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金融论文 >> 货币银行论文 >> 正文

亚投行和世界银行比较分析

2019/12/20 阅读:

摘要: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是一个政府间性质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是首个由中国倡议设立的多边金融机构,总部设在北京,法定资本1000亿美元。它将基础设施建设作为自身业务的重点,在此基础上加强中国与亚洲国家的合作,达到促进亚洲地区的经济一体化建设的目的。本文将三者在职能定位,组织结构,资金来源,主要业务等方面展开对比。

关键词: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

一、职能定位

在各自的宗旨定位上,亚投行旨在通过在基础设施及其他生产性领域内的投资,促进亚洲经济可持续发展,创造财富,并改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与其他多边和双边开发机构紧密合作,推进区域合作和伙伴关系,应对发展挑战。世界银行的宗旨重点在于通过对生产性事业的投资,帮助成员经济建设,实现复兴。鼓励私人资本对外投资,在成员国无法通过合理方式获得私人资本支持时,利用自身资金对成员国所需进行补充。鼓励国际投资活动,促进成员国国际贸易的平衡,改善国际收支状况。相比较之下,我们不难发现,亚投行从成立之初就有非常明确的投资重点,即基础设施及其他生产性领域内的投资。笔者认为亚投行在投资重点上是优于亚洲开发银行的,亚洲开发银行涵盖面较广,它的最终目的在于帮助亚洲实现脱离贫困。但是历史上由于亚洲近代以来长期遭受战争和殖民统治的荼毒,使得亚洲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十分薄弱。亚投行集中资金在基础设施建设上,可以帮助亚洲提升基础设施建设水平,日后亚洲就可以借助本身资源丰富的优势,发展亚洲区域内贸易,带动沿线地区的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进而提高国家的经济实力和现代化建设水平。在职能定位上,亚投行鼓励区域内各种资本进行投资,包括公共资本和私营资本,尤其要引导其在基础设施上进行投资,促进基础设施领域的发展。利用银行本身可支配资金为本区域内的发展事业提供融资支持,重点关注区域内欠发达成员的需求。鼓励私营资本参与区域内的投资活动,尤其是基础设施和其他生产性领域发展的项目,企业和活动,在特殊情况下对私营资本的投资进行补充。世界银行仅仅在于用合理的治理方式,促进全世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重点关注弱势人群,援助贫穷地区进行经济建设,努力实现消除贫穷的目标。亚行的职能定位于协调成员国内部的经济发展政策,合理配置成员国的资源积极同各机构展开合作,为成员国发展经济提供资金和技术的支持。因此,我们不难总结出亚投行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建立一个资金筹募平台。这与亚投行自身的情况是有比较大的关系的,亚投行本身绝大多数成员国都是发展中国家,自身经济实力较弱,难以拿出足够多的资金认购亚投行的股本。因此亚投行本身的法定资金就比较少。但是亚洲的基础设施普遍较差,这也就意味着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市场很大,亚洲国家薄弱的经济实力和亚投行不多的内部资金就迫切地要求私营资本进驻,为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

二、组织结构

在组织结构上,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使用的是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相类似的由高到低的三阶层管理体系,具体而言,最高层的是理事会,银行的一切权利归属于理事会。亚投行的每名成员都可以在理事会中派驻自己的代表,并在此基础上任命一名理事和一名副理事,除理事缺席的情况下,副理事没有投票权。中层的是董事会,董事会负责领导银行的总体业务,可以在理事会授权范围内行使一切权力。董事会由12名董事组成,其中,9名董事由域内代表投票选举产生,余下3名董事由域外代表投票选举产生。此外,每一名董事可以任命一名副董事,在董事缺席时行使董事的权力。董事任期2年,可以连选连任。底层的管理层是银行总部,包括银行行长和副行长,他们管理着综合业务部,风险管理部,秘书部,仲裁部,负责亚投行的日常运营和具体业务的开展等。但是值得一提的是,亚投行的行长最长任职周期只有10年,并非终身制或者一直由某个国家的公民担任,体现了中国在设立亚投行之初承诺的公平性和中国并不一家独大的理想。相比较之下,世界银行的行长则一直是美国籍,世界银行设立之初订立的条款虽然没有明确规定行长必须由哪国公民担任,但是长期以来由美国公民担任世界银行行长已然成为了世界银行的一项惯例。

三、资金来源

亚投行的资金来源主要是成员国对于银行股本的认缴。亚投行成立之初的法定股本共一百万股,每股十万美元,法定股本总额为一千亿美元。这一千亿美元的法定股本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是总价值八百亿美元的待缴股本,一个是总价值二百亿美元的实缴股本。成立之初,初始成员国对于法定股本的实缴股本和待缴股本比例为2:8,日后新加入的成员对于法定股本的认缴比例由理事会决定。国际复兴开发银行成立之初的法定股本总额为一百亿美元,共计十万股,每股十万美元。与亚投行的认购机制相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的股本认缴仅限于成员所有;而希望成为会员国,就必须首先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成员。和亚投行和世界银行的做法大致相同,亚洲开发银行对于银行本身的股本认购也仅限于成员国本身。亚行的法定股本共计十亿美元,共十万股,每股一万美元。截止到2016年,亚行的认缴股本总额已经超过一千五百亿美元,日本以15%的认缴比例成为最大出资比例方,其次是美国。中国在成为亚行成员国之后,不断增加自身的认缴股本,目前认缴总额为一百一十亿美元,约占认缴股本总额的7.1%。因此我们不难发现,亚投行的另一个巨大创新在于中国不追求在亚投行中的一票否决权。亚投行的总投票权由股份投票权、基本投票权以及创始成员享有的创始成员投票权组成。按现有各创始成员的认缴股本计算各国投票权占总投票权的百分比。在决策上采用简单多数、特别多数和超级多数原则进行决策。依照协定的机选规则,中国认缴的股本总额为297.804亿美元,因此享有26.06%的总投票权。虽然目前中国在亚投行中占有最大的投票权,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购亚投行的股份,成为亚投行的会员国,中国所占有的股份和投票权的比例必然会持续减少。亚投行的这种规定相比于大多数多边投资机构所使用的单边决策机制是具有极大的创新性的。以世界银行为例,美国在创立之初占有15.85%的投票权股份,尽管有其他国家加入进来成为新的会员国,美国依然在世界银行中保留有相同比例的投票权股份,因此美国也在世界银行中享有实质上的一票否决权,对世界银行几十年来的重大决策保留有极大的话语权和控制权,这种对于世界银行实质性的掌控也一直饱受诟病。

四、其他方面的对比

亚投行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除了在宗旨职能,资金来源和组织结构上的不同以外还有许多独特之处,我们在此不一一赘述,仅仅从整体背景和常驻董事会方面加以比较。进入新世纪以来,亚洲国家的经济普遍得到了飞跃式的发展,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预测,2010年至2020年亚洲每年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大约需要8000亿美元。考虑到2008年金融海啸的影响,目前世界经济依然处于低迷停滞的阶段,各个发达国家的经济情况不容乐观,这也包括作为亚洲开发银行最大股东的日本。由于日本经济持续低迷,显然要求日本向亚洲开发银行增资是不现实的。目前,亚洲基础设施建设资金供给远远不足,但是资金需求越来越强劲,而亚投行专注于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弥补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在上述方面的缺位。另外,纵观过去几十年的历史,亚开行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地区性开发机构的创设,也未曾撼动世界银行在国际金融中的地位,相反,它们都弥补了世界银行在各自区域内的缺失,更好地促进了当地经济的繁荣和稳定。因此我们没有理由认同西方政治家们对亚投行的无端揣度,认为亚投行的出现将对世界银行和亚开行在亚太地区的金融地位产生威胁。

[参考文献]

[1]陈支农.21国打造千亿亚投行助力亚洲经济繁荣[J].产权导刊,2014(12):6-7.

[2]王军杰,连金璐.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运行机制、风险及防范对策[J].国际商务研究,2016(2):7-8.

[3]张学森.金融综合经营法律问题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07:25-26.

作者:高宇 单位:青岛大学

亚投行和世界银行比较分析

2019/12/20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