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经济论文 >> 经济危机论文 >> 正文

经济思想的思考与启示

2020/03/02 阅读:

【摘要】文章阐述了斯威齐经济思想的共性因素:首先,是斯威齐对于垄断因素的强调和研究;其次,他始终认为资本主义制度从长期来看终将面临经济危机乃至长期停滞,并最后被社会主义所取代。两点思考与启示:“理论的停滞”与“现实的反停滞”的对比研究;是经济停滞导致了资本主义的金融化。笔者认为,在当下研究资本主义金融化问题时,要按照斯威齐针对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的研究范式和思路,在有关金融上层建筑的表述前提下,一方面研究现实中金融资本和金融化的发展机理、状态和趋势,另一方面则研究金融化与经济危机以及长期停滞问题的逻辑关系和作用与反作用关系。

【关键词】保罗·斯威齐;经济思想;思考;启示

保罗·斯威齐(1910-2004)是上世纪欧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代表人物,美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他的一系列经济思想,在理论与社会现实层面都曾经引发了重大反响,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与思想启发性。按照斯威齐经济思想的整体发展脉络,以他的两本最具代表性专著为节点,可以将其分为三个时期,即斯威齐经济思想的萌芽时期、成长与成熟时期,以及拓展与深化时期。[1]不同时期内的诸多经济思想,如斯威齐模型、经济危机理论、垄断资本理论等,在国内外学界或繁或简均有涉及和论述,这里不再赘述。本文主要从总体视角出发,在斯威齐重要经济理论及思想基础上通盘把握,首先提炼出斯威齐整个经济思想发展期间的共性因素,进而总结概括其中对当前政治经济学研究有所帮助和启发的几点启示,值得我们思考与重视,研究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

一、斯威齐经济思想的共性因素

首先,是斯威齐对于垄断因素的强调和研究。早在其经济思想的萌芽时期,斯威齐就开始对垄断问题展开研究,“弯折的需求曲线模型”也是得因于此。斯威齐对于资本主义条件下垄断因素的重视,后来逐渐发展为他对资本主义制度的不同历史发展阶段的判断和分析,即资本主义制度从竞争阶段向垄断阶段的转变和发展,进而决定了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也要有相应的改变。这一思想认识始终贯穿于斯威齐的整个学术生涯,实际上也是他的垄断资本理论以及之后更加深入的思想认识的立论基础。具体来说,斯威齐曾经强烈反对希法亭所称的金融资本占据主导地位的“金融资本时代”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新甚至最高阶段。与此相对应的,垄断因素才是斯威齐最为看重的,他将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历史时期划分为两个不同的阶段,即竞争资本主义阶段与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同时还认为,马克思本人和其他经典文献所分析的是处于竞争阶段的资本主义制度,因此这些理论对于当时的垄断阶段的资本主义没有太大关联,[2]斯威齐从这一理论前提出发,和巴兰一道提出了一整套分析垄断资本主义制度的内在规律的理论分析框架,即垄断资本理论。也正是由于斯威齐和巴兰所认为的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的“不适用性”,在垄断资本理论中,他们两人用经济剩余的概念范畴及其增长规律,取代了马克思《资本论》中的剩余价值范畴与利润率下降规律,并认为这种取代代表着资本主义制度从竞争阶段发展到垄断阶段的理论表现。虽然在20世纪70年代之后的滞胀时期,斯威齐抛弃了经济剩余的说法,也承认了金融资本在资本主义中的重要意义,但一直以来他对于垄断因素的强调和理论立场从未改变,对于资本主义的阶段划分也从未改变。这里特别要指出的是,斯威齐在1994年《金融资本的胜利》一文中认为金融上层建筑支配着整个国家的经济,但这不代表着对垄断阶段的否定,实际上是暗含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是从竞争阶段到垄断阶段再到垄断—金融阶段,但斯威齐已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对新的资本主义阶段展开研究和论述,而这一思想认识后来被福斯特所继承和发扬,即福斯特的“垄断-金融资本理论”。第二点共性因素则是斯威齐对于资本主义制度的未来命运的坚定看法,即他始终认为资本主义制度从长期来看终将面临经济危机乃至长期停滞,并最后被社会主义所取代。具体来说,在其经济思想的萌芽时期,分析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的垄断与竞争相互关系时,斯威齐就简单但坚定的写到,生产过剩导致的经济危机难以避免,考虑到当时的国际形势,甚至世界大战也是无法避免的,整个资本主义制度难以永存。[3]在《资本主义发展论》中,斯威齐在论述他的消费不足经济危机理论时,立场同样坚定,认为消费不足的趋势必然会导致经济危机和生产停滞,并进一步研究了历史现实中抵消消费不足趋势的不同力量,但这些力量的抵抗作用是有限的,最终资本主义的长期停滞仍然是不可避免的。同样地,在《垄断资本》中,借助经济剩余的概念、规律和理论研究,斯威齐和巴兰力图证明,资本主义制度无法吸收掉日益增长的经济剩余,或者说为经济剩余提供一条合理的出路,因此终将难逃长期停滞乃至最终毁灭的命运。最后,在后“垄断资本”时期,就美国的滞涨等问题与马格多夫一起展开一系列研究时,斯威齐始终以“垄断资本主义制度面临长期的停滞趋势”为理论前提和关键要素,一以贯之的坚持着他的这一思想观点和学术信仰。因此,这种贯穿始终的、一致而坚定的信仰,这也就是霍华德和金在纪念斯威齐的论文中,称赞他的学术生涯是“杰出的”的原因所在。

二、两点思考与启示

1、停滞与反停滞首先这里所谓的停滞与反停滞,既是表明斯威齐的研究对象和研究范围,也代表了他的一个一般性的逻辑思路。笔者认为,用资本主义的停滞与反停滞这个说法,可以很好的概括斯威齐对资本主义制度的相关研究内容,大体上包括三个层次或者说部分。其一,在1942年的《资本主义发展论》中,当斯威齐论述他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理论时,所使用的方式就是先从理论上证明存在着一个消费不足论的经济危机理论,但这一理论的推导结果——经济危机和生产停滞,并不符合现实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历程,因此需要再来研究和说明现实中所存在的抵御消费不足趋势的种种力量。这种“消费不足论与抵御力量”的论述内容和方式,就是停滞与反停滞问题的第一个层次,只不过此时斯威齐的研究重点在于经济危机理论,与资本主义的长期停滞问题在概念和范畴上还有所区别。其二,在1966年的《垄断资本》中,斯威齐和巴兰的垄断资本理论,同样按照停滞与反停滞的方式展开,即在经济剩余的概念和增长规律的基础上,首先在理论层面得出资本主义社会在吸收经济剩余上的困难进而导致长期停滞和灭亡的最终命运,然后探求在现实世界中,历史上的垄断资本主义制度是如何在一定时期内抵消了长期萧条的趋势,而作为答案的世界大战、铁路产业和汽车化浪潮,则被斯威齐和巴兰称为绝对的外部(刺激)因素。因此,“垄断资本理论与外部(刺激)因素”,即为停滞与反停滞问题的第二个层次。其三,在《垄断资本》出版之后的二三十年内,斯威齐和马格多夫合作对美国的垄断资本主义制度展开持续而深入的分析过程中,出现了停滞与反停滞问题的第三个层次——“积累过剩理论与反停滞的刺激性力量”。这一说法与之前相比,两个方面的内容都发生了变化,理论上导致资本主义长期停滞的原因,从经济剩余的吸收困难,变为垄断资本前提下投资的供过于求,而对抗停滞的刺激性因素的数量也大大增加,在繁荣时期主要有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战后重建和消费需求、技术革新、汽车化浪潮以及政府军事支出,而在滞涨时期则是资本积累的金融化或者说金融资本。综合这三个层次的停滞与反停滞问题研究可以看出,虽然具体理论内容有所不同,但斯威齐一直以来坚持的这种逻辑思路,实际上就是“理论的停滞”与“现实的反停滞”的对比研究,并且在笔者看来,对于后者的重视在斯威齐那里显得越发明显,特别是对资本主义金融化问题的研究;另一方面,资本主义制度的长期停滞趋势,也就越来越成为一个暗含的理论前提,不予详细说明。这种变化或许和资本主义世界现实的经济社会发展有关,或许和斯威齐不同的停滞理论,即垄断资本理论与积累过剩理论所招致的批评有关。但无论如何,笔者认为,斯威齐的这种对资本主义制度“停滞与反停滞”问题的研究思路值得我们学习和重视,特别是对于“现实的反停滞”的分析,具体来说又包括横向和纵向两个角度的启示。在纵向或者说时间维度上,斯威齐的分析更加重视历史因素,由于停滞趋势成为理论前提,因此历史上的经济繁荣就成为斯威齐首当其冲的研究对象,事实上对资本主义任何历史时期的研究,都有助于我们把握和深化理解资本主义制度的基本运行规律,对现在及未来有所启示。另一方面,在横向或者说社会维度上,斯威齐的贡献则在于大大拓宽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研究范围和研究对象,不仅是经济领域,对教育、家庭、种族关系和外交等问题也有所涉猎。这种对非经济体系的或者说上层建筑意义的社会变量的重视,已经影响了斯威齐之后的美国马克思主义者,而这也是我们需要认可和重视的地方。2、金融资本与金融化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资本主义制度的金融化问题就成为了经济学领域的核心和热点问题,各个学派的经济学家从不同的理论立场和研究范式出发,对该问题展开了深入的研究。作为欧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先行者和代表性人物,斯威齐在这一领域也不例外,并且他较早地意识到了金融化,或者说金融资本在资本主义制度中的重要性,因此有必要从斯威齐的相关研究思想出发,对这一问题做一定的延伸和思考。具体来说,斯威齐对金融化问题的研究大致可以分为两个方面。首先是对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之间相互关系的判断和研究。早在1942年的《资本主义发展论》中,斯威齐在论述和分析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时,曾引用了希法亭《金融资本》中的一些观点。其中对希法亭有关银行及金融业在垄断资本主义制度中所起到的作用的分析,斯威齐是持肯定态度的,但却明确反对其进一步得出的所谓金融资本最终决定和支配着产业资本的结论。[4]斯威齐认为,这一时期仅仅是垄断资本主义制度的一个过渡时期,随着时间的进一步发展和垄断因素的持续扩张,金融资本早晚会回归到曾经的产业资本的从属地位上去。这也就是斯威齐在相关研究中选择使用“垄断资本”这个概念范畴,而不是“金融资本”的原因所在。[5]但这里要指出的是,斯威齐所否定的占据支配地位的“金融资本”,实际上指的是被银行业支配而由实业家所运用的资本,此时的金融体系,也更多的是指银行与股份公司之间有关证券发行和买卖业务的系统,因此从现在的观点来看,斯威齐在当时所分析的对象属于一种比较狭义,或者说比较初级的金融资本。之后随着斯威齐经济思想的发展和成熟,他在研究资本主义制度时所秉持的核心理念始终是“垄断”以及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对于金融资本的认识可以说也没有发生太大改变。到了1966年的《垄断资本》一书中,在研究能够吸收经济剩余的销售努力因素的最后部分,斯威齐和巴兰特别指出,所谓的“金融、保险和不动产”即金融业同销售努力一样,除了一些必要的资源利用外,大部分支出也是吸收经济剩余的形式之一。除此之外,金融业规模的急剧扩大是20世纪60年代以来垄断资本主义制度的重要特征,其背后的根本原因就在于现代企业制度的自身性质,就这一方面来讲,金融业对经济剩余吸收的作用也就越来越重要。[6]在这里,斯威齐和巴兰肯定了金融体系规模的扩大和在吸收剩余方面的重要性,对金融资本的认识有了一定的发展,但仍然未把它视为资本主义制度的核心范畴,例如在1971年的一篇论文中斯威齐写道,资本主义社会中统治着大公司的仍然是垄断资本,被统治的对象不仅包括实体企业和公共事业单位,同时也包括着银行以及其他赢利性的金融机构;并且工业资本和金融资本也不是相互对立的,它们不是力图争夺更大的利润份额,以至于利润总额减少也在所不惜,而是相互结合成为一个单一的、基本上方向一致的统治阶级,力图让总额最大化。[7]从这可以看出,就垄断资本和金融资本的关系和重要性而言,此时的斯威齐仍然把前者置于资本主义研究的核心地位。但从20世纪70年代之后,斯威齐的思想发生了改变。这体现在他对金融化问题研究的第二个方面。在斯威齐和马格多夫对美国资本主义制度展开研究的过程中,斯威齐越来越意识到现实社会中金融化的重要性和严重程度,对赤字和债务问题、银行和货币问题、生产和金融问题等诸多现实问题展开研究,并最终得出了“金融资本的胜利”这一结论。[8]换句话说,与上一个方面相比,斯威齐开始认为,金融资本成为了核心要素,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从垄断阶段发展到了垄断——金融阶段。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一个相对独立的金融上层建筑就坐落在了世界经济和绝大多数资本主义国家的权力顶端。[9]笔者认为,这一观点的转变看似突兀,实际上是有着其内在逻辑性的。简而言之,斯威齐是从垄断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规律中推导和得出了资本主义制度的垄断-金融阶段的到来。斯威齐指出,在垄断资本主义阶段下,实体经济由少数寡头垄断厂商控制,并获得了远超它们消费水平或能力的巨大利润,垄断资产阶级想要将这些利润的大部分继续投资,但受底层消费者的收入水平的严格限制,扩大生产的投资不能得到利润,因此这些利润只能投向金融体系而非实际生产。[9]另一方面,垄断资本主义制度必然具有长期停滞的趋势,伴随着经济停滞的到来,为了充分吸引和接受从实体经济中迁移出来的资本,金融体系开发和提供了越来越多的金融产品以供选择,这些金融产品容纳的货币资本并不都是最终进入生产领域,它们在金融部门内保持循环,并促进了金融体系和金融资本的成长。[10]更为重要的是,金融体系有潜力成为整体经济的一个自主子系统,并拥有显著的自我扩张的能力,[11]最终,金融体系的这种扩张和自我扩张的过程,导致了金融资本的胜利。斯威齐曾多次强调,是经济停滞导致了资本主义的金融化,而非相反。他的金融化的有关思想,或者说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发展阶段从垄断阶段到垄断——金融阶段的判断,也始终是建立在“垄断资本主义面临长期停滞”的理论前提之上。笔者认为,斯威齐的这一看法是基本正确的,资本主义的金融化的本质仍然是为了克服资本主义制度的内在矛盾,为资本积累提供新的动力。在斯威齐之后,垄断资本学派的继任者们,以及其他马克思主义者,在研究金融化问题时也都或多或少的借鉴了斯威齐的有关思想。最后,笔者认为,在当下研究资本主义金融化问题时,斯威齐的研究工作给我们所带来的启示是,要按照他针对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的研究范式和思路,在有关金融上层建筑的表述前提下,一方面研究现实中金融资本和金融化的发展机理、状态和趋势,另一方面则研究金融化与经济危机以及长期停滞问题的逻辑关系和作用与反作用关系,将金融化的新内容注入到上文斯威齐“停滞与反停滞”的逻辑范式中去。

三、结语

综上所述,通过研究斯威齐经济思想的共性因素以及两点启示,从中可以清晰感受到,斯威齐本人的经济理论与思想的重要性和历史意义是毋庸置疑的,他的理论贡献与学术信仰同样也无愧于在马克思主义经济思想史上的地位和作用。斯威齐面对现实中的资本主义制度,能够根据现实的变化而变化,抓住垄断这一核心要素,灵活的和持续的对资本主义制度展开研究,并且不管他的理论思想如何变化,却能一如既往地坚持其学术信仰。对于资本主义停滞问题与金融化问题,斯威齐的有关思想也对我国的马克思主义研究有着重要的启发、借鉴和参考作用。当前我国正面临着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与经济现象,迫切的需要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理论指导,对斯威齐经济思想的相关研究,在这方面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值得我们重视与进一步思考。

作者:张维昊 单位:中共济南市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

经济思想的思考与启示

2020/03/02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