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经济论文 >> 国民经济论文 >> 正文

旅游经济与国民经济的关系

2016/03/09 阅读:

【摘要】

以实际旅游总收入、实际第三产业总值、实际地区生产总值作为衡量山西省旅游经济、第三产业、国民经济发展水平的基础指标,综合运用单位根检验、协整检验、格兰杰因果检验等计量分析方法研究了1984—2013年来山西省旅游经济与第三产业、旅游经济与国民经济之间的动态关系。结果显示,山西旅游经济与第三产业、旅游经济与国民经济之间存在长期的协整关系、短期波动的反向修正机制及单向因果关系。研究结论为山西省制定经济转型和产业转型政策提供了理论参考。

【关键词】

旅游经济;第三产业;经济增长;山西省

旅游业是综合性强、辐射力度大的朝阳产业,它与第三产业和整体国民经济之间存在着双向互动关系。一方面,旅游业发展会直接或间接地带动第三产业和国民经济的增长;另一方面,第三产业和国民经济水平的提高也为旅游业创造了更好的发展环境,从而推动了旅游经济增长。近年来,随着旅游业的蓬勃发展和经济新常态宏观背景的形成,旅游业正在成为新常态下新的增长点,旅游经济在整体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日益凸显。同时,旅游经济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双向互动关系逐渐成为学者们关注的热点问题,在国外,Ghali运用最小二乘法研究了入境旅游对菲律宾经济增长的贡献[1];Khan、Phang和Toh等分析了新加坡服务业的乘数效应,发现旅游产业对国民经济增长有正向促进作用[2];Balaguer和Can-tavella-jorda运用计量经济模型研究了西班牙旅游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发现旅游发展推动了西班牙经济增长[3];Chi-okOh研究了韩国旅游业发展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发现经济增长推动了旅游消费水平的提高[4];Chenetal.运用EGRACH-M模型实证检验了台湾和韩国旅游经济与经济增长的关系[5]。

在国内,杨勇运用VAR模型和格兰杰因果检验等方法研究了中国居民消费支出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及成因[6];刘长生,简玉峰通过对比分析我国各区域旅游业发展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发现不同区域旅游业发展与经济增长的双向因果关系存在较大差异[7];吴忠才通过构建回归分析模型,研究了湘鄂渝黔边区国内生产总值和旅游收入的关系[8];张晨运用协整方程、冲击响应函数等方法研究了上海入境旅游收入与经济增长的关系[9];王良健,袁凤英等运用空间计量模型研究了中国省域旅游经济与经济增长的关系[10];武春友,谢风媛运用门限面板数据模型研究了我国入境旅游经济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发现当入境旅游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高于2.36%时,入境旅游对经济增长有显著促进作用[11];郑鹏,马耀峰等运用协整分析和格兰杰因果关系方法检验了陕西省国际旅游消费与经济增长的关系[12];赵磊,全华研究了中国国内旅游消费与经济增长的关系,并提出了相关政策建议[13];杨敏运用两部门理论和面板数据模型研究了中部省份旅游经济与经济增长的关系[14];罗文斌,徐飞雄等运用两步协整模型和格兰杰因果检验模型分析了我国旅游发展与经济增长及第三产业增长之间的长期均衡关系和因果作用[15];向延平运用局部空间自相关分析方法研究了武陵山区旅游经济与经济增长的关系[16];张世兵运用回归分析、经济增长贡献率等方法研究了湖南省入境旅游经济与经济增长的关系[17];杨慧,龙云飞运用灰色关联理论分析了四川省旅游业发展与经济增长之间的相关性[18];孙希瑞,汪京强运用计量经济方法分析了我国入境旅游与第三产业增长关系的省际差异状况[19]。

综上所述,从研究内容来看,已有研究侧重于分析旅游经济(或入境旅游)与国民经济增长的关系,而对旅游经济与第三产业的关系仍然关注较少,而第三产业是国民经济中与旅游发展关系最密切的部门,研究二者关系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从研究方法来看,定量方法的运用在已有研究中已经较为常见,涉及到空间经济学、计量经济学等领域的方法和理论,但普遍存在数据样本容量偏小,难以保证研究精度的问题;从研究区域来看,已有研究以全国或东部发达省份为主,而对中西部旅游业和经济发展水平相对滞后省份仍然关注较少。因此,本文综合运用单位根检验、E-G协整检验、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等方法深入探讨了1984—2013年山西省旅游经济与第三产业、旅游经济与国民经济之间的动态关系,以期为科学地制定区域旅游发展战略,增强旅游业对国民经济的关联带动作用提供理论参考。

1研究方法与数据来源

1.1研究方法

1.1.1变量选择本文分别选取实际旅游总收入(ATRT)、实际第三产业总值(AGTI)和实际地区生产总值(AGDP)作为衡量旅游经济、第三产业和国民经济的代理变量,来研究山西省旅游经济与第三产业、旅游经济与国民经济之间的动态关系。三个代理变量的历年数据均在考虑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的基础上根据基期1984年的不变价格折算得到,其中,实际旅游总收入是通过对实际国内旅游收入和实际旅游外汇收入求和得到,旅游外汇收入是根据历年平均汇率将美元转换为人民币元得到。此外,为了消除时间序列的异方差,使代理变量的时间趋势更为线性化,统一对它们取自然对数,得到LNATRT、LNAGTI、LNAGDP,并将它们的二阶差分记为DDLNATRT、DDLNAGTI、DDLNAGDP。

1.1.2数据处理本文借助eviews8.0软件的单位根检验、协整检验、因果检验、脉冲响应等模块,分析了1984—2013年山西省旅游经济与第三产业、国民经济的关系,步骤如下:①运用单位根检验模块来检验代理变量的平稳性;②运用协整检验模块构建两组代理变量间的长期均衡模型,分析它们之间的长期均衡关系;③通过构建误差修正模型,分析两组代理变量间的短期波动与调节关系;④运用格兰杰因果检验模型,分析两组代理变量间是否构成因果关系。

1.2数据来源本文涉及的基础数据主要包括1984—2013年的国内旅游收入、旅游外汇收入、第三产业总值、地区生产总值、平均汇率、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为了保证数据来源的权威性,上述数据全部从《山西统计年鉴》和《辉煌山西60年》中获取。

2结果与分析

2.1单位根检验为了避免出现虚假回归,需要事先检验变量序列的平稳性。首先绘制出三个代理变量的时序图和二阶差分序列图(图1),由时序图(LNATRT、LNAGTI和LNAGDP)可见,三个变量序列均呈上升趋势;由二阶差分序列图(DDLNATRT、DDLNAGTI和DDLNAGDP)可见,其二阶差分序列相对平稳,因此,可以进行单位根检验。然后运用ADF检验方法对三个代理变量进行单位根检验,最佳滞后阶数的确定依据AIC(赤池信息准则)值和SC(施瓦茨准则)值最小的标准,经反复试验后得到表1。可见,在1%的显著水平下,三个变量均为不平稳的变量序列,但经过二阶差分后,均转换为平稳的变量序列;说明它们均为二阶单整序列,可对其进行协整检验。

2.2E-G协整检验为了验证LNATRT与LNAGTI、LNATRT与LNAGDP之间是否存在协整关系,采用E-G两步协整模型对其进行协整检验。首先,利用普通最小二乘法(OLS)估计两组协整方程的回归系数。可见,两组方程的拟合度较高,整体解释力较强。山西的旅游总收入每增加1%,其第三产业总值将会增加约0.42%;地区生产总值将会增加约0.38%,这说明旅游经济对第三产业的带动作用比对国民经济的带动作用更大。然后,分别对两组方程的的残差序列e1和e2进行ADF单位根检验(表1),可见,在5%的显著水平下,e1和e2均为平稳序列,表明LNATRT与LNAGTI、LNATRT与LNAGDP之间存在长期的协整关系。

2.3误差修正模型协整分析仅反映了两组变量之间的长期均衡关系,为了探讨它们之间的短期波动与调节关系,建立如下误差修正模型。可见,旅游总收入与第三产业总值之间、旅游总收入与地区生产总值之间均存在反向修正机制,据误差修正模型(3),当LNAGTI和LNATRT的短期波动偏离长期均衡时,系统将会在下一年以偏离幅度的0.159053倍向长期均衡值调节;据误差修正模型(4),当LNAGDP和LNATRT的短期波动偏离长期均衡时,系统将会在下一年以偏离幅度的0.105887倍向长期均衡值调节。

2.4格兰杰因果检验为了验证两组变量之间是否构成因果关系,采用格兰杰因果检验模型对其进行验证。由于不同的滞后阶数会导致形成不同的格兰杰因果检验结果,为了保证分析结果的合理性,本文首先构建出三个代理变量的向量自回归模型,按照LR值最大和SC值最小的标准,得出三个代理变量的最佳滞后阶数均为1,然后据此进行格兰杰因果检验(表1)。可见,在5%的显著水平下,LNAGDP和LNATRT之间、LNAGTI和LNATRT之间均存在单向因果关系。第三产业是旅游经济的格兰杰原因,而旅游经济却不构成第三产业的格兰杰原因,说明第三产业推动了旅游经济,但是旅游经济对第三产业的带动作用仍然较弱。旅游经济是国民经济的格兰杰原因,而国民经济却不构成旅游经济的格兰杰原因,说明旅游经济带动了国民经济,但是国民经济对旅游经济的推动作用仍然较弱。

3结论及政策建议

3.1结论本文通过综合运用单位根检验、E-G协整检验、Granger因果关系检验等方法研究了山西省旅游经济与第三产业、旅游经济与国民经济的动态关系。得出的主要结论有:第一,通过协整检验发现,山西省旅游经济与第三产业、旅游经济与国民经济之间均存在长期的协整关系,且山西省的旅游总收入每增加1%,其第三产业总值将会增加约0.42%,地区生产总值将会增加约0.38%。第二,通过分析误差修正机制发现,山西省旅游经济与第三产业、旅游经济与国民经济之间均存在对短期波动的反向修正机制。当短期波动偏离长期均衡时,旅游总收入与第三产业总值之间、旅游总收入与地区生产总值之间均存在反向修正机制,其调节力度分别达到0.159053和0.105887。第三,通过格兰杰因果检验发现,山西省旅游经济与第三产业、旅游经济与国民经济之间均存在单向因果关系,第三产业显著推动了旅游经济,但旅游经济对第三产业的带动作用仍然较弱;说明旅游经济显著带动了国民经济,但国民经济对旅游经济的推动作用仍然较弱。

3.2政策建议山西省是我国的能源重化工基地,产业结构偏重,对生态环境造成了巨大的破坏;随着山西省经济转型和产业转型实践的顺利推进,旅游业得到了迅猛发展,旅游经济与第三产业、整体国民经济之间的双向互动关系逐渐增强。随着经济新常态宏观背景的形成,发展旅游业的优势更加明显,今后更应大力发展旅游业,进一步提升旅游业对第三产业和整体国民经济的关联带动作用。

山西省旅游经济与第三产业、旅游经济与国民经济之间仅存在单向因果关系,然而从理论上讲,旅游业与第三产业、国民经济之间均应存在双向因果关系,造成目前状况的原因主要在于旅游业在整体国民经济中的影响力仍然较弱,这与山西省丰富的旅游资源是极不相称的,山西省旅游业仍然具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今后应当注重旅游业与其他产业的融合发展,尤其要加强旅游业与第三产业其他部门的协同与配合,以延长旅游产业链条,提升旅游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充分发挥其对第三产业和整体国民经济的关联带动作用。

作者:王冠孝 梁留科 程金龙 蒋思远 单位:运城学院经济管理系 中原经济区智慧旅游河南省协同创新中心 河南大学环境与规划学院

旅游经济与国民经济的关系

2016/03/09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