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金融论文 >> 人民币论文 >> 正文

小面额人民币回笼渠道的调研

2014/04/24 阅读:

一、不同地域的投回状况

(一)经济发达地区的流通需求量和投放量均大于欠发达地区人民银行近年小面额投放回笼统计数据显示,在小面额需求量与地区经济总量正相关表现形式下,经济规模大的城市小面额流通投放量大,回笼量也大;经济欠发达地区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小面额投放量小,回笼量也相应较少,但又呈现出经济欠发达地区投回比高于经济发达地区的特点。成都地区2010~2012年投放小面额原封新券58亿元,回笼小面额残损券35亿元,是阿坝地区投放量19亿元的3倍,回笼量14亿元的2.5倍但成都投回比为1:0.6,而阿坝地区为1:0.73;而绵阳地区投放小面额原封新券15亿元,回笼小面额残损券11亿元,是资阳地区投放量7亿元的2.1倍,回笼量6亿元的1.8倍,但绵阳地区投回比为1:0.70,资阳地区为1:0.85(见图3)。

(二)各券别在不同地区投放回笼的效果不一分析各地各券别投放回笼比例可以看出(见表1),从10元到1角投放回笼比逐渐下降,10元、5元两个券别投放回笼效果比较好,特别是10元券,平均投回比仅为1.26:1,个别地区甚至接近1:1;1元以下券别尤其是1角回笼非常困难,大城市和少数民族地区1角券回笼更难,各地1元券投放回笼平均比2.43:1,5角券为3.83:1,而1角为45.53:1。大城市小面额回收能力水平却并不是最佳,相对来说,中等城市小面额投放回笼比例平均值最小,效果最好,其次是小城市①。

(三)从公众情况看调查问卷显示:公众主要持有10元、5元、1元三个小面额券别,分别占调查人数的67.2%、66.7%和64.6%,持有1角币的人数最少,仅占调查人数的25.96%,说明随着物价水平的提高,1角券的找零功能日趋弱化,同时从2012年起1角券实行硬币化,社会公众似乎接受程度不高。从紧缺程度看,71.74%的调查对象表示1元券最为紧缺,其次是5角券,占54.03%,说明这两个券别在日常生活中的用途较为广泛,医院、超市、公交、地铁、农贸市场等需求较为旺盛,找零的功能显现明显。从票面质量看,最差的是1元券,占了调查对象持残损币总张数的29.37%,说明1元券的用途在所有小面额券别中使用最广,市场流通中1元券的占比相对较大,换手率也较高,因而残损率与其他券别相比也较高。从分布地区看,城市、县城、农村的调查对象平均持有量②分别为276张、54张、42张,城市、县城、农村残损率分别为8.55%、9.10%和29.23%。可见小面额人民币的投放大多集中在城市,县及县以下投放量不足,从而导致县及县以下地区小面额人民币残损率远远高于城市。此外由于金融机构金融服务缺失以及社会公众对小面额人民币重视和需求程度弱化,仅56.23%的调查对象表示金融机构满足了公众零钞兑换,60.07%居民在收到残钞时会考虑到银行兑换,而62.67%的调查者表示收到小钞后一般会选择再次消费出去,还有21.69%的人选择闲置家中。公众对不宜流通币的回笼意识差,主动到机构缴存小钞的仅占44.91%,同时20.89%的调查对象表示到网点兑换遇到过不同程度的困难,9.12%的人需等待20分钟及以上才能办到业务,1年之内到网点进行兑换超过1次仅占23.02%。上述情况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小面额残损币的回笼。

二、小面额人民币回笼渠道分析

在现行的现金流通体制下,小面额人民币的投放回笼只有唯一一种渠道,即由人民银行通过金融机构投放至社会公众,流通后再经由金融机构回笼至人民银行。小面额人民币经循环周转,最终回到人民银行,金融机构网点柜面是“必经之路”。机构网点对现钞的回笼从大的方面分类可分为对公存款和对私存款及客户兑换等,对公存款可分为单位直接存款和银行上门收款等。

(一)不同地域网点的不同券别回笼渠道总体分析通过各监测网点柜面日均小面额回笼量和券别结构看,表现出不同券别的明显的地域特征。即从地域看大中城市金融机构现金流较大,市区金融机构网点市区、县城以及县以下金融机构一个网点日均回笼量大致为1.3万元、8500元和5100元,市区与县城、县城与县以下网点日均回笼量比例各为1.5倍和1.6倍。无论总量还是分券别,大城市小面额人民币实际回笼量都是最大的,占整个调查地区小面额回笼量的近60%,大中小城市回笼占比大致为6:3:1,而从各券别的网点日均回笼量看,除1角券外市区与县城网点日均回笼比例均大于县城与县以下网点日均回笼比例,而1元券县城网点日均回笼量小于县以下网点日均回笼量。可见10元、5元、1元及5角券明显集中于市区金融机构网点,1角券县级网点回笼更好,但1元券在县域金融机构回笼最差(见表2)。

(二)不同地域网点的不同券别回笼渠道对比分析金融机构网点柜面是小面额回笼渠道入口,各个网点柜面的回笼情况决定了整个市场小面额回笼的状况。故本次调查监测了四地代表性网点一个月内各个小面额券别不同渠道的回笼情况,试图通过对比不同券别、不同渠道的分类监测结果(见表3),发现不同券别的回笼效果。从表3中观察,10元券城市、县城和县以下的网点回笼数之比为1:0.86:0.55,考虑到网点现金流量,这一比例并不能表明县或县以下的回笼能力比城市低。城市的客户柜面兑换占回笼总量的41.27%,县以下为35.13%,但县城仅为18.39%;单位客户存款在城市和县城占比均在25%左右,县以下为12%;但县城和县以下的个体存款占比均在40%以上,县城更是高达47%。这些数据表明,在10元券的回笼工作中,单位存款相对稳定,在城市应做好兑换,而在县城和县以下则应重点做好个体客户(如商店、农贸市场商户类)的回笼能力培育工作,主动加大对他们的10元新券的投放。5元券城市、县城和县以下的网点回笼数之比大约为1:0.89:0.47。值得注意的是,城市,县城和县以下单位存的回笼占比均在15%左右,城市的客户兑换占比高达46.57%,而县城和县以下的个体客户存款均远远高于城市,占比分别为53.44%和44.26%,表明在县城和县以下流通中的5元券换手率和残损币远远高于城市,流通领域可投放大量的5元券。

1元券城市、县城和县以下的网点回笼数之比大约为1:0.17:0.13,也即城市分别是县城和县以下的6倍和7倍,这一情况和流通中的1元券存量状况完全不符,只能说明县城及县以下对1元券的需求量没有得到充分满足,公众惜存造成这一现象,这与近50%的被调查者认为1元币紧缺的情况相符。城市个体客户存款占比为4%,县城和县以下分别为30%和28%,这一数据说明由于城市1元券由于公交、地铁等大量回笼,票面质量相对较高,而县城及县以下由于回笼渠道较窄,残损币比例较高,个体收款后,部分较严重的残损币不得不缴存到银行。这从商业银行上缴到人民银行的残损币中也可以得到验证。同时,城市办理业务等待时间过长,1元券占压资金压力较小,个体客户往往不愿去银行办理存款。而县城和县以下网店办理业务等待时间较短,相对方便,客户存款意愿较高也是主要因素之一。而单位客户存款,城市占比高达74%,县城基本上在20%以下,城市单位客户与个人客户之比更是高达18:1,这主要是由于市区的公交、地铁等公共交通较为发达,其售票方式主要采用自助投币方式,因此回笼的1元券需及时缴存银行。县及县以下地区一方面单位客户规模较小,现金流量也较小,另一方面农贸市场、农村集市、小商店等众多,而且绝大多数以个人储户身份办理存取款业务所致。

5角的回笼状况城市表现为柜面兑换和单位存款为大宗,县城则呈柜面、单位存款和个人存款三分的态势,县以下以柜面兑换和个体存款为主。1角券则较为特殊,县城的网点日均回笼量是唯一超过城市网点日均回笼量的券别,在柜面兑换基本持平的情况下,县城主要依靠个体存款,城市则是单位存款,也即表现为县城主要是个体工商户、农贸市场商户和小商店等,而城市对1角券的回笼,主要依靠超市等较大型的商家。在监测期间,我们要求被监测网点均要开展1次集中外出兑换,从效果看,集中兑换10元、5元在三级的效果一般,1元在县城和县以下效果良好,县城的网点的日均兑换量是网点日均回笼量的5.8倍,县以下为10.8倍,5角在城市、县城和县以下的网点的日均兑换量是网点日均回笼量5.5倍、4.7倍和12.7倍,1角券分别是5.5倍、4倍和7.5倍,充分说明集中外出兑换是回笼小面额特别是1元及以下券别的有效手段。

三、畅通小面额流通渠道的思考

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制约小面额回笼主要是回笼渠道单一和回笼渠道不畅两大因素。在现行小面额回笼机制下,金融机构片面以利益最大化为目标,忽视其应有的社会责任感,内部现金管理制度不健全,基层特别是农村地区营业网点萎缩,导致其营业网点小面额现金配备不足,金融服务不到位,小面额人民币的回笼工作难以深入开展。人民银行受到制度不完善、人员少、经费不足的影响,在履行人民币流通管理职能时,监管难度增大、监管力度减弱。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小面额人民币的找零功能也随之弱化,使用范围越来越窄,使用重视度明显降低。再加上社会公众缺乏主动兑换的意识,导致部分残损币无法正常回笼,甚至退出流通市场。

四、政策建议

要实现残损人民币有序、高效回笼,必须从制度建设入手,全面梳理现行的相关规章制度,提高规章制度的可操作性,加大对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加强对金融机构现金收支活动的监督检查和督促,缩短残损币回笼周期;大力提升金融机构服务和履职意识,加大对社会公众的宣传力度,引导社会公众形成良好的持币习惯等。同时也可采取以下措施:

(一)建立商业银行网点尾款箱小钞强制配款制度,保证群众兑换四川省近年来,10元及以下面额供应充足,通过大力投放,完全能够满足市场流通和提高整洁度的需要。但据了解,目前的状况是商业银行一方面反映小面额钞票压库压力大,一方面是网点不能满足群众小面额的券别需求,群众到网点往往不能兑换到自己需要的券别,即使兑换到需要的券别,往往是网点柜台回笼的小钞,残损券比例较高,如问卷调查中,反映银行支付小钞中夹杂残损券的是未夹杂残损券的4倍,造成已回笼残损券再次从银行流出。究其原因,是商业银行运行中出现梗阻,即商业银行出于运输成本等方面的考虑,阻断在商业银行金库和网点之间,造成库房压库,网点却没有小面额现钞。因此,可考虑建立小钞强制配款制度,要求网点以柜员数为基数,保证每个柜员营业开始时,必须配备10元以下券别各100张(枚)流通券,纳入人民银行的检查和考核,并与存款等挂钩。保证群众到银行能够兑换到所需券别,经过一段时间培育群众主动到银行兑换习惯。

(二)建立集中外出同面额兑换制度,强制回笼小面额残损币从前面的分析中看到,外出集中兑换是回笼小面额残损券的一种行之高效的手段。可规定商业银行网点在一个月或一个季度必须外出集中兑换一次。同时,在集中兑换中,可以采取同券别兑换的方式,强制回笼小面额残损币。

(三)充分发挥农村地区助农取款点作用利用其遍布农村的优势,在主管行为其配款时,按比例配备一定量的小面额钞币,开办兑换回笼业务,解决农村地区小面额人民币紧缺、回笼困难的难题。

(四)取消1角纸硬币发行双轨制除西藏外在全国立即停止纸1角的发行,积极推进硬币发行,通过一段时间的强制发行,改变群众使用习惯,在努力回笼流通中的纸1角残损币的同时,不在下达回笼销毁硬指标。(五)引人社会资金,成立“零钞兑换公司”拓宽现金回笼渠道设立社会化现金清分兑换公司,统一票币清分标准,缩减残损币回笼周期,增加现金公共自助设备,方便群众兑换回笼小面额人民币,提高小面额券别周转速度。

单位: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联合课题组

小面额人民币回笼渠道的调研

2014/04/24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