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新晨范文网 >> 经济论文 >> 国际经济贸易论文 >> 正文

论经济不确定下金融发展对出口的影响

1//25 阅读:

摘要:本文基于 3-8 年省级面板数据,就经济不确定背景下金融发展对出口影响展开实证分析。结果发现:金融发展促进了出口,而经济不确定性的提升则削弱了金融发展对出口的促进作用。进一步进行分地区的回归发现,金融发展对中部和西部地区均产生了显著促进作用,而对东部地区的影响不显著,经济不确定性的提升则削弱了西部地区金融发展对出口的促进作用。最后,采用不同方法衡量经济不确定性时,发现这种削弱作用依然稳健。

关键词:金融发展;经济不确定性;出口;分地区分析;目的国

引言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国内外市场需求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这直接影响到企业产品的出口规模。良好的内外部环境一直是影响企业出口的重要因素,因而已有大量学者就经济不确定性对企业出口的影响展开相关研究。刘竹青和佟家栋(8)分析了国内外经济不确定性对中国出口贸易产生的影响,结果发现经济不确定性显著抑制了出口贸易的发展,且控制了经济周期等其他因素后,该影响依然显著。刘洪铎和陈和(6)利用世界出口动态数据库,考察经济不确定性对国家或地区的出口贸易产生的动态影响,结果发现出口目的国或地区经济不确定性的提升会导致出口企业平均出口规模的下降。周荣军和陈庭强()利用18-6年中国与主要贸易国的出口数据,利用多种实证分析方法进行实证分析,发现出口目的国不确定性的提升显著抑制了中国企业的出口。朱玉杰和钟汉麟(0)利用中国 2-7 年工业企业数据发现,金融发展水平比较低的地区的企业,更容易面临融资约束,从而在面临外部环境的负面冲击时,企业的出口竞争力会相应下降。企业开展出口活动离不开金融机构的支持。刘方和杨永华(0)利用 24 个国家 5-2 年的平衡面板数据,探讨金融发展对企业出口质量和出口份额产生的影响,结果发现在出口品质量比较低的时候,企业主要通过降低价格来扩大出口份额。项松林()发现由于商业信贷发展的滞后,微观企业由于无法获得金融支持,无法有效进行创新,从而企业降低了企业的出口竞争力与出口意愿。通过文献梳理发现,较少有学者基于经济不确定的视角考察金融对出口的影响。为此,本文基于 3-8 年省级面板数据,就经济不确定背景下金融发展对出口影响展开了实证分析。本文的研究将有助于更清楚了解外部环境不利变动对出口产生的影响,同时也为如何更有效保持中国出口业务稳定提供相关政策建议。理论分析出口业务面临着较高的门槛,企业首先要具备足够的技术,才能够生产符合国际标准的相关产品,进而实现顺利出口。因而,企业必须投入大量的资金购买大量的生产设备,引进或者开发先进技术从而对原先的产品生产方式进行改进,从而才能够生产出符合出口目的国要求的相关产品。此外,国际市场产品竞争较为激烈,企业必须通过扩大规模并提升管理效率从而降低产品成本,这都需要企业投入足够的资金。当前,中国资本市场还不够成熟,企业购进生产设备、引进新技术或者扩大生产规模所需要的资金仍然无法通过直接融资渠道获取,即从资本市场直接获取资金难度较大,需要更多依赖于间接渠道,即银行贷款来获取资金。当企业顺利从银行获取开展出口业务所需要的资金时,则将向外部市场发送这样一个积极的市场信号:企业出口业务经营良好能够在将来带来一定的利润。当与该开展出口业务的企业存在密切关系的上下游企业接收到这样一个积极的市场信号后,将愿意积极与该出口企业开展业务合作,给予一定的优惠条件,甚至提供一定额度的商业信用,从而不仅能够使得该出口企业的业务得到顺利开展,而且能够降低企业的经营成本,提升出口业务的盈利空间。因而,本文提出第一个理论假说:H1:金融发展将显著促进出口业务的发展。经济不确定性的提升使得出口企业面临的外部市场风险提升。出口企业从上下游企业获取得的相关原材料和服务的成本提升,这将抑制企业的出口。当经济不确定性提高,而使得外部市场整体风险提升时,银行出于规避风险的考虑,将会更加惜贷,因而出口企业难以获取信贷资金。此外,国内外的经济不确定性具有相互传染的情况,当国内经济不确定性提升时,意味着国外市场的不确定性要增加,市场需求可能出现较大幅度的萎缩,因而出口企业的产品难以顺利出口。因而,即使出口企业顺利获取开展出口业务所需要的资金,但是由于外部不确定性引起的成本的上涨以及国外出口需求市场的萎缩都将使得企业出口规模降低。因而,本文提出第二个理论假说:H2:经济不确定性的提升则削弱了金融发展对出口的促进作用。

实证研究

(一)变量选取

1. 因变量:出口。本文使用各省市区(不含港澳台地区)出口规模占 GDP 的比值来衡量出口情况,该比值越大表明出口业务越成熟,出口占地方经济的比重越高。

2. 解释变量。第一,经济不确定性。本文使用由斯坦福大学和芝加哥大学基于南华早报的文本分析,编制的中国经济不确定性指数来反映中国经济的不确定性(lnepu)。经济不确定性指数越高则外部市场波动性越大,此时出口原材料的获取的难易度以及国外市场对出口品的需求规模都将出现较大波动。第二,金融发展。采用各省市区(不含港澳台地区)存贷款总额占 GDP 的比值来衡量金融发展状况(fina),该比值越大表明该地区金融机构服务地方各类经济主体的能力越强,

3. 其他变量。为了有效控制其他因素对出口产生的影响,本文加入了一些控制变量。第一,经济发展:采用人均实际 GDP 对数值来表示(lnpgdp)。经济发展水平越高的地区越有能力生产出在国际市场上富有竞争力的产品,从而顺利实现出口。第二,劳动力成本:采用人均工资收入对数值(lnwage),劳动力成本越低,则生产相关出口品时的总成本就越低,进而有利于产品出口。第三,城镇化(urban):采用城镇人口占比来表示;城镇化越高的地方,相关生产资源越集聚越有利于促进出口品的生产。第四,交通设施(mtraff):采用铁路里程、公路里程与水路里程的总和与行政面积的比值来衡量。交通设施越完善的地区,相关生产资料和产品的运输越便捷,越有利于相关出口品的生产并顺利出口,从而促进出口业务发展。

(二)实证模型根据本文的实证研究需要,建立如下计量模型:exgdpit=α+β1 finait+β2 lnepuit+β3 fina×lnepuit+β4 lnpgdpit +β5 lnwageit+β6 urbanit+β7 mtraffit+εit(1)下标 i 和 t 分别代表省份与年份,ε 代表误差项。

(三)数据来源本文使用的数据是中国 3-8 年 31 个省市区(不含港澳台地区)的面板数据,数据来源于《中国金融统计年鉴》、国家统计局网站、中经网数据库和全球各国不确定性指数官网。数据的基本信息如表 1 所示。

实证结果及分析

(一)基本回归

首先利用中国 3-8 年 31 个省市区(不含港澳台地区)的总体面板数据,就经济不确定背景下金融发展对出口影响展开了实证分析。首先进行的 Hausman 检验显示固定效应方法更为合理。由表 2 的(2)列发现,在控制了年份和省份效应后,金融发展(fina)、经济不确定性(lnepu)以及二者之间的交互项系数分别为正、负、负,且这些系数均显著。这表明金融发展显著促进了出口业务的发展,经济不确定性不仅本身对出口产生了抑制作用,而且还削弱了金融发展对出口的促进作用。金融发展有利于出口企业获取更多的资金支持,从而出口企业可以开展更多的创新活动,有利于提升企业的出口竞争力,从而扩大企业出口规模。当外部经济不确定性较大时,银行出于规避风险的考虑可能减少对出口企业的资金支持。此外,外部经济不确定性使得出口企业的生产要素成本上涨,即使获得信贷资金支持的企业也无法像过去那样顺利实现产品的出口。控制变量中经济发展(lnpgdp)的系数在(1)-(3)列中为正且在 1% 的显著性水平下显著,这表明经济发展水平越高的地区出口份额越高。经济发展水平高的地区,越容易具备生产较高质量产品的能力,从而跨过产品出口门槛,提高产品出口规模。城镇化(urban)的系数在(1)-(3)列中为正且在 1% 的显著性水平下显著,这表明城镇化促进了出口份额的扩大。城镇化越高的地方,劳动力资源越集聚,越有利于出口品的生产,从而扩大出口份额。

(二)不同地区的回归结果分析

我国不同地区金融发展水平、出口企业的经营业务和市场竞争力存在较大的差异,因而在面临外部市场不利影响时,不同地区的金融发展对其出口的影响也会存在一定的差异,因而有必要基于地区差异展开进一步实证分析。为此,本文进一步将样本分为东部、中部和西部三组,展开实证分析。由表 3 发现,金融发展对中部和西部地区均产生了显著促进作用,而对东部地区的影响不显著,经济不确定性的提升则削弱了西部地区金融发展对出口的促进作用。东部地区资本市场相对较为成熟,出口企业可以通过资本市场获得较多资金,从而减少对信贷资金的依赖而中西部地区资本市场的不健全,使得出口企业更多依赖信贷资金获取扩大出口规模所需要的相关资金。西部地区出口企业的规模相对较小,抗风险能力较低,因而当面临外部市场负面冲击时,其出口业务更容易受到冲击,同时金融发展对其出口的促进作用也相对减弱。

(三)稳健性检验

本文进一步采用基于《光明日报》和《人民日报》的文本分析获取的经济不确定性指数来衡量中国经济不确定性,从而考察本文回归是否稳健。结果发现,用新指标代表经济不确定性时,经济不确定性的提升,依然显著削弱了金融发展对出口的促进作用,因而本文回归是稳健的(见表 4)。研究总结与启示本文基于 3-8 年省级面板数据,就经济不确定背景下金融发展对出口影响展开了实证分析。结果发现:金融发展促进了出口,而经济不确定性的提升则削弱了金融发展对出口的促进作用,进一步进行分地区的回归发现,金融发展对中部和西部地区均产生了显著促进作用,而对东部地区的影响不显著,经济不确定性的提升则削弱了西部地区金融发展对出口的促进作用。最后,采用不同方法衡量经济不确定性时,发现这种削弱作用依然稳健。通过本文的分析得到如下启示:首先,政府应当积极出台相关政策,降低经济不确定性对出口产生的不利影响。其次,要继续优化金融市场,提升金融机构抗风险能力,从而发挥金融对出口的促进作用。

作者:王欣 田文 单位:南京师范大学 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

论经济不确定下金融发展对出口的影响

1//25 阅读:

推荐度:

免费复制文章