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经济论文 >> 金融经济论文 >> 正文

金融与经济关系实证探析

2012/04/19 阅读:

改革开放以来,湖北省经济和金融均保持持续稳定的增长。地区生产总值从1978年的151亿元增加到2009年的12961.1亿元,一直呈现出较高的年均增长速度,伴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居民的生活水平也日益提高。金融业在这一时期经历了从萌芽起步到不断发展壮大的过程。近年来,金融机构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逐渐形成银行、证券、保险、期货、信托、租赁、基金等各业并举,中外机构并存、功能较为完备、运行较为稳健的多元化金融服务体系;金融市场上金融工具种类不断丰富、金融交易日益活跃,金融资产总量与结构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2005年8月,胡锦涛总书记视察湖北时,明确要求把湖北建设成为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重要战略支点,进一步彰显了湖北省在中部地区乃至全国经济发展过程中所处的重要地位,也突出了湖北省加快区域经济增长的紧迫性。在现代经济条件下,金融要素与土地、科技、劳动力是同样重要的经济增长因素,经济的发展离不开金融的支持。在湖北省实现跨越式发展、构建中部战略支点的过程中,金融业作为其中的关键推动力量之一,改革与发展也势在必行。本文立足于这一背景和现实,通过收集相关的数据采用单位根检验、协整分析、Granger因果检验等计量方法从实证的角度研究湖北省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以期为湖北省金融、经济方面的政策选择提供相关的理论依据和经验支持。

一、文献回顾

金融被视为现代经济的核心,关于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一直是理论界研究的焦点问题。早在20世纪初,经济学大师Schumpeter在其专著《经济发展理论》一书中首次论述了金融与经济的关系。他认为功能良好的银行通过甄别并向最有机会在创新产品和生产过程中成功的企业家提供融资而促进技术创新,即他是从金融发展促进创新从而促进经济增长这个角度肯定二者之间的关系。继Schumpeter之后,关于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关系的研究方兴未艾,主要可以分为两种观点。一是,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没有关系。古典经济学家提出的货币中性和信用媒介论否定了金融对经济的作用。货币学派认为货币对经济的作用只存在于短期之内,从长期来看货币供给的变动并不影响实体经济。新古典学派对二者之间的关系也是持消极态度,如理性预期学派认为经济学家往往过分强调金融在经济中的作用。二是,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存在相关关系。关于金融发展对经济增长影响的相关文献诸多,形成了比较系统的观点,主要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种理论:由Goldsmith开创的金融结构论,该理论对金融结构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进行了跨国的比较分析,认为一个国家的金融结构不是一成不变的,伴随着经济发展和市场深化,金融结构会不断发生变化。由McKinnon和Shaw提出的金融抑制和金融深化理论,该理论致力于研究发展中国家的金融体制问题,强调价格变量是同经济增长关联更大的金融因素,认为以实际利率和汇率表现的金融自由化将推动经济的增长。此外,比较有影响力的还有金融功能论,该理论认为不管是以银行体系为主还是以市场体系为主,都属于金融安排,都为经济提供相应的服务,发挥自己特有的功能。

基于这些理论研究成果,许多学者从实证的角度研究了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大多数文献都证实了二者之间的正相关关系。Goldsmith通过进行跨国研究证明金融发展是经济增长的必要条件。King和Levine延续了跨国分析法,收集80个国家1960—1989年期间的面板数据进行实证研究,结果表明金融发展可以促进经济增长。Rajan,Zingales分析了不同国家产业层面的绩效与金融发展的关系,发现对于金融中介发展良好的国家,那些主要依赖外部融资的产业发展迅速。Beck,Levine,Loayza;Levine,Loayaza,Beck采用了矩方法;Demet-riades,Hussein研究了16个国家相当长的时间序列发现两者的因果关系是双向的。Osinski使用Granger因果检验法对转型国家进行了检验,结论是模糊的,当使用分组估计时,二者更是呈现出了统计上的不显著,这就是说两者关系很可能是非线性的。我国学者也针对本国的具体情况进行了相关的实证研究。谈儒勇、韩廷春等人使用最小二乘法等线性回归方法来研究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赵振全等,康继军等和范学俊等人采用协整模型和误差修正模型来处理非平稳时间序列数据,运用Granger因果检验法对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进行研究。沈坤荣、张成运用DPD方法研究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的关系,结果发现不明显,并推断内生金融深化理论中这二者之间的传导机制不完善。就目前而言,关于我国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关系的研究大多停留在国家整体层面,针对区域经济的研究较少,本文在这一方面有所改进,立足于湖北个案,研究二者之间的实证关系。具体而言,本文以金融经济理论为基础,结合1978年—2009年期间湖北省经济、金融发展状况,借鉴前人的研究成果采用单位根检验、协整分析、Granger因果检验等计量方法研究湖北省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并得出相关的结论和建议。

二、实证分析

(一)指标选择与数据来源

1.经济增长方面的指标:实际人均国内生产总值(RPGDP)。关于经济增长方面的研究大多都是选择国内生产总值这个指标来反映一国经济发展状况,该指标被公认为衡量国家经济状况的最佳指标。其中,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不但可反映一个国家的经济表现,更可以反映一国的国力与财富。鉴于此,本文选取此指标作为经济增长方面的变量,选择了湖北省1978年———2009年期间的样本数据,为了剔除物价因素的影响,将各年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除以对应年份的地区生产总值指数(以1978年为基期),得到RPGDP这一指标。相关人均GDP以及地区生产总值指数的数据均来源于历年《湖北统计年鉴》。

2.金融发展方面的指标:金融相关比率(FIR)、存贷比(LDR)。金融相关比率是由美国经济学家Goldsmith提出,是指某一日期一国全部金融资产价值与该国经济活动总量的比值,定义为全部金融资产价值除以全部有形资产价值,反映的是一国金融上层结构与经济基础结构之间在规模上的变化关系,它可以反映金融发展的基本特点。本文选取金融相关比率作为其中的一个变量反映地区金融发展状况,由于湖北省全部金融资产价值的数据难以获得,无法直接使用这一指标,而是用金融机构的存贷款总额作为全部金融资产价值的狭义代表。因而,在本文中,金融相关比率是等于金融机构的年度存贷款总额除以对应年份的GDP。此外,文章还选取存贷比指标,即贷款与存款的比值,作为另一个金融发展变量。存贷比可被视为代表金融资源配置效率的指标,可以反映金融机构将存款转化为贷款、储蓄转化为投资的能力。因而该指标也可以从一方面反映湖北省金融中介机构的发展状况。关于湖北省1978———2009年期间GDP、金融机构存款及贷款的数据均来源于历年《湖北统计年鉴》。

(二)单位根检验

本文是针对时间序列数据进行的实证分析,在进行相关分析之前,首先对变量的平稳性进行检验,即单位根检验,这里主要采用的是ADF检验法。本文利用Eviews计量软件对各个变量依次进行ADF检验以确定其平稳性。

图1、图2、图3分别为变量实际人均国内生产总值(RPGDP)、金融相关比率(FIR)、存贷比(LDR)的趋势图。从图1与图2可以看出,RPGDP与FIR两个变量都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呈现出明显的上升趋势,并且都具有非零均值,因而设定的ADF检验模型均应该包含常数项与时间趋势项。从图3可以看出,变量LDR呈现出无规则上升、下降的状况,即没有明确的趋势性,并且是具有非零均值,因而设定的ADF检验模型只包含常数项。本文在进行ADF检验时,模型中滞后项的确定采用SIC原则,检验结果见表1。

由表1的ADF检验结果可以看出,RPGDP、FIR及LDR各原序列无论是在5%还是1%的显著性水平下都不能拒绝原假设,即存在单位根,均为非平稳序列。但是各原序列在经过一阶差分之后,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都能拒绝原假设,即不存在单位根,均为一阶单整序列,其中FIR与LDR的一阶差分序列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也是平稳的。也就是说,所有的时间序列都是一阶单整的,具备了进行协整分析的条件,它们之间可能存在协整关系。

(三)协整分析

由上述单位根检验结果可知,变量RPGDP与FIR、RPGDP与LDR之间可能存在协整关系。为了证实它们之间是否存在协整关系,文章进一步进行协整检验,主要使用EG检验法分别对RPGDP与FIR、RPGDP与LDR之间的协整关系进行分析。

1.RPGDP与FIR之间的协整检验

首先,建立一元线性回归方程:RPGDP=a+bFIR+u,使用最小二乘法对方程进行估计,得到残差项时间序列1。然后对该残差项时间序列进行单位根检验。

2.RPGDP与LDR之间的协整检验

首先,建立一元线性回归方程:RPGDP=c+dLDR+u,使用最小二乘法对方程进行估计,得到残差项时间序列2。然后对该残差项时间序列进行单位根检验。图5为残差项时间序列2的趋势图,由该图可知,建立的ADF检验模型应不包含常数项与时间趋势项,检验结果见表3。

由上表可知,残差项时间序列2在10%的显著性水平下无单位根,即为平稳序列,表明RPGDP与LDR之间存在协整关系。

(四)Granger因果检验

以上协整分析证明变量RPGDP与FIR、RPGDP与LDR之间存在协整关系,即具有长期相关均衡关系,但并不能说明它们之间的因果关系。接下来,本文利用Granger因果检验法进一步研究RPGDP与FIR、RPGDP与LDR之间的因果关系。根据综合分析,本文在此将最佳滞后期定为1,检验结果见表4。

从表4的Granger检验结果可以看出,RPGDP在2.14%的显著性水平下是FIR的Granger原因,反之没有Granger因果关系;RPGDP在4.1%的显著性水平下是LDR的Granger原因,反之没有Granger因果关系。

三、结论与建议

本文立足于相关的金融经济理论,以湖北省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为研究对象,通过选取1978年———2009年期间的年度数据,采用单位根检验、协整分析、Granger因果检验等计量方法进行相关的实证分析。其中,经济增长方面选择的是实际人均国内生产总值(RPGDP)这一指标,金融发展方面选择的是金融相关比率(FIR)、存贷比(LDR)两个指标。具体而言,本文在实证部分首先利用ADF检验法分别对RPGDP、FIR、LDR三个时间序列进行平稳性检验;然后,以ADF检验结果为条件,利用EG检验法分别对变量RPGDP与FIR、RPGDP与LDR之间的协整关系进行检验分析;最后,进一步利用Granger因果检验法依次分析了RPGDP与FIR、RPGDP与LDR之间的因果关系。在单位根检验部分,ADF检验结果表明,时间序列RPGDP、FIR、LDR的原序列均具有单位根,即是非平稳的,但是经过一阶差分之后,序列都是平稳的,即均为一阶单整序列,可以对变量进行协整检验。其中,RPGDP在5%的显著性水平下是一阶单整序列,FIR与LDR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是一阶单整序列。

在协整分析部分,EG协整检验结果表明RPG-DP与FIR、RPGDP与LDR之间均存在协整关系,即它们之间具有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也就是说,湖北省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具有长期稳定的关系,金融相关比率的提高、金融中介运行效率的改进与湖北省实际人均GDP的提高之间存在长期均衡的相关关系,针对现有经济体制或金融体系的改革都会对湖北省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产生影响。

在Granger因果检验部分,相关结果表明RPG-DP与FIR、RPGDP与LDR之间均为单向Granger因果关系。具体而言,RPGDP是FIR、LDR的Granger原因,反过来,FIR、LDR不是RPGDP的Granger原因。也就是说,湖北省经济增长促进了金融发展,实际人均GDP的提高促进了金融相关比率的提高以及金融中介效率的改进。这种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可以称为是“需求拉动型”的,即湖北省是经济增长带动金融发展,金融发展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相对较小。

金融被视为现代经济的核心,与土地、科技、劳动力是同样重要的经济增长因素,诸多理论与实证研究都证实了这一观点。本文基于湖北省的实证研究得出的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需求拉动型”的结论并不能否认金融要素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而是鉴于湖北省金融效率较低的事实。就目前的发展状况来看,湖北省金融业还存在产业发展相对滞后、金融市场结构不够平衡、直接融资比例偏低、地方金融机构实力不强、金融业开放程度较低等一系列问题,与沿海地区还存在较大差距。湖北省在实现跨越式发展、构建中部战略支点的关键时期,大力推进金融体系改革与发展,充分发挥金融要素对经济增长的带动作用显得尤为重要。一方面,湖北省应注重金融组织体系的完善,尤其是提高农村金融的竞争力,促进金融服务水平和效率的提高。另一方面,金融企业应加大金融创新力度,发展具有区域特色的金融产品和服务,为全省经济发展提供充分的社会融资支持。此外,在不断推进金融业发展的过程中,湖北应围绕增强湖北金融的影响力、吸引力和辐射力,着力推动武汉区域金融中心建设。

金融与经济关系实证探析

2012/04/19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