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金融论文 >> 人民币论文 >> 正文

谈人民币国际化问题及路径选择

2019/12/20 阅读:

摘要:人民币已经广泛运用于跨境贸易结算,但是还未成为支付货币和储备货币。人民币国际化面临着资本项目尚未开放、离岸人民币回流机制不畅和国内金融改革滞后等问题。因此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应加速资本项目开放,构建离岸市场与在岸市场的融通机制,推动人民币区域化。

关键词:人民币国际化;实现路径

一、人民币国际化的现状

人民币国际化是指人民币能够在国际市场被广泛的接受充当结算货币、计价货币和储备货币的职能。2009年以前,我国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长期维持缓慢发展状态,人民币国际化表现为边民互市贸易和边境小额贸易形式,每年人民币结算额度为100多亿元人民币。2009年由于次贷危机对美国和欧盟经济造成巨大冲击,美元和欧元面临贬值压力,人民币处于升值空间。我国经济总体平稳高速运行,2010年,我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市场对人民币产生了巨大需求。我国在资本项目尚未充分开放的前提下,通过“跨境贸易+离岸市场”模式,启动了新的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一)人民币跨境结算功能规模不断扩大我国2009年6月实行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以来,跨境贸易人民币流动规模发展迅速。2015年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金额突破7万亿元,17万家境内企业在国际贸易中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人民币跨境结算已经由最初的跨境贸易结算扩展到跨境直接投资、跨境融资和跨境个人汇款业务。2015年7月31日,人民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投入运营,截止2018年6月,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直接参与者数量增加到31家,间接参与者增加到738家,全球共有155个国家和2395家法人金融机构参与到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根据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的统计,2016年我国人民币已经成为全球第六大支付货币,市场占有率为1.68%。2018年2月底,境外人民币债券、存款及贷款的资产规模达到4.47万亿元。截止2016年,跨境人民币收付金额9.85万亿元,占同期本外币跨境收付金额的25.5%,已经连续6年成为仅次于美元的中国跨境收付第二大货币。

(二)离岸人民币市场已经形成由于人民币跨境贸易的发展和市场对人民币的需求,人民币资金池的数量和规模不断增加,已经形成中国香港、新加坡和伦敦三大市场为主,多点并行的人民币离岸市场。推出以人民币计价的债权、股票、期货、期权、基金、信托、保险、货币互换等金融产品相继在人民币离岸市场推出。2017年第一季度,香港人民币存款余额超过5000亿元,成为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市场。中国银行发布的2017年4季度离岸人民币指数(ORI)为1.25%,表明离岸人民币市场交易活跃。我国央行也充分利用“一带一路”倡议契机与各国央行和货币当局开展双边货币互换业务,截止2017年底,已经与35个国家央行和货币当局签署总额为3万亿元人民币的货币互换协议。

(三)逐步成为储备货币与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等国的本币国际化路径不同,其他国家是在资本项目已经基本开放后,逐渐被国际社会接纳成为国际储备货币。我国人民币是在资本市场尚未开放的条件下就开始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并被逐渐接纳为世界储备货币。2016年10月,IMF将尚未实现可自由兑换的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IMF将货币币值的稳定性、普遍接受性和官方储备作为一国货币是否能纳入SDR货币篮子的重要参考因素。人民币被纳入SDR表明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已经得到广泛认可。2017年人民币已经超过瑞士法郎成为全球第七大国际储备货币,占全球储备货币份额超过1%。截止2016年底持有人民币外汇资产的中央银行达到50家,持有的外汇资产超过5635亿元人民币。2017年上半年,欧洲中央银行公布持有5亿元人民币外汇资产,成为第一家储备人民币资产的国际主要中央银行,表明国际社会对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信心上升。

二、人民币国际化面临的问题

(一)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下尚未实现可自由兑换目前人民币资本项目仍未实现自由兑换,我国对人民币资本项目实行渠道和额度的双向管理,允许外资通过R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进入国内进行证券投资,实施沪港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的7大项40小项的资本项目可自由兑换项目中,我国完全不开放的项目占10%,主要涉及非居民参与国内货币交易、基金信托市场和衍生金融工具买卖。允许部分可兑换的资本项目有22项,占比55%,主要涉及的领域有债券交易市场、股票交易市场、房地产交易和个人资本交易,人民银行对允许部分可兑换的项目实行额度和渠道双向管理。

(二)离岸人民币市场回流机制不畅,限制人民币流动。人民币正在由贸易货币向投资货币和储备货币转变,离岸人民币回流机制的不顺畅,将影响境外投资者投资和储备人民币的信心。离岸人民币投资境内人民币业务渠道非常狭窄,主要投资于人民币存款和人民币债券业务,人民币清算业务还受到参与主体和投资额度的限制。人民币清算业务参与行局限于境外货币当局、港澳人民币业务清算行、跨境贸易人民币业务结算代理行、国际金融组织和主权财富基金等。QFII、RQFII和人民币清算业务参与行是离岸人民币投资我国境内债券市场的主要方式。在我国债券市场主体的银行间债券市场投资结构中,QFII、RQFII和人民币清算业务参与行的比重不到2%,低于新兴市场国家和地区的5%~10%的比重,远低于美、日、英、德等发达国家境外机构债券持有量15%的比重。由于回流机制不顺畅,离岸市场人民币在套利机制下往往会对在岸人民币市场形成顺周期冲击,当在岸人民币出现单边升值的预期时,离岸人民币市场会通过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的方式,形成巨大的人民币资金池,加剧在岸人民币汇率进一步升值。当在岸人民币出现单边贬值的预期时,离岸人民币市场资金池会大幅缩水,加剧在岸人民币汇率进一步贬值。2015年8月人民币汇改后,在岸人民币汇率出现显著贬值预期,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成为国际资本做空人民币的投机市场,离岸人民币资金池缩水50%以上,香港人民币点心债的发行额也减少50%以上。

(三)国内金融市场改革落后制约人民币国际化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在不开放资本项目的前提下,实现货币的国际化。当一个国家国内金融体系尚未完善,利率和汇率尚未实现市场化的条件下,开放资本项目会造成离岸市场与在岸市场资金的大规模双向流动,造成金融危机。因此应当尽快实现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制度改革。我国汇率形成机制尚未实现市场化。2015年8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实行新的汇率形成机制,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价由银行间外汇交易市场的做市商参考上一交易日的收盘价,向中国外汇交易中心提供中间价报价。将人民币日区间浮动率由±1%调整为±2%,之后人民币汇率出现显著贬值。2015年12月,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发布了参考13种货币的一篮子货币指数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2016年2月明确了新的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形成机制“上日收盘价+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化”。2017年5月,为了对冲市场情绪的顺周期波动,我国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再次调整为“上日收盘价+一篮子子货币汇率变化+逆周期因子”。我国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干预、管制外汇政策工具的组合使用在加强。自1996年我国实行利率市场化改革以来,本着“先外币、后本币,先贷款,后存款,先长期、后短期,先大额、后小额”的原则,在2015年基本实现存贷款利率的市场化。目前利率市场化存在的问题是利率双轨制和利率上限问题,存贷款利率存在基准利率,货币市场利率完全由市场决定,尚未实现基准利率与市场利率的统一。央行仍旧没有放开全部存款利率,只是把存款利率上限调整到基准利率的1.4倍。

三、人民币国际化路径选择

(一)加快资本项目开放,引入境外投资者参与中国的证券市场首先,要完善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制度。按照“先长期后短期,先机构后个人”的原则,在资格门槛、投资范围、额度审批和资金汇兑方面不断简化手续,推动境外人民币投资国内证券证券市场。完善沪港通和深港通制度,引导香港证券市场资金与大陆证券市场资金进行合理流动。将沪港通的投资者由机构投资者和账户资金不少于50万的个人投资者扩展到所有投资者,扩大沪港通的每日交易额度和年交易额度。推进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对外开放,扩大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的范围,借鉴国际惯例,将境外商业银行、保险公司、基金公司、养老基金、证券公司和信托公司等境外机构投资者纳入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投资对象范围,增加RQFII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投资额度,实行RQFII总量控制,取消单个机构投资者的RQFII的额度限制,增加银行间债券市场的交易品种,在目前债券现货交易、回购交易的基础上,扩展到债券期货交易、期权交易和掉期交易。其次,推动人民币计价的期货交易,实现我国在大宗商品的议价权。2013年我国已经成为全球贸易第一大国,但是在大宗商品上仍然缺乏议价能力,我国企业在进口商品时每年要应对大宗商品的价格波动,大规模的套现保值又将增加企业的进口成本,应当实现以人民币计价大宗商品期货交易,实现我国在大宗商品的定价权。2018年3月我国第一个对外开放的期货交易品种——原油期货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按照“国际平台、净价交易、保税交割,人民币计价”的原则进行交易。人民币原油期货的推出,有利于在大宗国际商品交易中实现人民币计价,有利于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目前我国境内的包括大豆、铜、铁、黄金在内的期货交易品种有数十个,应当选择时机,逐步按照“国际平台、人民币计价”的原则对外开放。

(二)构建人民币离岸市场与在岸市场的双向融通机制内外分离型人民币离岸市场既有利于形成合理的离岸人民币回流机制,又能有效的阻止离岸人民币对在岸人民币市场形成的冲击,保持国内货币政策的相对独立性和在岸汇率的相对稳定。我国在上海自贸区实行自由贸易账户和分账核算制度的内外分离型人民币离岸市场,有利于实现人民币离岸市场与在岸市场的双向融通。自由贸易账户实行“一线放开,二线管住”的模式,区内境外的一线人民币资金在资本项目下实现自由流动,实行宏观审慎管理原则,区内和境内区外的二线在资本项目下仍旧实行有管理的流动,实行有限渗透的管理原则。目前对自由贸易账户的开户个人仍存在一定的限制,企业在境外发行债券的筹集的可以通过自由贸易账户回流到自贸区,但是要从自贸区回流到在岸市场还需要政府部门的审核。

(三)加强区域性货币合作机制,走区域化——国际化道路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立,我国与东盟国家的贸易和投资快速发展,人民币在东盟国家享有广泛的运用,已经成为边贸结算的主要货币。应当强化人民币双边合作清算框架合作,与各国签订人民币互换协议。推动边贸发达省市与东盟国家的商业银行签订双边本币结算协议,建立银行间本币清算机制。鼓励在自由贸易园区内采用人民币进行跨境贸易结算和直接投资。构建区域性支付清算系统,使人民币成为区域性可以自由流动的货币,最终形成国际化货币。

(四)完善国内金融体制改革在上海自贸区试点利率市场化和外汇管理体制改革,将成熟的经验向国内推广。在上海自贸区离岸市场应逐步放松利率管制,扩大人民币存款利率浮动上限,直至逐步取消存款利率上限。推动商业银行差异化定价机制和利率衍生产品的定价机制,完善债券市场改革创新,推出债券的期权、期货交易品种,实现债券市场利率形成机制与银行间存贷款利率形成机制的融通。自贸区可以通过自由贸易账户实现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创新人民币汇率金融交易衍生品。

参考文献:

[1]黄卫平,黄都.“一带一路”作用人民币国际化路径研究[J].中国物价,2019(04).

[2]陈雨露.“一带一路”与人民币国际化[J].中国金融,2015(19).

[3]张俊.人民币国际化背景下跨境金融存在的问题及对策研究[J].黑龙江科学,2019(03).

[4]李国辉.人民币国际化:与改革开放相伴而行[J].中国金融家,2018(12).

[5]严佳佳,郭明华,何乐融.人民币国际化的制约:资本账户未开放还是金融市场欠发达[J].经济学家,2018(08).

作者:姚文宽 单位:广西工商职业技术学院

谈人民币国际化问题及路径选择

2019/12/20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