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 >> 金融论文 >> 上市公司管理论文 >> 正文

探究上市公司非经常性损益盈余问题

2021/10/20 阅读:

【摘要】证券市场对企业发展具有重要作用,伴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选择通过上市获取证券市场的支持,以此应对激烈的行业竞争环境。为获取投资,有些上市公司通过盈余管理粉饰财报数据,阻碍了资本市场的良好发展。部分上市公司利用非经常性损益科目,调整投资收益、操纵经济利润、美化财务状况,使公司在短时间内扭亏为盈避免退市困境。文章以华升股份利用非经常性损益扭亏为例,分析华升股份转让湘财证券股权的原因和影响,对其利用非经常性损益进行盈余管理的手段进行了剖析,并提出了相关规范完善建议。

【关键词上市公司;非经常性损益;盈余管理;股权

转让随着新经济快速发展,上市公司的盈余管理问题日益为证监会和财务信息使用者所关注。在法律法规和会计准则的规定内调整会计信息,粉饰财务报表,以掩盖真实财务状况的行为视为盈余管理。上市公司过度使用盈余管理实现短期内经营业绩迅速增长,使得报表使用者难以判断公司经营的好坏,这不利于资本市场的良性发展。盈余管理手段中,利用非经常性损益调节利润具有较强隐蔽性,是部分经营状况不好的上市公司实现盈利,规避受到风险警告的重要方式。

一、上市公司非经常性损益的确认

非经常性损益指与企业正常经营活动无直接关系,或者与企业主营业务活动有关,发生频率低但性质特殊的项目,会影响财报使用者对公司盈利能力的正常判断。根据证监会规定,现有非经常性损益具体项目有21项。现行规定强调企业非经常性损益项目是否会影响财报使用者对企业经营能力的正常判断,要求企业根据业务是否具有特殊性或偶然性对非经常性损益进行认定,并强调企业需对非经常性损益在报表附注中进行披露以及企业的披露责任。目前来说,非经常性损益的确认方法有定义法和列举法。但对不同公司来说,相同交易或账户反映的业务实质可能不完全相同。因此,上市公司应根据相关定义,结合自身经营情况确认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并披露,而非完全依赖证监会列举的非经常性损益项目。

(一)是否是公司正常经营过程中的主营业务

上市公司业务活动多元化,现有活动包括经营、投资和筹资活动。同一业务对不同公司可能具有不同性质,公司在界定具体业务活动与现在主营业务的关联程度时,不能仅将业务活动局限于生产经营活动,还应结合公司所属行业、所处经营周期与经营环境判断某一特定业务是否属于正常主营业务。

(二)是否具有持续性以影响公司未来的业绩

公司的不同盈余类型可以概括为三类:永久性盈余、暂时性盈余以及与价格无关盈余。企业的核心利润属于永久性盈余,也是企业可预测、稳定性高的部分。其产生的盈余可以递延至未来的会计年度,此类盈余可以被用于判断公司发展的可持续性。暂时性盈余仅影响当年收益,第三种盈余是由会计政策引起的暂时性差异。后两种盈余都具有偶发性,无法对公司业绩产生持续影响,属于非经常性损益范畴。

(三)是否能帮助报表使用者正确判断公司财务状况

根据规定,上市公司在认定非经常性损益项目时,应当充分考虑确定的非经常性损益能否真实反映公司的财务状况。实务中,仅有少量的非经常性损益时,可以选择简化处理。如果公司无法合理区分金额较大,具有特殊性质的关键损益或者将其作为盈余管理手段用来操纵利润,这样的处理势必不能反映公司的真实盈利能力和利润质量,从而影响报表使用人正确判断公司真实的财务状况。

二、华升股份利用非经常性损益进行盈余管理的分析

(一)非经常性损益构成情况

湖南华升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升股份”)于1998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最大控股股东为湖南东升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东升集团”),实际控制人为湖南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华升股份主要从事纺织生产、销售及外贸进出口、制药机械和医疗业务,但随着服装行业产业升级和国内外服装市场的不景气,服装行业中许多公司开始面临存量竞争,华升股份经营压力日趋严峻。经审计,华升股份在2019年度净利润为-5668.89万元。证监会规定,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审计结果股东权益为负的上市公司,将会受到证监会一般性风险警告。鉴于华升股份2019年度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值,如果不能在2020年实现盈利,华升股份会在下一年度被上海证券交易所处以一般风险警示。由图1可知,华升股份在2020年后三个季度均为盈利状态,但全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均为负值。值得注意的是,华升股份在2020年共确认交易性金融资产投资收益13543.08万元,是其非经常性损益项目最主要的构成。根据2020年财报数据可知,华升股份当年实际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3323.23万元,其中非经常性损益金额高达12337.18万元,非经常性损益数额是净利润的3.71倍,华升股份当年的盈利完全得益于非经常性损益。这表明华升股份在2020年利用非经常性损益进行盈余管理,成功扭亏转盈,避免在下一年度被处以一般风险警示。华升股份在2017—2020年间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如表1所示。由表1可知,华升股份非经常性损益项目较多,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金融资产投资收益和政府补助是其盈余管理的主要手段。2018年和2020年是华升股份扭亏转盈的两年,这两年华升股份均确认有巨额的非经常性损益。

(二)利用非经常性损益盈余管理结果

1.处置资产获得高额收益处置资产可在短时间内获得高额收益从而增加报表净利润,是一种高效的盈余管理手段。2018年华升股份通过公开挂牌形式转让9090万元湘财证券股份,处置无形资产1453.19万元,固定资产267.95万元。当期共实现金融资产投资收益8967.06万元,资产处置收益1720.87万元,是当年非经常性损益的主要来源,也是华升股份2018年度盈利的关键原因。新金融工具准则规定,非投资性主体对外投资本公司主营业务以外的业务,此类投资对利润表的影响应当确认为非经常性损益。华升股份将所持有湘财证券的限售股21902639股作为交易性金融资产核算,2020年年末利用限售股期权定价模型确认其估值为每股10.67元,2020年12月31日其收盘价为每股14.60元,当期确认该项金融资产投资收益1.29亿元,是当年净利润的3.88倍。因此,华升股份2020年实现盈利主要受到非经常性损益—金融资产投资收益的影响。

2.依靠政府性补助填补主业亏损现阶段的规定还没有对政府补助进行具体分类,实践中将取得的政府补助分为两类:与资产相关的和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实务中,公司可根据自身情况对政府补助进行分类会计确认。华升股份在2018年确认归类于非经常性损益的政府补助为17.80万元,但往后期间逐年上升。2019年确认1055.00万元,是上一年的59.27倍。2020年受疫情影响,确认非经常性损益性质的政府补助1253.49万元。因此,近年来华升股份取得的政府性补助收入对净利润影响越来越大。

三、研究结论与建议

(一)研究结论

我国上市公司中,每年都有一些上市公司因经营不善连年亏损被证监会处以风险警告,被风险警告的企业股票交易受到限制,公司在股票交易受限的情况下要保证盈利异常困难,这使得部分公司不得不通过其他手段获得盈利。根据年报对当期非经常性损益的披露,华升股份为了扭亏转盈,在2020年年末对所持有的湘财证券股份确认巨额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当年确认投资收益金额巨大,远超过公司的正常水平,这表明华升股份利用非经常性损益进行盈余管理避免亏损。为规避被风险警告,华升股份利用非经常性损益进行盈余管理的行为只能实现短期盈利,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公司的经济危机,也不利于提高可持续发展能力和核心竞争力。

(二)进一步规范非经常性损益盈余管理的建议

1.完善对非经常性损益的披露要求现有规定虽然对上市公司对非经常性损益的披露内容作出了严格规定,但在实务中并未制定统一的披露要求和格式,仅要求在报表附注简要说明。专业能力有限的中小投资者很难理解这部分内容对财务报表的影响。因此,应当要求上市公司详细披露金额大或性质特殊的非经常性损益项目的内容、性质和交易对象等。

2.完善股票退市制度许多上市公司为避免被风险警告或被退市,利用非经常性损益进行盈余管理。为规避这一行为,相关部门应重新审视“净利润为正”这项指标,增加“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为正”的要求,避免上市公司采用非经常性损益操纵利润,保障投资者合法权益,促进资本市场的健康发展。

3.提高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由于经营管理不善,华升股份只能采用非经常性损益调节利润来保证自己的上市资格。资本市场上,还存在许多类似企业。实际上要想真正解决退市风险,企业应当从内部着手,提高业务能力和竞争能力,提升企业的生产经营能力,增加研发投入培养核心竞争力,从而实现可持续发展。

4.重视对非经常性损益项目的审计注册会计师进行年报审计时,更多关注企业的会计科目和经营活动,容易忽视仅在表外披露的非经常性损益这一监管概念。同时审计准则只要求注册会计师充分关注非经常性损益项目,不要求对此项目进行审计工作,因此我们很难了解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在企业业务中的具体体现。所以,为降低企业利用非经常性损益盈余管理对财报可使用性的影响,必须提升审计质量,重视对非经常性损益项目的审计。

主要参考文献:

[1]王明伟.IPO企业申报中对非经常性损益的考虑[J].中国注册会计师,2020(12):93-95.

[2]孙世敏,董馨格.会计准则变革和非经常性损益与盈余管理[J].财经问题研究,2020(11):118-126.

[3]陈华.摘星公司非经常性损益盈余管理分析[J].财会通讯,2020(10):105-108.

作者:罗佳 单位:湖南工商大学

探究上市公司非经常性损益盈余问题

2021/10/20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