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 >> 经济论文 >> 评价指标体系论文 >> 正文

创业学习能力自我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2016/03/09 阅读:

【摘要】

本文基于创业学习理论,通过案例访谈、层次分析等方法,构建了针对大学生创业学习能力的自我评价指标体系。该评价体系将创业学习分为认知学习、网络学习和实践学习三种方式,每一种方式下包含了具体的学习内容。层次分析结果表明,认知学习最重要。该评价体系可用于创业者开展自我评价,有针对性地提高自己的相应能力。

【关键词】

大学生创业;创业学习;评价指标

1.引言

目前,大学生创业率逐年升高,国家也在此方面高度重视,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大学生创业逐渐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但是目前大学生创业的成功率并不高,根据2012年的统计数据,目前大学生创业成功率约为1%。针对目前大学生创业中的问题,本文认为创业失败归根到底是创业学习的失败。创业是创业者识别、评价和开发机会的过程(shane和venkataraman,2000)。上世纪末,Deakins等人在借鉴组织学习、发展经济学以及小企业关系网络等相关理论的基础上,首次提出了创业学习的概念,并认为“学习是创业的核心”(Smilor,1997;Deakins和Freel,1998)。目前,学者们从不同的视角来界定创业学习的内涵。Deakins和Free(1998)是较早提出创业学习概念的学者,他们俩把创业学习定义为创业者在创业过程中为了提升网络化能力、总结经验、反思既往战略、认知失误、获取资源、吸收外部成员加入创业团队等而进行的学习。inniti(2001)等研究者认为,创业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创业理论也是一种学习的理论,要想更好地理解创业,必须要知道创业者是怎样学习的。因此,只有在创业学习成功的前提下,创业才能成功。创业学习究竟包含哪些维度,每个维度下又具体包含哪些内容,这便成了进行创业学习的首要问题。本文将在以前学者研究的基础上,构建出创业学习指标体系。在了解了创业学习的内容后,知晓各内容的重要性就成了实际创业学习中关键的一环。唯有如此,才能抓住主要矛盾,有针对性的进行学习,最终使创业者在实践中脱颖而出,实现成功创业。

2.文献综述

2.1国内文献综述孙菲(2012)将创业学习分为行为学习、认知学习和情境学习。行为学习是“刺激—反应”模式,创业者在不断的“试错”过程中进行学习。认知学习将创业学习视为创业者获取并建构创业知识的内部活动,具体包括意识、反思、联系和应用等心理体验。与行为视角和认知视角将学习假定为一种个体行为不同,情境学习理论认为创业者的学习是一项社会化的实践活动,创业者的学多是建立在亲身经历的基础上,并且主要通过“做中学”来进行[1]。蔡莉(2012)认为,创业者先前积累的经验在其识别机会和获取资源以开发机会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创业者可以利用以往在创建、管理企业以及相关行业从业时积累的经验来有效摆脱新企业创建过程中面临的机会识别和新进入劣势。创业者不但要开展经验学习,而且还会通过观察他人的行为进行反思性学习(认知学习)。创业者并不能仅仅通过这两种学习方式就获得足够的创建新企业的知识,还必须通过亲身实践,即进行实践学习[2]。谢雅萍(2012)对国外的创业学习研究进行了梳理。基于认知视角的研究认为,创业学习是创业者形成和发展认知结构的过程;基于经验视角的研究认为,创业学习本质上是一个通过转化经验来创造知识的过程;基于网络视角的研究认为,创业学习是创业者在具体网络背景下开展的社会互动与学习活动;基于能力视角的研究将创业学习概念化为一种涉及多维构建的能力,包括投入、过程、产出和环境4个层面,强调创业者有效的创业学习行为[3]。丁桂凤(2010)从六个不同视角对创业学习进行了梳理。行为主义认为,学习是一种渐进的尝试错误的过程。实用主义认为,经验是创业学习的主要来源。社会网络视角认为,创业学习发生在个人所结成的关系网络中。认知学派认为,学习就是面对当前的问题情境,在内心经过积极的组织,从而形成和发展认知结构的过程。系统论认为,新创企业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学习就发生在这个系统中,并相互联系,相互作用。人本主义认为,创业者的自信心、抗压能力以及如何转变态度等,都属于创业学习[4]。方世建(2010)回顾了国外近几年创业学习研究中出现的重要模型,Corbett模型、Politis模型、Cope模型、Holcomb等的创业学习模型、Rae的创业学习模型,比较分析了他们的异同点,认为社会建构论和效果逻辑推理等理论的引入,丰富了现有创业研究的理论和方法,提供了许多新的研究视角。在创业研究发展的不同阶段,在不同的研究框架和理论平台上曾出现过许多层次的创业学习研究,包括创业者学习、创业组织学习、行业学习、区域学习和网络学习[5]。

2.2国外文献综述目前国外的创业研究较之国内更为先进,他们研究领域广,创新点多。Lecler,C.J强调了创业学习对于组织的影响,文章指出创业者通过识别两类学习,进而对组织绩效的提高产生影响[6]。AlainFayolle(2014)指出创业学习的研究正变得越来越与政策制定者有关,强调了不同的经济环境下,由于政策变动对创业者的影响[7]。KarenWilliamsMiddleton(2014)研究了创业教育对创业者的影响。随着全球教育的扩散,教育的举措已经成为影响创业者的重要方式[8]。

2.3评述从以往的文献来看,有关创业学习方式的问题,不同的学者有着不同的观点,而且至今尚未形成统一的观点。根据以往学者的研究,本文构建出如下的创业学习指标体系。在该体系下,创业学习由认知学习、网络学习、实践学习三部分组成。认知学习是指创业者通过转化自己所积累的经验和对他人经验的模仿以及对经验进行反思创造的过程。内容包括转化自身经验、模仿他人经验、反思与创造。网络学习是指发生在创业者所结成的关系网络中的互动,包括对已有网络的发展扩建和在网络中获取所需的创业资源。已有的网络、发展扩建网络、获取网络资源是它的内容。实践学习是指创业者通过“试错”建立新的联系,改变既有的行为方式,从而形成新的技能,提高行动效率的活动。具体包括对新的创业机会的开发、在开发过程中解决遇到的问题和应对遇到的挫折、面对失败时如何将教训转化到下一次创业中以及是否具有创业持续性。

3.案例访谈

本文根据研究的内容,有针对性地选择了三名正在创业的大学生,对他们进行了访谈,访谈中我们了解了他们的一些基本情况,并知道了他们对创业学习的一些看法。王某是四川农业大学经济学院的一名学生,他发现普通的兼职收入低且意义不大,自主创业存在着高收益,而且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有意义的挑战。一次偶然的机遇,他发现销售紫番薯具有较高的可行性。利用四川农业大学的便利条件,他与农学专业的同学一起创业。他们在郊区租用少量试验田、购买紫番薯种植配方。刚开始创业时,为减少成本,他们亲自种植、收割、宣传、销售,通过互联网、请教专业老师、拜访有经验的学长等方式学习创业相关知识。他们成功的在一年内将紫番薯的影响力覆盖全校,使之成为川农纪念品之一。后期,王某的主要发展战略是,利用政府部门对大学生创业项目的优惠政策,在一年的时间内,打开紫番薯的校外销售渠道,并尝试建立一个小范围的销售网络。他认为自己的经验是十分可贵的,向前辈们学习到的经验具有一定程度上的指引、启发作用,而且必须经过相关的总结才可真正起到作用。宋某在高中时就有经商方面的考虑和规划。大学以后,在担任部门部长期间,他广结人缘。他发现学生会、班级、社团等经常要举办活动,而学校只提供教室,教室里没有专门用于办活动的音响和话筒。因此他认为这里具有商机,虽然不大,但足以让自己在初期创业时体会创业过程,学习创业的相关知识。由于创业初始资金的制约、创业环境的限制,宋某只能将客户选择在学校,并通过自己宣传给周围朋友,朋友帮助宣传,或者发广告单、宣传卡片等方式扩大知名度。客户之间的相互宣传是他扩大营业范围的最重要途径。他认为,在创业过程中最重要的是创业相关人际网络的构建,只有拥有了强大的人际网络,才会使得自己的创业走向成功。

苏某是四川大学锦城学院的一名学生,在新闻报道中他发现政府对资源利用的关注度很高,而且目前政府也在大力扶持新能源项目。因此他认为如果抢占新能源项目的先机,便极有可能成功。于是他在家人的支持下,创建了一个新能源项目。虽然一开始比较困难,但苏某坚持着不放弃的原则,积极主动联络供应商。在随后的创业过程中,苏某亲力亲为,自己跟供应商商谈原材料的供应以及款项的支付方式。他认为,理论的创业课程是几乎没有帮助的,“实践出真知”是他创业过程中一直秉承的理念。创业后期,他与厂家或者大学进行合作,以研发新产品。他把现在市场上的产品进行改革创新,从而让自身的产品超过现在市面上的产品,让自己的品牌价值在全国都能逐步体现出来,这是一个以点到面扩展,先跟已有的商家进行洽谈,再逐步进行扩展。

4.实证分析

4.1样本选择本实证分析的目的是得出创业学习各指标的重要程度。由于评价重要程度是一个主观性很强的活动,为了能使本文得出的重要程度符合目前正在创业的大学生的实际,本文运用德尔菲法,选择了大学生创业者5人(表4-1)。通过让创业者对该指标体系中各指标的重要性进行打分,以最终得出的较为一致的打分结果作为研究的数据。本次运用德尔菲法共进行了3轮,选取的5位创业者基本能够反映目前正在创业的大学生的全貌,为实证分析得出正确的结论奠定了基础。

4.2一致性检验本文运用层次分析法对数据进行分析。为了使层次分析得到的结论具有较高的可靠性,就必须保证数据来源准确无误,也就是同一份问卷各个数值间不能互相矛盾,要具有一致性。表5-2是一致性检验的结果。从一致性检验中可以看出,所有问卷的各个项目的一致性比例均低于0.2,即全部通过一致性检验,问卷中的数据可以进行下一步的研究。

4.3权重计算层次分析法的问卷只是让被调查者对各个指标进行两两比较,判断出哪个重要并根据重要程度打分,而各个指标具体的权重则需要进行计算。根据收集到的数据,通过建立判断矩阵,计算得创业学习、认知学习、网络学习、实践学习的权重分别如表4-3-1至表4-3-4。

4.4数据分析

4.4.1创业学习数据分析从表4-3-1可以看出,对于三种创业学习的权重,5份问卷的结论基本相同。最终计算的结果如上图所示,三种创业学习的权重分别是,认知学习66.30%,网络学习10.27%,实践学习23.43%。大学生创业者在创业学习中最注重认知学习,权重超过60%。而网络学习相对其他两种创业学习最不重要。究其原因,无非是创业本身就是一个认知的过程,在认知学习中,既包括对经验的转化、模仿,又有自己的反思与创造,可以说包罗范围之广是其他两种创业学习所不能及的。而实践学习强调的是“试错”,通过开发机会、解决问题、应对挫折、转化失败等一系列过程进行学习,当然还包括创业的持续性(承诺能力)。实践固然重要,但对大学生创业者来讲,如果完全凭借自己的“试错”实践,这只会事倍功半,所以必须要依靠认知学习。对于权重仅为10.27%的网络学习来说,由于创业者在创业时本身就具有一定的网络,可以说是“无网络,不创业”。没有太多的人际网络,创业就无法开始。而一旦开始之后,原有的网络基本上足以满足创业者在此方面的需要,所以整个网络学习相对来说权重低就不足为奇了。所以,大学生创业者在创业学习中应特别注重认知学习。

4.4.2认知学习分析在认知学习中,从表4-3-2来看,5位被调查者对于认知学习下的各个内容的重要性看法并不十分一致。通过与被调查者仔细沟通,本文发现这是他们受到自身创业过程中的特点制约所导致的。从上图的计算结果来看,转化自身经验(29.84%)和模仿他人经验(31.75%)相差无几,而反思与创造(38.41%)略高于前两者。原因很简单,单凭转化与模仿经验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有自己的思想,也就是反思与创造。所以,在认知学习中,要注重经验的转化与模仿,更要注重自己的反思与创造。

4.4.3网络学习分析在网络学习中,从表4-3-3可以看出,5位被调查者对于此问题的看法基本一致。作为三种创业学习中最不重要的一种,从上图的结果可以看出,已有的网络是最重要的,权重达57.03%。这在前面我们分析三种能力时也有所提及。已有的网络是创业学习前的网络,它十分重要,而且已经足够了。因此,后面的发展扩建网络只占权重的28.92%,至于获取网络资源,权重就更低了,为14.05%。所以在网络学习中,应特别注重已有的网络,适当的对网络发展扩建,而获取网络资源可以适当放松。

4.4.4实践学习分析在实践学习中,从表4-3-4可以看出,不同的被调查者在实践学习的这五个方面各有侧重,这同样是他们各自创业过程中的特点所致。从上图的结果来看,失败转化能力的权重(12.24%)相对较低。也就是说创业者在失败后将失败的教训运用于下一次创业这种能力不重要。这是因为失败就证明创业者出了很大问题,单有这种能力是无力回天的,所以这种能力不被受调查者看好。挫折应对能力很重要(30.40%),在创业过程中的各种挫折总是不间断,正确地应对变得很重要,否则创业就不能继续。通过与被调查者的交流,我们发现问题出现的几率小于挫折出现的几率,这就解释了问题解决能力(17.69%)低于挫折应对能力。机会开发能力也很重要,它确定了创业者的创业方向。承诺能力,也就是在多次失败后坚持不懈地创业,由于我们考察的对象几乎没有什么太多的失败,所以这种能力的权重(15.36%)相对较低。所以,在实践学习中,各种能力很难说哪个就是很重要,应在齐头并进的情况下,根据自己的情况有所侧重。

5.结论与建议

5.1结论

5.1.1创业学习分为认知学习、网络学习、实践学习。每一种创业学习下都有着不同的指标,这些指标可以反映出所对应的创业学习。

5.1.2在三种创业学习中,认知学习是非常重要的,网络学习则相对不重要。

5.1.3对经验的模仿与转化和反思与创造共同影响着认知学习,其中反思与创造更为重要。

5.1.4已有的网络对网络学习有着重要的影响,发展扩建网络与获取网络资源越来越不重要。

5.1.5机会开发、问题解决、挫折应对、失败转化与承诺共同构成了实践学习,各指标间重要性差异受个体影响较大。

5.2建议

5.2.1大学生在创业过程中,应特别注意创业学习,这将决定创业成功与否。

5.2.2大学生创业者要根据创业评价指标体系中的各指标重要性水平,有针对性的进行创业学习。

参考文献:

[1]孙菲,宋正刚.基于过程视角的创业学习研究述评[J].华东经济管理,2012,26(09):138-142.

[2]蔡莉,单标安,汤淑琴.创业学习研究回顾与整合框架构建[J].外国经济与管理,2012,34(5):1-17.

[3]谢雅萍,黄美娇,陈小燕.国外创业学习研究综述[J].技术经济,2014,33(1):75-82

[4]丁桂凤,李永耀,耿英伟.多维视野中的创业学习[J].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6):101-106.

[5]方世建,杨双胜.国外创业学习研究前沿探析与未来展望[J].外国经济与管理,2010,32(5):1-16

[6]C.J.Lecler*andJ.Kinghorn:Dynamiccapabilities,expertandentrepreneuriallearning,SouthAfricanJournalofBusinessManagement.2014.

[7]AlainFayolle,LukePittaway,DiamantoPolitis,Entrepreneuriallearning:diversityofeducationpracticesandcomplexityoflearningprosses,2014.

[8]KarenWilliamsMiddleton:PersonalizingEntrepreneurialLearning:APedagogyforFacilitatingtheKnowWhy,EntrepreneurshipResearchJournal,2014.

作者:孙成林 孙颖 单位:四川农业大学管理学院

创业学习能力自我评价指标体系构建

2016/03/09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