实施的程度,会体现于企业对于经营资产的投资的慎重性与对资产利用效率的高低上,因而拟用以下指标予以衡量:①总资产周转率=营业收入/总资产;②固定资产周转率=营业收入/固定资产;③员工的效率=营业收入/员工薪酬。实际的Low以上述三者的平均值表示,即Low=(总资产周转率+固定资产周转率+员工的效率)/3表示。其他的变量同上。

3实证分析

3.1描述性统计及相关性分析

本文对所有变量进行描述性统计和变量相关性分析,结果如表2所示。从表2可以看出:(1)不同的上市银行盈利能力有着显著的差距,最大值是最小值的399倍,最大值是平均值的5.5倍。(2)不同上市银行的人力资本投入也明显不同,为职工实际支付的总薪酬中最大值是843.67亿元,最小值是3.9亿元,相差216倍。(3)不同的上市银行采取的战略也不同,衡量其是否采用低成本战略的指标Low,最大值是6.5018,最小值是0.3346,标准差是1.1211。这种人力资本及战略的差异对我国上市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及风险程度的影响如何将在后文进行检验。通过变量的相关性分析发现,各解释变量和控制变量之间的相关系数都不大,最大的变量是Pay和NI,其相关系数为0.851,其他变量之间的相关系数均小于此值,可以认为变量之间不存在严重的共线性。

3.2人力资本对银行盈利能力的影响

采用模型(1)来检验人力资本对银行盈利能力的影响。上市银行的盈利能力(因变量)分别以NP、ROA、EPS表示,其人力资本(自变量)分别以Pay、Ehc表示,其回归结果如表3所示。从表3的回归结果可以发现,表示人力资本的指标,Pay、Ehc的系数都为正(2.296、5.278E7)而且在1%的水平上显著,说明上市银行的人力资本投资越多,人力资本的效率越大,则能获得的净利润也越高。以ROA为因变量的回归结果中,人力资本对其有正向的促进作用,只是并不显著,但是人力资本的变动与每股收益却出现负相关,这说明人力资本对银行的盈利总量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而对银行的资本效益的影响并不显著,其影响的方向也不确定。另外,总体上看银行的规模越大,其盈利能力越强,这说明银行业是个具有规模经济的行业,规模越大,平均成本越低,在完全竞争的市场结构中银行追求规模经济可以促使其盈利能力提高。总体上看假设1得到部分证实。

3.3人力资产对银行风险控制能力的影响

采用模型(2)来检验人力资本对银行风险控制能力的影响。其回归结果如下表4所示。由表4可见,人力资本Pay、Ehc均对Rrate有显著的影响而且呈负相关,这说明加强人力资本的投资或努力提高人力资本的效率均能有效控制我国上市银行的风险水平;银行的规模Size与Rrate呈负相关且显著,这说明规模越大,银行抵御风险的能力越强,越能够保证银行的资产安全性。股权性质与Rrate显著负相关,这说明与一般的股份制银行相比,国有银行的风险水平比较低,这可能是由于国有银行有国家信用做保证。所以假设2得到证实。

3.4成本领先战略的中介作用

本文采用计量模型(3)和模型(4)来检验成本领先战略是如何作用于人力资本对银行的盈利能力及风险水平的影响的。其回归结果如表5所示。表5的回归结果表明,成本领先战略因子(Low)与代表盈利能力的因变量NP呈正相关但是不显著,Low*Pay、Low*Ehc的系数分别为0.315***、8.78E5*,比较显著,这说明商业银行实施成本领先战略能够提高其盈利能力。银行规模、国有股权性质能显著提高银行获得净利润的总量。从回归结果还可以看出,Low*Pay、Low*Ehc的系数分别为-2.038E-12、-7.611E-5,但是不显著,这说明商业银行实施成本领先战略并不能有效地控制其风险水平。假设3只得到部分证实。

3.5稳健性检验

考虑到银行的人力资本Pay、Ehc与当年的盈利能力之间可能存在内生性的影响,同时为了验证本文计量模型的稳健性,本文以上一年度的人力资本指标为自变量,以本年度的盈利能力指标为因变量重新进行检验,样本数据为2012—2016年的面板数据,发现除了个别变量的系数发生变化外,变量之间的相关性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改变,实证结果是比较稳健的。

4结论

本文基于中国上市商业银行2013—2016年的财务数据,利用多元回归分析法,重点讨论了人力资本、成本领先战略对上市银行的盈利能力及风险水平的影响。结果发现:(1)人力资本对银行的盈利总量(净利润)有显著的正向关系;但对其资本效益(总资产收益率、每股收益)的影响却并不显著,这可能与银行对员工人数增长控制力度不够及薪酬结构对业绩的激励性不强有关。(2)加强人力资本的投资、提高人力资本的效率能有效地控制商业银行的风险水平。(3)商业银行实施成本领先战略能显著影响其净利润,但是对于控制其风险水平的作用却不大,这可能与商业银行过于追求利润而在不同程度上放松对经营风险的监管有较大关系。(4)银行业具有规模效应,规模越大其盈利能力越强,抵御风险的能力也越强;国有商业银行规模一般比较大,而且有国家信用作担保,因此其获利能力比较强,抵御风险的能力也强。

参考文献:

[1]黄睿,蔡玫,徐蕴颉,花卉.商业银行智力资本与绩效相关性研究[J].经济视角(下),2011,(1).

[2]吴小蕾.智力资本与物质资本对商业银行绩效的影响分析——以上市商业银行为例[J].财会通讯,2010,(20).

[3]王雪,安立仁.知识资本与商业银行经营绩效的实证分析[J].西安邮电学院学报,2009,14(6).

[4]秦炯慧.金融危机下银行信用风险研究[J].中国商界(下半月),2009,(4).

[5]黄斐,张同建.国有商业银行差异化战略与核心能力的统计检验[J].统计与决策,2012,(11).

作者:王翊覃 王跃武 单位:湖南信息职业技术学院

人力资本对银行财务绩效的影响分析

2019/05/22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