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经济论文 >> 中美贸易论文 >> 正文

论中美贸易战与技术性的相关性

2019/03/31 阅读:

摘要:本文从中美的国情为切入点,阐释了中美贸易战的发生背景,并分析了美国的全地形车标准变化对中国贸易的影响,进而总结出中美贸易战与技术性贸易措施的相关性,最后针对如何应对其他国家的技术性贸易措施提出相关建议。

关键词:中美贸易战;技术性贸易措施;四轮全地形车

四轮全地形车是中国近年来发展的一个新兴产业,主要出口到欧美等发达国家,其中美国是我国四轮全地形车出口第一大市场[1]。可见,美国标准对于我国四轮全地形车的出口数量和贸易额度具有决定性和实质性的影响。本文以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前夕发布的《四轮全地形车美国国家标准》和2017年特朗普“美国优先”时期的WTO/TBT通报为例,分析中美贸易战发生的背景及其与技术性贸易措施的相关性,以便于我国能依据WTO/TBT五项正当目标和标准法规通报规则,提前做好预警、研判、行使WTO/TBT意见反馈权力,并做好相应的准备。

1中美贸易战的背景

1.1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我国经济突飞猛进,逐步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同时也引起了以美国为首发达国家的关注,特别是中美两国的进出口经济贸易也随之发生变化。可知,尽管中美两国在国内生产总值、军费开支、研发费用、国际专利等方面仍然存在较大差距,但中国正在奋起直追[2],与美国的差距在急剧缩小

1.2“美国优先”政策出台特朗普上任后,美国立即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继而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等,其强调和推行“美国优先”政策。另外,特朗普还在访问中国、德国、日本、韩国等主要贸易伙伴国时强调缩减贸易逆差等问题,表明了其要加强贸易保护的倾向[3]。2018年中美贸易战一方面从税率展开,另一方面也从技术性贸易措施展开,如中兴通讯事件和美国全地形车标准升级等。

1.3中美贸易战略关系变化中美贸易战略关系的变化影响和制约着贸易发展。在五种常见的国家双边关系中,中美关系大致在中间的三种关系间摆动,从克林顿时期的“战略伙伴关系”到小布什和奥巴马时期的“建设性关系”,再到如今特朗普政府的“战略竞争对手”,美国对中国的定位有着明显恶化的趋势。[4]

1.4中国对美国贸易出口额的增加2006年-2017年中国对美国的货物出口额大致呈直线增加阶段。近10年来,凭借技术转移和研发、标准升级、人力资源和服务配套的产业链,中国对美国货物出口额日益加大,已形成明显的比较优势,成为美国经济明显的焦点。 

2美国的技术性贸易措施——美国全地形车标准变化随着全球经济变化及中国对美出口增加,美国对全球或中国的WTO/TBT技术性贸易措施也呈同步增加趋势。2016年美国对全球或中国的WTO/TBT达到高峰442份通报,是金融危机前2006年的近五倍。2017虽然通报多但中国对美出口依然增加达到4477亿美元的高值。由于单一的WTO/TBT难以达到降低美国贸易逆差的效果,2018年特朗普对中国采取进口税收、知识产权、标准等组合攻势。

2.1以2018年中国出口美国全地形车为例

2.1.1税收方面2018年4月初,美国公布301调查限制措施中的拟征税产品建议清单,拟对清单中的产品额外征收25%的从价税。中国出口美国的摩托车和全地形车包含在该清单内。

2.1.2召回方面2018年9月26日,中国全地形车龙头企业浙江春风动力股份有限公司(ZhejiangCFMOTOPowerCo.,Ltd.)生产的全地形车首次遭到美国消费者安全委员会(CPSC)宣布实施召回。此次召回产品为2016-2018CFORCE400、2017-2018CFORCE500S和2017-2018CFORCE500HO的400cc-500cc四驱全地形车(ATV),售出约5300件。实施召回的原因是该产品的燃油软管可能开裂导致燃油泄漏,有造成火灾或爆炸的危险。

2.1.3通报和标准方面美国在2008年11月25日金融危机前夕出台了《最终规则:关于全地形车的标准》(G/TBT/N/USA/431),发布了《四轮全地形车美国国家标准》(ANSI/SVIA1-2007),导致中国对美出口全地形车数量巨幅下滑;在2017年出台了通报《全地形车标准修订提案;法规制定提案公告》(G/TBT/N/USA/431/Rev.1),发布了《四轮全地形车安全标准》(ANSI/SVIA1-2017)。而且美国关于全地形车通报从2006年到目前多达11个之多,几乎每年1个,成集中关注之势。

2.2ANSI/SVIA1-2007标准

2.2.1标准简介《四轮全地形车美国国家标准》(ANSI/SVIA1-2007)为强制性消费品安全标准,规定相应的术语、装备和结构、实验方法等,其最终规则已编纂成为《联邦法规》第16章第1420条(16CFRpart1420)。[1]2.2.2标准影响从2009年4月13日开始,所有全地形车进口商都要提交一份合格的“行动计划”、含铅认证、符合美国国家标准的第三方检测报告,否则就视为违法行为,将面临严厉的处罚。受其影响,而后中国全地形车出口美国严重受阻,重庆、浙江金华等地区全地形车出口美国全面停滞,2009年4月-8月,无一批产品出口美国,这充分显示了标准对四轮全地形车贸易的作用。[1]ANSI/SVIA1-2007在三年后升级为ANSI/SVIA1-2010,对四轮全地形车的很多细节做了修订。其中此标准第4.18节要求火花消除器质量应符合美国农业部林务局火花消除器标准,并且合格名单发布在林务局网站上。此举更加大了中国四轮全地形车的出口难度。

2.3ANSI/SVIA1-2017标准

2.3.1标准简介在2018年中美贸易战前夕,美国特种车辆协会(SVIA)发布了《四轮全地形车安全标准》(ANSI/SVIA1-2017)。该标准是ANSI/SVIA1-2010的修订版。与前版ANSI/SVIA1-2010相比,ANSI/SVIA1-2017主要变化是:修改了车辆定义;增加了非充气轮胎的要求;修改了灯具要求,增加了位置灯和回复反射器的要求,并将“Y类车不允许安装灯具”修改为“允许Y类车跟G类、T类和S类ATV一样安装前大灯等各种灯具(非强制性)和强制性安装回复反射器”;用户手册增加了“允许能在ATV显示器或其他设备上查看的电子版作为补充”;对应的修改性描述内容为:轮胎气压警告标签、合并轮胎气压及超载信息的警告标签;因引用的法规更新和技术进步而引起的编辑性修改为:电磁兼容要求;所有警告标贴尺寸调整,英制单位制表示的数值,全部把精度由0.000四舍五入调整为0.00。另外,所有警告标贴中只有图13“Ⅰ型建议使用年龄警告标签G类或S类”尺寸由“73mm×76mm”修改为“75mm×73mm”。[5]

2.3.2存在的问题和机遇我国灯具生产企业产品认证主要是欧洲E-mark认证,而满足美国机动车工程师学会SAE标准的几乎没有,这间接导致全地形车企业无“灯具”可装。这次修订的标准,明确了灯具和电磁兼容法规要求,每一种灯具都有对应的ECE标准,这恰好方便国内供应商可直接利用成熟配套体系进行设备和产品的更新,利于企业出口[5]。但该标准也存在着明显不足,比如:灯具部分只规定了全地形车的灯具数量,反而没有规定灯具的高度和间距,明显不利于统一标准认识和生产。美国是我国全地形车出口最大市场,2017年我国共出口全地形车27万辆,出口金额约5亿美元,出口美国全地形车占出口总量的44%,出口总金额的46%,美国修订相关标准对全地形车生产企业将会产生较大的影响。[6]

3带来影响

3.1标准影响发达国家发布新的WTO/TBT通报,一方面提高了进口产品的技术和要求,另一方面向我国提出了新的标准研制立项和修订要求。如图2所示,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为了应对出口条件变化等新形势,我国当年相应的标准研制贡献指数、研制标准数量、起草单位数量达到一个峰值;可以预测,2018年-2019年中美贸易战期间,很可能将出现第二个峰值。

3.2产业价值链影响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开始后,美国商务部宣布对中兴通讯公司执行为期7年的出口禁令。由于中兴产品有大量进口自美国的元器件,尤其是芯片,因此该禁令将给中兴通讯带来堪称破坏性的打击,使中兴通讯蒙受巨大损失。“缺芯”之痛也引发关于我国半导体芯片产业核心竞争力的热议、担忧和反思。这件事提示我们一定要健全全球生产价值链,重视技术创新和产品设计,从“一般零部件的生产和总装”转向“核心零部件生产”,以此改变被动采标对标状况,占领标准制定高地,掌握标准话语权。

4结论与建议

综上所述,中美贸易战与技术性贸易措施之间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关于美国四轮全地形车2007年和2018年两次新标准的发布时间,正处于美国国际关系调整和对外贸易战的准备期,也就是说,国家间战略关系的调整可导致技术性贸易措施的产生和变化。2018年中美贸易战使得我国的全地形车产业经历了提高税率、修订标准、产品召回等贸易措施,所面临的问题数量和难度比2007年更多。从国际和历史经验上看,美国擅长组织多维贸易战,中国需在经济、金融、汇率及外交、政治、文化等多领域做好充足的准备,以避免贸易战全面升级后由于缺乏经验而产生本可避免的损失。[3]为应对中美贸易战与美国等其他国家的技术性贸易措施,在全球贸易市场占据主动地位,特提出以下建议:(1)充分利用国际标准法规,组织建立多方参与的统一、透明、科学、公正的全地形车的全球标准,类似ECE、ISO等全球性标准。(2)关注各国贸易战动向和国家间的战略关系变化,及时掌握标准法规动向,按WTO/TBT规则,充分行使WTO/TBT权利,作为某一贸易技术措施的利害关系方可以在60天的时间期限内就标准草案提出意见,进行标准的意见反馈。(3)检验检疫部门和标准科研单位及时对即将实施的通报进行技术解析,指导相应的出口企业技术攻关和进行规模化、标准化生产,以实现产品质量和技术要求的提高。(4)以我国出口美国全地形车为例,应开辟多个全地形车市场,如南美、欧洲、非洲、东南亚等,避免单一市场造成的一损俱损局面。(5)加强全球生产价值链优化布局,争取产品设计及核心零部件的生产领域主动权和标准制定权。

参考文献

[1]唐良富,张旻旻,解如风,等.新旧版美国四轮全地形车安全标准ANSI/SVIA1分析与研究[J].中国个体防护装备,2012,(2):20-24.

[2]韦宗友.中美战略竞争、美国“地位焦虑”与特朗普政府对华战略调整[J].美国研究,2018,(4):51-74,6-7.

[3]薛威,张明,陈骁.美国贸易战历史回顾:擅长多维立体贸易战[J].国际金融.2018,(5):25.

[4]朱启超,龙坤.试论后九一一时代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调整——基于对特朗普政府《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分析[J].美国研究,2018,(3):88-89.

[5]刘俊佳,黄炜,施军晓.美国全地形车(ATV)新旧标准差异分析与研究[J].检验检疫学刊,2018,(3):27-30.

[6]西西.2018:摩托出口稳增长[J].摩托车信息,2018,(7):10-19.

[7]中国标准化研究院.2001-2017年标准研制贡献指数变化趋势[EB/OL].(2018-03-21)[2018-11-08].

作者:唐良富 张慕 单位:重庆市质量和标准化研究院

论中美贸易战与技术性的相关性

2019/03/31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