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经济论文 >> 经济法律论文 >> 正文

经济与负担对老年人用药行为的影响

2019/06/20 阅读:

【摘要】目的调查社区老年人经济地位与医疗负担对老年人用药行为的影响,为老年人用药照护采取政策倾斜提供理论依据。方法于2016年7月—2017年1月,采用整群随机抽样,选取河北省唐山市三级和二级医院各1所中的全部10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75岁老年人3448名,进行用药行为问卷和经济收入、经济支出、医疗负担等方面的调查。结果中高龄老年人长期服药1种及其以上者占73.5%,≥3种者占28.9%。用药行为评分为(30.16±4.68)分。单因素和多因素均显示,医疗负担、文化程度、医疗保健支出的高低、收入多少、给子女钱的多少是老年人用药行为的影响因素(β'分别为–0.148,0.111,0.076,0.067,–0.059)。结论社区老年人用药行为与其经济地位和医疗负担密切相关,减轻老年人医疗负担,完善医疗保健服务体系,有利于规范老年人用药行为。

【关键词】老年人;经济地位;医疗负担;用药行为

我国目前正在加速进入人口老龄化的社会模式。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我国人均健康寿命仅为66岁,>60岁老年人中身体健康者仅占43%左右[1]。且42%的老年人同时患有2种以上疾病[2]在老年人中用药现象将极为普遍。多重用药在药物的药动学和药效学的作用下,可能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致残乃至死亡[2]。患者的用药安全成为当前医疗面临的严峻挑战[3–4]。在全世界每年死亡的人数中死于不合理用药者占1/3,尤其是老年人[5]。不合理用药行为也给社会经济、医疗卫生和家庭带来了巨大挑战。本研究于2016年7月—2017年1月,采用整群随机抽样选取河北省唐山市三级和二级医院各1所中的全部10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75岁老年人3448名,进行用药行为问卷和经济收入、经济支出、医疗负担等方面的调查,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1对象与方法

1.1对象

于2016年7月—2017年1月,选取河北省唐山市市区内的全部三级和二级医院各8所,分别随机抽取三级和二级医院各1所,对2医院直属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服务站(10个)所管辖区内的≥75岁的老年人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年龄≥75岁,在该社区居住≥1年;有居民健康档案;意识清楚,有一定阅读能力,沟通无明显障碍;知情同意,愿意配合研究。排除标准:存在严重的精神疾病、严重认知功能障碍者;调查期间外出者。符合入组标准的老年人共3612人,回收有效问卷3448份,有效回收率95.46%。

1.2方法

采用老年人一般人口学问卷(自行设计)、安全用药行为问卷[6]和艾瑞克森人格问卷(EysenckPersonalityQuestionnaire,EPQ)[7],对符合入组标准老年人进行入户调查。安全用药行为问卷[6],包括自我购药行为(1项),药品说明书阅读(1项),服药行为(服药次数、时间、剂量、药品种类的依从性以及自行停药、误服药物的评估6项),药效监测行为(1项)、储药行为(4项),共13项。前9项采用4级评分法。储药行为包括是否有储药箱,内服药和外用药是否分开放置,是否定期检查药物质量及有效期,是否丢弃过期或变质的药物,每项选择“是”记1分,选择“否”或“不确定”记0分。总分最低9分,最高40分,得分越高,用药行为越安全[6]。EPQ评测性格,T分在38.5~43.3为内向,56.7~61.5分为外向,43.3~56.7分之间为中间型[7]。1.3统计分析采用SPSS19.0进行t检验、方差分析和多元logistic回归分析。

2结果

2.1社区老年人用药行为状况

3448名老年人,长期服药≥1种者为2534人,占73.5%,≥3种者996人,占28.9%。用药行为评分为(30.16±4.68)分。75~79岁为(30.29±4.629)分,80~84岁为(30.14±4.719)分,≥85岁为(29.83±4.781)分。年龄越大评分越低,即用药行为越差,但是无统计学差异(P>0.05)。

2.2社区老年人经济地位与医疗负担对自身用药行为影响的单因素分析

(表1)单因素结果显示,文化程度、婚姻、性格、医保类型、有无收入、收入多少、存款利息、医疗保健支出、交通通讯支出、给(外)孙子女钱与否、给子女钱与否、医疗负担、收支平衡是社区老年人用药行为的影响因素。经济状况较好、医疗负担较小的老年人用药行为较安全(P<0.05)。

2.3社区老年人经济地位与医疗负担对老年人用药行为的影响的多因素分析

(表2)以老年人安全用药行为得分为应变量,单因素分析中有意义的因素为自变量进行多元回归分析,多因素分析结果显示,文化程度、医疗保健支出、收入多少、给子女钱、医疗负担是老年人用药行为的影响因素(以标准化回归系数由高到低)。

3讨论

本研究显示高龄老人长期服药者占73.5%,老年人伴病生存状况严峻,长期用药成为常态。用药≥3种者占28.9%,研究表明,患有多种疾病的老年人用药行为风险性更高[8]。而老年人因用药不当引起不良反应的比例逐年上升,2015—2016年增长率为1.4%,达23.4%[9]。因此老年人用药安全问题日益严重。老年人用药安全的影响因素有文化程度[6]和经济收入[10],在本研究结果中也有体现。接受教育水平高的老年人,健康意识、健康素养较高[11],能较好的理解医嘱,做到遵医嘱服药、并及时查看药物效期,用药行为较安全。医疗保健支出较多的老年人表明其医疗保健意识较强,对于自身健康较为关注,就会规范其用药行为,对于药物的服用、购买和储存行为要求较高,增加用药行为的安全性。老年人的经济状况会被收入多少、给子女钱和医疗负担所影响,≥75岁老年人主要经济来源是退休金或者无,收入较退休前减少,会使老年人节省支出,另外若付给子女钱会加重老年人经济负担,使其生活拮据。有统计指出,河北省城镇居民边际消费倾向前3名为食品、教育文化娱乐和服饰,而医疗保健支出较少,收入越少,消费越偏向于衣食和教育[12],所以收入较少的老年人可能在自我购药、服药、药效监测及过期药品的处理行为方面存在安全隐患。31.0%的老年人有医疗保健自我忽视[13],且财务问题会加深老年人的自我忽视程度[14]。给子女钱会给老年人增加心理和经济负担,增加其自我忽视的程度,可能导致漏服药或者购买较便宜的药品代替。经济地位较低、医药花费高、医疗服务体系不完善均会增加老年人的医疗负担。虽然我国近年来不断完善医疗保障系统,但个人的医疗支出仍在上涨[15]。医疗负担过重势必会使老年人相应节省医疗支出,可能出现自行减药,不按医嘱服药,以价格较低的作用相近的药物代替,甚至出现服用过期药物的不安全用药行为。综上所述,不安全用药行为不仅会威胁老年人的健康,还会造成医疗资源的浪费,为降低不良事件发生率,合理分配和高效利用医疗资源,我们应关注老年人的用药行为,降低老年人经济负担,完善医疗保障服务体系,正确引导老年人安全用药。

参考文献

[1]中国老年保健医学研究会老年内分泌与代谢病分会,中国毒理学会临床毒理专业委员会.老年人多重用药安全管理专家共识[J].中国全科医学,2018,21(29):3533–3544.

[2]林娴婷,张悦,何贵蓉.不同地区老年人家庭用药认知、行为现况调查[J].解放军护理杂志,2018,35(10):20–24.

[5]向桂萍.健康教育对社区老年慢性病患者安全用药知识态度行为的效果研究[D].中南大学,2012.

[6]王婷.医学院校新生人格特征与心理健康状况的相关性研究[D].河北医科大学,2018.

[7]陆红柳,张楠,李桃园,等.慢病患者安全用药行为的评估和干预研究[J].中国现代应用药学,2018,35(7):1058–1062.

[8]王雪巍.社区老年高血压患者用药安全现状及影响因素研究[D].北华大学,2018.

[9]向桂萍.健康教育对社区老年慢性病患者安全用药知识态度行为的效果研究[D].中南大学,2012.

[10]陈亦芳,吴龙辉,崔鑫,等.老年人群健康素养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预防医学,2018,30(9):964–966.

[11]刘超颖,孙文竹.河北省城乡居民消费结构的比较分析[J].河北企业,2018(6):70–71.

[12]陈璟,蔡昭敏.老年人自我忽视研究:现状与展望[J].心理发展与教育,2015,31(3):377–384.

[13]赵媛媛.农村老年人自我忽视的评定、影响因素及其对生活质量影响的研究[D].安徽医科大学,2017.

[14]刘晓君,胡永新,袁兆康.我国医疗经济负担研究现状与展望[J].第二军医大学学报,2018,39(10):1153–1157.[15]

作者:王烁烁 陈长香 单位:华北理工大学

经济与负担对老年人用药行为的影响

2019/06/20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