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经济论文 >> 中国贸易论文 >> 正文

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比较探析

2019/09/20 阅读:

摘要:本文在分析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市场占有率和显性比较优势大小及其变化趋势的基础上,基于扩展的引力模型重点研究了自由贸易协定和相对贸易自由度对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的影响。结果显示: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市场占有率与美国差距较大且市场份额日趋变小;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在国际市场上处于比较劣势地位;进出口双方的人均GDP、自由贸易协定、我国相对贸易自由度的提升会显著促进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我国与客源国的地理距离会显著抑制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

关键词:国际竞争力;旅游服务贸易;扩展引力模型;贸易自由度;自由贸易协定

一、引言和文献综述

旅游服务贸易已经成为世界和我国最重要的服务贸易类型[1]。据世界贸易组织(WTO)数据测算,自2011年世界旅游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超越运输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之后一直居世界各类服务贸易首位。近些年,虽然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总额不断增加,但自2009年我国旅游服务贸易首次出现逆差以来,长期处于逆差状态且逆差持续扩大;旅游服务贸易逆差是我国服务贸易逆差的主要来源,近10年占服务贸易逆差的比重年均约为70%,近3年甚至高达90%以上①,且变化趋势与我国服务贸易逆差变化趋势基本一致。已有文献发现我国旅游服务贸易统计体系亟待改进,现有的统计制度设计导致高估旅游服务贸易逆差[2]。此外,我国旅游服务贸易逆差产生的原因主要有:旅游产品缺少竞争力,旅游景区基础设施较差,旅游业服务人员素质有待提高,入境旅游签证政策收紧等[3-4];旅游者的忠诚行为是影响入境旅游的最主要因素,价格和收入对不同客源国的旅游需求影响程度不同,各种经济社会及自然等不可控因素都大幅度影响入境旅游需求[5]。然而,现有文献鲜有研究自由贸易协定(FTA)、相对贸易自由度等因素对国际旅游服务贸易出口的影响。因此,本文将在分析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市场占有率和显性比较优势大小及其变化趋势的基础上,基于扩展的引力模型就自由贸易协定和相对贸易自由度对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的影响进行实证研究。

二、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分析

(一)出口市场占有率与美国差距较大且市场份额日趋变小出口市场占有率(MarketShare,MS)指数为一国某行业出口总额与世界该行业出口总额之比。MS指数的值越大,表明该行业的国际竞争力越强;该指数越小,则表明该行业的国际竞争力越弱。MS指数是反映一国某行业国际竞争力大小最简单和最直接的指标。其公式为:MSi表示i国旅游服务贸易的出口市场占有率;Xi为i国旅游服务贸易的出口额;Xw为世界旅游服务贸易的出口总额。应用式(1)计算世界各国的旅游服务贸易MS指数,根据各国2017年旅游服务贸易MS指数排名,分析前9名国家2008—2017年的出口市场占有率变化(见表1),从中可以发现:(1)美国的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市场占有率一直是全球最高的,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且近10年来有逐渐上升趋势,这与美国发达的服务产业是一致的;(2)中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市场占有率多数年份保持在第4名或第5名,然而近10年来该指数呈下降趋势,尤其是2017年该指数骤降至3%,排名由2016年的第4名下降到2017年的第9名;(3)西班牙和法国出口市场占有率长期位于前5名,具有较强的国际竞争力;(4)泰国的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持续上升,近年来超过很多发达国家,2017年其出口市场占有率指数高达4.4%,位居第3名。

(二)我国旅游服务贸易缺乏比较优势且显性比较优势指数呈下降趋势显性比较优势(RevealedComparativeAdvantage,RCA)指数为一国某行业出口额占该国出口总额的比重与世界该行业总出口额占世界出口总额的比重之比。RCA指数能够较好地反映某行业的相对比较优势,其计算公式如下:其中,Xi表示i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额,Xie表示i国服务贸易出口总额,Xw表示世界旅游服务贸易总出口额,Xwe为世界服务贸易出口总额。一般认为,若RCA≥2.5,表示该行业国际竞争力极强;若2.5>RCA≥1.25,则表示该行业国际竞争力较强;若1.25>RCA≥0.8,则表示该行业国际竞争力一般;若RCA<0.8,则表示该行业国际竞争力较弱,即处于比较劣势地位。应用式(2)计算2017年世界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市场占有率排名前9位国家近10年来的旅游服务贸易RCA指数(见表2),从中可以发现:(1)美国旅游服务贸易具有一定的竞争力且比较稳定,处于比较优势地位;(2)中国旅游服务从具有一定的竞争力变为具有较弱的竞争力且持续下降,处于比较劣势地位;(3)泰国旅游服务贸易具有极强的竞争力,且还在持续上升;(4)9个国家中,美国、西班牙、泰国、意大利和澳大利亚处于国际旅游服务贸易市场中的比较优势地位,法国、英国、德国和中国则处于比较劣势地位。由上述分析可知,虽然近些年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发展迅速,但仍然存在以下问题:(1)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市场占有率与美国差距较大且市场份额日趋变小;(2)我国旅游服务贸易缺乏显性比较优势且该指数呈下降趋势。上述问题表明相较于世界旅游服务贸易强国,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还相对滞后,目前仍处于世界旅游服务贸易市场中的比较劣势地位。

三、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

(一)模型设定引力模型是分析国际贸易流量决定因素的主流方法之一,最早使用引力模型研究国际贸易的实证文献是Tinbergen(1962)和Pöyhönen(1963)[6-7],他们发现两国之间的贸易流量与其经济总量成正比,与距离成反比。后续研究对贸易引力模型进行了扩展,学者们根据自己的研究重点,设置关键解释变量,来分析不同影响因素对两国贸易流量的影响方向和大小[8]。由于本文仅研究我国作为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国的情况,因此借鉴祁春凌等(2013)[9]的方法,将引力模型中的双边贸易流量替换为单边贸易流量,设定如下模型进行分析:式(3)中,Ycit表示t年我国对客源国的旅游服务贸易出口,下标c表示中国,i表示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客源国,t表示时间;GDPct表示t年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it表示t年客源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Distci表示我国与客源国首都之间的地理距离;FTAci表示我国与客源国之间是否签订自由贸易协定;EFWcit表示我国相对于客源国的贸易自由度;λi表示客源国国别固定效应;εit是随国别和时间而变化的随机扰动项;α0~α5为相应变量的系数。

(二)变量说明和数据来源1.因变量。入境旅游外汇收入、入境旅游人次和入境过夜游人数是衡量一国旅游出口兴旺程度的常见指标[10],本文采用1997—2017年我国的入境旅游人次作为被解释变量,衡量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入境旅游人次数据来源于国家统计局,根据可获得的数据来源,确定了22个客源国①,既包括世界主要发达国家,也包括主要的发展中国家。2.自变量。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数据来源于世界银行的世界发展指标(WDI)数据库;我国与客源国首都之间的地理距离来源于https://www.distancefromto.net/网站;是否签订自由贸易协定根据中国自由贸易区服务网数据整理获得,签订当年及以后FTA取值为1,未签订之前的年份该变量取值为0;贸易自由度数据采用加拿大菲莎研究所(FraserInstituteofCanada)编制的经济自由度指数②(EconomicFreedomoftheWorldIndex,EFW)中的第4大领域国际贸易自由度(FreedomtoTradeInternationally)指数,该指数取值范围为0~10,数值越大,表明一国的贸易自由度越高,反之则表明该国的贸易限制越多。本文自变量相对贸易自由度(EFWcit)为我国国际贸易自由度指数与客源国国际贸易自由度指数之比,用以衡量我国相对客源国的贸易自由度水平。

(三)模型统计特征与相关系数检验上文所述变量的描述性统计特征见表3。在对扩展引力模型的回归结果进行分析之前,本文先对式(3)中各变量的相关系数进行检验。通过计算,平均VIF为2.14,低于传统阈值6;VIF最大值为3.16,低于传统阈值10。由此可得,本文回归模型变量间的多重共线性可不予考虑。且由相关性检验可以看出,本文所选自变量与因变量存在显著的相关关系。

(四)回归结果分析本文使用stata13对1997—2017年的数据进行控制了国别个体固定效应的OLS回归,回归结果如表4所示。由表4可知,4个模型调整后的R2均大于0.96且随着自变量的加入拟合程度逐渐增加,表明本文模型拟合程度较高。由回归结果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结论。(1)进出口双方的人均GDP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促进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我国人均GDP每增长1%,可使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增加0.238%;客源国人均GDP每增长1%,可带动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增加0.438%。(2)地理距离与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负相关,即当我国与客源国之间的地理距离增加1%,将使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对客源国的出口减少0.4%。(3)是否签订FTA与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在5%的显著性水平上正相关,即我国与客源国之间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可有效促进我国对客源国的旅游服务贸易出口。(4)相对贸易自由度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促进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我国相对客源国的贸易自由度每提高1%,可使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增加2.703%。

四、结论及对策建议

(一)结论本文根据出口市场占有率指数、显性比较优势指数测算的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指数可以发现:目前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在国际旅游市场上处于比较劣势地位,与第一大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国——美国还有一定差距。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市场占有率日趋变小且显性比较优势指数也呈下降趋势。根据扩展引力模型的实证回归结果可以得出:进出口双方的人均GDP、自由贸易协定、我国相对贸易自由度可显著促进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我国与客源国首都之间的地理距离显著抑制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按照回归系数绝对值的大小,其影响程度由高到底依次为:我国相对自由贸易度、客源国人均GDP、我国与客源国之间的地理距离、我国人均GDP、是否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二)对策建议1.进一步提高我国的贸易自由度水平。由前文分析结果可知,我国相对客源国的贸易自由度提高1%,可使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增加2.7%。贸易自由度指数主要由关税、监管性贸易壁垒(非关税贸易壁垒和贸易合规成本)、资本和人员流动限制等内容构成。从上述方面着手进一步提升我国的贸易自由化水平,可扩大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随着我国开放型经济新体制逐步健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指出我国“将实行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大幅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为我国扩大旅游服务贸易开放程度指明了方向。2.促进形成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的FTA。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测算,亚洲是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的主要市场,占到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市场总人数的62%①;然而在亚洲却没有形成覆盖主要经济体的FTA(其他主要大洲有统一的、覆盖主要经济体的FTA,例如欧洲的欧盟、北美地区的北美自由贸易区、南美地区的南方共同市场等)。若亚洲各主要经济体没有形成自己的FTA,而是纷纷跟其他洲的经济体达成FTA,有可能会造成亚洲经济体之间形成“间接贸易偏转”效应,不利于亚洲地区的长期发展。因此,我国应大力推动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例如加快推进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大力促成RCEP谈判等,努力提高亚洲地区的经济一体化程度,为促进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提供制度优势。3.大力推动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旅游是文化传播的重要方式之一,是文化实现教育功能和交流功能的载体,可以使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游客在旅游过程中身临其境地体会文化、学习文化和交流文化。而文化是旅游的灵魂,能够提升旅游的内涵和丰富旅游的形式。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可以彼此促进,创造新的增长点。《2017年全球旅游业竞争力报告》中指出,我国文化资源排名全球第一。充分挖掘、发挥我国的文化资源优势,大力推动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能够为提高我国旅游服务贸易的国际竞争力激发新的动力和生机。

参考文献

[1]田纪鹏.国内外旅游服务贸易逆差研究前沿与展望[J].旅游学刊,2019,34(1):136-148.

[2]戴斌.旅游服务贸易统计规则厘清与算法修正[J].旅游学刊,2016,31(3):13-15.

[3]吴磊,宋晓丹.我国旅游服务贸易顺差向逆差转变的主要原因及改善途径[J].对外经贸实务,2014(10):84-87.

[4]廖万红.后金融危机时代我国旅游服务贸易逆差产生的原因及对策[J].商业经济研究,2015(27):34-36.

[5]王纯阳,黄福才.基于“一般到简单”建模法的入境旅游需求研究[J].统计研究,2010(5):87-95.

[8]史朝兴,顾海英,秦向东.引力模型在国际贸易中应用的理论基础研究综述[J].南开经济研究,2005(2):39-44.

[9]祁春凌,邹超.东道国制度质量、制度距离与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区位[J].当代财经,2013(7):100-110.

[10]耿献辉,张武超.我国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价格月刊,2018(10):39-46.

作者:郭明英 单位:河北邯郸人

旅游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比较探析

2019/09/20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