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 >> 经济论文 >> 居民消费论文 >> 正文

ELES模型的农村居民消费结构分析

2016/04/25 阅读:

[摘要]

根据2013年陕西农村居民消费支出的数据,建立扩展线性支出系统(ELES)模型,对陕西农村居民的消费结构和边际消费倾向、需求收入弹性、需求价格弹性进行研究。结果显示:陕西农村居民消费需求和消费欲望较为强烈;在八大基本消费品中,住房、食品和医保占比较重;消费水平偏低,消费潜能得不到释放的原因在于农村居民收入太低。政府应努力扩大农村居民就业,增加其收入,完善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障体系。

[关键词]

ELES模型;农村居民;消费结构;消费倾向;陕西省

近年来,运用ELES模型从我国整体出发对我国农村居民的消费倾向和消费结构方面国内学者都进行了一定的研究。比如,杨志安等(2010)采用ELES模型结合了时序的特点对我国各省农村消费结构进行实证分析,结果显示出我国农村居民消费总量在不断增加,但不同消费品之间存在差异,低廉价格的家庭设备类在短期内会成为消费热点,政府应不断培育新的消费热点并且给不同层次的消费者提供适合他们的商品,有效促进其消费[1]。肖立(2012)运用ELES模型对我国农村居民消费情况进行了研究,给出了多渠道促进农民增收,提高农民转移就业率和农民工资性收入的政策建议[2]。张文爱(2007)对四川省进行了区域划分并建立ELES模型进行分析,给出要增加农村居民收入促进当地发展的政策建议[3]。梁海鸥等(2011)对河北省农村居民消费状况进行研究后发现,食品是河北省农村居民的主要消费品,居住和文教娱乐占比相对稳定且在逐年增加,河北省农村居民越来越注重生活品质,消费档次也在逐年提高[4]。马丽荣(2014)发现,甘肃农村居民生活质量不高,消费支出仍处于较低水平,消费结构不合理有待进一步优化[5]。虽然国内学者对农村居民消费结构分析的研究较多,且对模型的运用比较娴熟,但还没有使用模型对陕西省消费结构进行分析,并提出相应的对策建议。本文对陕西省2005-2012年农村居民消费结构做了定量分析,提出了相关对策。

一、陕西省城乡居民消费状况比较

统计资料表明,2013年陕西城镇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16398.6元,陕西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为6487.7元,当年城乡人均消费比为2.5∶1。由表1可看出,虽然自2004年以来陕西省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差距在逐年缩小,但是城乡居民之间消费差距仍然显著,农村居民整体消费支出总量和消费档次要落后于城镇居民,农村地区居民生活水平较城镇居民仍然偏低。除了消费数量上的差距,农村居民在消费结构方面也落后于城镇居民,2013年陕西农村居民生活消费支出中食品的支出比重最大,恩格尔系数过高。

二、扩展线性支出系统(ELES)模型

扩展线性支出系统模型(ExtendLinearEx-penditureSystem,ELES)是研究居民生活消费需求问题常用的定量模型之一,它是由经济学家Luch1973年在美国经济计量经济学家Stone的线性支出系统模型的基础上推出的一种需求函数系统。该系统假定某一时期人们对各种商品(服务)的需求量取决于人们的收入和各种商品的价格,而且人们对各种商品的需求分为基本需求和超过基本需求之外的需求两部分,并且认为基本需求与收入水平无关,居民在基本需求得到满足之后才会将剩余收入按照某种边际消费倾向安排各种非基本消费支出[6]。本文运用ELES模型分析陕西农村居民消费的基本思路是将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看作人均纯收入和商品价格的函数,利用截面数据资料进行模型参数估计,然后逐项进行回归,最后得出各类商品的消费需求函数。

(一)(ELES)模型模型扩展线性支出系统模型为:

(二)数据来源本文参照《陕西统计年鉴》选取了2006~2013年陕西农村居民的人均消费数据。对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和食品、衣着、居住、家庭设备用品及服务、医疗保健、交通和通讯、文教娱乐用品及服务及其它商品消费这八大类消费品的消费数据进行了量化分析。

(三)模型估计结果1.依据2013年陕西省农村居民消费数据,用Eviews软件对数据采用普通最小二乘法得到αi、βi的估计值,具体结果如表2所示。由估计结果可知,各类商品的决定系数R2均接近于1,说明消费结构模型拟合优度较高。R2均大于0.94,表明陕西省农村居民的各类商品消费94%以上是受居民人年均纯收入影响的。由t检验值可知,所有βi的值也在1%的水平下显著。2.边际消费倾向分析从实证分析结果来看,2013年陕西省农村居民边际消费倾向为0.8456,即每当收入增加1元,这1元中将有0.84元被用于消费,而0.13元用于增加储蓄,说明陕西农村居民的消费观念正在逐步由保守的储蓄转变到消费中来,收入中用于储蓄的比例在降低而用于消费的比例在增加。其中,支出增幅最大的是居住,其βi值为0.27,说明陕西农村居民现阶段对于购买和建造房屋的需求比较强烈;食品支出增幅位居第二,其βi值为0.186,说明陕西省农村居民在餐饮方面的消费支出在不断增加,不再只是解决填饱肚子的问题,而逐步开始增加外出就餐的频率和注重就餐档次的提高;医疗保健支出位居第三(12.33元),反映出当前陕西省农村居民在满足了温饱需求后开始逐步重视医疗保健卫生。其余分别为交通和通讯(8.07元)、家庭设备用品及服务(6.25元),衣着(5.51元),说明农村地区居民逐渐开始注重生活档次和舒适度,买衣服也开始注重样式和品牌。3.需求的收入弹性分析需求的收入弹性是指当收入增加百分之一时,商品消费需求的百分比,其收入弹性计算公式如下。其中Yi为陕西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Vi为陕西农村居民对第i种商品(服务)人均实际消费支出。结合2013年陕西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额和各项消费支出以及各类商品(服务)的边际消费倾向,可得到2013年陕西省农村居民各项支出的需求收入弹性,如表3所示。

由表3可看出各项需求的收入弹性均为正,说明随着农村居民收入的增加他们对各类商品的消费量也随之增加,收入和消费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收入的增长会在一定程度上刺激和促进居民消费。其中居住、交通及通讯、医疗保健需求的收入弹性大于1,表明了居民对这三类消费品的消费支出量要高于收入的增长幅度,农村居民对这几类商品的消费欲望较为强烈,只是由于现阶段收入水平较低,消费需求无法得到充分满足。食品、衣着等生活必需品的收入弹性都较小,说明居民对这几类商品的消费量不会受到农村居民收入的太大影响。4.需求的价格弹性分析消费需求的价格弹性表示商品和服务的价格变动比率所引起的消费需求量的变动比率,即消费需求量变动对于商品或服务价格变动的反映程度。由表4可看出家庭设备和衣着的需求价格弹性较大,反映出居民在这些产品的消费方面还是会主要考虑到其价格因素。因此要扩大家庭设备和衣着方面的消费量就需要政府部门适当控制陕西农村地区这类商品的价格,多举办农村地区家电下乡等一系列惠农的活动,通过价格补贴政策提交农村居民的消费量。

三、结论与政策建议

基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除了消费数量上的差距,陕西农村居民在消费结构方面也落后于城镇居民,需要转变他们的思想并同时优化他们的消费结构,进一步挖掘他们的消费潜能。陕西农村居民的总体消费水平高于全国农村居民的平均水平,边际消费倾向也较高。但是,陕西农村居民的消费在很大程度上仍然集中在对生活必需品的购买和添置方面,衣、食、住、行占去了大部分的消费支出,而文教娱乐、医疗保健等消费支出还是受到人居年纯收入低和商品(服务)价格相对较高以及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等因素的制约。因此根据以上情况现提出以下建议:

(一)提高和稳定农民收入。农村居民消费不足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收入低是首要因素,促进农民增收,是当前面临的主要问题[8]。从文章数据可以看出,现阶段陕西农村居民的消费欲望比较强烈,消费观念正在逐步转变,可是由于收入过低、基础设施建设不完善严重制约和限制了农村居民的消费。虽然农村地区人均年收入都在稳定增长,但是增长幅度偏低,且从2003年到2013年间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正在逐步拉大,城镇居民收入水平较农村居民增长较快。因此政府部门应有针对性的向陕西农村地区居民提供更多岗位支持,鼓励其外出务工,增加其工资性收入,使其收入保持相对稳定增长。只有提高和稳定农民收入才能从根本上释放农村地区居民的消费潜能、激发出农民的购买欲。

(二)完善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优化消费环境。陕西农村居民消费正在逐步由温饱型消费转移到享乐型,生活必需品和食品在总消费中所占比重也在逐年下降。但是政府有关部门在陕西农村地区的投入仍然不够,导致很多地方水、电、网络不通,极大的影响了农村居民的正常生活和消费需求。例如,部分农村地区自来水管和下水道铺设不完全的问题依然存在,就导致了很多农村居民虽然买了洗衣机使用起来却十分不方便;还有很多地方通讯设施的建设不完备、网线的铺设面积不足等都影响了手机、电视、电脑等大小型家电的使用;4S店、加油站、加气站距离较远分布分散,导致农村居民买回车后加油、保养、维修十分不方便。这些不足都极大地限制了对电力和排水设施要求较高的家用电器和交通工具的消费[9]。政府应该注重完善水、电、网络等的铺设工作,使得农民在购买这些商品时免去后顾之忧,也能有更多的选择空间,农村消费的市场规模也会进一步得到扩大。

(三)更新消费观念,拓展精神文化消费。受传统观念和文化风俗的影响,陕西农村居民长久以来养成了攒钱的习惯,农民更多的消费支出在生活必需品方面,而对生活必需品以外的商品,其消费欲望并不十分强烈,因此应向陕西居民普及消费知识,引导居民转变原有的消费观念。可以采用多种形式向他们传递精神文化消费的意识,例如在每年的农闲时节多在农村地区举办各种公益类型的“文化节”交流活动,修建可供农村居民借阅和浏览书籍的图书馆。可让农民多接触些文学作品等,也可以聘请老师给农民进行浅显地讲解,让其对文学培养出一定的兴趣。除了读书方面以外,陕西农村居民在文化修养方面的素质也要逐步提高。各乡政府应想方设法多给农村居民提供一些下棋、练习书法、国画和跳舞的场所,并聘请一些老师定期给村民们上课,鼓励大学生毕业后到农村地区支教、任教,注重文化教育投资,进一步提升农村地区学生的教育质量,做到适龄儿童都有学可上。

参考文献

[1]肖立.我国农村居民消费结构与收入关系研究[J].农业技术经济,2012,(11):91-99.

[2]杨志安等.中国农村居民消费热点培育问题研究—基于ELES模型[J].经济与管理研究,2010,(12):23-29.

[3]张文爱.基于ELES模型的四川省农村居民消费结构实证研究[J].农业技术经济,2007,(5):49-53.

[4]梁海鸥等.河北省农村居民消费需求的ELES模型分析[J].广东农业科学,2011,(9):203-205.

[5]马丽荣等.基于ELES模型的甘肃省农村居民消费结构及对比分析[J].生产力研究,2014,(2):84-88.

[6]杨婧等.湖南省农村居民消费结构的实证分析[J].技术经济,2010,(10):74-79.

[7]陈伟等.基于ELES模型的我国农村居民消费结构分析[J].合肥工业大学学报,2012,(1):35-39.

[8]王俊杰等.陕西省居民家庭消费支出的扩展性模型分析[J].西安财经学院学报,2010,(1):27-31.

[9]肖利.基于PanelData模型的农村居民消费结构及变动趋势分析[J].宏观经济研究,2012,(9):93-99

作者:王杜方玫 单位:西安石油大学 经济管理学院

ELES模型的农村居民消费结构分析

2016/04/25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