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经济论文 >> 评价指标体系论文 >> 正文

众创空间生态系统评价指标体系研究

2021/01/12 阅读:

摘要:目的:构建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评价指标体系,是对众创空间评价体系的必要补充,可以指导众创空间在发展过程中完善自身信息生态系统,促进创客创新创业。方法:结合信息生态系统理论对国家及地方有关众创空间的政策进行文本分析,提炼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要素;对创客开展问卷调查,得到创客对于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各指标认可度的评判值,采用基于灰色关联度的方法确定权重。结果:构建了以信息人、信息和信息环境三维度为架构的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模型以及包含三项一级指标以及二十项二级指标的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评价指标体系。结论:众创空间的人员队伍建设和与外界信息机构的交流合作关系是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建设的重点;发挥信息共享平台的作用,为创客提供高质多元的信息服务;营造良好的线上与线下创新创业环境,并更加注重线下实体空间的功能拓展。

关键词: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评价指标体系;政策分析;问卷调查;灰色关联度;信息;信息人;信息环境

当前众创空间以其强有力的政策支撑、宽广的涉及范围和巨大的投资力度成为我国创新创业领域的重要议题和备受社会关注的焦点,根据科技部发布的2018年《中国火炬统计年鉴》数据显示,中国已有众创空间5739家,提供工位6105万个,投入服务人员10.5万人,投入财政支持资金29亿元,众创空间的发展的确对当前处在创业发展增长期的中国发挥了重要作用。众创空间存在的根本原因是服务创新驱动型经济的发展,在经济新常态下我国“调整经济结构、促进转型升级”的历史过程中占有重要地位。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是以创客的信息需求为中心,各类人群或组织在不同的场景下通过信息活动相互联结形成的一个具有自组织性、开放性、可控性网络系统,系统内部通过不断地进行信息交互,推动新创意、新产品,新商业模式的涌现。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为创客创新创业过程中一系列信息的收集、加工、传递和转化提供了主体、客体及环境支撑,影响着创客创新创业的绩效。对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开展评价,可以为国家和地方政府进一步制定、调整和优化相关政策提供有利参考,同时也可以指导市场中各类众创空间科学合理发展。

一、研究现状

国内学者对不同主体的信息生态系统进行了大量研究,李玉洁,刘志峰将信息生态系统健康定义为内部形成了合理的构成要素、稳定的结构关系和高效的功能机制,并且可以不断与外部环境实现物质流动、能量转换和信息传递,为个体、组织和社会提供全面有效的信息服务,最后从内部构成要素、外部环境条件、功能机制、能力表现四个方面构建了信息生态系统健康的评价体系。王晰巍,刘铎从系统构成角度分析了企业信息生态系统的基本要素及支撑要素,并从企业信息生态系统建设过程角度构建了企业信息生态的评价指标。张海涛,张丽等从商务信息、信息人、信息环境和信息技术四个层面对商务网站信息生态系统的配置效率评价指标体系进行了设计。但是目前还未出现对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进行评价的研究,现有的文献主要是对众创空间的竞争力、服务能力以及绩效等做出评价,这些文献所提出的指标体系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的不同层面。李燕萍,陈武运用扎根理论方法所提出的众创空间发展质量评价指标体系中创新创业者聚集度、创业导师队伍和运营团队建设指标都是属于信息生态系统信息人的范畴。陈奇,郑玉华等基于CMM模型构建的众创空间服务能力成熟度评价指标体系中创业咨询、技能培训、政策宣传指标是信息生态系统信息维度的具体体现。而本文是通过政策分析,从政策文本中提炼众创空间的信息生态系统的构成要素,以此来做一个全面的分析与评价。

二、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模型构建

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的构成要素是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构建的基础,鉴于当前并没有准确描述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的相关研究,因此本文以国家和地方相关政策文件的文本分析结果为依据,提取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所有重要的构成要素,以此作为构建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模型的基础。政策文件是一定时期内政府和社会相关主体实施相关活动的依据,其本身的文本表述体现出决策部门对相关社会活动的引导意图,具有很强的权威性及科学性。自李克强总理2014年9月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理念以来,中央以及地方相继出台一系列指导以及支持众创空间发展的政策文件。本文基于信息生态系统三维度理论对到目前为止所有出台的支持众创空间发展的政策文件进行编码分析,从中提取出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的构成要素。表1为“国发”“国办发”及有关部委的关于众创空间、创新创业的15份政策文件,表2为政策文件编码分析结果。信息与信息活动是各类信息人与信息组织间连接的桥梁,与众创空间有着合作关系的政府、金融服务机构、信息中介机构和高校及科研机构分别为众创空间提供政策法规信息、金融投资信息、公共信息咨询服务以及专业技术知识等。众创空间的职责是为入驻创客组织信息活动,提供信息环境。将这些信息资源加以整合,通过网络发布在信息服务平台上,社会各界的图书馆、情报中心等文献服务机构,主要是高校图书馆可以帮助建设众创空间的信息资源共享空间,为其提供文献资源保障。双创导师主要通过开展讲座、论坛等形式对创客进行辅导培训,运营团队面向创客进行各种信息的加工、推送和宣传服务等。具体如图1所示。

三、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根据以上对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要素的研究,从系统构成角度构建了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初始评价指标体系。该指标体系共包含3个一级指标以及20个二级指标。3个一级指标分别代表了信息生态系统的3个维度,二级指标则是对20个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要素的指标化,指标化的原则是参考现有的众创空间评价指标体系,将每个信息生态系统要素最主要的代理变量作为度量的标准。(一)权重确定方法本文拟用问卷方法征得创业者对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各指标的主观评价,以此评价数据为基础采用基于灰色关联度的方法计算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评价指标权重。(二)调查问卷设计设计众创空间信息生态调查问卷,每个二级评价指标为一道测量问项,一共20道测量问项,采用李克特五点量表将创客对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各评价指标的重要程度评判值进行量化,赋值均从低到高排列:“1”代表非常不认可,“5”代表非常认可。(三)数据获取以众创空间、创客空间、大学创业园等创业孵化器为目标单位,以正在创业或者有过创业经历的创客人群为调查对象,采用现场发放、问卷链接等方式,邀请创客们对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评价指标的重要程度进行评判,并进行数据收集。共发放问卷200份,去掉无效问卷,共收回156份有效调查问卷(四)信度与效度分析1.信度分析本研究运用Cronbach’sα系数分析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评价指标问卷的信度,以对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评价指标调查问卷题项的可靠度与测量结果的一致程度进行判断。使用SPSS得到表3的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评价指标问卷题项的信度分析统计量。依据表3可知,信息人、信息、信息环境三个分量表信度系数分别为0.792、0.821、0.903,信度较好,调查问卷信度系数为0.792>0.7,因此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评价指标问卷的可靠度较高。2.效度分析效度用于测量题项设计是否合理,在此运用KMO和Bartlett’s值以及因子分析结果对量表的效度进行判断,如表4所示,信息人、信息活动以及信息环境各层面的KMO值分别为0.625、0.756/0.863均大于0.6,总体KMO值为0.672>0.6,表明问卷具有较好的效度。(五)权重确定为减少评价指标主观赋权的随意性,克服利用灰色理论确定权重时,最终结果取决于灰色关联模型中分辨系数主观取值的不足,在此,采用基于灰色关联度的改进方法确定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各级评价指标的权重。1.确定二级评价指标权重评判值将前述调查问卷中李克特五级量表评语集U={非常不认可、不认可、基本认可、认可、非常认可}对应的1~5分值,分别转化为0~1的指标权重判断值,即可由此可计算,一级评价指标及二级评价指标在一级评价指标上的权重,具体计算结果如表5所示。信息人水平的权重相比信息以及信息环境水平占比较大,表明众创空间的人员队伍建设和与外界信息机构的交流合作关系是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建设的重点,众创空间运营团队建设是人员队伍建设的核心,同时众创空间应协调好与政府、金融机构以及信息中介结构三方的合作关系。在信息活动方面,众创空间应结合自身类型,发挥信息共享平台的作用,为创客提供高质多元的信息咨询、信息推广以及信息推送等信息服务,适时地为创客搭建学习交流平台,促进创业创新信息快速、高效流通。在信息环境方面,相比于网络空间,众创空间应更注重实体空间的建设,以拓展空间面积及功能,满足创客开展各项活动时对空间的需求为主要任务。

四、结语

本文构建的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评价指标体系,包括3个一级指标以及20个二级指标,该指标体系从国家政策对众创空间的建设要求出发,以创客对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各要素的认可程度评判值作为权重的确定基础,此指标体系能够对众创空间信息生态系统进行较为全面客观的评价,具有较强的适用性,运用基于灰色关联度的改进方法确定指标权重值,使得评估结果更加科学合理,可为众创空间评价提供一定参考。

参考文献:

[1]乔艺波.南京创客空间调研及对众创空间建设的启示[A].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东莞市人民政府持续发展理性规划———2017中国城市规划年会论文集(16区域规划与城市经济)[C].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东莞市人民政府:中国城市规划学会,2017:9.

[2]李金津,沈涛,田波,等.企业信息生态对技术创新的影响机理[J].图书情报工作,2016,60(12):69-74.

[3]李玉杰,刘志峰.信息生态系统健康的内涵、本质及评价体系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09,29(06):263-266.

[4]王晰巍,刘铎.企业信息生态系统的要素及评价指标构建研究[J].图书情报工作,2010,54(16):22-25.

[5]张海涛,张丽,张连峰,孙学帅,许孝君.商务网站信息生态系统的配置与评价[J].情报理论与实践,2012,35(08):12-16+11.

[6]李燕萍,陈武.基于扎根理论的众创空间发展质量评价结构与指标体系开发研究[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7,34(24):137-145.

[7]陈奇,郑玉华,洪珈珈,等.基于CMM的众创空间服务能力评价研究[J].科技管理研究,2018,38(20):97-102.

[8]娄淑珍,项国鹏,王节祥.平台视角下众创空间竞争力评价模型构建[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9,36(06):19-25.

[9]单鹏,裴佳音.众创空间绩效评价指标体系构建与实证[J].统计与决策,2018,34(20):185-188.

[10]徐莉,胡文彪,张正午.基于区域创新能力的众创空间运行效率评价———以我国30省份的众创空间为例[J].科技管理研究,2019,20(17):71-81.

[11]崔祥民.基于改进型灰色关联度模型的众创空间核心竞争力评价[J].统计与决策,2019,35(07):177-180.

作者:孙斌 卢文康 梁炜 卢章平

众创空间生态系统评价指标体系研究

2021/01/12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